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湘言情小说-但愿人长久-第十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大陆,江南,古代 >> 因缘天定,阴差阳错 >> 但愿人长久作者:元湘 | 收藏本站
但愿人长久 第十章 作者:元湘
    “小蝶,小蝶,你在做什么?快开门让我进去,开门啊!”

    寂静的夜,明月轩门外掀起了漫天的风波,可怜的主人被一脚踢出房门外,落得只能与寒风相伴的地步。

    “小蝶,开门啊——”向劭天急切地喊。

    真是太可悲了,怎么也没想过他向某人居然会有这么一天,他这是招谁惹谁来着?

    “小蝶……”

    “不开,不开不开不开……”门里,邬小蝶捂住了耳朵,拒绝心软,“你应该去姐姐那儿睡。”

    戚清缡度量大,愿意让她进向家门,她就应该知道分寸,不能一直霸占着丈夫不放,毕竟向劭天是两个人的,不是她独有的呀!

    想着,心头不自觉地酸涩起来。

    “我不去。”向劭天断然道。以前的花名全都是逢场作戏,现在既然有她了,他说什么也不肯背叛她。

    “你一定要去。”

    背靠着门的邬小蝶其实心中也有万分无奈和不舍,但是戚清缡对她这么好,她不能对不起她。

    “小蝶,我对你的心,天地可表,你就行行好,开开门让我进去吧!”以前是他花心、是他贪玩,但如今也遭到报应了,应该够了吧,“我不会去涤尘轩的,我只要你一个。”他坚持地道。

    邬小蝶的心头更加苦涩,她也不想和别的女人分享他,纵使戚清缡是她最亲最好的姐妹,只是,向劭天也不能一直让她独守空闺。

    她陪她守过许多个寂寞的深夜,了解没人怜惜的女子心中有多落寞,那样对戚清缡太不公平了,所以她宁愿自己难过,也要成全他们。

    “你走吧!去陪伴她,她需要你。”她哽咽地道。

    “你才需要我,别忘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也需要我。”

    “我……”

    因为怀孕,娘家又远在天边海角,长途跋涉怕对肚里的孩子会有影响,因此她只好先斩后奏先成亲,再回家禀告。

    邬小蝶抚摸着尚且平坦的肚子,一把辛酸泪直往肚里吞。

    “至少在成亲之前,我们还是守着礼教吧!”

    若不是肚子里有孩子,她可能会要求萨律琦带她回醒族去,戚清缡人太好了,让她不愿意伤害她。

    “去他的礼教,我们立刻成亲,天地为证,明月为凭。”他敲着门,却不敢太用力,他知道她在门的另一边,“开门,小蝶,开开门啊!”

    傻小蝶,难道她还看不清,戚清缡根本也不爱他,她爱的是她的礼教、她的三从四德,谁是她的丈夫,她就尊崇谁,这尊崇根本不是爱他,所以才会如此大方地将他出让,难道她不明白吗?

    说不定他现在去涤尘轩,才会把戚清缡给吓昏呢。

    “小蝶,我……”

    “别敲了,我要睡了,我真的……要睡了。”她吸了吸鼻子,将眼泪全部往肚里吞。

    慢慢走回到床榻上,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那……我就在外面陪你,直到你愿意开门为止。”向劭天知道她怀着身孕,非常嗜睡,他体贴地不敢吵她,“你睡吧,好好地睡。”他温柔地道。

    他就这样席地而坐,就坐在门边,盼望明早醒过来,她开门的刹那能第一个见到他。

    轰隆!

    突然间,空中划过一道闪电,而后下起了倾盆大雨,就像他此刻的心情。

    门里门外,两个人就这样睁着眼,直到天明——

    ☆★☆★

    向劭天病倒了。

    邬小蝶的心够狠,也够坚决,坚持不让他进门睡。

    可一连在门外睡了好几夜,尤其这几天的天气突然转冷,又连连下了几场大雨,再加上向家庄里里外外事务的繁忙,就算是铁打的身躯也会受不了的,终于,他还是撑不住,患了严重的风寒。

    但他坚持只要进明月轩,只要邬小蝶在旁陪伴,否则死也不肯吃药。

    邬小蝶这“罪魁祸首”不得已只好开门让他进来,躺在床榻上休息了。

    “你怎么这么固执?”邬小蝶红着眼,看着原本健康的他如今脸色苍白,心疼得不得了。

    “你……咳咳……你还不是一样固执?”他不顾众人的眼光,拉着她偷咬了她的耳朵,“我是在为你守身如玉,感动吧!”

