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小雯言情小说-妒夫遇见爱-page 18-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阴错阳差,死缠烂打,日久生情 >> 妒夫遇见爱作者:桂小雯 | 收藏本站
妒夫遇见爱 page 18 作者:桂小雯
    黎美芯擦擦眼角的泪珠,她的眼前赫然出现另外一个符宽。

    喝!她往后倒退两步。

    “怎么会……怎么会……”她的下唇在颤抖。

    怎么会有两个符宽?其中一个穿着医生白袍,另外一个是她刚刚紧抱着不放的那位。

    他们长得一模一样。

    符宽看出她的困惑,他主动开口说:“嗨,美芯,他是我的双胞胎哥哥,叫做符凯,你刚刚怎么会抱他抱得这么紧?莫非是他吃你豆腐?”

    黎美芯一听,顿时花容失色。

    原来她抱错人了!

    符凯一听符宽不正经的说法,他恼怒的瞪他一眼。

    正经严肃的他向来不太喜欢女人,更何况要他主动去吃女人豆腐。

    本来她是想在符宽面前中伤罗绮曼,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没想到却闹了个大笑话。

    她美脚用力一跺,双手掩着脸庞飞奔离去。

    以后她都没脸见人了……呜呜……

    “喂,美芯……”符宽搞不懂状况为何,黎美芯很快就跑得不见人影,他只好把希望放在罗绮曼跟符凯身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符宽看向符凯。“你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澄光,你不是在国外?”

    “昨天回国的,我在找人。”符凯回话的风格就跟他的个性一样,简洁有力。

    在澄光里找人?

    “找谁?”

    “不知道。”

    “……”

    符宽感觉他越来越乱了。

    “我先走了,改天请你们吃饭。”说完,符凯客气的对罗绮曼颔首,迈开大步伐离开中庭。

    “喂……”很好,又走了一个。

    符宽只好谦卑的请教亲亲女友罗绮曼。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还不是一个太受欢迎的男人惹的祸。”剧情的发展太出乎她的意料,罗绮曼觉得荒谬好笑极了。

    “谁?符凯吗?”

    罗绮曼没好气的睨他一眼。

    符凯那样子看起来就知道对女人兴趣不大,怎么会是符凯呢!

    “你还好意思把罪过推给别人?”

    符宽干笑两声。

    “我现在还是一头雾水,你可不可以先解释一下先前的状况?”

    “不要!”罗绮曼拿翘不想讲。

    “拜托啦,我的小可爱。”符宽伸手去揽她的柳腰。

    啪!被罗绮曼拍开。

    “我很高,一点也不“小”,更不“可爱”。”她转身要离开,符宽连忙跟上。

    “那……我的美人儿,可以告诉我……”

    “不行!”符宽的请求又被罗绮曼打回票。

    随着两人逐渐远离的身影,斗嘴的回音逐渐消散,只是粉红色的氛围依旧久久不散,在中庭里,幸福流窜着……

    撞出来的爱情……

    苗可雀,今年二十五岁,外号小麻雀,爱吃、爱睡、爱说话,身高一百五十五公分,体重……呃……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个性活泼可爱又有义气,深受朋友的喜爱。

    所以,体重从来不是做人的重点,对吧?

    她只是身上的肉不小心比骨感的女人多了一些些,又比小鸟食量的女人不小心胃口好了些罢了。

    这……也不是重点。

    重点是——

    啊——

    (以上是小麻雀惨绝人寰的尖叫声)

    她、迟、到、了!

    苗可雀不敢置信闹钟短针正残忍的停留在“10”这个数字上头,也就是说,现在已经十点多了。

    她从床上一跃而起,动作媲美光速,刷牙洗脸穿衣套鞋拿背包车钥匙跟安全帽……

    今天早上十点,她有三组预约的新人,他们正等待着她亲切可人又专业的服务。

    没想到,她却迟到了,呜呜。

    早知道昨晚就不该贪婪,她好不容易租到一套很想看的漫画,却耐不住手痒,心痒租了回去,本来打算后天休假时再好好的享受,可她偏偏抵抗不了漫画的诱惑。

    想说不然先看个一本好了,解解馋……

    这一看不得了,欲罢不能,最后是熬夜把整套漫画看完。

    她只能怪自己,这是没有克制的下场。

    苗可雀套上安全帽,背上后背包,跨上她的粉红色小车,催下马力,五十西西的小车即刻以超乎它能耐的速度奔出——

    碰!

    一出她公寓的小巷,苗可雀即刻撞上一台停在巷子口右侧的黑色悍马。

    她的小粉红怎能承受跟强壮的悍马亲吻,她整个人跌倒在地,小粉红也顺势压上她的手。

    啊——

    (这是小麻雀今天发出的第二声尖叫)

    痛死了,她的手……呜呜,是哪个没道德的人把车给停在这种地方!

    苗可雀听见有人从悍马车下来的声音,她狠狠的抬眸正想破口大骂——

    喝,看到对方的“汉草”,苗可雀识实务的赶紧将话给吞回去。

    妈呀,对方的身高起码有超过一百八,体魄慑人,那结实宽壮的胸膛根本耐不住黑色T恤的包裹。

    对方还穿着迷彩裤跟军靴,他该不会是某个在台湾迷路的国外佣兵吧?

    苗可雀恐惧于他的身材不敢大声,但她的手好痛,应该是骨折了,都是他害的。

    呜呜,好痛、痛死了……

    不管了,她苗可雀什么都不怕就最怕痛,她若不骂骂他消气会更痛的……

    ——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  妒夫遇见爱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