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薇言情小说-分居算什么-第3章(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婚后相处,破镜重圆 >> 分居算什么作者:伍薇 | 收藏本站
分居算什么 第3章(1) 作者:伍薇
    辛薇妮睡眼惺忪地瞪着一大早跑来她家按门铃的访客。

    小蓝一脸愁容地出现在她家,让辛薇妮有种虚实不分的感觉,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交稿?前两天截稿其实只是幻想,所以她的编辑才会以这副要死不活的可怕表情哀凄地看着她……

    她整个被吓醒。「我交稿了吗?」

    小蓝瞪大眼。「哇,我的作者疯了啦!」

    辛薇妮拍拍胸口。「那你干么一早就跑来吓我?」

    「联络感情嘛……」小蓝像消了气的气球。

    「你八点不到来我家按门铃只为了跟我联络感情?」

    今天星期天,小朋友不用上课,她也不用准备便当,昨天在人家家里游了一上午的泳,就算是再怎么可口美味的胸肌,看多了也会麻痹,今天也就不想早起偷看他游泳(实情是分居丈夫的魅力太强大,她需要平静一下喘口气,呼……),不管怎样,她原以为今天总算可以睡到自然醒,谁知道居然杀出一个程咬金!

    小蓝流着泪,突然一把抱住辛薇妮。「薇妮啊~~你帮帮我吧!」

    事情是这样的,小蓝一直对家人隐瞒自己的性向,就像所有的同志故事一样,他的适婚年龄到了,家里长辈催婚催急了,他只好谎称自己有女朋友,只是这下长辈更不安分,直嚷着要看到儿子的女朋友才愿意相信,今天是最后通牒日,小蓝必须把女朋友介绍给父母认识,而这个女朋友的角色,只好由辛薇妮负责担任……

    辛薇妮抗议:「为什么是我?你可以找其它编辑、其它作者啊,你不知道我有人群恐慌症吗?」

    「第一,所有编辑都很忙,没空。第二,我手下的作者都很听话在进行下个档期的稿子,只有你还在混。第三,今天出席的人只有我爸妈,又不是整个村庄的人,你的恐慌症绝对发作不起来。综合以上三点,你就是最佳女主角啦!」

    小蓝分析得很有道理,所以她只好来帮忙。小蓝约长辈吃中餐,餐厅在台北新开幕的六星级饭店,辛薇妮选了一袭洋装还化了淡妆,在小蓝的威胁利诱下挽着他的手臂出席。

    「下次催稿我可以多三天的缓冲吗?」辛薇妮暧昧地眨眨长睫毛。

    「唉哟,坏孩子,帮人还求回报。」

    「那我干么帮你?」

    「顶多我催稿时温柔一点咩~~」

    两人逗嘴抬杠倒像是来玩乐的,不过小蓝的男朋友大永先生却很担心,他很怕因为这种状况让小蓝退缩不敢爱。

    大永开车送他们过来,两人在车上的交谈和气氛,让辛薇妮清楚感觉到他们之间彼此依偎的感情,这无法解释对错,也没有人能预料结局,爱的过程中不全然都是快乐甜蜜的,但爱情始终让人深陷、着迷。

    饭店到了,想不到的是小蓝的父母居然在饭店门口直接逮人……呃,说等待比较好听。

    两位老人家专程从台南北上,朴实的脸上是满满的笑意,大永假称还有事先走,免得和小蓝眼波交流之间露了馅,而小蓝和辛薇妮毕竟是言情小说作者和编辑,「谈」恋爱这档事,他们不用排练也可以直接开演。

    「伯父、伯母好,我是薇妮。」

    「呀,薇妮好漂亮唷!」

    老人家很满意「未来媳妇」,赞美她美丽又可爱,当然最满意的还是她那看起来很会生的屁股……呃,当然老人家是不知道她已是两个孩子的妈。

    一切是那么美好,老人家就在饭店门口迫不及待和辛薇妮聊了起来,直到饭店的车道驶来两辆黑色奔驰,其中一辆竟然是她最熟悉的……

    赵承国下车,然后是赵家父母,他们结束访友行程,刚由机场回来。

    辛薇妮甜美的笑容僵在脸上,而赵承国眯着眼,立刻认出让妻子勾着胳臂的男人,正是出版社老板再三保证「比女人还女人」的新编辑,但眼前的画面他们就像一对热恋的情侣,而新编辑一点都不女人,他的妻子站在他身边,小鸟依人的娇柔模样,让他完全像个意气风发的男人。

