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薇言情小说-分居算什么-第5章(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婚后相处,破镜重圆 >> 分居算什么作者:伍薇 | 收藏本站
分居算什么 第5章(1) 作者:伍薇
    一直以来,害怕自己让承国失望或造成他的困扰,她不会主动到他的办公室。对外界而言,她是个神秘人物,可是他说他想她,她想要为他改变,所以她来了。

    两个孩子想给妈妈勇气,陪同辛薇妮一起送三明治过来。大哭了一场的三个人眼睛全肿得像核桃一样,赵承国当然很紧张,这时,浩浩说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话……

    「女人哭是情绪宣泄,我男生,我是陪哭的,老爸不用想太多。」

    「没事吧?」赵承国不放心地问老婆。

    辛薇妮瞪着浩浩。这小子是怎么回事?怎么老是说一些不符合年纪的话?

    「浩浩真是小老头。」

    「浩浩是帮你解围,怎么?和老公重逢感动到痛哭流涕?」他很得意,搂了辛薇妮的腰,一个响吻印在她的红唇上。

    「啊,放开我……」

    小孩兴奋得乱吼乱叫,连要来找赵议员的助理也差点跌一跤。唉呀呀!原来严谨正直的赵议员私底下这么热情喔?

    辛薇妮瞄到门口的助理,抵抗得更加剧烈。「有人找你啦……」

    赵承国放开怀中挣扎的辛薇妮,她红着脸,嘟着唇,眼波间的娇媚,可爱得让他不想放手。

    「请进。」

    助理小心翼翼地走进办公室。「议员……」

    赵承国露出笑容,他的快乐掩饰不住。「什么事?」

    严肃认真的赵议员酷到让人流口水,但微笑的赵议员杀伤力就更强了,简直媲美韩版的花美男,帅到掉渣啊!

    赵承国看着发呆的助理,又问了一次。「什么事?」

    助理赶紧回神,红着脸说:「呃,议长拿这份文件过来,是急件……」

    那是一份有关民生法案的草案,因为是急件,赵承国必须优先处理。

    「你要和孩子们先回家吗?这可能要处理一段时间。」赵承国问,温柔地将妻子脸颊上的发丝挑至耳后。

    辛薇妮仰头望着他,从开始到现在,他总是这么看着她,温柔,专注,独一无二……如果说爱有十分,那他对她的爱已经超过标准的十分了,他爱她所有一切,包容她的不完美。「我等你把三明治吃完,我顺便拿保鲜盒回去。」

    这只是借口,实情是她也想多看他一下,他会想念她,难道她的思念会比他少吗?

    赵承国了解她的想法,弯下腰,轻轻的吻啄在她唇上,满意她脸上娇羞的酡红。

    捉弄完妻子后,赵议员开始忙碌于工作。

    三明治当然是没空吃了,辛薇妮和孩子们就坐在办公室角落的沙发静静等待。两个孩子很有默契,了解母亲的想法,不吵也不闹,让妈妈回味和思考爸爸的好。只是等着等着,蕊蕊睡着了,倒是浩浩看着爸爸书柜里的法律书籍,还看得津津有味。

    「你是天才儿童吗?」

    浩浩挑眉。「你不知道吗?」

    辛薇妮模仿儿子挑眉。「你知道吗?我也是天才儿童喔,音乐天才。」

    「外婆说过。」

    「嗯。」

    忽然间,她想念起固执的妈妈。妈妈对她选择分居依然生气,所以回娘家看她,妈妈总是对她视而不见,打电话问安也是,前一秒可以和王妈妈开心话家常、讨论连续剧,换她接电话时,回话的总是只有这三句:「嗯」、「很好」、「没事」。

    她做错了什么,让妈妈这么多年始终不原谅她?

