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薇言情小说-分居算什么-第3章(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婚后相处,破镜重圆 >> 分居算什么作者:伍薇 | 收藏本站
分居算什么 第3章(2) 作者:伍薇
    大永付了帐,和小蓝赶紧将薇妮抬上车。薇妮一躺在后座,立刻呼呼大睡。

    小蓝汗流浃背,边和男朋友继续碎碎念。「大永,你之前不是跑过好一阵子的政治新闻吗?应该认识很多政客的机要秘书或发言人吧?能不能找到赵议员啊?我想我们还是一起去解释一下好了,呿,要这只小鸵鸟自己去澄清,等到天荒地老说不定也等不到!」

    这时,小蓝的手机正巧响起,他正在帮薇妮盖小毛毯,不方便接手机,让大永帮忙接听……

    「我是赵承国。」

    人家老公杀上门来了啦!

    大永一个眼神立刻让小蓝提高警觉。

    「赵议员你好,我是大永,小蓝的男朋友,薇妮喝醉了,小蓝正在帮她。」

    小蓝瞪大眼,简直不敢相信,厚,人家哪有不在乎她,都亲自找上门来了,怎么可能不在乎她?薇妮这个笨蛋在想什么啊……

    他轻晃着薇妮的肩膀。「薇妮、薇妮,你老公找你!你老公找你啦!」

    辛薇妮当然是继续昏睡,小蓝急死了,大永却想趁这个机会赶紧和赵承国解释清楚……

    「今天让赵议员误会了,薇妮只是想帮小蓝跟他父母隐瞒我们交往的事,所以才充当小蓝的女朋友。」

    薇妮没带手机出门,赵承国透过出版社老板拿到小蓝的电话。

    赵承国平静地问:「我老婆在哪儿?」

    中午饭局结束后,他回到办公室,手上处理事情,心中等待的却是妻子能够主动联络他、和他解释,只是显然他太高估薇妮的勇气,他始终等不到薇妮打来解释的电话。

    冷静过后,他也知道她绝对没胆量尝试婚外情,所以怒气没了,但强烈的沮丧却排山倒海而来。薇妮永远不知道,只有她可以解除他的坚强,面对她,他不再是那个强悍的男人。

    有时,他也需要她主动,就当是奖赏也罢。

    他心中最柔软的位置是她的,如果一直接受她的拒绝,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还能接受她的选择多久?他们不可能离婚,薇妮这辈子只能选择他,那么,最坏的情况就是逼她回到他身旁,让她再也没有任何选择!

    至少,她回到他身旁……

    「我们正要送薇妮回家,已经在车上了。」

    「麻烦你了。」

    两人结束通话,大永开车往阳明山的方向前进,车上很安静。

    小蓝叹口气,轻轻依偎在大永身旁,幽幽地说:「没有人敢蹚这个浑水假扮我女朋友,只有薇妮敢答应,说什么我们都不能因为自己的事影响她的婚姻。男人啊,心眼小得很!」

    大永握住他的手。「如果你太崇拜赵议员,我也会吃醋。」

    小蓝笑了。真希望薇妮能幸福。

    车子到达目的地,赵承国已经在门口等待。

    小蓝下车,急匆匆地解释:「赵议员,我是小蓝,薇妮的编辑,都是我不好,找薇妮假扮我女朋友,造成你和家人的误解,我很抱歉。」

    赵承国看着眼前像熊一样壮硕的男人,他虽然有粗壮的外表,但眉宇和举手投足间的确看得出女人味。

    「薇妮呢?」

    「在后座睡觉,赵议员,她心情不好才喝酒的,没有喝很多喔,才两杯威士忌而已,绝对不是豪饮喔,薇妮不爱喝酒,所以酒量才那么差……」

    小蓝费心解释,不想让薇妮的老公误以为她是酒鬼。

    「谢谢你们送她回来。」

    赵承国打横抱起薇妮。

    一接触到熟悉的温度和味道,陷入沉睡的她依然能辨认,她扬起嘴角,像猫一样蹭进他颈窝。「老公……」

    赵承国噙着笑,心中所有的沮丧随即烟消云散。

    她是他的宝贝,自始至终唯一的宝贝。

    他吻了吻妻子的发,抱着她走进家门,随着他的步伐,薇妮的长发在空中荡出漂亮的弧度。

    小蓝陶醉地看着这一切。「真美……」

    大永附议。「像王子和公主一样。」

    「希望他们有一个浪漫的夜晚。」

    「薇妮睡着了还可以有浪漫的夜晚吗?」

    小蓝呵呵笑。「相信我,亲爱的,我可是在赵议员眼中看到了男人的欲。望,他怎么可能只让薇妮乖乖睡觉呢?我是言情小说编辑,我身体是男人,我男朋友也是男人,我最了解男人了,这样的反应我会看不出来吗?呵呵呵~~」

    于是,小蓝和大永开心地离开。

    赵承国将薇妮抱进房间。这是她的房间,布置干净简洁,就像她的人一样,追求简单的生活。

    他轻轻将薇妮放在床上,坐在床沿轻抚着她柔嫩的脸颊。

    「薇妮,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他爱她,就是这么简单,他只爱她,也许是从小时候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天起,也许是多年来书信往返、彼此关心,也许是再次重逢时,她像阳光精灵一般出现在他面前,他的心让她完全锁住,再也放不下。

    「我爱你。」俯身,他的思念化做一记轻柔的吻,印在她红嫩的唇瓣上。

    辛薇妮嘤嘤呻。吟,迷蒙着睁开眼,意外看到心爱的男人。呵,这一定是梦,她和小蓝、大永在酒吧喝酒,怎么可能一眨眼就躺在房间了?赵承国还对她笑?还说爱她、偷吻她?呵,一定是在作梦。

    如果是梦,她是不是也可以大胆吻他呢?

