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琪言情小说-恶作剧之婚-第五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上海,外国 >> 李代桃僵,办公室恋曲,近水楼台 >> 恶作剧之婚作者:米琪 | 收藏本站
恶作剧之婚 第五章 作者:米琪
    台北──

    美丽的午后时光,蓓儿如期地开了新稿,笔下的男主角是知名的职业赛车手,女主角是他的仰慕者,历经波折两人即将结成连理,却出现了可恶的第三者搞破坏……

    她写得十分投入,赋予每个角色生命,让他们鲜明地活在故事中,这次她觉得自己写来如行云流水,十分顺畅。

    这一回她能如此得心应手,会不会是因为移情作用?毕竟若没有雷震的出现她根本写不出这个故事。

    是否下意识地,她已把对雷震的情意浓缩在她的笔下,为自己隐藏的情感找到一个宣泄的管道?

    也许吧?把他放到梦想中,比在现实中面对他要容易得多。她只是平凡女子,但他多金又危险,她只有遥远地看着他,才能确保自己的安全,纵使她早已……上了他的瘾!

    她该找个时间打电话给他,告诉他那笔土地买卖的事,但她却迟迟没有行动。蓓儿停下打字的动作,望着电脑萤幕发怔,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其实是这么胆小如鼠的人。

    但大毛那边已谈妥了,她这个“仲介”还在迟疑什么,她该让他和她之间的牵扯尽早落幕!

    鼓起勇气,她摸索出躺在键盘下的名片,走向客厅拿起电话;现在是下午三点,他应该会在公司吧!

    他的行动电话响了约莫三声,她的心跳已达到狂歉的速度,莫名的燥热在心间乱窜,握着听筒的手隐隐颤抖,真怕一听见他的声音她就昏厥。

    “哈罗。”有人接听了,却是个女人,说的是英语,四周乐声,人声嘈杂,蓓儿发烫的心忽然冷却,极度的怀疑及无端的酸涩在心里有发酵。“请问……雷先生在吗?”她用破破的英文问。

    “他在,你等等。”女人听懂了且娇声地叫唤。“亲爱的,你的电话。”

    亲爱的!蓓儿听得一清二楚。

    “嗨!”

    这久违了的磁性嗓音就近在耳畔,蓓儿喉头却突然干涩。

    “你……在哪里?”她低声问,执拗地不说自己是谁,也不管他是否猜得出她来。

    “蓓儿?!”雷震的声音有几分意外的惊奇,像是没想到她会找他似的。

    蓓儿心间浮上一抹苦涩,原来在她充满煎熬且犹豫不决之时,他对她是毫无期待的,都怪自己太“多心”了,不过她也是直到这一刻才知道自己对他竟是这么的期待。

    “我人在美国。”雷震的声音显得愉快。

    他竟和她相隔了大半个地球?那么那里此刻是夜半时分了?“你在做什么?”蓓儿淡声问,不让他听出自己的情绪。

    “参加一个朋友的Party,你来吗?”他说笑。

    “好啊,我立刻坐车过去。”她顺着他的话说,心底好冷。

    “哈哈,你这小妮子,不改好玩的性子。”雷震笑了起来,一会儿周围的吵杂声不见了,他像是走离人群。“找我什么事?”

    “你要买来当仓库的那片地,一千五百万成交了。”她很快切入正题。

    “哦?”雷震停顿了下,似乎在思索这是不是她的另一个玩笑。

    “你可以省下三千五百万。”她故作泰然自若地说。

    “你当真?”

    “当然了,你有空派人去办过户手续吧!”

    “没想到你真会杀价,真该把你挖角到我公司来当采购部经理。”他惊诧地说。

    “别抬举我了!电话费很贵的。”她打断他。

    “我打给你。”

    不!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的。她正要开口拒绝,他就收线了,她讷讷地放下话筒,很快地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她迟疑了几秒,才接起电话。“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行动电话上有显示。”他笑她连这点常识都不懂。“我该怎么感谢你帮我省下这一大笔钱?”雷震问,声音听来柔和几许。

    “不必了,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她耸肩。

    “如果天上的神仙要给你三个愿望,你会选择什么?”

    他自诩为神仙?未免太幽默了点,却刺伤她这个凡人。“我无欲无求,神仙。”

    “我不能让你平白为我做事。”他的立场明确。

    “我是说真的,无欲则刚,你没听过吗?”她仍拒绝。

    “既然如此,那请你吃饭可以吗?”