    “你呀!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邬小蝶红着,眼嗔道。

    “我不是开玩笑的,咳咳咳……你会知道我有多认真。”向劭天正色道。

    “哎呀!生病的人就要有生病的样子,快躺下好好休息吧!”她担忧地帮他盖紧棉被。

    “药来了,小心烫。”戚清缡踏进房间,她亲自帮他煎药,端了过来。

    其实所有的一切经过她都清楚,不由得在心中深深叹了口气。

    邬小蝶将药接过来后,一口一口地喂着他:“小心啊!”

    “小蝶,如果你能一直这么温柔体贴,我就太幸福了。”向劭天觉得这病来得太有意义了,至少可以和她如此接近,就是喝再多苦药也值得。

    只要一看到她,他心中所有的苦恼烦忧似乎就能在瞬间一扫而尽,她有安定他心神的本事。

    “姐姐还不够温柔体贴吗?你的要求太多了。”邬小蝶故作冷漠,欲将喂完药的碗收下去。

    “我来……”戚清缡想拿过那碗。

    “不用了,姐姐还是陪着相公吧!”邬小蝶十分懂事地将她拉到床榻去。

    “我……”戚清缡根本不敢看向劭天一眼,坐在床边,不自在就算了,还差点浑身颤抖起来。

    这是她丈夫啊,为何她会如此惧怕他呢?

    “小蝶,你这是做什么?。向劭天抗议。

    “我没做什么呀!”邬小蝶水汪汪的眼睛无辜地看着他俩,困难地绽开一个笑容,“你们是夫妻嘛,让姐姐照顾你是应该的。”

    向劭天简直快被她给气死了,老天究竟还要惩罚他多久?多久啊!

    “咳咳咳……”他受不了地一阵剧烈咳嗽。

    “你——”戚清缡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邬小蝶看不过去,立刻和她换位置,担忧地拍了拍他的背。

    “怎么样?你要不要紧?要不要紧?”她咬着下唇,心疼地问。

    向劭天看了她一眼,忽地紧紧握住她的手。

    “不许逃,不许逃开我。”他黑岩般的眸子深深地瞅望着她,眼神中写满无数的深情,那足以融化任何一颗冰封的心。

    邬小蝶一向心软,她也不愿见他如此,可戚清缡怎么办?她是如此柔弱、如此无辜呀!

    她悄悄地收回自己的手:“如果你喜欢住明月轩的话,我就和姐姐交换住处,我搬到涤尘轩就是。”

    这女人,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想些什么呀?

    向劭天只觉得眼前一片昏暗,气得快要吐血了。

    “相公,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喊你,请你原谅我。”戚清缡突然毫无预警,“砰”的一声下跪,吓坏了一群人。

    “你这是做什么?”她身边的温子谦首先伸手想扶她。

    “姐姐——”邬小蝶也被吓呆了。

    “少夫人……”倩儿也跟着想扶起她。

    “请你原谅我。”戚清缡不为所动,依旧跪着。心里有了决定后,她终于敢和向劭天正面相对了。

    “姐姐,快起来呀,就算有天大的事,也得起来再说嘛!”邬小蝶拉着她道。

    “不,如果……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了。”戚清缡固执地道。

    “原谅,原谅原谅啊!”邬小蝶连忙扯着向劭天的手,“快说话呀!”

    向劭天根本对戚清缡的事一点兴趣也没有,可若他现在不开口的话,恐怕会被这群人的怒火烧得体无完肤,尤其是邬小蝶的。

    他只好从善如流地懒懒开口问:“什么事?”

