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琪言情小说-恶作剧之婚-第七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上海,外国 >> 李代桃僵,办公室恋曲,近水楼台 >> 恶作剧之婚作者:米琪 | 收藏本站
恶作剧之婚 第七章 作者:米琪
    夜色如昼的东方明珠,上海。

    独门别墅中,主人房的清朝骨董床轻轻摇曳,纱帐下散发淡淡幽香及娇柔的轻声细语。

    “喜欢吗?”雷震轻吻蓓儿的香颈,解开旗袍繁覆的包扣,爱抚她包裹在其中的完美曲线,温柔地掬住她柔软的胸。

    “嗯……”蓓儿轻喃,心悸于他唇间令人醮醉的酒香,还有他下巴上粗犷的髭轻刷过肌肤带来的丝丝颤栗。

    她刚陪雷震由一个应酬中归来,半年来雷震的事业在此地扩展得相当成功顺利,而她也一直持续自己的梦想,创造出许多美好的爱情故事。

    婚后她就随他来到上海,他在闲暇之余总喜欢带她游山玩水,拜访每一个观光名胜;张爱玲的故居,上海滩,传说中的“爱庐”,漫游在旧街市……每一天对她而言都是新鲜且充满惊奇的。雷震不只是个体贴的丈夫,也是个最佳向导,他让她的人生真变得丰富且美好,也充分感受他的呵疼。

    而雷震则是享受和蓓儿在一起的每一刻时光,她阳光般的活力带给他无限的欢乐,有了她,他的生命更加充实;幸福总是围绕着他们,他们更不放过任何一个美好的夜。

    旗袍顺着她农纤合度的身子褪去,如水幻化的曼妙胴体在他热情的抚触中灼热,闪耀着晶莹剔透的光芒;轻解去束缚的胸衣,他吮住她酥胸上香甜的蓓蕾,让小蕾心在他的唇舌间化成性感的珍珠。

    “啊……”激荡的电流从她敏感的尖挺蔓延至全身,她的纤指伸入他的发间,希望他不要停止。

    他的大手顺着她平坦的小腹而下,在她修长的双腿中探索深层的爱欲,穿越薄弱的防线,轻巧地揉着精致的花蒂,让爱潮涨满幽谷,顺势进入属于他的美妙花园。

    “喔……”她情不自禁地扭动腰肢,如夜般闪亮的长发在枕上散开,娇媚的撩人之姿刺激了他的昂然,手指直捣深处花心,由缓缓游移辗转为火速奔腾。

    “啊……”她眉儿轻蹙,发出醉人的呻吟,激发他更神速的冲刺,将她的性灵推送上高峰;她急促喘息,紧紧搂住他。

    “宝贝,你忘了解开我的……”雷震俯在蓓儿耳畔提醒。

    蓓儿害羞地睁开双眼,卸去他的西装外衣、领带、上衣,以及令她惊悸的男性防线……当他粗犷的男性体魄一寸寸展现在她面前,她仍惊羞地闭上双眼。

    “看着我,”他轻吻她眼廉,低语。“我们又不是第一次。”

    蓓儿双颊嫣红,睁开一眼偷瞄他,俏皮的神情令他愉悦,他迳自解下其他障碍,一把环住她的娇躯,精壮的身子完全裹覆着她,让她完全体会他的“存在”。

    “你好坏!”她巧笑,对他皱鼻子,却也心悸他紧抵在禁地外急于入侵的巨大。

    “我坏吗?”他不怀好意地轻啄她的小嘴,紧盯着她长发微乱的性感模样。“告诉我哪里坏?”

    她凝视他摄人的眸,情深意浓的挲摩他的唇,迷人地对他低语。“不,你好极了,是个绝佳的情人老公。”

    他喜欢她独特的甜蜜,掳住她的唇深吻,交缠的舌鼓噪了腹下的热浪,他再也禁不住疼痛,坚实挺进她诱人的润泽中,让两颗心及炽烈的爱欲密实结合。

    “啊……”她娇声嘤咛,享有被胀满的充实感,花田为他的浑雄而轻颤。

    他徐徐推送,因她紧窒的包容而满足;款款挲摩间,敏感的小花蒂爆发美妙的电流,激起极至的快慰,她的双腿本能地缠在他的腰际,准备迎接更多欢偷。

    他火速挺进,火辣的劲道令她疑狂,性灵也随之在爱潮中飞舞;辗转之间他的冲刺变得极轻极柔。

    “嗯……”她娇喘,迷醉地瞅着他。

    他坏坏地一笑,恶作剧的奋力一挺。“啊!”她惊呼,急促的冲击引爆前所未有的狂潮,令她心娃颤动;她以为他会再度带来巨力万钧的力量,却急转成轻柔的挲摩。

    她疑惑,身子稍稍放松,没想到他乘她不备之时又火速推进。“啊……”她娇喘连连,微睁着朦胧的美眸瞅着他。

    “别这样看我。”她有些可爱,有些动人,有些如幻似梦的眼神总能轻易撩拨他的心,令他心折。

    “你刚才不是要我看着你吗?”她娇憨的问。

    他爱怜的对她笑,紧拥她柔若无骨的曼妙身子,吻她的耳垂,沉浸在幽谷中的热力再也隐忍不住,狂热地、不断地冲刺,用行动倾泻对她的钟爱,她是他这辈子不悔的抉择,令他如获至宝。