    辛薇妮赶紧推开小蓝,但所有人都看到了。

    赵承国当下的感觉不是受到背叛与愤怒,而是一种空洞的震撼,一种茫然无措、对失去的恐惧,所以他无法立刻上前斥责或抗议,哪怕只是皱个眉头,都可以抽痛自己的心,他做不到……

    辛薇妮害怕婆婆眼中的鄙夷、公公眼中的疑惑,但赵承国受伤的神色让她更不安,她可以承受任何人的误解,唯独他,她不要!

    她想都没想便冲了过去,心急地拉着他的手臂。「承国,不是这样的……」她仰头,坚定地看着他,急切地说。

    看到这个情况,赵母倒是反应很快,不等儿子有响应,拉了一个自后头奔驰下车的娉婷女孩直接塞到儿子身旁。

    「辛小姐?很希罕见你出现在公共场所喔?」赵母的笑容很虚假,反讽她人群恐慌症的意图很明显。「喔,对了,这位是筱玉,你还记得她吗?她可是承国的青梅竹马,你知道我们两家一直来往密切,这次筱玉回国,我们都希望她和承国有不错的发展,两家亲上加亲呢!」

    筱玉温柔贤淑、落落大方,父亲又是有名望的企业家,这样的女人才符合赵母对媳妇的要求。

    赵承国听出母亲的敌意和挑衅,也注意到妻子的脆弱,她苍白的小脸满是惶恐,但这一切都不能平缓他的怒气,怒火在震惊失措之后接踵而来,并且迅速燃烧。震怒之余,他必须选择的是在父母面前质问她,还是事后处理……

    赵承国选择离开。

    他走进饭店,紧绷的身影、孤寂冰冷的气息,让赵家和客人不敢有其它反应,也跟着走进饭店。

    辛薇妮茫然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他不曾这样,就算七年前他气她的怯懦,气她的选择,也不曾这么冰冷地对待她。她知道他心里的委屈,却始终宠着她,对她好,所以这些年来,她很自责,也气自己的怯懦。

    如果真有一天,承国和筱玉……

    「儿子啊,那是赵议员耶?薇妮认识哟?」

    小蓝的父亲是赵承国的支持者,虽然不是自己的选区,但透过新闻和政治评论节目,他对这个有担当有内涵的赵议员可是很激赏。

    辛薇妮吞下喉头的泪意,选择继续帮到底。「赵议员小时候曾经在我妈妈的钢琴教室学过琴,所以我们才认识。」

    小蓝的父亲恍然大悟,对赵议员的评价又加了好几分。「喔,原来是这样啊!这个赵议员真的很有才华啊!」

    而后,他们来到小蓝订好的川菜馆,席间,小蓝父母对小蓝和她有满满的期待和建设,诸如何时去提亲?何时结婚?甚至连抱孙子的事也一并想好了,老人家很开心,小蓝和她却笑得很牵强。