    “请你成全,休了我吧!”戚清缡郑重地道。

    邬小蝶是有情有义的姑娘,可她看到他们两人如此相爱,却又因为必须顾全她而彼此疏离,她心中着实也替他们感到难过,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帮他们才好。

    的确,相爱的天地里,三个人太挤了,何况从头到尾向劭天都没看过她一眼,她又何必硬挤进他们之间呢?

    她决定放了他们,也放了自己;这是她这辈子最勇敢的决定了,而且她知道自己绝对不会后悔。

    将话说出来后,戚清缡顿时觉得压在心中的大石消失了,整个人轻松自在了许多。

    “什么?”大伙儿异口同声喊。

    “唉!长眼睛到现在,就没见过一个比你还傻的女人。”萨律琦连连摇头低语。至于他为何会在此?还不是因为戚清缡巧手美食的诱惑,让他名为照顾邬小蝶这妹妹,实则巴着她品尝各式好味道。

    众人表情各不一,不过只有邬小蝶和倩儿感到难过,其他的人都开心得不得了,尤其是向劭天。

    “太好了……”被身边的佳人一瞪后,他又连忙改口,“我是说,为什么呢?为什么你会这么要求?”他说起话来眉飞色舞,似乎连病也好了一大半了。

    “是啊,姐姐,你怎么会突然这么说?”邬小蝶怀疑地问。

    “这不是突然。”戚清缡瞄了身边的温子谦一眼,她害羞地道,“嫁进向家这么久,都是温公子在照顾我,所以我……”

    她不是木头人,自然能感受到温子谦对她的情意,他也成为最好的人选。

    “嗄?”这……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温子谦吓得腿软,虽然对她很有好感,但天地为证,他绝对没有对这高高在上的少夫人不轨啊!

    “缡姐姐,你的意思是……你想改嫁给温子谦?”邬小蝶的话一出口,戚清缡更加涨红了脸,一副羞答答的模样。

    天啊,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温子谦整个人飘飘欲仙。

    他用眼神询问着他向来奉为女神的戚清缡,得到的答案竟然是肯定的。

    啊,他要昏了……不,不能昏,他还有些事必须做呀,坚强点儿。

    “砰”的一声,他也跪倒在地。

    “求少爷成全,求少爷成全。”温子谦激动地喊。

    成全!当然成全啦,哈哈哈……向劭天暗笑得肚子里的肠子都快打结了,恨不得立刻买串鞭炮来放哩,但他知道表面工夫是不能省的。

    “咳咳……”别误会,他这可不是咳嗽,而是憋笑憋得难受,清清喉咙罢了。

    “你们两个都起来吧,我怎么会不成全你们呢?”向劭天深情地拉着邬小蝶的手,“我太了解那种想爱,却又不能爱的痛苦了,这样吧,休书我立刻写,婚事我也一并替你们办了。”

    为免夜长梦多,他当机立断地挥手让人拿纸笔去,并上前扶起“前妻”和温子谦这救苦救难的好兄弟。

    原本病恹恹的人突然变得生龙活虎,整个人显得喜气洋洋,一脸病态也消失了,众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劭天哥,你的病好啦?”邬小蝶瞪了他一眼问。

    哎呀!真是的,露馅儿喽!其实他只是小风寒,只不过为了让他的小娘子愿意开门,只好使出苦肉计喽!

    向劭天轻笑,不慌不忙地轻松应对道:“我的好娘子,你大概不知道吧,我们这儿流行一种习俗,叫做‘冲喜’。你可不要小看冲喜这件事儿呢,它还能治病,我可能就是被他们两人的喜气所感染,所以身上的病鬼给冲走了,身体自然就好起来啦!”

    “冲喜”是这样解释的吗?邬小蝶狐疑地看着他,再看看众人。

    除了同样来自醒族的萨律琦一脸莫名以外,其他人自然都是一副憋笑的模样。

    嘻!好个向劭天,真不愧是个商业鬼才,居然就这么三言两语的,就能四两拨千斤,将小娘子给唬得一愣一愣的。

    房里的气氛也因为他的话,而显得热络许多。

    “对,冲喜,少爷真是天纵英才。”温子谦赞叹道。要他就没这种三寸不烂之舌的本领。

    ‘好说好说,托福啦!”向劭天整个人如沐春风,“这样吧,你们的亲事就和我们的一起办。”

    “那不就是下个月初五,还剩下十七天而已哪!”邬小蝶虽然嘴里不说,但心里可都偷偷地在计算着时间呢!

