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琪言情小说-恶作剧之婚-第二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上海,外国 >> 李代桃僵,办公室恋曲,近水楼台 >> 恶作剧之婚作者:米琪 | 收藏本站
恶作剧之婚 第二章 作者:米琪
    他的舌搅乱了她平静的心湖,一阵强烈的电流使她双腿几乎瘫软,他果真是个恶魔。

    这可是她的初吻啊!虽然写了几本爱情小说,可她从未谈过恋爱,而她宝贵的初吻怎可献给一个恶魔……

    她红着小脸想推开他给他一个耳光,但她的手却使不出力来,双目迷眩……他的吻简直是太邪门了。

    雷震环抱着她柔若无骨的虚软身子,意犹未尽地放开她的唇,审视那双如梦境般虚飘的眼神,她是在故作青涩,或者是另一种挑逗的方式?他本只是想嘲讽她今早的反常,没想到自己竟被她弄糊涂了。

    “我……我要回家了。”蓓儿在他深邃的目光下脑子更加昏眩,晕红的小脸像天上的红太阳。无措地推开他,也不打算再“上班”下去,匆匆背起背包跌跌撞撞地急欲离开。

    发生这样的事,丝蕾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扒她的皮!

    “站住。”雷震扯住她的手臂。

    “不要……求求你放开我。”蓓儿哀求,向来还算灵光的脑子再也转不出任何想法,像只误闯禁她的鸟儿,只想脱逃。

    雷震难以理解她既然有胆戏弄他,又何须如此的惊慌失措?“不准!”他将她甩到座位上。

    “你果真是恶魔!”蓓儿惊魂未定,伸出颤抖的手指比划着十字架,降魔。

    “你到底吃错了什么药?”雷震又好气又好笑,双手扶在椅臂上,脸凑近瞪视着她。

    蓓儿红着脸惊慌地看着他,心胡乱地敲着不规律的节奏,大气也不敢喘,以为他又要……吻她!此刻她真希望能够像小说情节一样,有人来解救她这个落难的女主角。

    “总裁,亚莲小姐等候已久。”门外有人敲门催促。蓓儿心底庆幸着。

    “立刻过去。”雷震四平八稳的声调好似门内没有任何“异常”,仍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瞪着她看。

    “你……快走啊!”蓓儿声若蚊蚋般地说。

    “你得一起走。”雷震略带揶愉的命令,像拎一只小猫似的拎起她。

    “做什么?”蓓儿吓得挣扎。

    “做记录,还要我来提醒吗?”雷震一路拖着她走。

    蓓儿大惊失色,他要和法商代表交谈,说的一定是法语,她根本听不懂啊,这样下去一定会穿帮的!情急之下她低下头猛然咬了他的手腕一口,蓦然间她的手被松开了,她看见怒涛在他的黑眸中氾滥,她赶紧拔腿就跑,头也不回地进了电梯,逃之夭夭。

    雷震眯着眼盯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完全弄不懂他的女秘书为何变得如此疯癫,看样子,他有必要“拨冗”关心、关心一下他的员工。

    总裁室里走出一位身形婀娜,红唇娇艳欲滴的金发美女,以法话询问:“我好像听到外头有什么争执?”

    “没那回事,亚莲小姐。”雷震气定神闲地以法语说,迎向她,亲吻她的手,和她一同进了总裁办公室,脸上淡然的笑意恍若什么也没发生过。

    ※※※

    毁了,毁了!千错万错都是她的错!她不该任性妄为,现在可好了,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丝蕾,求求你原谅我,今天是四月一日,你就当是愚人节的恶作剧吧!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我平常和你感情那么好,饶我一命吧!”归途中,蓓儿心底转着千百种的说词,也很想畏罪潜逃回南部老家去,可是爸妈若知道她这个不成材的女儿毁了姊姊捧在手心里的工作上定会大加责罚的。

    还是勇于认错吧,姊姊应该不会因此把她这个妹子登报作废吧!

    蓓儿硬着头皮回到租赁的公寓,打算向丝蕾认错,但丝蕾不在,可能是去看病还没回来。

    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自己房里,她呆坐在梳妆台前,这才惊觉镜中那张脸竟是艳红如酡!这……是怎么一回事?