    阵阵酥麻的电流窜流过蓓儿周身,他爱她的方式总带来刺激及惊喜,他的怀抱总令她感到幸福,彼此间的契合浑然天成,她希望这份爱的感觉永远、永远跟随着她,不要改变。

    夜色更深,东方之珠依然明亮,却远比不上有情人的心那般灿烂。

    ※※※

    翌日──

    “我上班了。”雷震到书完提公事包,早起的蓓儿已坐在电脑前继续者故事接下来的发展。

    “嗯!”蓓儿抬起小脸吻吻他,立刻又专注在萤幕上。

    雷震瞧她认真的模样,笑着出门了,只要他的小情人坐在电脑前编织梦想,任凭十部卡车也拖不动她。

    他虽然赞赏她坚持圆梦,但他这个老公可不能忍受永远被排在第二顺位啊!得想个新鲜的玩意儿来吸引她;他灵机一动,有了新点子,就决定这么办。

    那厢雷震已想好了点子,这厢蓓儿笔下关于暗夜及艳遇的爱情故事正写得如火如荼,欲罢不能。突然之间电话铃响大作──

    她从故事中被狠狠地拉回现实,像历经时空隧道,有点不知今夕是何夕了。她虚脱地接起电话。

    “老板娘,告诉你一个大消息。”是丝蕾……她又打越洋电话来了,她就是非得在她最“入戏”的时候将她拉回,不过谁叫老姊最空闲的黑夜却是她最忙碌的白昼呢?丝蕾可是在地球的另一端呢!

    蓓儿仍是愉悦地笑了,双颊出现两个可爱的梨窝;当初她宣布嫁雷震时最震惊的人莫过于丝蕾,但雷震坚守住他们之间的“秘密”,所以丝蕾仍以为她和雷震的相遇真是个“偶然”!而自从她嫁了雷震之后,丝蕾就改口叫她“老板娘”。

    “老姊,什么大消息?”蓓儿倚向椅背,双手枕在后脑勺,心情转为闲适地问。

    “淑琴要结婚了,是相亲的。”

    “啊!”蓓儿整个人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

    这可真是个天大的消息!而且令人好奇之至,像淑琴堂姊那么古板,目光又长在头顶上的学究型人物,是谁会被她相中?“是哪位幸运的郎君呢?”蓓儿迫不及待地问。

    “钱开泰,你的青梅竹马兼拜把兄弟。”丝蕾说得一清二楚。

    “什么?她要嫁给大毛?你有没有搞错啊!你远在美国消息到底准不准?”蓓儿猛摇头,一点也无法置信,一连串地发问。

    “是老妈亲口告诉我的,不会错!”

    “可……可是……大毛他怎会突然要娶堂姊呢?他们虽然同龄,但小时候根本就不对盘,我记得她还骂大毛是流氓呢!”

    “这个……天晓得,不跟你聊了,我要准备功课去了,你得记得收到喜帖时要送份礼啊!”丝蕾特别提醒。

    “哦。”蓓儿愣愣地应了一声,左思右想,百思不得其解,为何两个南辕北辙的人会愿意结成夫妻?

    而当日下午果真有个红色炸弹从天而降,佣人送了一封航空邮件进书房里来,是从大伯父家寄来的,拆开来看是一张有点“ㄙㄨㄥ/”却极喜气的帖子,里头烫金的字写着倪家的长女淑琴择了良辰吉日下嫁钱家长公子开泰的字样。

    蓓儿当下顽皮地打电话回家乡去向大毛挖一些情报,他和堂姊相亲的过程一定是有趣极了。

    “钱家庄。”电话中传来钱开泰的声音。

    “大毛,是我呀!恭喜你啊,我们就要亲上加亲了啊!”蓓儿开心地说。

    “蓓儿,你总算有点良心,终于打电话回来了。”

    “你会回来吗?”他充满期待地问。

    “当然喽,大哥结婚小妹哪有不到的道理。”蓓儿回答得理所当然。

    “那我就放心了,哈哈!”钱开泰坦率地大笑。

    “告诉我,你怎会和我堂姊相亲的?”蓓儿当起了包打听。

    “我要村里的媒人帮我物色对象,没想到女方竟是你堂姊,更没想到她会答应要嫁我。”钱开泰彷佛收到天上掉下来的礼物般乐不可支。

    蓓儿噗哧一笑,调侃他。“看来你很满意我堂姊哦!”

