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琪言情小说-恶作剧之婚-第一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上海,外国 >> 李代桃僵,办公室恋曲,近水楼台 >> 恶作剧之婚作者:米琪 | 收藏本站
恶作剧之婚 第一章 作者:米琪
    “可恶!雷震那自大的男人,简直可恶到了极点!恶魔,冷血,乖戾,专门虐待员工。”

    “姊,你天天都是人未到声先到!”倪蓓儿懒洋洋地躺在柔软的沙发上,舒服地看着杂志,她瞥了美丽且优秀的双胞胎姊姊倪丝蕾一眼,瞧丝蕾拖着疲惫的身子,手里抱着一大袋文件,还没走进门呢,就像个老太婆似的叨念不休。

    “啧啧,又是一大堆‘加工品’,看样子今晚那个雷大总裁又要你挑灯夜战了,再这样下去你很快就会变成中国国宝的亲戚了。”蓓儿打了个呵欠,懒懒地说笑。

    “谁是中国国宝?”丝蕾走进客厅,把文件全数扔到桌上,睨着妹妹问。

    “猫熊啊!”蓓儿俏皮地说,虽然两人长得一模一样,但相较于姊姊的精明干练,她则显得天真,晶灿的灵眸总漾着几分慵懒。

    “去!”丝蕾冷啐,踢掉高跟鞋,把酸疼的双腿跷到桌上。“呃,好疼啊!”她揉着双腿抱怨。“捷运挤死人了,一个座位都没有,一路都是站着。”

    蓓儿扬了扬秀丽的眉,眸子机灵地转了转,替老姊想到了个一劳永逸的点子。“我看你做得这么辛苦不如转业了吧!”

    “转业”丝蕾惊叫一声,坚定地说:“不!我绝不放弃这一个月五万零五百元的秘书工作,何况我年底就做满三年了,凡是在雷氏企业做满三年,考绩甲等的优质员工都有机会出国去进修。”

    “出国进修?”对蓓儿而言,那太遥远了,她生平无大志,只求三餐温饱。

    同出一个娘胎,丝蕾一路念上大学,通英、日、法三国语言,而她却只有混到专科程度,毕业后她写起罗曼史小说,勉强能养活自己。并不是她没有上进心,只是她天生爱作梦,写小说可以让她过人的想像力有出路,也许在许多人眼中写小说并不是什么正经行业,但她可爱煞了。她语带同情地说:“那你就只好再忍受那个糟老头了!”

    “糟老头?”丝蕾怔了一怔,一下子还无法意会蓓儿指的“糟老头”是谁。

    “你的顶头上司雷震啊!三年有一千多个日子,你骂他不只一千遍,骂得我都记住了。那个大老板简直是糟透了,不只恶魔,不只冷血,恐怕他的血液还是蓝色的,模样肯定和钟楼怪人差不了多少,总之毫无可取之处!”蓓儿发挥高度的想像力。

    “他……”长得一点也不糟!只是她的工作量太多,压力太大了。丝蕾笑也不是、哭也不是,脸色古怪,没想到自己天天一回家就吐苦水,竟然让老妹对总裁有那么恶劣的印象。

    “秘书工作到底都做些什么啊?”蓓儿好奇地问。

    “美其名是秘书,其实是替雷震打杂的。”丝蕾想到她繁琐的工作,忍不住翻白眼。

    “有多杂呢?”蓓儿却扔下手中的杂志,挨近老姊。

    “大到替雷震排行程,小到替他跑腿买菸。”

    “大老板是不是要常开会,决策重大的案子,你是不是也要掺一脚?”蓓儿问。

    “他有许多幕僚,讨论过后的细节,由我来处理文书……”丝蕾眯着眼打量蓓儿。“你这个写罗曼史小说的,问那么多做什么?”

    蓓儿娇俏的小脸漾出甜笑,偎着老姊说:“我上一本小说已经写好了,明天就要交稿,而下一本小说我想以大企业为背景,写女秘书的故事,你多说一点我好下笔啊,不然,让我去雷氏财团见识见识,好不好?”