    妈妈在生气,难道她就不能生气吗?她也想抗议,抗议妈妈为何要逼迫孩子符合她自己的期待和梦想。

    辛薇妮叹了口气。她好想妈妈……

    「浩浩,妈咪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只要你开心就好,学业要不要跳级我们可以讨论,但还是依你的意愿决定。」

    校方看到浩浩一年级优异的表现后,二年级还没结束,就建议让浩浩直接跳到五年级,如果家长同意,甚至可以升到国中数理资优班。

    浩浩耸肩。「你和老爸都这么说,好像都担心会给我太大的压力,放心啦,有压力就当挑战啊,我就不信只有天才儿童才会有压力,我才不会像老妈一样,胆子这么小!」

    辛薇妮又好气又骄傲。「呿,瞧你跩个二五八万,你这么聪明还不都我生的,有什么好神气,哼!」

    「还有老爸啊,没他你生得出来喔?哈,又不是圣母玛利亚!」

    辛薇妮忍不住敲了儿子一记爆栗。「欠扁喔,说话这么没礼貌!」

    「唉哟,家暴啦!老爸是议员,我不敢打113啦,丢脸死了!」

    「呿,小老头。」

    「哼,胆小鬼。」

    母子俩开始斗起嘴来,一来一往很热闹,浩浩气定神闲,当妈的反而气到脸红脖子粗。什么鬼?她居然吵不赢一个小鬼?

    但两人刻意压低音量,抬杠也没吵到认真工作的爸爸。

    赵承国撑着下巴,炯炯有神的黑眸看着正在吵架的一大一小。他的妻子和儿子斗嘴时就像个小孩。他嘴角噙着笑,准备出声加入战局不是因为想凑热闹,而是他舍不得妻子这么生气。连小孩都吵不赢?该说是浩浩太厉害,还是她太弱?

    「浩浩。」

    聪明的浩浩立刻接收了父亲的警告,直接认罪。「我知道我不该骂老妈笨。」

    辛薇妮极度不悦,一个爆栗又敲下去,浩浩抱头哇哇抗议,还不忘告状。「老爸,你看啦,老妈说不过我就动手打人啦!」

    赵承国忍住笑。「你妈打你是刚好,谁教你是我们的儿子。只是,赵浩廷,她是我老婆,我见不得有人欺负她,就算是自己儿子也一样,所以对你妈说话有分寸点。」

    老爸说话了,浩浩摸摸头一脸委屈,看着妈妈,她一脸陶醉,简直要把老爸当神明来崇拜。

    「老妈,你太得意了。」

    「怎样?不行吗?」辛薇妮揉揉儿子的头,将儿子揽进怀里又磨又蹭,再度惹来浩浩的抗议。

    是得意吗?

    说感动比较真实吧,他只是简单说了一句话,却将她在他心中的位置彰显无遗。

    她看着他忙碌的身影,看着他有效率地交代工作,有条不紊。很多人认为承国的前途必定无可限量,因为他有能力、有头脑,更有种让人信服的信任气质,这样的男人是大家眼中的未来明星,也是她的丈夫。

    她该怎么做才能帮助他?

    她不想再当个自怜自怨的女人,该如何挑战自己的个性?如何改变?这些是她当前应该做的事。

    「浩浩,我想帮你老爸做一些事。」

    浩浩挖挖耳朵。「你是应该改变了。」

    辛薇妮叹了口气。「有时小孩子太聪明,会让父母很沮丧。」

    「是你自己太好猜了,你之前根本连老爸的办公室都不敢进来。」

    她点头,又免不了担心。「也许不会很快,你知道,老妈的个性有时候就像交稿一样,老爱拖拖拉拉……天啊,我青春洋溢却被你传染了,我是『妈咪』,不能叫我『老妈』!总之,浩浩,我会改变,慢慢地、一点一点改变,只怕你老爸觉得我太慢了……」

    浩浩难得主动地勾着母亲的手臂。「老爸能等,我们可等不了,专家都说童年很珍贵,父母都要参与才能教养出优秀的孩子。」

    「天啊,你还不够优秀喔?」

    浩浩作势擦眼泪。「你不知道,其实我和蕊蕊很寂寞……」

    就算是说笑,这些话从孩子的口中说出来,她还是觉得不舍。女儿正睡在她膝盖上,她握住蕊蕊的小手,也搂住儿子。

    她还记得浩浩和蕊蕊出生时,由于胎位不正,她选择半身麻醉的剖腹生产,或许是没经过产道的压挤,两个孩子出生时,白净水嫩得让人赞叹,医生在手术房还直接拉起生意,说他有一个朋友是做广告的,接了一个尿布广告,刚好在找合适的小宝宝……

    他们是她的宝贝,人家说「为母则强」,她是不是应该挑战自己?