    大毛实不相瞒。“其实我挺欣赏她的,她很会读书,跟我配对也算是对优生学有贡献了。”

    “说得好。”蓓儿没想到大毛这么深思熟虑,已经在为下一代着想了。

    “我好不容易才结婚,你一定得给我准时回来。”钱开泰像孩子王般下令。

    “是,老大。”蓓儿领命。

    “你保证。”钱开泰要求保证。

    “我保证。”蓓儿乐得一口答应。

    挂上电话后,蓓儿仔细地看了帖上的日期思忖,大喜之日订在下个星期天,距离今天还有一段时日,不过她得事先向雷震请假,说不定他会和她一起返回台湾参加。

    蓦地,她的视线被一双厚实的大手罩住了,眼前一片黑暗。她惊讶着却也笑颜逐开,想也不用想,这是雷震的大手。“没想到你这么大的人了,还跟我玩猜猜我是谁的游戏。”她嘲笑他。

    “我就要你猜,我是谁?”雷震性感地俯在她耳边低语。

    “雷震。”她被他热热的气息拂得格格发笑。

    “不对!”雷震不满意这个称呼。

    蓓儿扬起眉,想了个好词。“是夫君大人。”

    雷震仍是不满意。“再说得甜一点。”

    甜一点……蓓儿噗哧一笑说:“是我的爱人儿。”

    “这才像话!”眼前又呈现光明,一个亲匿且宠爱的吻落在她的颈窝间,她笑着瑟缩,他双手绕上她的小蛮腰,问她。“你刚刚在看什么?”

    “看……一个意外的惊喜,我堂姊要结婚了,嫁给大毛。”蓓儿将帖子亮给他看。

    雷震瞥过帖子。“你的那位老友要娶你堂姊,得准备份大礼。”

    “我答应大毛要回台湾去观礼呢,我们一起回去好吗?”蓓儿说,心悸他如此的贴近。

    “非得回去吗?”雷震将那张帖子从她手中抽离,手指顺着她的腰际而上,轻拂过她的胸口、纤白的颈项,轻扣住她可爱的下巴。

    蓓儿和他四目交接,长长的眼睫羞涩地眨着。“难道你不回去吗?”她娇柔的声音令他感到心动,唇缓缓覆上她的,细细品味她的甜美,深深掳住她的心神,挑逗意味甚浓,惹得她意乱情迷……

    蓓儿不知何时自己已和他掉换了位置,他坐到椅子上,而她坐在他的腿上,被他充满诱惑力的吻所迷惑,心已被他主宰。

    他解开她的衣扣,一手溜进里头滑向柔软的胸波,一手探向她的神秘禁地。

    “啊……”她迷乱地轻吟,身子虚飘了起来。

    他拉下她诱人的女性胸衣,俯下头吮住乳房上粉嫩的晕红,手指缠着蜜津进入迷人的溪壑,恣情悠游;律动使她的身子狂颤,感到他一发不可收拾的火炬正伺机而动,四下围绕着激情的电波,助长灼烫的爱火熊熊燃烧,瞬间所有的屏障都一一垂落到地上。

    “来吧!我的女人。”他说,双手定在她的腰间,令她分开双腿,轻轻施压,坚挺的爱火穿越花瓣,进入渴望的幽园中。

    “啊……”她脸儿羞涩,羽睫低垂,迎接他勃发的热力,款款将之包容。

    爱火在契合的一刻炽烈狂烧,他吮吻眼前美丽的乳房,热情地冲刺,力道直达花心深处,同时也撞击了她的心灵。

    “哦……”她柔媚地呻吟,长发随着律动在颈窝间弹跳,风情无限。

    他热血沸腾,疯狂抚触她柔细的肌肤,大手鼓励的定在她丰翘的臀上,让她的身子随着奔放的频率摇曳生姿。

    “啊……嗯……”酥麻的快慰化成性感的吟哦从她小嘴逸出,鼓动他更神速的冲击,吱吱电流在深谷低回,催化谷底的花儿盛开,领她冲上高峰,两人紧密相拥,一同在最高点获得极至的舒畅。

    “有样东西要让你看。”他拥着酥软的小女人,低柔地对她耳语。

    “是什么?”她抬起手指,漫不经心地抚着他的下巴。

    “在房里,你会感兴趣的。”雷震神秘地说,强壮的臂膀将蓓儿光溜溜的身子横抱在怀里,走回隔壁卧房。

    一进房,蓓儿立即瞧见衣架上挂着一套银色系的赛车选手装束,心底正惊奇,雷震就解释。“后天我们将启程去德国,车厂最新型的赛车引擎问世,宣传期内公司将举办两场比赛,我会能赛,你来当我的啦啦队。”说完他将她放了下来。