    “对,十七天,娘子算得好清楚啊!”向劭天逗道。

    “你……”邬小蝶觉得好丢人,她怎么会把事实说出来嘛!

    “呵呵呵——”向劭天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他大方地对戚清缡道,“对了,小蝶喊戚……清缡你为姐姐,算来你也就是我的小姨子、好妹子了,这样吧,你的嫁妆就由我来出,我一定会风风光光地送你出嫁。”

    “呃……好,谢谢……谢谢大哥。”戚清缡其实也是临时起意,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整个脑子还乱哄哄的,只能凭直觉回答。

    十七天?她可没想过他们会如此认真,她真的要再披一次嫁衣吗?

    傻女人呀!吊儿郎当的萨律琦将一切看在眼底。

    “哎呀,这样以后我就得改搬到温家找你搭伙了,温家不远吧?”他非常认真地问。原本住在向家,想等邬小蝶出嫁,平安地生下小孩后,再和他们一起回去醒族的,可既然戚清缡又要改嫁,那他自然得跟着走了,谁让他太爱她的手艺了。

    “不远不远,就隔两条街而已。”温子谦神清气爽地道。当然,要不是他一时高兴得过火了,根本忘了去注意这家伙究竟说了些什么,恐怕会吓坏的。

    戚清缡十分诧异,这贪吃的家伙不会是说真的吧?

    “缡姐姐,怎么了?你是不是因为想成全我而……”邬小蝶看出了端倪,她知道她对丈夫的忠诚,是不可能“变心”的。

    “小蝶,你在胡说什么?我……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呢!”既然要成全他们,就得做到最好。戚清缡故作娇羞地跑了出去。

    “少夫人……清缡,清缡……”温子谦也跟着追了出去。

    其他闲杂人等见没好戏看了,也跟着追了出去。

    邬小蝶还是一脸忧愁:“劭天哥,我不喜欢这样,我不希望自己的幸福是缡姐姐委曲求全而来的。”

    “傻瓜!”向劭天心疼地将她拥入怀里,“难道你看不出来子谦那傻小子对清缡妹子的情意吗?她只有跟着爱她的男人,才会得到幸福。”

    “是吗?”她怀疑地抬头,“原来你早就知道温子谦喜欢姐姐了,你可真大方呀!”戚清缡可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呢!

    “我的心里只有你,容不下其他人了。”此情,天地可表呀!他又怎么会去在意别的女人呢?

    “那你不会伤害缡姐姐家里的人吧?”

    向劭天摇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的相公并非好战之徒,我说过对她没有任何恨意的。”

    只是这么一来,戚明邦那老狐狸难免有意见,不过无妨,他知道如何让他满意,不再阻挠戚清缡的婚事。

    “那就好。”邬小蝶松了口气,总算可以大大方方地投入她的男人怀里,汲取她专属的温柔了,“相公,我可要先声明了,我可没有姐姐那种度量,我是绝对不会容许你娶妾的。”这点她可要先声明。

    “放心,我有你就心满意足了,哪会再奢望?”这俏皮可爱的小妞儿,是他今生情之所系,谁也取代不了。

    ☆★☆★

    数天之后,向劭天几经思考,终于来到了戚清缡的房间。

    “谢谢你。”向劭天一反常态,充满谦卑之姿认真地说。

    戚清缡对他这突如其来的道谢,诧异得瞠直了眼:“你……为什么会突然跟我道谢?”她受宠若惊呀!