    雷震的吻像鬼魅般从记忆里被唤醒,紧紧缠绕在她心头,他戏弄的眼神,灼热的男性气息好似还逼迫着她……她触电似的从镜子前跳开,心慌意乱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现在该怎么办?蓓儿扯着自己的长发,在房里踱步。还是先换下丝蕾的套装,赶紧送回丝蕾的房里,然后开电脑,重新列印她的稿子,这才是正事。

    她想把注意力转移到稿子上,脑子却昏昏乱乱的,无法静下心来。

    她拚命阻止自己去追悼自己的初吻,唉──她也分不清自己是追悼还是念念不忘……

    她的心忽地感到一阵奇异的灼热,坦白说,他不只吻她的唇,也吻去了她的灵魂,想着想着,她的脸又热得发烫。

    铃──铃──突来的电话铃声惊得她魂飞魄散,是雷震打来的吗?还是丝蕾知道了,打算和她一刀两断?她像只无头苍蝇在房里乱窜,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她当真躲进衣柜里,瑟缩在角落根本不敢去接听电话。

    “蓓儿……咳……你在房里吗?出版社找你,咳……”丝蕾在房外叩门。

    姊姊回来了!蓓儿乍听见丝蕾的叫唤,她的声音虚弱却不像在生气,但蓓儿宁愿躲着做缩头乌龟也不想出去,直到丝蕾的脚步移进她房里,没有完全合上的衣柜门被大刺刺地打开。

    “你……躲在衣柜里做什么?”丝蕾不可思议地看着妹妹。

    “我……我……对不起你,我罪该万死。”蓓儿准备受死。

    “蓓儿,你说话别老是像小说里的对白好不好?是我自己不要你陪我去医院的,没必要那么愧疚好吗?”丝蕾受不了她,把她揪了出来数落一番。“你都二十二岁了,别那么幼稚。”

    蓓儿低着头问:“姊,你的不怪我吗?或者你还不知情?”

    “我真弄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快去听电话,我要回房去睡了。”丝蕾摇摇头,身体不舒服使她没心情和妹妹打哑谜。走了几步,丝蕾忽然回过头来问道:“有没有帮我向公司请假?”

    “有……有……”她是直接向雷大总裁请的假!蓓儿真恨不得捶自己几下,她不该隐瞒丝蕾,但她相信明天上班丝蕾若发现自己被革职时,就会知道她干了什么好事了。

    唉!她不只是个千古罪人,还是个胆小鬼。蓓儿气馁地垮下双肩,有气无力地走到小客厅去接电话。“喂。”

    “大小姐,你还在睡哦,交稿日到了,你不是要来交稿吗?”电话那头传来编编的声音。

    “哦……三十分钟后到。”蓓儿挺直腰杆,这才从春秋大梦中惊醒。

    “快快快……”编编连声催促。

    ※※※

    正午,蓓儿马不停蹄的把热呼呼的稿子送到出版社。

    “你果然守信,一起去吃午餐吧,顺便谈谈下一本小说的大纲。编编推了推眼镜接过稿子,顺口邀蓓儿。

    “吃午餐可以,大纲嘛……下次好了。”蓓儿脸皮颤了颤,发誓再也不冒着生命危险写什么女秘书的故事了。

    吃完了午餐回到出版社,蓓儿心虚地不敢回家面对老姊,索性就赖在会客室看起电视来,沉闷的电视节目教她梦周公去了,忽然有个软软的、温热的东西在她脸上蠕动。

    “哇啊!”蓓儿立刻从梦中惊醒,一看原来是“福饼”在舔她的脸。福饼是出版社收养的一只流浪猫,圆滚滚的十分讨喜可爱,蓓儿立刻把它攥在怀里,娇嗔道:“都是你啦,赶走了我的好梦!”

    喵呜──福饼叫了一声,不知是抗议的哀嚎,还是享受美人怀抱的舒服叫声。

    “蓓儿,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喝下午茶?”编编热情地过来问。

    “已经下午了吗?不了,怎好意思。”蓓儿放开福饼,起身打道回府。

    蓓儿徒步走过大街小巷,走得两腿发酸,家终于出现在眼前。

    午后的小巷弄,十分宁静,微风吹拂着路旁的树,嫩绿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但她一点也无法享受如此闲适的时光,忐忑地走近公寓,她发现公寓前停着一辆派头十足的黑色宾士轿车,怎么会有辆高级房车停在这里?