    「你是我老公,全世界只有我有权利随便摸你、随便吻你!」

    辛薇妮霸道地宣告,抬起双手环住他的颈子,热情地印上自己的吻……

    「老公……」

    他低下头,擒住那诱人的唇。

    她,作了个怪梦,香艳火辣的怪梦。

    常言道:「女人四十如虎。」她没有四十,甚至未满三十,却作了一个精彩绝伦的春梦?

    梦境中,男主角不是金城武,更不是目前她的最爱金贤重,居然是她分居的丈夫!喔,原来她性幻想的对象真的只有自己老公?她居然梦到和老公翻云覆雨一次又一次?中间他还服侍她洗了澡,在浴室里又来一次?

    喔,搞什么……

    唉,她暗叹口气。算了,改行算了,谁说熟女作家每本都要十八限?

    谁说已婚作家不写床戏太可惜?反正,她要走回纯情路线,只让她书中的男女主角牵牵小手,顶多吻吻小嘴就算了不起了,什么快感啊~~高chao啊~~统统没有!

    辛薇妮下定决心,想要起床盥洗,只是才移动身体……

    「老天……」她皱起眉,才发现自己像被废了武功还是爬了一座山似的,全身骨头像被拆了。尤其是大腿内侧,酸痛得让她想大叫!

    只是,这种怪异的感觉很熟悉很熟悉,好像是七年前常常会发生的,没错没错,很熟悉……

    莫非……

    她低头拉开薄毯,看见赤裸的自己,和……腰上粗壮结实的手臂。

    天啊……

    她吓到快断气了,忽然感觉自己正被人注视着,于是很缓慢、很缓慢地看向旁边……

    「醒了?」赵承国撑着头,慵懒地欣赏她刚睡醒的娇媚和脸上可爱的惊吓,帅气的脸庞带着戏谑的笑意。

    七年来,这是他度过最没有压力的一夜,那种畅快舒服的感受难以形容,他不了解自己如何度过分居的七年,但他告诉自己,他的妻子从此将必须完全接受他的存在,分居在昨晚后即将结束。

    辛薇妮吓坏了,七手八脚地抓着毛毯覆住自己,没想到毯子一扯,却又让他曝光,展现结实精练的男性体魄。

    他像希腊神话的雕像般斜躺在床上,肌肉线条都是力与美的表现,他杂乱的头发、青色的胡渣、慵懒的眼神,还有那邪恶的笑……天啊,他怎么可以这么该死地性感啦!

    她马上停手,不敢再拉毛毯。她完全不信这男人一夜缠绵后会好心地把内裤穿上。

    只是……老天,她真的好想尖叫,昨晚的春梦原来不是梦,他们真的做了?真的做了吗?

    「我……」她颤抖指着自己。「你……」再指他,这是很蠢的表现,不过完全表达出她被吓坏了。

    赵承国邪气一笑,突然像狂风一般袭来,将她收纳入怀,钳制在自己怀中。

    辛薇妮瞪大眼,近距离看着他帅气的脸,全身僵硬。「放、放开我……」

    他灼热地凝视着她。「你忘了我昨晚怎么爱你的?」

    记得。但她红着脸拚命摇头。「忘了!」说得又急又冷漠。

    「忘了?」他威胁地眯起眼。「你真的以为只是作梦?」

    「对,作梦。」她用力点头,还不忘挣扎。

    「那你现在清醒了吧?」他沙哑地问,因她无辜的扭动,身体开始有了变化。他满意地勾着笑,喜欢自己这样的变化。

    「我醒了,快点放开我,我要帮小孩准备便当……」

    他看着她。「如果清醒,我们就把话说清楚。我不爱你和你的新编辑太亲近,就算他有女人的心也一样,对我而言,他就是男人。」

    说这句话时,他没有笑容,严格说来,他严肃的神情像打翻了醋坛子,看起来酸得不得了。

    「小蓝只是我编辑。」

    「换。」

    她瞪他。「怎么可以……」

    他酷酷地耸肩。「那就要让我安心。」

    「安心?要怎么做……」她一头雾水,只觉得抱着她的老公像奸诈的狐狸。

    「你猜?」

    「我就是想不到……」

    「不试着猜猜看?」

    她摇头。这是什么?益智问答吗?她哪知什么鬼可以安他的心!

(快捷键:←)上一章  分居算什么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