    “你要到我们公司见识?”丝蕾像触电一样尖叫,吓了蓓儿一跳。“雷氏可是资本额数百亿的大财团,台北市有许多精华地区全是雷氏的产业,那里可不是儿童乐园,不好意思,本公司谢绝参观。”丝蕾一口回绝。

    蓓儿坐正了身子,心里咕哝着,她都还没说出“真正的意图”呢,老姊就反弹这么大,如果她说了,一定会被骂到臭头的。

    “噢!我们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但骨子里真是天差地别。”蓓儿无措的玩着自己的手指头。

    “我是不像你天生‘反骨’,志愿当个活在梦里的穷作者,一点也不会替自己的未来打算。”丝蕾乘机说教。

    “那又如何,人生本该有梦,有梦就有希望啊~~”蓓儿无辜地说。

    “什么希望?当我四十岁退休后乘着观光邮轮,享受碧海蓝天时,你还口袋空空呢!”丝蕾伸出纤长的食指,点点蓓儿的脑袋。

    蓓儿垮下一张脸,瘪着嘴。“靠你接济啊!”

    “想得美哦!”丝蕾讪讪地说,起身抱起桌上的文件,走进房里。

    蓓儿像泄了气的球,她懒懒地瘫在沙发上,瞪着天花板发怔,其实她真正的“意图”很精彩呢,但是……唉~~正常人是不会接受的吧,幸好她没说啊,幸好。

    ※※※

    第二天一早──

    蓓儿正在浴室里刷牙洗脸,准备选个良辰吉时到出版社去交稿。

    “咳……咳……蓓儿……”和浴室相连的隔壁房间传来老姊恍若受尽沧桑的沙哑声。

    “姊,你怎么了?”蓓儿边刷牙边打开丝蕾的房门,她含着牙刷,口齿不清地问。

    “我好像病了,昨晚熬到半夜三点,入睡时就觉得身体不舒服……咳!”丝蕾痛苦地说,全身无力地瘫在床上。

    蓓儿见状走了过去,伸出手探探丝蕾的额头。“天啊,你发烧了!一定是积劳成疾,都是雷震害的。”蓓儿想也知道。

    “你帮我个忙,先打电话到人事部帮我请假,然后把我桌上的文件火速送到公司,雷震一早要亲自和法商代表接洽一笔土地买卖,看不到这份资料会发飙的,这个案子很重要,谈成了公司可有二十亿进帐。”丝蕾指着电脑前的一只公文袋。

    “二十亿!”蓓儿伸出颤抖的十指,但“亿”这个天文数字岂是她的纤纤小指比划得出来的!“好吧,我一早也要去出版社交稿,可以帮你。”蓓儿有点惶恐,但心底竟难以遏止的冒出一丝丝莫名的兴奋。

    “我……可以顺便在公司里四处参观吗?”蓓儿探问,知道这是个难能可贵的机会。

    “不准,办好我交代的事要立刻离去!”丝蕾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用尽力气警告,随即又体力不支地倒卧下去,侧身拉过被子覆着疼痛欲裂的头。

    “好……吧!”看老姊那么care,蓓儿也不好再烦扰她,免得她病情加重,但……她怎可能乖乖照做,为了让她的下一本小说更生动,只好对不起老姊了。

    她眼底闪过一抹算计的精光,挨啊挨的靠向丝蕾的衣柜,伸手探进里头,一阵摸索……成功了!她喜出望外。

    “可是我还得去出版社,谁陪你看医生去呢?”蓓儿很有“良心”的问。

    “你下楼时请房东太太上来,她会帮我的。”丝蕾沙哑地说。

    “好吧!”蓓儿快快离去,手上除了丝蕾交代的一只公文袋,也多了一套平时丝蕾上班穿的套装。她喜孜孜地回到自己房里,顺手把那只公文袋和自己的稿子放在一起,然后踱进浴室打扮,准备先到雷氏去大开眼界。她原本的“意图”就是希望和丝蕾互换身分,让她可以到雷氏去上班,好亲身体验一下女秘书的工作与生活,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啊,看来上天应验了她的祈求。嘻!

    她会顺便瞪那个钟楼怪人几眼,替老姊报仇的,呵!

    ※※※

    晴朗的好天气,蔚蓝的天空,清新的空气令人神清气爽。

    蓓儿口中哼着歌,把公文袋放在雷震气派的办公桌上,看看时间她早到了三十分钟,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呢!