    她掏出钥匙进了公寓,这栋五层楼的公寓没有电梯要命的是她们就住在五楼,拖着累坏的两条腿,攀着扶把往上爬,她又累又渴,只想赶快进屋里喝杯水,却在门前煞住脚步。

    家门外居然有双男性的光可鉴人的皮鞋!老姊引狼入室吗?

    看看左右邻居,幸好没有人出门,若是被这些爱嚼舌根的邻居看到,老姊可要“晚节不保”了。不过她真好奇是什么样的男人可以成为姊姊的入幕之宾呢?

    她悄悄的把钥匙放进锁孔,安静地打开门,躲在门外偷瞄。客厅里飘来不寻常的花香,她清楚地看见一个高大英挺的男子身影就端坐在沙发上──是雷震!原来楼下的黑头仔车是他的。

    蓓儿惊慌地瞪大了双眼,他一定是来告状的,瞧丝蕾低着头坐在他对面,状似苦恼,一定是被革职了。

    虽然长痛不如短痛,但她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得这么快。

    蓓儿满腔歉意,泪在脸上悄然泛流,她安静地合上门,冲到楼顶的阳台,扑在栏杆上内疚地哭了。

    “呜──姊,你杀了我吧……”

    夕阳的余晖染红了天际,雷震走出身后这幢五楼公寓,心底疑云满布。

    他的女秘书居然又和平时一样的拘谨,一板一眼的模样和今早的异常简直判若两人,最妙的是无论他如何暗示,她都像是不记得早上的“插曲”。

    难道她是在故弄玄虚,想在愚人节里来个百无禁忌的恶作剧?

    老实说,千篇一律的公式化日子实在索然无味,若她有意撩拨,那么他便乐意奉陪,四月一日还投过,今晚他可以让她的故事成真他别有深意地笑了,走向座车,驶离。

    原本伏在栏杆上哭得好不伤心的蓓儿,跟角瞥见雷震的座车驶离,她小心挨着栏杆俯瞰,见车子远去了,她才稍稍安心。她沉痛地下楼去,这次她打算跪地求饶了,但丝蕾一定不会原谅她的……

    此刻丝蕾一定坐在客厅里哭泣吧?!

    蓓儿噙着自责的泪回到屋里,心情忧郁中忽然听见丝蕾轻快的歌声,定眼一瞧,丝蕾正抱着一大束美丽的玫瑰花在客厅里翩翩起舞。

    完了,丝蕾一定是受不了刺激发疯了。“呜……姊!”蓓儿冲进去抱着丝蕾恸哭。

    “你又怎么了?”丝蕾见蓓儿回来,神情愉快地问。

    “你还好吗?”蓓儿伸出颤抖的手指,自责地轻抚着丝蕾脸上的笑意。

    “我好得很,感冒全都不药而愈了。”丝蕾嗅着花香,笑得更灿烂了。

    蓓儿知道老姊肯定病得不轻。“刚才有人来过,他对你说了什么?”

    丝蕾掩不住喜悦的笑。“你这小鬼怎么知道的?他就是我的老板雷震啊,没想到我才请一天假,他就送花来慰问我,还邀我七点去法国餐厅用餐呢!”

    “什……么?!”蓓儿诧异至极。

    “那可是一家相当昂贵的餐厅呢!现在我要回房里去选衣服了,他七点会到,掰掰了,小鬼。”丝蕾点点蓓儿的鼻尖,快乐地走向房间。

    蓓儿呆住了,怎会这样?

    “慢着慢着,你没有被革职吗?他有没有告状?”蓓儿迫过去,难以置信。

    丝蕾不解的回眸。“我真不知你在发什么神经,他亲口说我是他得力的助手,没想到原来他那么重视我。”她窃喜道。

    “你真的要和雷震去晚餐?你不是常骂他是恶魔吗?”蓓儿小心翼翼地探问。

    “那也没办法啊,谁叫他是我的老板,我只有舍命陪君子了。”丝蕾为这件破天荒的事开心不已。

    他哪是君子!蓓儿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其中有诈。

    “你能不能不要去啊?”蓓儿担心地问。

    “这怎么可以,说不定他是要跟我谈出国进修的事呢!”那可是丝蕾梦寐以求的。

    才怪!他一定是另有目的,蓓儿不死心,放胆地问:“他会对你……性骚扰吗?”