    「浩浩,妈咪很爱你们。」

    「厚,你好恶心喔!」浩浩做了一个恶心的表情。

    「我就是爱你,怎样?」辛薇妮抱住儿子,故意揉乱他的头发。

    所以,她会修改自己的想法和个性,也许很慢,但她会要自己努力,为了孩子,更为了她所爱的男人。

    黄昏时,一家四口一起回家,司机看到辛薇妮时还吓一跳。

    「小张叔叔的嘴巴张好大喔!」蕊蕊心情好到开大人玩笑。

    小张赶紧闭上嘴,笑着帮忙开车门。和好了吗?太好了!太好了!赵议员是好人,孤单一个人真的太可怜了……

    他们坐上车,车子往阳明山前进,一路上,赵承国紧握着妻子的手,被老妈摧残了一下午的浩浩呼呼大睡,睡了一下午的蕊蕊倒是精神奕奕。

    她很满意爸比妈咪恩爱的样子。「妈咪今天要回家吗?」

    辛薇妮温柔地笑。「今天不行,妈咪要处理一些事之后,才能回去。」

    赵承国默默看着她,不多问。他懂她的,她能到办公室来就是一个突破,他知道她如果不是想要改变,不会费心做这样的突破。

    「嘿,你不问我吗?」她看着身旁的男人。这男人的表情太自信、太笃定了。

    他掬起她的手就唇。「我相信你,况且……」他依近她的耳畔,炽热地低语:「况且我已经在你身上下了咒语,你离不开我的。」

    辛薇妮满脸通红。「你太自信了……」

    他含笑。「我信得过你,却信不过我自己。今天大门不要上锁,我随时可能会半夜跑过去,而且机率很大。」

    他说话的模样像色迷迷的狼。

    单纯的蕊蕊跟着笑。「爸比,那我也要去,我要跟妈咪一起睡!」

    辛薇妮将女儿抱满怀。「好,蕊蕊跟爸比一起来,我们一起睡!」

    赵承国挑眉,明白老婆存心捉弄他。「这是挡箭牌?」

    「还不错用。」

    「反正小孩会睡着。」

    「唉哟~~我好怕。」

    被蕊蕊吵醒的浩浩刚好听到这一段,受不了地瞪人。「厚,你们好恶心喔!」

    他嚷嚷抗议,不过也笑了。他也喜欢老爸老妈恩爱的样子。

    赵承国将妻子搂进怀中,吻着她的发。「别让我等太久。」

    她点头。

    他们都明白,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婆婆了。

    婆婆对她很不谅解,当年她执意搬出来,如果现在又贸然搬回家,说走就走,说回来就回来,这样只会让婆媳关系变得更恶劣,并非她和赵承国所愿。

    车子在赵家门口停了下来,赵承国和妻子先下车,让小张将车子开进主屋,小孩们也在车上。

    他牵着妻子的手一同往山坡上走。

    「一个山坡挡了我七年,没有男人可以忍受有老婆却抱不到的痛苦。」

    辛薇妮靠着老公的胳臂。「你忍了七年。」语气中有满满的不舍。

    他苦笑。「现在忍不住了。」

    「我知道。」

    她停住脚步,抬头看着总是包容自己的丈夫,望进那双深邃幽深的黑眸。

    「老公,谢谢你。」

    辛薇妮踮起脚尖,大胆地靠向他。她如花瓣般柔软红润的唇瓣,因为难得主动而紧张地微微颤抖,她羞涩地靠近他性感的薄唇,直到完全熨贴在一起。

    没有炽热,没有欲火,没有霸道的索取。

    只有男人的惊喜与女人的娇羞。

(快捷键:←)上一章  分居算什么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