    她万分好奇的在总裁室里东看看西看看,在会议室和一间放有高尔夫球具的休闲室里绕了一圈,很有“逛街”的闲情逸致。

    “看来,这公司真的很大,档案柜大得吓人,电脑都是最昂贵的液晶萤幕,光总裁这个‘部门’就有五台,乖乖!”她站在雷震的办公桌前自言自语,想想她那台老骨董电脑还真是没得比,想必这里用的一定是宽频网路,上网速度够快。

    她窃笑,看够了自己想要架构的故事“背景”,这才想到丝蕾要她打电话到人事部去请假的事,但既然她这“分身”都来了,怎还需要请假呢!就让她以丝蕾的身分在这里待上半天吧,下午再“请假”去交自己的稿。

    她认为这是个天衣无缝且两全其美的好点子,开心地走出总裁室,安分的把背包放进门外小小的秘书室。

    丝蕾的办公桌好整齐啊,不过花瓶上的一朵玫瑰却已枯萎了,一定是忙得没时间换上新鲜的花,她拿掉那朵玫瑰,忽然想到刚才她在公司外头的马路上看到有个阿婆在卖花,打算去买一朵来换上。

    她轻快地走出秘书室,发现走道尽头有一个独立的电梯,她哼着歌走了进去。

    ※※※

    一辆气派的黑色宾士轿车停在雷氏企业的大楼前,车里走下一个身形伟岸且俊逸非凡的男子,他身着墨灰色的西装,手提公事包,鑴刻的五官不苟言笑,神情冷酷得不得了。

    “雷总裁早安。”鱼贯进入公司大门的员工们一一向他道早。

    雷震点头致意,和平常一样直接走向自己的专用电梯,但奇怪的是,电梯竟然停在二十楼上。

    这个直达总裁办公室的电梯向来只供他一人使用,他从来都不必等待,今天不知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在维修中?

    他一向都不喜欢等待,等待等于占用他宝贵的时间。正纳闷时,电梯灯键已经往下降,很快地电梯门开了,出现的竟是他能力超强的女秘书!

    难道她不知道自己不该占用他的专属物吗?他有点不耐地想削人,但他破天荒的发觉他的女秘书口里正哼着歌,小脸上竟还有一抹绝色动人的微笑!

    蓓儿没想到电梯门一开,竟然有座山挡在眼前!不不,不是山,是个相当高大体面的男子。

    蓓儿缓缓地调整视线往上瞧去,心头猛然一震。她怔怔地对上一双略带揶揄,嘲弄却又深不可测的冷峻眸子。那张宽且有型的唇,正似笑非笑,带着一抹玩世不恭的性感。

    忽地她觉得自己脸儿发烫,心跳狂乱,恍若有道电流窜流过全身。

    唉呀!她是怎么了?难道是她又“发病”了?

    写小说的“职业病”使她喜欢观察周遭的人,对帅哥美女更是特别留意,而且这个男子不只帅,更可说是相当出众,用来当小说里的男主角再合适不过了。

    “早啊!”雷震冷冷地说。

    “嗯……”蓓儿支吾一声,小心地从他身边溜走,用余光偷偷瞥他,心疯狂地跳跃,而他却已消失在身后那道电梯门里。

    他是谁?

    才短短几秒中,竟然令她有种神魂颠倒的感觉!

    叩!她敲了自己的头一记,她是来找灵感的,可不是来神魂颠倒的,还是快去买花吧,等会儿还要“上班”呢!她匆匆地往公司大门走去。

    ※※※

    雷震走出电梯,进了办公室放下手上的公事包,神情冷峻地坐下来,没想到他能干的女秘书不只没道歉,而且连一句早安都没说,还用一种看见“异象”的眼神看他,敢情是堆积如山的工作量使她昏头了!

    她已被列入出国进修的名单之中,磨了她三年,若她还未锻练出金刚不坏之身,那么损失的就是她自己了。

    不过没想到一向绾着发的她,今早却没盘上,及腰的闪亮秀发十分飘逸,使她看起来柔美动人,瞬间吸引了他所有的目光,而且她还哼着歌,一派轻松的模样,一反平常古板严谨的态度,真教人觉得不可思议。

    她为他工作了那么久,这还是他第一次发现她也有“可爱”之处。

    他的视线落在桌上的资料袋,取出里头资料正打算研究研究,看了第一页,他顿时傻眼了!