    “你这个小鬼真是莫名其妙,我们一向只谈公事。”丝蕾不堪其扰,关上房门甩掉蓓儿的纠缠。

    蓓儿怔怔地立在房门口,惊觉事不单纯。雷震一定是为了早上那件事来的,他把她当成丝蕾,这下该如何是好?

    不成,她不能让丝蕾去和那个色迷迷的伪君子晚餐,一人做事一人当,她必须自去向他说个清楚。

    事到如今……只好再对不起丝蕾了!

    ※※※

    六点五十分,丝蕾穿戴整齐,绾上长发走出房门。“蓓儿你瞧我这件套装配这个皮包好不好看?”丝蕾问道,她以为蓓儿在客厅里,但客厅却空无一人。

    “我出门去了。”她往蓓儿的房门喊了一声,仍没有回音,可能又在作梦了吧!她好心情地想。走向大门,手握上门把,门竟然打不开,这是怎么回事?她又试了试,仍打不开,门被人从外头锁住了!

    “蓓儿!”她喊了一声,踅进蓓儿房里,发现她并不在。真是个糊涂蛋,明知她有重要约会,干么还乱锁门!

    丝蕾气急败坏地甩了皮包,急急打电话找房东太太来解围,若是让雷震等太久,一定会以为她这个秘书耍大牌,到时她出国的梦想就飞了!

    蓓儿在公寓外的骑楼上不安地徘徊,心急如焚地看着过往的车辆,留心雷震黑宾士轿车,她和自己打赌,赌雷震不会迟到,这样一来她才能真正拦截住丝蕾。

    但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再不来恐怕丝蕾已找来房东太太开锁,那么一切就来不及了!

    一辆雪白的跑车缓缓驶了过来,停在蓓儿身前。这辆车真是的,竟在这关键时刻挡了她的视线!蓓儿嘀咕,正要挪动脚步,跑车的车窗开启了。

    “嗨,上车吧!”车里传出男性低沉略带嘲讽的声音。

    蓓儿整个人微微震动,倾身往车内一瞧,是雷震!她心跳加速,但没有时间再蹑躇了,她立刻上了他的车。

    车子驶了出去,成功了!她喘着,不敢回头去看丝蕾是否已下楼。

    “你穿这样像是要逃难,不像要上法国餐厅。”雷震爱笑不笑地说,眼睛刻意瞄了瞄蓓儿身上的T恤、牛仔裤,还有脚上的那双拖鞋。

    蓓儿打算开门见山地对他说,可他嘲弄的模样令她无措,而他那副尊贵自信的模样更令她自觉渺小。“我不是来……赴约的,而是……有话对你说。”她唯唯诺诺地说。

    “哦?”红灯号志中,车子停了下来,这样的开场白令雷震感到十分有趣。他侧过头捕捉住那双闪动着极度不安的眼睛,街灯下那双水眸闪耀如星,及腰的长发率性绾起,红扑扑的小脸生动有朝气,可人的小嘴又说着奇异的话,他似乎找到早上的那份感觉了。

    “说吧?”他期待着她将要出口的话。

    “我不是丝蕾。”蓓儿正色地说,直视他黑亮的眸心,哪怕那黑色狂潮会将她吞没。

    “哈哈!”雷震沉沉的笑声令她胆战,他低声警告她。“别再耍我了!你该知道我不是可以任人愚弄的物件,虽然今天是愚人节。”车子疾驰了出去。

    “你弄错了,我不是故意要愚弄你的……”

    “那就是有意的?”雷震嘲笑。

    噢,真是愈描愈黑!

    “你一边开车,没法子仔细听我说!”