    小蓝自责自己势必辜负父母的期待,而辛薇妮脑子里盘桓的都是刚刚的场面,承国痛苦的神情和婆婆的态度……

    午餐结束,在离开之前,辛薇妮刻意先到化妆室,让小蓝可以和父母说说家里的事。不过她和赵母倒是应验了「冤家路窄」这句话,两人又在化妆室内碰在一起。

    饭店的化妆室另隔一区仕女补妆区,赵母正在补妆,看到辛薇妮只是哼了声没理她,但她身为晚辈,不可能甩头不理人。

    辛薇妮深呼吸,来到赵母旁边,平静地招呼。「妈。」

    赵母放下口红。「不敢当,你都已经见男朋友的家人了,也不用为了世俗礼仪叫我『妈』了,我可是不介意婆婆换人当当看。」

    辛薇妮双手紧紧交握。「妈,小蓝是我新编辑,您误会了。」

    「都搂在一起这还叫误会?难道一定要捉奸在床才不叫误会?」

    「妈,真的是误会,小蓝是因为……」

    婆婆忽然拍了下桌子。「够了!」

    辛薇妮身体一缩,低着头,不敢再说话。

    赵母怒不可遏。她从一开始就反对这个媳妇,年纪太轻不说,家世也太平常,重点是她没有半点野心,只知道缩在自己觉得安全的世界里,从事的工作也对承国没帮助,夫妻之间是要相互辅助的,她没有半点帮助丈夫的功能也就罢了,连扶持丈夫的功能也没有!

    「既然你要说,我就跟你一次说清楚。在还没和承国离婚之前,就算你们分居这么多年,名义上你还是我赵家的媳妇、承国的妻子,再怎么说你都该遵守妇道,怎么可以在外头和男人搂搂抱抱?要不是媒体不清楚你的存在,你想看看你会带给承国多大的麻烦?如果你真这么迫不及待想追求自己的幸福,既然有男朋友了,就好心点,放过我可怜的儿子,主动要求离婚吧!」

    婆婆说完,拿了包包气冲冲地离开化妆室。

    辛薇妮愣在原地,婆婆像重炮一样丢了颗炸弹给她,她脑子里轰隆作响,悲伤也一丝丝、一点点侵蚀而来,她揪着衣襟,低着头,泪一滴滴滑下脸庞。

    只是无论心再痛再慌,她也没资格委屈。

    她很清楚自己才是一切问题的源头,如果她的个性能大方圆滑,如果她是可以替承国加分的议员夫人,如果她是政治世家里可以独当一面的能干媳妇,如果……如果……为什么,她总是让人失望?

    「你是笨蛋。」

    小蓝骂着,还是不忍地摸摸薇妮的头。

    「我是笨蛋。」辛薇妮苦笑,将酒一饮而尽。

    「呿,我说笨蛋,是说借酒浇愁的人都是笨蛋!」

    送长辈搭车回台南后,心情不好的薇妮回到大永的车上立刻哇哇大哭,小蓝和大永陪她谈心,一边开车上阳明山看风景喝茶,晚餐还跑去富基渔港吃她最爱的海鲜,但这些都不能让薇妮觉得开心,照样难过,小蓝和大永只好再来个同场加映,找到一家位于天母、颇为安静的pub「秘密」续摊。

    「你啊,多少编辑败在你各式各样的拖稿理由中,明明脑袋灵活得不得了,实在看不出你胆子这么小。上台有什么困难的?有比我出柜还要困难吗?」

    辛薇妮很无力。「胆子和出柜可以拿来比较喔?」

    小蓝肩膀一耸。「啊不然咧?不都一样鼓起勇气、来了就上?其实啊,很多事情其实没那么恐怖,是你想太多了,一回生二回就熟了。」

    她嘟嚷抗议。「你乱比,这根本是两回事。大永,你说,我的天生怯懦没胆和出柜是一样吗?」

    大永比较贴心,不特别针对谁,直接转开话题。「我倒是觉得薇妮妈妈占了很大的因素,教育方式这么专制,薇妮要改掉这从小养成的个性,需要相当大的决心和努力。」

    辛薇妮摇头。「不关我妈的事,是我自己个性有问题。」

    一整个下午加晚上,薇妮把她从小到大的故事全说了一遍,包括和赵承国的婚姻,这可是天大的秘密啊,原来薇妮的老公来头竟然这么大!不过说到赵议员……

    「喂,你知道吗?你老公可是蝉连台北男男酒吧票选『让人性幻想的公众人物』排行榜第一名的狠角色,你居然可以把他摆在旁边七年不用喔?哈,难怪你床戏写得这么好,原来你老公也是你的性幻想……」