    他的诚意让她只想脚底抹油,快快开溜,因为她不能再见他,怕藏不住对他的情意。

    “不,谢了,我心领了,就这样吧,我不打扰你的Party了。”蓓儿匆匆表明,没有道再见,便挂上电话。

    她跌坐在沙发上,心底酸酸的、涩涩的,但她相信这是最好的结局。

    人在美国的雷震蓦地一怔。

    他生平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断然”拒绝,她的无情教他不只感到错愕,更是前所未有的失望。

    但她以为不说再见、挂他电话,就不会再见到他了吗?那真是大错特错了,他要见她易如反掌。

    他把行动电话放进西装口袋,唇边浮现一抹别具深意的笑痕,很快地他会让她不得不见他一面。

    ※※※

    一星期后──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蓓儿,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丝蕾一下班就踢掉高跟鞋,一反平常的镇定,兴冲冲地冲进蓓儿房里,像中了乐透般一脸惊喜。

    蓓儿手边的故事进行得正精彩,女主角正遭受第三者的迫害,但她却不得不停下打字的动作。“你说什么?”她的思绪一时还神游在剧情中,无法走进现实世界。

    “雷震亲口告诉我说,你帮公司省了一大笔钱,他打算把绩效算在我的考绩里,我下个月就要出国了,学费、食宿都由公司包办,哦──没想到你是我的福星!”丝蕾搂抱住蓓儿,乐得又叫又跳。

    蓓儿的身子激动地摇晃,一颗心迅速往黑暗的深谷坠落。

    “他打算今晚在他的豪宅帮我办欢送会呢!许多重要干部也都被邀请,但最重要的是他要我把你也带去,要当面酬谢你,哦──这真是件光宗耀祖的大事啊!哈哈哈……”丝蕾难掩喜悦,顾不得形象,笑到嘴都要抽筋了。

    是吗?怎么她觉得是阴谋!蓓儿小心翼翼地问:“他有说是怎么和我认识的吗?”

    丝扬扬着眉,用一脸什么都知道的神情说:“他南下去看土地,巧遇你也回老家给奶奶庆生,吃惊怎么有人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你跟他说你是我妹妹,还邀他到我们家吃饭不是吗?家里的人都见过他,为了不惊动大家,他还自称是你的朋友阿震,这些他都告诉我了啊!”

    蓓儿瞠目结舌,殊不如老姊的思考模式竟是这么单纯,或者是对雷震唯命是从习惯了,他这么说她也信。

    然而,虽有部分是谎言,却也代表雷震并未泄漏她的秘密,老姊并不是真的知道实情,但他为何突然要把买卖土地的事说出来,还和老姊出国进修的事摆在一起?她一点也想不通。

    “你快去准备准备,雷震会派司机接送我们,宴会七点开始哦,听说他的厨子很棒呢,今天会有各国美食,是吃到饱的自助餐耶!”丝蕾乐不可支。

    “我……不去。”蓓儿垂下头细声说道,心底十分为难。

    丝蕾像被泼了一桶冷水,大叫:“什么?这怎么成!我已经答应他了,难道你想看你老姊被雷震骂到臭头吗?如果他老大因你没到场,而改变决定不让我出国了,那怎么办?”

    “我有没有去……有那么重要吗?”蓓儿陷入两难地说。

    “当然,他说不定会颁奖给你呢!而且大老板都提出邀请了,不去未免太不给面子了。”丝蕾往现面考量,提醒没见过世面的小妹。

    “我没有体面的衣服穿。”蓓儿找借口。

    “我借你。”这完全不成问题。

    “我……头疼。”蓓儿慌了起来。

    “厨房里有头痛药。”丝蕾老神在在。

    “我……要赶稿。”这是最正当的理由了,却惹恼了丝蕾。

    “你毛病真不少,难道应酬对你而言那么难吗?你忍心看你老姊失去出国进修的机会吗?你不想见到爸妈高兴的表情吗?”

    蓓儿没想到老姊这么厉害,竟然把老爸老妈都请出来了!她何尝忍心看姊姊失望,又怎忍心让双亲难过,她们两人北上奋斗那么久,家人所等的不就是老姊成功的一刻吗?

    她全无招架之力,举双手投降。“我去。”她微弱地允诺,无奈也无助,也有那么点生气,觉得自己是屈服在大狮子霸权下的胆怯小老鼠。

    ※※※

    雷家位在山上的豪华巨宅内人声鼎沸,富丽堂皇的餐厅长桌上满是佳肴美馔,让员工们自由取用。

    丝蕾盛装打扮,优雅地执着鸡尾酒,被同事们包围祝福,蓓儿像一个不起眼的影子,抑郁地独坐在角落发呆,身上的粉红色洋装不只让她觉得别扭,也感到很愚蠢。她可以想像雷震看到她这副样子出席会有多得意,笑得有多嘲讽。

