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薇言情小说-分居算什么-第1章(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婚后相处,破镜重圆 >> 分居算什么作者:伍薇 | 收藏本站
分居算什么 第1章(1) 作者:伍薇
    「喔,天啊,看看那个在阳光底下沾了水珠的胸肌居然真的会闪闪发亮耶……喔,我的天啊,还有腹肌,老天啊,男人的腹肌真的可以这么紧实吗?我还以为杂志上那些男模都是修片的……喔,老天啊,真的太不公平~~太不公平了~~快四十岁的男人身材怎么可以这么结实性感啦!」

    早上六点整,辛薇妮拿着望远镜,视线锁定在自家下坡不远处的一幢豪宅游泳池内、那个身手如蛟龙般敏捷又帅气的高大男人身上,就算是几乎天天偷看人家,她还是惊呼连连。

    她眼睛吃尽冰淇淋,双手在键盘上飞快弹跳着,液晶屏幕上出现她输入的文字……

    「他壮硕的胸膛随着动作而起伏,他挂着邪魅的笑,看着她每个性感妩媚的神情。『要我……』她呻。吟着,柔软纤细的腰渴求地拱向他,他如鹰眼般黑色的眸燃着欲。望之火……」

    「没用的家伙。」一旁的王妈妈冷冷地说。

    她抬起头,眨眨眼,无辜看着王妈妈。「王妈妈,是在说我吗?」

    她,辛薇妮,不算红,也不算不红,垫档性质较高,市场反应平平,但不出书读者又会思念一下下的言情小说作者,芳龄二十八。由于鲜少出门晒太阳,肌肤白泡泡,也因为日子过得很宅,打扮更是随兴自然,往往是头发一夹、穿着热裤t恤在家里乱乱跑,模样不像二十八,也不像两个孩子的妈,反倒像是刚出社会的大学生,这是宅作家辛薇妮唯一自豪的地方,哈。

    「不说你我会说谁?你不知道你最近的行为愈来愈变态了吗?居然天天拿着望远镜偷看自己老公游泳?!我真怕有人发现你这种变态行为跑去报警!你有没有想过,虽然他是你老公,但在外人眼中还以为你有什么企图咧,你偷看的对象可是政坛最期待的年轻议员啊!」

    辛薇妮恍然大悟。「喔,原来你是在气这个。」她回过头继续打字,眼睛继续吃冰淇淋,这男人可是难得的极品啊!

    她嬉皮笑脸说着。「你都不懂我的痛苦,写作是要灵感的呀!我必须增加视觉上的刺激,才能激发出写作的灵感。我每天这么早起床偷看他游泳也是很辛苦的一件事呢!」她边写稿,眼睛边吃冰淇淋,还可以和王妈妈斗嘴,一心三用,这就叫熟能生巧吗?

    王妈妈整个大爆炸,胖胖的双手插腰低吼咆哮。「偷看老公游泳可以刺激你的灵感?!你当我不会写东西,随便唬卡我喔!」

    男人正以一个让人血压升高的帅气姿势跳下水。喔,老天……

    辛薇妮紧盯着望远镜,小手像赶苍蝇般地挥了挥。「当然喽,我正在写激。情戏咩。」

    王妈妈大吼:「那干脆打电话约赵议员开房间,直接上场开工不是更有灵感?!」

    辛薇妮转头,惊恐地瞪大眼。她看到会飞的蟑螂都没这么大反应。「王妈妈,你疯了喔,我跟他分居七年多了,我要怎么找他开房间啦?还打电话约开工咧……」

    「你只是胆小而已,」王妈妈耸肩觉得没什么大不了。「这种事有什么困难的?就像骑脚踏车一样,学会了就忘不了,就算很久没开工了,只要跨上去,什么感觉都回来啦~~」

    辛薇妮瞠目结舌,下巴差点掉下来。怎么有人年过半百,讲话居然这么辛辣?