    “遇到你的那一刻恍若天雷勾动地火,一见钟情,擦出爱的火花……力量像被殒石撞击般的,世界摧毁了,你的爱却造就了另一个世界……”

    这是什么跟什么

    他翻了下一页──

    “如果你离开我,我会从这里往下跳!”方帆用炽烈方法表达对她势在必得的决心。

    “要跳就跳,反正我们的爱已到达冰点!”心如含着泪说着世上最无情的话,方帆就真的往零下十度的冰河里一跃而下,迅速没入深黑的河水中……

    这是……小说吗?

    他重要的土地买卖资料呢?这厚厚一叠的A4纸张,写得密密麻麻,却和他所要的资料毫无关联,搞什么飞机?

    “倪丝蕾!”他按下和秘书室的对讲机低吼了一声,以为外头的秘书室会立刻有回应,没想到等了半天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雷震冷峻的脸绷得死紧。

    “你不想干了吗?”他又低吼,这次是毫不客气,但仍然没人应声;于是他离开座位迈大步走出门外,亲自去质问他的女秘书。

    门一开秘书室里竟空无一人,她还没有回到位子上!难道她不知一早他要见重要客户吗?雷震的脸色倏然铁青。

    ※※※

    公司大门外──

    “卖十元就好了,我得留二十元搭捷运。”蓓儿站在公司门前和卖花的阿婆杀价。

    “小姐,这紫玫瑰花成本很高呢!”阿婆被“杀”得有点恼。

    “可是我就是只能花十元买花啊……”蓓儿掏出零钱包打开来给阿婆看,真的只有三十元。“你就当是开市特价讨个吉利嘛,卖了我这一朵,你今天生意肯定会很好的。”蓓儿嘴甜地说。

    “你怎么年纪轻轻就这么会杀价,真服了你了。”阿婆叹为观止,竖起白旗,笑着取下花篮里的一朵紫玫瑰放到蓓儿手上。

    蓓儿“杀”得愉快,付钱更是爽快,一转身正要踏进雷氏时,竟看见刚刚遇到的那个帅哥像门神般立在公司门口,用一种近似嘲讽却又怒涛汹涌的神色瞪着她。

    是瞪她吗?还是瞪卖花的阿婆?蓓儿侧过头去看,那阿婆不知何时已遁走了,人行道上只有她一个人,那么真是在瞪着她了。

    他一定以为她是丝蕾,瞧他的臭脸会不会是丝蕾的仇家?还是丝蕾欠他会钱没缴?蓓儿在心底揣想着,而面对他可怕的眸光她竟不敢往前一步。

    “你有完没完”他的声音充满威权,低沉磁性且……不耐烦!

    “完……了。”蓓儿忽然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虽然她不明白自己或丝蕾究竟做了什么,激怒了这个男人。

    “雷总裁,法商代表亚莲小姐到了。”一个年轻男子奔出公司大门,恭谨地向他说。

    雷总裁!他是……雷震?!

    地震了吗?蓓儿忽然感到一阵昏眩。雷震是恶魔,冷酷,专门虐待员工,钟楼怪人这些字眼在她脑海里旋转,她怔怔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还杵在那儿做什么?”雷震低吼一声,眼中冷酷的电流击向蓓儿。

    “开始……上……上班了吗?”蓓儿浑身惴栗,大梦初醒般地说。

    “废话!我要的资料快拿来。”雷震命令,转身迳自进了公司。

    “不……就在你桌上吗?”蓓儿迟疑地追上前,跟在他身后问。

    雷震没有回头看她,更没有停下脚步,唇角扯出一抹戏谑的笑痕。“我看那内容好像是文艺爱情小说。”

    “什么糟了!我放错了……”蓓儿这才知道自己铸成大错,情急之下问他。“你……看了我的小说吗?”

