伍薇言情小说-分居算什么-第6章(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婚后相处,破镜重圆 >> 分居算什么作者:伍薇 | 收藏本站
分居算什么 第6章(1) 作者:伍薇
    赵承国终于明白,男人的欲火难灭,原来女人的怒火也很难灭,不会比男人好处理。

    浩浩早上说:「才刚和好,就惹老妈生气?老爸实在是太厉害了……」

    显然儿子完全不问事情原委,早上起床,只看到老爸脸色不好,就直接下结论。

    当爸爸的当然不服气,他的问题又不会很复杂,是老婆想太多!

    「你不认为是你妈的问题?」

    「妈就是那样,能有什么问题?如果你认为她个性有问题,当初根本不会娶她。」

    浩浩说得轻松,能言善道的赵承国竟然让儿子扳下一城,这孩子……

    「小老头。」

    浩浩酷酷地耸肩。「我只是陈述事实。」

    反正这些大人要是说不过他,就说他是「小老头」,也不检讨自己,明明问题很简单,大人就是有办法把它弄得很复杂!

    儿子说的没错,妻子是自己选的,她的一切必定都是他的最爱,哪怕是薇妮怯懦的一部分,那也是她,爱情中最珍贵的就是这股接受对方一切的傻劲。

    打从开始交往,他就明白薇妮的笑容对自己有多重要,只要她笑了,他的心情也会跟着愉快,看着她开朗的笑容,便让他觉得这个世界特别安宁舒心。

    直到婚后,薇妮承受来自各方的压力,年轻的她不懂得怎么进退应对,她单纯、不够圆滑,只会接受别人对她的要求,试着去做,而后失败;接受斥责,于是沉默。就算有丈夫的支持,也无法消弥她心中的挫折感,这些心情不断地循环、重复,最后,她的笑容消失了,自然也不快乐。

    后来,薇妮几乎不说话了,她神情阴郁压抑,只有面对襁褓中的双胞胎,她才会展现难得的微笑。

    这样的情况,他看在眼里,挣扎在心里。

    他时常问她,也问自己:「薇妮,我该怎么帮你?」

    直到七年前的那一晚……

    第一次,她开口向他表示她不快乐。

    他平静地问她:「所以呢?」

    薇妮沉默了好久,垂下疲惫的眼,长发覆住她一半的面容。才生产不到一年,一般新手妈妈烦恼的身材问题在薇妮身上完全看不到,她削瘦、憔悴得让人心慌,体重甚至比怀孕之前更轻……

    她的决定让他从天堂跌到地狱。「我能离开吗?」

    薇妮个性淡然,不懂得隐藏情绪,在她提出这个要求的前几天,他早就感觉到她似乎在酝酿某个念头,所以更加沉默……

    但感觉归感觉,真由她口中说出来,还是让他无法承受。

    那晚并不是那么和平,在他离开卧房之前,他们是有争吵的。他问她……

    「怎么离开?」

    「我要离婚。」

    如果问什么是压垮他情绪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是薇妮的这句话。

    她说要离婚,选择以最决绝的方式结束一切,终结所有让她快要窒息的压力。

    他忿忿不平。她可以用离婚了结自己不开心的一切,那他呢?薇妮有没有想过他的感受?他爱她的心?

    「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她沉默了。

    「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简单地说『离婚』,那我呢?」

    她还是沉默,那阵子的她沉默居多,只要是让她感到痛苦的话题,她表现得像惊弓之鸟一样,躲进自己的小世界,听不进任何人的话。

    「薇妮,这是我们的婚姻、我们的家庭,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地宣告结束?浩浩和蕊蕊才八个月,你要他们怎么面对不完整的家庭?这对小孩、对我,公平吗?」

    公平吗?

    薇妮没说话,却泪流满面。

    「我爱你,我不可能离婚。」

    薇妮无声地哭泣,像个失去灵魂的木头娃娃,那苍白、脆弱、摇摇欲坠的身影,他看进心里。

    所以,最后他妥协了,妥协于爱她和怕失去她的不舍。

    他不同意离婚,但同意分居,两人比邻而居,由他面对所有人的责难、不认同,给薇妮重生的自由……

    赵承国沉重地叹气,过去种种像支锐利的尖刺,刺在心上,无论何时想起来,仍然会痛。

    秘书产假完刚复职,听说老板和夫人和好的消息,当然很开心。老板心情好,下属也开心,但才跨进办公室,就听到老板在叹气。

    「发生什么事?不是听外面的人说你最近春风得意?」

    潘秘书长年跟着赵承国,对于他的家务事也很清楚。

    「我惹浩浩的妈妈生气。」

    潘秘书叹气。「哪有人刚和好就惹人家生气的?」

    赵承国苦笑。「浩浩也这么说。」

    潘秘书可乐了,她很喜欢浩浩,自己生了个女儿,说要给浩浩当童养媳。「浩浩就是这么聪明,你们这些大人在想什么,他都嘛知道!改天我一定要抱我家小莉莉来和浩浩认识,从小就培养感情,别让其它议员的女儿、干女儿们捷足先登!」