    心中的小秘密被挖了出来,辛薇妮胀红着脸,气呼呼地赏了小蓝壮壮的手臂一只铁沙掌,惹来小蓝像娘儿们一样哇哇大叫。

    「怎样?我就是偷看他游泳才能写激。情戏,怎样?不行吗~~」

    小蓝不怕被k,继续大笑。「哈哈哈……笑死人了,全天下就你辛薇妮最好笑,哪有人把自己老公拿来当性幻想对像?像我就是金城武,我润稿的时候想的都是他~~」

    「我想一个不切实际的明星做什么?」

    「所以才叫幻想啊!哪有人幻想的对象是自己可以随便碰随便摸的老公?」

    「你很欠扁喔!你明明知道我和他……」说着,薇妮又想哭了。

    「啊,吵架是不能修复喔?怯懦是不能克服喔?如果是今天这种无厘头的误会,也是有办法可以解决的啊!」

    两人斗嘴到这儿,一旁的大永出声提出建议。「不过,薇妮,如果有需要,我和小蓝可以去向赵议员解释,毕竟这件事是因为我们而起的。」

    小蓝难得认真附议。「没错,」不过只认真了两秒。「但是呢,薇妮~~可以顺便和赵议员吃个饭吗?帅哥还是要近看比较过瘾……啊!」

    这下不用辛薇妮的铁沙掌,连大永都听不下去了,他吃醋地将小蓝揽进怀宣示主权,看来小蓝八成也是赵承国的拥护者。

    小蓝和大永之间的自然互动,甜蜜得让人羡慕。

    真好。

    「十一点了,你不回家吗?如果无聊、觉得心情不好,就先开稿喽,这是本编辑替你开出的特效良药。」小蓝说。

    辛薇妮瞪了小蓝一眼,看着威士忌杯里黄澄澄的液。体,她酒量不好,才两杯威士忌下肚,就已经有头晕的感觉,但小蓝的海量像练过的,一杯完了又一杯,至于大永因为要开车,所以严守「开车不喝酒」的规定。

    「我不想回家。」辛薇妮趴在桌上,没错,酒的确不能浇愁,她现在感觉是愁更愁。「你和大永好恩爱,所有的情侣都好恩爱,为什么我是这么没用?先是钢琴,现在是爱情,为什么我总是抛弃自己最爱的事物?然后让所有人都对我失望?我不要回家,我不想见任何人,反正赵承国不在乎我,反正我婆婆打算把他送给别人,我只想缩得小小的就好……」

    小蓝叹了口气,舍不得薇妮这么消极,他搂了薇妮的肩膀,像好姊妹一般靠着她。「你想当鸵鸟喔?别傻了,人头和鸵鸟头是不能移植的。」

    小蓝想安慰她,也说不定觉得她的问题很难解决,也说不定以为她酒醉后乱说话,然后回的话也跟着没半点正经,不过倒逗笑了辛薇妮。

    「我干么要移植鸵鸟头,我只要戴上全罩式安全帽,再把头埋进土里,既不会被沙子呛到,也可以学鸵鸟……」

    「不错,想法很好,不过我不希望看到你下本书的女主角把头给我埋进泥土里,本编辑不爱鸵鸟女蛤~~」

    两人又开始抬杠,大永在一旁直摇头。

    「那你爱什么?你怎么这么好运,大永先生对你好好喔~~」

    「呿,我就不信你的赵哥哥对你不好、不在乎你,人家赵议员可是艺术品,光摆着都赏心悦目,你是没胆子的卒仔,才会把这样的极品摆着,只敢拿他当性幻想对象!」

    辛薇妮火大地拍桌,站起来,原本想开骂,怎知自己已醉得一塌糊涂,立刻感到天旋地转。「小蓝,我头好晕喔……」

    小蓝赶紧扶住她。「废话,你醉了啦!厚,两杯威士忌就能躺平?我真服了你了。大永,我们送薇妮回家,明天我再好好开导开导她,心情不好不能喝酒啦,很容易醉的……」

    「我不要回家……」

    「不回家你要去哪儿?我和大永家只有一张床,你想睡地上喔?」

    小蓝撑抱着薇妮,还是忍不住碎碎念。「不能喝就不要喝,你最好只有头晕,敢给我吐你就试试看,我就逼你提早一个星期交稿,你很清楚本姑奶奶是怎么催稿的!」

(快捷键:←)上一章  分居算什么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