    蓓儿好奇地走向那套赛车服前,摸了摸柔软且轻盈的质料,相信雷震穿上这套赛车服肯定是帅气十足,不知要迷煞多少人,可是……

    “后天?会不会太赶了,那我不就无法回台湾能加婚礼了,我向大毛保证过了呢!”她犹豫的瞅着雷震。

    “哦。”雷震突然地沉默,深邃地盯着她好一会儿,蓓儿被盯得很无辜,小手不自在地掩住双腿间的蓊郁处。

    “既然你和他有约在先,那就随你吧!”雷震说得极轻极淡,掉头进了浴室。

    蓓儿怔了一怔,心底一阵难过,一点也不因他顺了她的意而开心,他一定是误以为她不重视他!

    不,她怎可能不重视他!她只是认为自己已事先答应了大毛,不能食言,她该去向他说清楚,不想他误会。

    她悄悄走进浴室里,淋浴间的水声大作,热气蒸腾,隔着毛玻璃雷震挺拔的身影就在其中,她擅自开了门挤进淋浴间,从他身后抱住他。“你生气了吗?”

    “有吗?”他并没有转过身。

    “应该是吧!你的眼神变得好冷,有点可怕。”蓓儿小心地说。

    “哦!”他哧笑,回首俯视她,她担心的眼神忽然揪紧了他的心,但他并未透露心思,更不想这么轻易就原谅她。但说也奇怪,刚才这小妮子对他精心策划的点子像是一点也不感兴趣,怎又会突然跑来黏着人撒娇?

    “你有你的自由,我不会约束你。”他故意冷漠地说。

    突来的距离感令蓓儿心底一阵莫名恐慌,他们之间向来是亲密的、无话不谈的,他不只是她最爱的人,也是好朋友。

    “如果你早一点告诉我,我就不会答应大毛了。”蓓儿尽可能地想消除他的不快。

    雷震不语,狠心地别过头去;蓓儿紧张了,不知该如何是好。“别……生我的气,好不好?”她请求。

    但雷震仍不为所动。

    “要不……我跟你去德国好了,了不起被他说我见色忘友!”担忧的泪流了下来,和着不断冲刷而下的水痕,使她看来落难且可怜。

    “请你别生我的气。”她哽咽的声音令他蓦然一震,关掉水龙头,猛然转过身。

    老天!怎么他的小女人哭得像个泪人儿!

    他冲动地想将她抱个满怀,但却临时踩了煞车,说不定她是因为不情愿陪他去德国而流泪。

    但他究竟是怎么了,吃那个大毛的醋吗?

    也许吧!他没想过那个大毛在蓓儿心中竟是挺有份量的,这教他难以忍受,但他可没意思要把她弄哭。

    “那个大毛真的只是一个小时候的玩伴?”他不禁要再确定一下两人的关系。

    “当然。”蓓儿点头,蓄满泪水的眼神期待他的谅解。

    他再也忍不住地将她拥入怀中,溺爱地说:“别哭了,办赛车活动只是我想吸引你的新点子罢了,并不重要。”

    “吸引我?”蓓儿眨着眼睛,抖落缀在眼睫上的泪珠。

    “让你不只在意你的梦想,而把我排在第二,但我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我是排第三。”雷震轻喟,说得不以为然。

    “不!你和我的梦想都是第一,没有谁是第二,更没有第三,只要跟你在一起,就算你很穷,没有好房子,没有成群的佣人,我也会跟着你,我知道你爱我!”蓓儿急着说明的模样令雷震心情豁然开朗。

    “我的傻情人。”他拥紧她。

    “人家才不傻哩!”

    “不傻不傻,是聪明绝顶。”

    “聪明就好,不要绝顶,那等于秃头了。”蓓儿嘟着唇说,两人相视大笑。

    “关于车赛的事宜我已在一早决议,无法更改,但你可以不必陪着我,毕竟你先答应那位大毛先生,而且他娶的是你堂姊,你还是回台湾去一趟。”雷震释然地下了决定。

    “不,我要跟你去。”蓓儿却摇头。

    “我不希望勉强你。”

    “难道有别的‘第二’可以陪你吗?”她怀疑地问。

    “当然没有。”他慎重否定。

    “那我就决定见色忘友了。”蓓儿耸肩,打算先寄份大礼回台湾,事后再向大毛道歉,相信他会谅解。

    “乱用成语!”雷震揉揉她的脑袋,深深地瞅着她。一场风波就这么化解去了。

(快捷键:←)上一章  恶作剧之婚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