    「王妈妈,你让我感觉有阴影,如果有机会我和男人上了床,我会一辈子都摆脱不了你的『脚踏车论』,上床和骑脚踏车是不能相互评比的。」

    王妈妈锐利的眼神扫射而来。「最好你上床的对象是我的老板!」

    辛薇妮眯眼瞄人。「何时你还兼任典狱长?」

    王妈妈振振有词。「拿人薪水帮人办事,你应该记得这七年来是谁付我薪水的吧?!」

    是啊,是她分居的丈夫,当初她离家搬到这里是他的主意,房子是他准备的,请王妈妈照顾她、照顾孩子们也是他的主意。对于当年分居的决定,她娘家很不谅解,妈妈更是气得不想跟她说话,反倒是王妈妈成了她最亲的人……

    「所以你想跟别人上床,还得看我这个典狱长同不同意!」

    想到不谅解的妈妈,辛薇妮无法不尝到心里的苦涩,但她仍是嬉皮笑脸地和王妈妈打哈哈。「王妈妈,我们相处了七年,看在我快变怨妇之前,您就放任我交个男朋友有这么困难吗?」

    「啧,那叫红杏出墙。」

    「哼,那你就不要念我拿望远镜偷看男人游泳找灵感!」

    「没用的家伙,居然拿老公当性幻想的对象?!真是全天下最好笑的一件事,你啊,敢写不敢碰!没路用啦!」

    是啊,她就是没用,才会落得今天这步田地,她拥有那个男人,全天下只有她可以光明正大地碰他,偏偏她只能孬种地窝在这边,天天拿望远镜偷看人家,呜,可惜了那精壮的胸肌和迷人的腹肌啊……

    「我本来就没用……」

    觉得自己很没用,她眼睛还是黏在望远镜上不放。

    「不过……说真的,王妈妈,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怎样可以把自己练成『雷神索尔』?议会休会吗?他才有空健身喔……老天,我快流鼻血了……」

    王妈妈叹口气,摇头,觉得老板的太太真的暴殄天物。「这要怪谁?没有老婆共度春宵,可怜的赵议员只能在健身房锻炼身体、消耗体力,可怜喔~~守了七年,老婆还想找别人……」

    王妈妈碎碎念,她愈来愈反对这种分居模式,三不五时就会替她的老板打抱不平。

    「王妈妈,我今天要交稿。」辛薇妮下逐客令。

    王妈妈点头。「我知道啊,等一下你的新编辑要来家里,他昨天有打电话来问路怎么走,公交车要怎么搭。」

    辛薇妮大惊恐。「你告诉他了?!」

    「啊不然咧?」

    辛薇妮抱头。「哇,我会被你害死!厚,住在深山僻壤的好处就是外人很难找到这儿,电话催稿很好应付,你让他来家里,是要不要让人活啊?!」

    王妈妈凉凉地说:「准时交稿就不用天天躲编辑,叫你早点开稿,你不听,还天天跟小孩抢电动,活该啦!」

    辛薇妮抱头哇哇叫。「你不懂啦!作者的心是敏感的,要好吃好睡好玩没压力,才会有动力,有动力我才有爆发力。这个工作很寂寞,心里的苦你们根本不懂,根本不懂啦……」

    「是是是,我不懂,我真的不懂,我怎么会懂你的想法,明明很哈,明明是人家的老婆,却只会躲在这里偷看人家,没用的家伙!」

    说着说着,王妈妈又开始帮腔。看了这对夫妻七年想吃不敢吃的戏码,连好脾气的她耐心都快被磨光了。

    「喔,王妈妈,求您别再说了……」

    他们的一对双胞胎……浩浩和蕊蕊今年八岁,上幼儿园后,孩子们就回赵家了,倒是王妈妈留下来陪伴她,两个人成天斗嘴,生活很多乐趣,孩子们也天天回来找她玩耍,她和赵承国虽然分居,距离也只是一小段山坡,对孩子而言,父母的分居对他们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孩子们回赵家后,她不想当分居丈夫供养的米虫,所以重拾自己第二专长……写作。

    除了没缘的钢琴,她还会写文章,也有一堆天马行空的念头,于是她开始写稿投稿,一头栽进言情小说的世界,这一写就是七年。这份工作完全合适她,不用上台,不用露脸,她替自己找了最适合的道路,当然也不会有人想象得到她和政坛之星赵承国有什么关系,外界都知道赵议员有两个孩子,但孩子的母亲始终是个谜,甚至有传言说赵议员的太太是位长年旅居维也纳的低调钢琴家,呵,真是神话她了……

    刺激她灵感的男人此时离开游泳池,时间六点半整,一分也不差,那个男人就像报时器一样准时。

    辛薇妮赶紧存档,也跟着离开座位。每一天的开始,除了偷看分居丈夫晨泳之外,她还会帮忙孩子们准备营养午餐,这是她的坚持,为了他们的健康,也为了能一大早就看到小孩。浩浩和蕊蕊每天上学前,司机会开车绕来她这里,而她会跟孩子们kissbye,然后将便当交给他们。

