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舞言情小说-独占蜜糖情人-page 23-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一见钟情,别后重逢,再续前缘 >> 独占蜜糖情人作者:何舞 | 收藏本站
独占蜜糖情人 page 23 作者:何舞
    “我不怕他,我只是……”阮依侬柔美的容颜有几分忧虑,张张嘴,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

    “只是不太习惯这样的生活……他太有钱了,我觉得我配不上他。”

    “那就把他的钱花光光。”

    “喂,你不要欺负我老婆。”雷总裁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端着一杯鲜橙汁递给阮依侬,警告道:“我老婆脾气好,没你这女人一半厉害。”

    “知道,走开啦,我们女人讲话不要男人插嘴。”苏合欢挥挥手。

    “不要跟她学坏。”雷总裁咬着宝贝老婆的耳朵交待,“这个女人是磨人精,把我们骆执行长折磨了好一通,你不准那样!”

    阮依侬笑而不语,伸手推开他,“快过去了,骆执行长在往这边看。”

    雷总裁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后,两个女人拉着手往外慢慢散着步,继续方才的话题。

    “你别这样想,依侬。”苏合欢劝慰道:“其实我也是,我以前总担心自己会耽误骆,一度也想分开,但是那真的好难熬,我不能想象没有他的生活。”

    “外面的人总是讲我……”阮依侬伤心地说。

    “讲什么?”

    “讲我过去的生活。”

    “谁没有过去?我还跟你老公有绯闻!”

    现在她已经嫁作骆家妇,上个星期两人去注册登记,结为合法夫妻。目前她过得很随意,自从朱少婷辞职出国后,“伊迪”那边又派Amanda老师出马游说她,她偶尔也会帮老师忙走秀,不工作的时候就跑到婆家跟着乐天派婆婆一家住,每日笑不停,婆媳像母女一样亲热,好得叫骆绎都忍不住吃醋。

    阮依侬闻言笑了下,说:“我好讨厌那些记者,说我是为了他的钱才费尽心机地嫁给他。”

    “那你是吗?”

    “当然不!我爱他。”

    “那就行了呀,雷总裁很爱你呢。”

    “我知道呀,我就是觉得那些记者好讨厌,整天乱写。”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个矮个男人,满脸堆笑地冲到她们面前,自我介绍:“雷夫人,我是“水果日报”的记者,能不能采访一下你?”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来了!

    阮依侬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苏合欢见状马上挡在她前面,没好气地说:“没人要接受采访,请你离开这里。”

    “苏小姐……哦,不,现在是骆太太了吧,想当初你当模特儿的时候我可是放了你一马,没把你的那些负面新闻注销来,怎么,现在成了执行长夫人就不一样了?”那位记者出言讥讽,这两个女人的老公都不好惹,惹了就必死无疑呀!他向天借胆混在人群里一个晚上了,好不容易等到这两个女人落单,才敢跑出来想收集点资料。

    “你想登就登,随你登,不用放我一马。”苏合欢没好气地说。

    “呵呵,两位有老公撑腰,果然连讲话的口气都不一样!想当年,两位也是在这圈子里打滚过的,跟我们这些人有什么两样,混口饭吃嘛!只不过两位夫人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要手腕嘛,也有手腕,现在才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记者阴阳怪气地笑道:“两位以前的那些事,证据都在我手里,惹火了我,怕两位夫人到时候要吃大亏了!”

    “你们爱怎么登就怎么登吧,不用在这里吓唬女人。”这时,一个身着金色晚装,肌肤如雪,气质娇艳的女人出现在记者身后。

    “你是?”记者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觉得这丽人有点眼熟。

    “我老公是靳亟,如果不想在将来收到律师信,奉劝阁下做人还是要厚道点。”亮丽得夺人心魄的女人,一颦一笑都叫人移不开目光,口齿清楚地继续道:“至于阁下刚才的一番言论,根据刑法规定,故意散布不实资料损坏他人名誉之事,不管是主动或被动皆具构成诽谤,一经诉讼,均为刑事案件,并可附带提请民事赔偿……”

    记者适才一听靳亟的大名,就已经软了三分,那王牌大律师,法庭的常胜将军,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去惹!后来又听这位靳太太说出诽谤罪,另外七分也立即软下去。

    “如果你还觉得料不够多,我还可以再提供一点给你。”靳太太墨凯璇笑盈盈地说:“你还可以写靳律师的太太以前在夜店做过小姐,这样够不够劲爆?”

    这样的八卦,打死他也不敢写!算了,还是赶紧撤吧。

    “抱歉各位,打扰了,打扰了!”范记者包头鼠窜,一溜烟消失不见。

    阮依侬见状也忍俊不禁笑起来,眉间的愁意一扫而光,她亲热地拉着墨凯璇的手:“凯璇,你怎么现在才来?”

    “没办法,小轲缠着我不放非要跟着来,拖拖拉拉就迟了。”

    “小轲也来了吗?”苏合欢最爱靳家小帅哥,一听他也来了,马上就要回去宴会场找。

    “这么喜欢孩子就快点生一个,有了孩子就够你忙的了。”苏合欢红着脸笑。

    “以后再见到那样的记者啊什么的,就这样对付他,依侬,不用怕他们。”

    “嗯,我知道了。”

    三个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宴会场回走,还没走几步,三个男人就急急忙忙地寻来了。

    “你到哪里去了?我找好半天了!”雷驭风焦急地问阮依侬。

    “饿不饿?先去吃点东西。”靳亟上前牵住墨凯璇的手。

    “没事吧?会太闷吗?再过一会儿就能走了。”骆绎揽着苏合欢的腰。

    三个女人看看他们身后,突然异口同声地问:“小轲呢?”

    “放心,官医师在陪他玩。”

    孤家寡人的官夜骐没佳人陪,只能落得带孩子的下场。

    夜深的天空,灿烂的烟火在天际绽放,流光溢彩,点亮了漆黑的夜。

    阮依侬靠在雷驭风温暖的怀里仰着小脸看烟火;官夜骐不知在哪里弄来的仙女棒,星星点点,带着小轲在饭店的花园玩得不亦乐乎。

    “小轲,好不好看?要不要?哈哈……来追我呀!”

    “我……要……要!”小轲兴奋地蹦跳着,伸出胖乎乎的小手追赶着怎么也不给他的坏叔叔。

    “小轲好可爱哦!”苏合欢两眼发光地盯着靳家小帅哥,怎么也舍不得转开视线。

    “这么想当妈咪?”骆绎凑到她耳旁说:“晚上老公只好再卖力点了,嗯?”

    “不要说……”苏合欢小脸嫣红,这男人还打算在床上怎么折磨她呀?

    “小妖精,现在就回去好了。”

    “呀,你还说!”

    台阶上,靳亟揽着心爱的老婆,兴味地注视着那一对渐渐跑远的新婚夫妇,虽说官夜骐那家伙没半点正经,不过有句话他倒是说对了,某人在爱情上绝对假公济私了一回。

    但这不值一提,因为他斩获了爱情。

    爱情啊!是多么美丽的情缘,它会让暴躁的人变得温柔,也会使冷漠的人变得热情,当你遇见它并发现它,一定要牢牢地抓紧它,千万不要让它轻易溜走。

    【本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  独占蜜糖情人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