    “找个地方我可以‘仔细’地听你说,既然你不想上法国餐厅,想去哪里?”雷震邪邪的笑痕没入幽暗中。

    “只要是个可以谈话的地方。”蓓儿苦恼。

    雷震唇边的笑痕更深,车子转了个方向,远离市区直驶上宁静的温泉区,停在一幢木造的专卖野菜的小餐馆前。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蓓儿正襟危坐,心头亮起警戒的红灯。

    “你穿这么‘轻便’,很合适在这里用餐。”雷震下了车,不理会她乔装愚蠢。

    “我才不和你在这荒郊野外独处呢!我只是要告诉你,我不是丝蕾,我是她的双胞胎妹妹,早上的一切都是误会,请你不要……”蓓儿紧张地嚷着,但她话没说完,车门就被打开了,雷震冷峻地命令。“如果你喜欢说些天方夜谭,也得等我吃完饭。”

    “你……那么凶干么,我才不怕呢!”蓓儿咬着唇,瞪着他。

    雷震死盯着她故作坚定却满是害怕的美眸,仔细思索她的话──原来她是丝蕾的妹妹……难怪他会感到怀疑。但他可从未听丝蕾提过她有个妹妹的事,若真是如此,那她简直是胡闹!

    “你立刻给我下车,解释清楚。”他仍以命令的口吻说道,不等她,迳自走进小餐馆。

    蓓儿瞅着他发怒且倨傲的背影,突然没有勇气去面对他的质询,他和她像是不同世界的人,但谁叫她是那个始作俑者。

    微风吹动了她的发,她局促地移动双足,下了车。

    侍者送来一盅土鸡汤、三盘招牌家常菜,和两碗香喷喷的白饭,雷震迳自开动,没有刻意邀请她。

    蓓儿尽管饿得肚子咕噜叫,也只有望着美食干瞪眼的分儿。

    “怎么不吃?吃饱了好为你自己辩解。”雷震不客气地说。

    “不吃嗟来食你不知道吗?”他高傲的模样令人受伤。

    他眯起眼,很想板起脸孔吓她,但她稚气未脱的反抗模样竟教他心软。“好吧,随你。”这是他最温和的说词了。

    蓓儿就这么眼睁睁地看他扫光碟中飧,暗自忍耐地抱着饿到发疼的肚子。

    “说吧!”雷震在饭后燃上一根烟,从烟雾中打量她那张精致的小脸。

    “我叫蓓儿,是丝蕾的双胞胎妹妹,职业是写小说的……”蓓儿悄悄地抬眼瞥他,发现他正瞬也不瞬地盯着自己,立刻窘迫地垂下头。“我很想写一个关于女秘书的爱情故事,本想请丝蕾让我到你的公司去‘观摩’,但丝蕾并不同意,今早我正好要去出版社交稿子,而她一病不起,要我帮她交档到你公司,我心想这是个好机会,于是偷穿她的套装,冒充她……”

    “真是疯狂的恶作剧!”原来是双胞胎妹妹,梦幻般的眼神和他的女秘书截然不同;而她不是丝蕾的事实,竟让雷震感到一种莫名的轻松愉快,虽然他还无法理出这样的情绪是为哪般。

    “请你不要把姊姊给革职,她很重视这份工作,期盼出国进修的机会,但已经被我搞砸了!”蓓儿深切地自责。

    “我不会‘公私不分’,把罪归到倪丝蕾头上。”雷震话中有话。

    “真的吗?谢谢,谢谢。”大公司的老板果然深明大义,蓓儿喜出望外,当下感激涕零。“请你不要告诉姊姊好吗?还有请你行个好,打通电话告诉她,今晚的约会取消了,因为我为了向你澄清这一切,只好把她锁在屋子里……”

    什么?这小女人不只恶作剧,还敢得寸进尺!

    “可以,但你今天荒唐的行为,必须得到应有的惩罚。”处理完“公事”,还有私事未了。

    什么惩罚?!“你……你毁了我的稿子,又莫名其妙地吻我,这才是荒唐呢!而且愚人节所发生的事都不能算数。”蓓儿红着脸,机伶地替自己辩驳。

    “那我刚才的承诺也不能算数。”雷震捻熄了烟,离开座位走向柜台买单。

    “算!当然要算!”蓓儿追了过去,急急地扯着他的衣袖哀求。

    雷震似笑非笑地瞅着她,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很好。”然后走出小餐馆。

    蓓儿在他深炯的眸光下羞红了脸,心跳狂乱,她僵立在原处,没胆再追过去问个清楚。

(快捷键:←)上一章  恶作剧之婚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