    今天的便当是日式口味,玉子烧、卤小鸡腿、炒饭,青菜是小朋友最爱的西红柿和玉米笋,还有饭后水果,材料在前一晚已备妥,绝对来得及在七点十五分时交给孩子。她的厨艺在王妈妈亲自指导下,可有大厨的等级了。

    七点十分,辛薇妮抱着两个便当袋冲到家门口,她拔下头上的鲨鱼夹顺了顺及腰的长发,拉拉身上的t恤,嘴上始终挂着笑意。黑色奔驰正朝她缓慢驶来……赵家司机是先送小朋友去上学,再送赵议员去上班,所以他也在车上。辛薇妮深深深呼吸……

    一旁陪伴的王妈妈感觉到她的紧张,无奈地叹气。「真不知道这样有什么意义……」

    这时,浩浩和蕊蕊冲下车,两个孩子调皮可爱,浩浩爱耍酷,蕊蕊笑咪咪,他们都遗传到爸爸的深邃五官,也遗传到妈妈的精致,才出生就有广告公司找上门,要不是他们的爸爸是议员,说不定早就成为小童星了。

    「妈咪!」蕊蕊冲向她的妈咪,一把蹭进妈咪怀里。「妈咪~~妈咪~~」

    蕊蕊是妹妹,爱笑爱撒娇,不像哥哥浩浩像爸爸,喜欢耍酷不理人。

    「嘿,早安,宝贝。」辛薇妮用力吻了女儿额头一下,不忘弯腰捉了儿子下巴也吻一下。「早安,小浩浩。」惹得爱耍酷的浩浩哇哇大叫。

    「不要啦!很恶心耶!」

    辛薇妮眼一眯,一手抱女儿,一手捉儿子入怀,硬是要多吻、多蹭他几下。浩浩是个小老头,从小就爱搞严肃,这种外冷内热的个性,当娘的只有天天闹他,好让他多笑一些。

    怕痒又怕羞的浩浩当然是嚷嚷抗议。「妈咪,不要这样啦,好痒!蕊蕊把妈咪拉走啦!」

    「哈哈哈,我才不要咧!」蕊蕊大笑。她喜欢笑嘻嘻的哥哥,当然不会阻止妈咪。

    辛薇妮甘愿了,放下挣扎的儿子,还不忘念几句。「我是你妈,让我亲几下会怎样?啊,对了,我明天搽个口红好了,帮你亲个红印子好不好?」

    浩浩气炸了。「要亲你不会去亲爸爸喔!我是儿子,又不是你老公!」

    辛薇妮眉头一紧。「厚,你这小子说话没大没小,说,在哪儿学的?!」

    她又要捉儿子,儿子一闪一躲,竟躲进爸爸的背后。

    她来不及煞车,整个人失速地撞入男人等待的怀抱里……

    「啊!」

    眼前帅气英挺的男人正是她分居七年的丈夫,王妈妈口中的赵议员……赵承国。

    辛薇妮闷叫了声,跌进他怀里,嗅到他身上男人刮胡水的清新气味,她红着脸,心头小鹿整个乱跳,天啊天啊……

    她没注意到自己腰上的大掌,没注意他充满占有欲的姿势,没注意到拥她入怀时、他眼中的渴望,她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注意……

    她赶紧站直身,倒退三步,仰头,举手,有点尴尬地招呼。「早……」

    赵承国保持着温和的微笑,怀中忽然失去的温度让他觉得不满足,他看着她圆领的短袖棉t,合身的t恤服贴着她起伏的美胸,浑。圆之间又像花朵般开出微露的沟壑,盈盈一握的纤腰,短短的热裤遮不住修长的美腿,空气中有属于她的淡雅香气……薇妮浑然不知道她的女人味带给他多大的影响,赵承国黑色的眸心饥渴地黯了。

    「换季了?」他说,嗓音低嗄。

    辛薇妮赶紧想台词。她压根儿没想到他会下车好不好?他一向都是在车上等孩子们和她打完招呼的!「呃,六月的阳明山也开始热了……」

    赵承国微笑。「很好看。」

    她小脸整个爆红。「呃,谢谢……只是普通衣服……」

    她不是没注意到他灼热的视线,但他不是运动过了吗?他不是已经消耗掉体力了?可不可以不要这样看她……

    她赶紧转移注意力,把手中的便当拿给孩子们。「玉子烧、玉子烧。」

    蕊蕊抱着便当开心地大叫。「耶,玉子烧!我最喜欢玉子烧!」

    浩浩拿了便当,摇摇头。妈咪一碰到爸爸就会变成僵硬的机器人。

    「快上车,要迟到了,要迟到了……」

(快捷键:←)上一章  分居算什么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