    “因为你的成全,让我得到全天下间最宝贵的幸福。”向劭天并非草木,他的眼神比谁都要锐利,当然看得出来她为他和小蝶所做的。

    以前是他太疏忽她了,从没将她放在心上,更没兴致去解读她的好与坏。

    算来,他的心胸还是太过狭窄,竟将他和她父亲的旧账算在她头上,报复性地娶了她。可没想到戚清缡是这般心地善良的好女人,他当然会良心不安。

    “是吗?”戚清缡露出释怀一笑。这辈子能看到这心目中高高在上的男人愿意在她面前承认自己的错,实在也值得了,“你和小蝶都是我关心之人,我当然希望看到你们快乐。”这是她的真心话。

    “谢谢。”向劭天由衷感激。

    戚清缡轻摇螓首,真心为他俩高兴。

    “子谦是个很好的人,像你这般心地灵美的人儿,一定会得到和我们一样的幸福。”他真诚地道。

    “……是吗?”这种事,可没人说得准呀,她和温子谦真的适合吗?

    “是的,别担心,若他敢欺负你,只管找我好了。”向劭天承诺道。经过这番波折,他是真心对她好、关心她,将她当成亲妹子般疼爱了。

    戚清缡真没想到她和向劭天之间也会有这么平和的一天,若之前心里还有些许埋怨,也在他这番话语中,感动得烟消云散了。

    “谢谢,我会记在心上的。”戚清缡思忖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将心里的话说出口,“答应我,好好待小蝶。”

    虽然知道他俩感情好,但是她还是希望能当面听到他亲口承诺,才不枉她的一番苦心。

    “我会的。”他郑重地道,“你只管放心吧。”

    “太好了!”她真心地道。

    事情能够如此圆满地落幕,戚清缡心中的大石也放下了。不用再日日战战兢兢、无限期地等待夫君的回眸,对她来说也算脱离了可怕的桎梏,但愿她这辈子不会再重复同样的“苦刑”才好。

    向劭天也同样松了一口气。

    一想起小蝶和未出世的孩子,他的心就忍不住飞扬,他的幸福,就在唾手可得之处呀!

    上天算来也是善待他了。

    上天……上天——

    对了,他似乎该去向另一个人道谢呵。

    ☆★☆★

    “哎呀!你拉着我上哪儿去?我好困哪!”邬小蝶坐在他怀里,虽然舒服,可马车摇摇晃晃的,总是还有点不舒服,谁叫她是孕妇嘛,嗜睡是很正常的事呢。

    “带你去我俩定情之地。”

    “定情?”迷糊的小娘子摇摇头,“哪儿?”

    向劭天真是又好气又好笑,通常这都是女人家才会计较的,没想到他们居然角色互换了。

    “到了,下车吧!”他小心翼翼地欲将这亲亲小娘子扶下车。

    “哎!我自己走,不用扶了。”就在她想跳下车时,向劭天心脏无力地赶紧接住她。

    “小蝶儿,你别忘了肚子里的小小蝶呀!”可怜的准父亲哭丧着脸提醒。

    “啊——”的确忘了,她蹦跳惯了嘛,“我知道啦。”

    “哇!是月老祠耶!”邬小蝶抬头喊道。

    她当然记得这里,他还拉着她的手绑了红线,而那线儿像是有电似的,手上那种酥麻感,到现在还很难忘呢。

    “我就是带你来还愿的。”如今他能娶到如花美眷,自然得来好好感谢月老的成全。

    “还愿?”这个意思她不是很懂,“我进去瞧瞧。”

    她立刻向前奔去,目的当然是想再试试那红线是否还是那般神奇啦。

    果然,还静不到一刻呢!

    “小蝶,小心,别乱跑啊!”向劭天赶紧上前护着他的心肝宝贝。

    拉着她,两人走到月老神像前诚心地双掌合十,诚心拜谢,感激月老让他们找到了彼此。再捐献些香油钱,算是谢礼。

    拜谢过后,邬小蝶顿了顿才道:“劭天哥,有件事藏在我心里很久,我一直想问你。”

    其实说很久也没多久啦,只是以她的性子能藏住心事而且不说,这可是很难得的哟。

    “咱们是夫妻了,有什么事不能说呢?你问吧!”

    “那个……”她俏脸赧然地迟疑道,“难道你不觉得姐姐样样比我好吗?为什么你会喜欢我呢?”