    雷雷和公司同仁们一同进入餐厅,身畔那个笑盈盈的绝世美女是他的女秘书,她看来像朵娇艳的花,但他的注意力却不在身边的美人上,而是角落边那抹轻淡粉嫩的身影,那才是他所渴望见到的人见。

    她敛眉颔首,若有所思,黑亮的及腰长发半掩在腮边,远远看去像一朵淡淡的、粉粉的云雾,清爽可人;除去牛仔裤和T恤,她的女人味展露无遗。

    但他没有走向她,而是朝丝蕾走去,员工见大老板到来立刻送上鸡尾酒,响起热烈掌声。

    远处的蓓儿缓缓地抬头望向人群,视线自然地落在最高大英挺的那个男人身上,心不由自主地怦然跳动。今晚他身着黑西装,散发着犹如魔鬼般神秘的气质,酷酷的笑挂在唇边,教人看了心慌疑醉。他不只是帅,更有吸引人的魅力,而她恨自己竟目不转睛。

    “恭喜倪丝蕾小姐获得进修的殊荣。”雷震举杯祝贺,众人也跟着举杯,丝蕾喜极而泣,在泪水中向众人道谢。

    晚宴正式开始后,雷震邀丝蕾共舞,丝蕾受宠若惊地和朝夕相处的老板走下舞池,众人纷纷投予惊艳的目光,蓓儿也不例外。

    她愣愣地看着翩翩起舞的一对璧人,一不小心打翻了醋坛子,一颗心都可以拧出酸醋来了,她竟不能接受他拥着别人,即使那个人是姊姊!

    但她凭什么吃醋,还不分青红皂白的连姊姊醋也吃。

    因为你已爱上他了,你已爱上他了……

    心底有个声音这么告诉蓓儿,她顿时心魂俱震,惊骇莫名。

    她感到胸口一窒,起身奔进敞开的阳台,希望能逃离他对她的影响,但她如何能办到,如何?

    “你在这里做什么?”静夜星空下,她身后传来低沉醇厚的嗓音,伴随着隐约瓢出的乐声,激荡了她的心。

    蓓儿猛然回顾,见到英气逼人的雷震,不安和悸动同时浮上她的心头,她下意识地找寻丝蕾的踪影,却不见她的人。“姊姊呢?”

    “正在签合约。”雷震淡然地说,他执着酒杯,斜倚在栏杆上,深邃的黑眸紧盯着蓓儿。

    和恶魔签合约?蓓儿瞪大了迷雾般的美眸。“什么样的合约?”

    “出国进修的员工,必须在一定时限内完成课程的进修,回国后必须学以致用为公司效力五年,这值得你大惊小怪吗?”他嘲笑。

    原来如此,她还以为是卖身契呢!不过听起来也差不多了。“就算我大惊小怪吧!”蓓儿不以为然掉头就走,腰间却扫来一个坚定的力量,她被掳进他的怀中。

    “别走。”

    她诧异,想瞪他,更想孩子气地踹他一脚,但她什么也没做,只是幽幽地望着霸道的他,心酸得想掉泪。在她心底低回过千百回的情意竟化成泪水,凝聚在眼睫上。

    他被她忽红的眼眸揪住心神,渴望再见到她的念头在这一刻全化为一股热情。“过来。”他扣住她的纤腰,将她带往阳台走道尽头。

    四周的影像在泪雾中变得扭曲,蓓儿下意识知道自己该逃,但迷乱的心却吞噬了该有的理智。

    一道通往黑暗的门被打开,她被扯进一个充满热流的怀抱,密实的被包裹在魔鬼的羽翼下,一个个温柔的吻犹如天使般轻柔地抚去她的泪雨,辗转落在她的额上、她的眼廉、她的颊……她的心被迷惑了,分不清这是否是恶魔的玩笑。

    “不……”她颤抖地阻止自己陷落,但他随即掳获她无助的唇瓣,舌间的魔力散布,一点一滴的将她收服,让她跌进柔情的深渊中无法自拔。

    在这一刻她对他的眷恋再也无法隐藏,黑暗中她伸出颤抖的十指,抚触他的面容,缓缓地缠绕住他坚毅的颈项,情不自禁地回应他的吻,深情地喘息……

    雷震被她动人的反应慑住,爱怜地拥紧她狂颤的身子,倚向身后的墙,让两人之间完全密合更深,更绵密,更激情地吻她,动情地想获得她的心、她的人;大手抚触她年轻曼妙的曲线,爱火的温度随之高昂。

    蓓儿真实感受到他的身体奇异的变化,害羞心慌地挣开他的吻,柔弱呻吟。“不要……”

    他的手指轻抚她红润的颊,低语。“我不会逾矩的。”

    “吻我……就不算逾矩了吗?”她红着脸,声音低哑地问。

    “你并没有拒绝。”黑暗中他的语意也晦暗不明,蓓儿却敏感地被刺痛。

    顷刻间,所有的意乱情迷迅速消失,她握拳,狠狠地捶了他的胸口一记。“去你的!”