    “看了几眼,但我没空赏识你的其他才华,我只关心二十亿的土地买卖。”雷震冷淡至极地挖苦,进了专用电梯。

    “我立刻拿你的资料去跟你换!”蓓儿小脸抽搐,不知自己是怎么搞的,怎会放错了,都怪公文袋长得太相似了。

    “换?”雷震冷冷地瞅了蓓儿一眼。

    他嘲笑的神情令蓓儿毛骨悚然,她一点也不知道他这样的表情是什么涵义。

    “还不进来!”雷震真不知她一早是吃错什么药,平时的她精得不得了,说一就知道二了,今天竟有点憨憨傻傻的。

    “哦。”蓓儿无辜地低着头走进去,电梯门关了,一种无形的压力立刻逼迫而来,她很想开口问他有没有把自己的稿子弄乱,但她的喉咙好像被掐住了,半点声音也吐不出来。终于她挤出蚂蚁般小的声音问:“你……有没有把我的稿子弄乱啊?”她很想克制自己别颤抖,也不知是怎么了,手脚就是抖个不停。

    “撕了,扔到字纸篓了。”电梯门开启,雷震抛下漠然的一句话,走了出去。

    蓓儿愣住了,好似被重重地掴了一巴掌,脑子嗡然作响。果然是没人性的魔鬼,竟然撕碎她花了半年才完成的呕心沥血作品,还可恶地扔了;这对她而言不只是天大的伤害,简直是极大的羞辱。

    虽然她的骨董电脑里还有存档,但她绝不原谅这不共戴天之仇!

    而且她很快就会复仇!她气得头发昏,满眶不服气的泪直转。但雷震完全不予理会,大步地走向秘书室,哗地一声开门,命令。“去把资料找来!”

    蓓儿咬着下唇,接受他的挑衅,大胆推开他走进去,从背包里找出那份资料,取出来当着他的面就要撕毁──

    “你疯了!”雷震震惊至极,一个箭步上前扣住了蓓儿纤细的手腕,力气之大只差没把她的手给扭断。

    “你的二十亿对你很重要,但我赖以维生的稿费也很重要!”蓓儿并没有臣服在他的神力之下,她毫不松手,可是两行不争气的泪却滑了下来。

    雷震怒不可遏,她竟敢对他孩子气的胡言乱语,对峙中他死盯着她悲愤交加的泪眼,怀疑在他心底扩散,今早她不只神情不对,发型也不对,所有她一向竖立的形象完全都异位了!

    “你在暗示我什么?”

    何必暗示?她是“明示”!“你毁了我的稿子,我就毁了你的资料。”这才公平。

    “我不相信你会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拿你自己的前途开玩笑。”雷震夺下她手中的资料,俯下头,深邃的盯着她红红的眼问:“想吸引我留意你,是吗?”

    蓓儿惊慌于如此陌生的贴近,他热热的气息,低切的语意……隔着泪雾瞅着他魔鬼般讳莫如深的黑眸,她的心头一阵燥热。“你……少臭美,我是气昏头了……”

    他摇头,不认同她的话,牵动唇角,扯出邪邪的一笑。“遇到你的那一刻恍若天雷勾动地火,一见钟情,擦出爱的火花,力量像被殒石撞击般……世界摧毁了,你的爱却造就了另一个世界……这些我全心领了。”

    她的文字由他低沉性感的声音念出,她竟感到昏眩,双腿发软。

    完了,莫非他会错意了,以为她故意放爱情小说向他示爱……不!是“丝蕾”向他示爱,他完全不知她是冒牌的女秘书!

    这下完了,真的完了!老姊,我不是故意把事情搞砸的,这下可怎么好?

    “放开我……我不是……”蓓儿很想解释这个错误,但他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双臂圈住她的纤腰,长腿一扬将门给带上了,砰地一声教她心神俱震。

    “就让我的爱造就你的另一个世界,我接受你的……挑逗。”雷震用一种坏透了的眼神瞥着蓓儿,鼻尖凑近她的,像一头狂猛自信的雄狮正嗅着猎物。蓦然,他的吻如狂风骤雨般降临,掳住她的唇,恶作剧地吻她。

    她惊愕得瞪大双眼,由他的耳际看去,墙上的日历斗大的数字──四月一日映入她的眼中,今天竟是愚人节!

    但究竟是她愚弄了他,还是他愚弄她呢?

    她的心绪乱纷纷的,理不出头绪,只知自己随着他灼烫的吻掉落到万劫不复的深渊。

(快捷键:←)上一章  恶作剧之婚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