    “她哪里比你好?”在他眼中,她才是最好的。

    “比如她的好手艺啊!”萨律琦可为此死黏着她不放呢!

    “我们家有厨子,用不着娶个煮饭婆。”

    “她的手很巧呢!”邬小蝶摊开自己笨拙的小手,丧气道。

    “我们店铺里也有许多刺绣师傅,我用不着娶个绣女。”

    “她会整理家务,你就不知道,涤尘轩又干净又漂亮呢!”而她很笨,只会将所有东西弄得乱七八糟。

    “不要紧。”他不顾众人目光地轻揽着她,“我们家有很多奴婢供你这向少夫人使用,一点都不需要担心。”他爱怜地点了点她的俏鼻。

    “可是……”

    “没有可是了。”他断然道。

    她乌黑眸子羞涩地凝望他,扁扁唇:“说到底,我还是没用。”

    这个夫君真笨,要是她,才不会放弃戚清缡这么好的女人呢。

    “谁说没用?”他大手轻抚着她的小腹,“你是我孩子的娘,你是我精神的支柱,这些都是没人能够代替的,知道吗?”

    “是吗?”

    “当然啦,在你面前,我可以很轻松自在,看到你我就很快乐了。”

    看到她就很快乐?这是什么意思?她长得很好笑,还是她的鬼脸做得特别成功?邬小蝶狐疑着。

    算了,不管了,只要他快乐,她就会跟着快乐,这样就足够了。

    “我到今日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伟大哩!”她可是他快乐的泉源喔!

    “那还有疑问吗?”

    “有。”

    “还有?”不会吧,这小娘子问题还真多。

    “别紧张,我只是想问他们在做什么?好有趣的样子。”她怀疑地问。

    在踏出庙门的时候,邬小蝶看见一些妇人带着自家闺女正在求签,好奇得目不转睛。

    “求签啊,乞求一个如意郎君,或美丽娇娘吧!”向劭天解释道。

    “那我们也去求一支签吧!”邬小蝶新奇地道。

    向劭天点头,两人相偕着有模有样地求了一支签。

    那签上只写了四个大字——

    天赐良缘

    命定

    “还好,幸好及时发现错误,向劭天还是娶了他的命定佳人邬小蝶。”月老松了口气,端了杯茶水压压惊,顺道冲去一身的酒气。

    “你在庆幸什么?你这么一个错误,可将清缡姑娘害惨了,瞧人家多善良、多无辜,又多可怜啊!”山神愤愤不平地指责道。

    “就是啊,师父,我最英明的师父,你……你这次实在让我太失望了,我一定要告诉良缘和美缘他们,要他们记取教训,千万别跟你学习。”喜缘同样气愤地说道。

    “嗄——”月老心虚地低下头。

    没错,都怪他贪杯,都是他不好,都是他的错……

    “山神,喜缘,我知道错了,你们可不可以别告诉其他人。”要是这件事让其他人知道了,那他月老的声望,岂不一败涂地?

    “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我真的好同情清缡姑娘。”山神摇摇头。

    “我也是。”喜缘难得违背他英明的师尊,站在正义的一方道。

    “若是我有办法补救呢?”月老忽然眼睛一亮地问。

    “什么办法?”山神和喜缘两人洗耳恭听。

    “原本戚清缡和她的母亲一样,命定是该沦为不受重视的小妾,不过因为这回我犯的错,让她受了委屈,所以……”月老认真地道,“我决定替她配段美满好姻缘,借此补救,你们说可好?”

    “好,太好了!”山神和喜缘两人紧绷着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呼!总算以喜剧落幕,还好,还好,月老忖度着,往后工作时,他再也不敢贪杯了,以免重复同样的错误。

    “那月老你答应我的事……”山神可没忘了此行的目的。

    “我没忘。”月老反问,“那你们答应我的事呢?”

    “嘘——”山神和喜缘两人很有默契地闭着嘴。

    这件事就让天知、地知,你我可千万别说出去喔!

    月老还是那伟大的、英明的姻缘之神哪!

    一本书完一

(快捷键:←)上一章  但愿人长久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