    赵承国笑了。儿子受欢迎,当爸的当然很骄傲,只是浩浩那小子骄傲惯了,谁知道以后会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

    「议员,之前代理职务的李秘书给你带来很大的困扰,居然跑去打扰你,我真的太抱歉了。」唉,谁教老板的皮相太好,太有杀伤力了,被他吸引的女人不计其数。

    「没关系,只是小事。」游泳池那天之后,代理秘书就让他换掉了。

    潘秘书今天刚上班,和老板还没话足家常,只见幕僚一窝蜂地冲进办公室,哇哇嚷嚷着开电视……

    「议员,事情不得了了!」

    这些都是跟在赵承国身边的智囊团,都很优秀,会让他们大呼小叫的必定是大事。

    屏幕上,新闻正在转播某政党发言人召开的记者会,大大的海报上写着:「赵承国议员请说清楚:你有断袖之癖吗?!」

    发言人在摄影机镜头前口沫横飞地质问,手上还挥舞着好几张a4大小的相纸、所谓的证据……

    「根据民众提供的可靠消息,赵议员这么多年号称绯闻绝缘体不是没有原因的。怎么会有绯闻呢?赵议员喜欢的是男人,当然不会跟女性同胞有暧昧啊!各位,政治人物需要有不同于一般人的道德标准,不是说赵议员不能喜欢男人,只是说赵议员要讲清楚、说明白啊!讲清楚有这么困难吗?喜欢男人又没有错!我们在这里严重抗议赵议员对支持他的选民意图隐瞒!」

    这一头,赵承国办公室的秘书和幕僚真的脸绿了。

    选举当前,当然会遇到对手抹黑的情况,这也是一种选举策略,手段人人在用,巧妙各有不同,只是没想到他们居然来这招?脸能不绿吗?

    但赵承国本人却是一脸轻松,甚至还有些兴致勃勃。

    「各位,赵议员这样等于欺瞒选民四年啊!连这种感情事都能骗,赵议员正直的形象是不是要大打折扣了?各位请看相片,这位蓝先生就是赵议员的情人,这几张照片拍摄的地点是在赵议员家门口,而这位冉先生据闻也是蓝先生的男朋友,这是三角恋吗?还是说赵议员是破坏人家感情的小三?」

    相片中,小蓝爱慕地直瞅着他,是颇有「情人」的味道。

    那是薇妮喝醉酒,小蓝和大永送她回家的晚上,居然就这么被有心人拍下照片,还大费周章开记者会说故事?可惜调查得还不够清楚,那个门口不是他家。

    赵承国忍不住大笑。

    看见老板大笑,幕僚的脸色由绿转黑……

    记者会还在继续,由小三检讨到赵议员问政时的强硬作风,什么事都可以扯到这个绯闻,最后再斥责他欺瞒选民。那些对手好不容易挖到一个话题,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赵承国?

    政治人物编故事是一流的,可是,幕僚全部笑不出来。

    事情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被传出这种事?还有那些怪里怪气的相片呢?

    一片沉默后,潘秘书面有难色,问出所有幕僚心中的话。「呃,老板,你会不会是因为太寂寞了……」

    赵承国又是大笑,拿遥控器把电视关掉。他无所谓,心情没受到影响,不过因为他们是他的幕僚,他还是该解释。「冉先生的确是蓝先生的男朋友,这点他们没说错,但那位蓝先生是薇妮的编辑。那天薇妮喝醉,他们送她回家,只要调出家里大门的监视器,就可以在两分钟后看到我抱着薇妮下车,他们只拍了我和那两位先生在门口的样子,然后大作文章。」