    雷震万万没想到会遭到攻击,一点也没防备,而且她这一拳可完全不留情。

    “你用尽手段叫我来,只是想羞辱我!”蓓儿疯狂地捶他,泪再度灼疼她的眼。

    “呃──不,我一点也没有那个意思。”黑暗中他扣住她的双手,轻触壁上的电灯开关,灯光瞬间亮起,他瞥见她泪流满腮,而她不只“看清”他,也看清这是一个极精致华丽的房间。

    “那你是什么意思?!”她歇斯底里地对他叫。

    “想见你一面。”他一手钳住她的手腕,另一臂定在她的腰间,坦承心意。

    她的心一阵强烈震荡,但她一点也无法确定他话中的真伪,只想挣开他霸道的手劲。“这算什么?”

    “让我们相恋。”他柔声说,松开她的手。

    “不!”她羞恼地尖叫,转身脱逃。

    雷震难以相信她会拒绝得如此彻底,连考虑都没有!尊严再次被刺伤,但他并不因此甘休,更不放任她就这么从他眼前消失,因为她凄楚动人的泪,像情人的泪;若是心底没有任何情感的纠葛,她不会是如此的反应。

    他一个箭步将她掳住,将她整个人紧紧压抵在门上,阻止她离去。“告诉我,说不的理由是什么?”

    “不需要有任何理由。”她胀红了脸,嚷声大叫。

    “我不信你对我没有一丁点感觉?”他怀疑。

    “你太自负了!”她不以为然。

    “是吗?”她的任性曲解教人恼怒,他攥住她的手,一把将她甩向大床,精壮的体魄覆着她的娇柔,狠狠地吻她,吻得她娇喘吁吁。

    蓓儿感到天旋地转,想反抗,却全无招架之力,挣脱不了他,绝望地任他吻着,直到他终于放开她;她心碎地背过身子蜷曲起自己,掩着脸啜泣。

    雷震不知怎会弄成如此失控的局面,心绪完全被这个女人搞得一团乱。

    “别这样……”他温言安抚,轻触她颤动的小小肩头,但出其不意的,一个火辣的巴掌忽地落在他颊上,气氛顿时一僵,周围的空气迅速冷却,降到冰点以下,他的眸也化成霜雪。

    蓓儿惊悸地瞅着他,此刻的他看来不只危险更是可怕!她灼烫的手心告诉自己,她做了一件世上最绝情的事,但她无法道歉,更不想道歉,只想逃之夭夭。她火速起身,头也不回地奔出房外。

    雷震没有追上她,面容冷凝地瞪着她的背影,心也被冰封;向来没有任何人敢挑战他的威严,如今有人办到了,却是他爱上的女子!这感觉像被利箭刺穿了心,一时知觉顿失。

    何苦呢?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还是朵长满芒刺的玫瑰。

    算了吧!别再浪费时间和感情在一个冥顽不灵的女子身上。

    但他向来公私分明,她帮公司省下一大笔钱,他不会光坐享其成,她很快可以得到可观的回馈,绝不欠下这人情;他当下有了抉择,就像决策一个会议般果断、冷静。

    “姊,我们回家。”蓓儿在餐台边找到正和同事聊天的丝蕾。

    “回家?这怎么可以,欢送会还没结束呢!。丝蕾真不知蓓儿到底发什么神经,从开始到现在都是一脸心神不宁。

    “那我先走了,我头真的好疼。”蓓儿心烦意乱地说。

    “你怎么可以走,我的老板还没颁赠给你呢!”丝蕾边说边往嘴里送进甜点。

    “我不接受。”蓓儿断然拒绝,何况刚才她已颁了一个“赠礼”给他了……想起那一巴掌她就心有余悸,不知他现在怎么了,会不会已经气昏了!若是他追杀过来,她可是毫无招架之力,她不能连累姊姊。

    “我先回去了,好好享受这个属于你的夜晚。”蓓儿搂了搂丝蕾,坚持离去。

    丝蕾追出豪宅外,但蓓儿手脚更快,她已奔出庭院,朝对街走去,且搭上正好驶来的公车下山去了。

    噢!这妹子怎么这么难沟通?待会儿雷震问起,她真不知该如何交代才好。

    丝蕾叹息,走回豪宅内,心情有点沉重,压力很大,但幸好──直到十点钟欢送会结束,雷震一直都没有再出现,她暗自谢天谢地,满载同事们的祝福和礼物,愉快地打道回府。

(快捷键:←)上一章  恶作剧之婚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