    幕僚终于安下心了。

    「太好了!那我们快去议员家里把监视器影像调出来,事情就能不攻自破啦!我们还可以乘机予以痛击,修理他们一顿!」

    发现危机有了转机,幕僚已经敲起战鼓准备痛快回击,直到赵承国说……

    「先不用处理。」

    所有人惊叫。为什么不处理?然后有人猛然想起。「是啊,如此一来,夫人不就……曝光了吗?」

    赵夫人是不能曝光的,这是幕僚都知道的事。但……

    这件事在刻意的不回应之下,有如星火燎原般愈演愈烈,赵承国不解释便被视为默认,这让对手更是称心如意,毫不客气地将赵议员的情事渲染得更夸张。

    辛薇妮的大爆发是在事情发生的第二晚。

    她立刻冲回主屋……第一晚,她和王妈妈跑去北投洗温泉散心,没看到新闻,主屋的其它人就算知道也没特别惊动她,而婆婆知道的时间和她差不多,所以她一回主屋,刚好讨骂。

    「就是你!净交些奇怪的朋友,承国这次被你害到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辛薇妮无惧于婆婆的责骂,心急地跑到丈夫面前。

    她不再是当年那个遇到事情只会慌张无措的小女孩,或许她有人群恐慌症,但她也有头脑,能找到解决的方法。

    她好急。「监视器没拍到后面吗?小蓝说那天是他和大永送我回家,却是你抱我下车的,难道监视器没拍到吗?」

    看到妻子这么慌张,赵承国突然觉得这个乌龙事件很值得。

    他根本不在乎对方的抹黑,也没打算提出辩解,因为除了那几张小蓝热切看着他的照片之外,他们还能拿出什么证据?那些照片能支撑这个故事多久?再几天,媒体觉得对手拿不出更直接明确的证据时,为了新闻的价值,也会回头反咬他们为了选举而攻击对手的恶劣做法。管他谁当选谁没当选,记者才是食物链的顶端,只要有新闻,他们谁都咬。

    不过让妻子紧张一下感觉还真不错……他无奈叹气。怎么发生这种事他不但不紧张,反而还因为妻子的紧张而感到欣慰和开心?

    「有拍到。」

    辛薇妮更急了。「那为什么不解释?」

    赵承国平静地回答:「不用解释。」

    辛薇妮皱眉,不了解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平静?「为什么?这样只会让他们以为你默认,那些攻击不会停止的,都这个时候了,到底是你太冷静还是我太冲动?你应该跟我一样生气的不是吗?」

    「是啊,承国,连薇妮都这么说了……」虽然赵母对媳妇不满,但有利于儿子的事,她也会附和媳妇,并不会因反对而反对。

    赵承国不说话,神情平静。

    坐在父亲身旁的浩浩开口了。「老爸不解释的原因就是为了老妈。」

    「因为我?」辛薇妮看着丈夫,他惊讶地看着浩浩,显然是真的有所顾虑?难道真的被浩浩说中了?

    她恍然大悟,承国一定是担心小蓝和大永的事曝光。「承国,你不用顾虑小蓝的,小蓝有跟我说,他父母现在已经知道他和大永的事了,他也支持你把真相说出来!」

    「不是小蓝叔叔。」浩浩接着说,看着妈妈,忽视老爸质疑的眼神。

    这个绯闻证据不足,绝对不会对他造成太大伤害,反而会让对手因为表达太多对同志圈不友善的态度,而引起反弹。

    不过,这也是一个机会,如果薇妮愿意,那么他们一家团圆的时间就要到了,如果她仍然怯懦,那么,他也不知该怎么要求她改变胆怯的个性,这样一来,下一个七年,或下下个七年都有可能。

    「浩浩,不要卖关子好吗?」

    浩浩很聪明,辛薇妮也不奇怪浩浩能猜中他爸爸的心事。

    浩浩故意叹了口气。「如果老爸调出监视器的影像,老妈你不就曝光了吗?那样记者就会全部跑来,那个大家以为在维也纳隐居的钢琴家,原来近在眼前,你以为那些记者会好心放过你吗?他们一定会把祖宗八代、你从小到大的每个过程、每张相片全部挖出来,老妈,到时候你还可以继续过平静生活吗?不可能。」

    辛薇妮双膝无力,差点无法承受。

    原来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是承国不立刻反击的主要原因?

    赵母整个大怒。「承国,你就是为了她的感受,宁愿选民误会你,也不愿意解释清楚?老天啊,这可是攸关你能不能连任、选民会不会投你一票的关键啊!」

    她将矛头对准媳妇。「就是你、就是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承国为了你连议员都可以不要当了,你有没有想过,他替你做了这么多,你为他做了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分居算什么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