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忧言情小说-楚楚的爱情混战-第九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校园 >> 校园之恋,很清新、独特的作品 >> 楚楚的爱情混战作者:莫忧 | 收藏本站
楚楚的爱情混战 第九章 作者:莫忧
    三天后,足球场上。

    “丘辰!”

    丘辰踢得十分用心,入了神,突然被其他同学的促狭笑声唤醒。

    “怎么了?”丘辰停下脚,抬头问道。

    “你看那边!”

    丘辰顺着同学的手势一望,发现球场外,有一个窈窕的人影正在对自己招手灿笑。

    怎么又是她?丘辰拢起了浓眉。

    虞允文身穿一件颜色鲜明的线衫和牛仔裤,帅气十足,令谁看了都会眼睛一亮,想和她交朋友。

    丘辰却不明白,她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虞允文明明知道,他已心有所属,为何还来纠缠不休?不管他上什么课,她都如影随形。

    丘辰不想为她苦恼太久,低头踢着自己的球,心想,她等得无趣后便会离开。

    三天前,虞允文虽惹得楚楚不快,但却在他的面前,表现出万分歉意,他也不能再说她什么,只想尽可能和她保持距离。

    中午,楚楚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主动来找他吃饭,两人刻意挑了间较不会遇到熟人的餐厅,好好谈了谈。

    他向楚楚解释,自己并不是不想追楚楚,只是,觉得帮她把事情解释清楚更重要,以免她清白受损,遭人非议指点。

    大概是他惶乱的语气将他的真挚情意表达无遗,反而使得楚楚十分开心,了无嫌猜。

    “虞允文?”丘辰叹了口气,说:“楚楚,我会尽量想办法解决的!”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楚楚突然杏眼一睁,柳眉一竖。

    “楚楚?”他想她生气也是情有可原。

    谁忍受得了虞允文这种光明正大抢别人男朋友的行径?

    楚楚说的却是:“傻瓜,我不高兴的是,虞允文又不是问题,就算是问题,也是我们共同的问题。”

    “楚楚!”丘辰感动地很。

    “我们别为她伤神了,只要我们好就好!她喜欢你,也是没办法的事!”楚楚“难得”这么讲理。

    丘辰很高兴地交叠上她的手,心想,他和楚楚能顺利走到这地步,楚楚能正视他的存在,多少都还得感谢虞允文这个大催化剂。虽然,虞允文原本的目的是搞破坏。

    “还有啊,丘辰,你真的不要为她太烦恼,以免想她的时间变多了。”

    “我只想如何把她送去外太空!”

    想让虞允文移情别恋,倒是丘辰的衷心希望。

    “这样还不是想到她?不准,我不准的只有这一点!”

    看在丘辰的眼里,楚楚的这一点不准,还真特别可爱。

    “楚楚,你终于会吃我的醋了!”

    “我可是醋缸喔!”楚楚咬着下唇的模样,很是娇俏。

    “知道了!”

    他明白楚楚的意思,只要他们之间感情日益弥坚,自然可以将虞允文视若无睹。

    不过,那一顿饭后,他和楚楚准备走出餐厅时,虞允文正好和她的朋友正准备走入。

    绝对不是凑巧!虞允文还调皮地对他眨眨眼,意味深远。

    看来,她在短期内是不会轻易罢休的。

    足球场上,丘辰心无旁骛地踢着球。

    “丘辰,你去看虞允文,她在太阳底下已经站了一个小时了!”

    “好歹也跟她说说话!”

    “至少也劝她走!”

    “她不是来看我的!”丘辰一律这样回答。

    决绝的神情和冷淡的口气,浑然不像平常友善亲切的他。

    如果,虞允文是想当他的朋友,他不会这么无情,甚至还会和她相处甚欢。

    姑且不论她的思想行径,虞允文的性格十分讨人喜欢,极好相处。

    但是,丘辰肯定的是,虞允文要的不仅如此,所以,他只好无情。她要的,他已经给了楚楚,所以无情,这就是爱情的美丽及残忍。他不认为自己会让虞允文得逞。

    这一堂体育课结束时,虞允文还真能捱,还在场外候着他。

    丘辰没搭理她,迳自离开,她却追了上来。

    “丘辰,你渴不渴?”她递上了运动饮料。

    也真服了她,在太阳下站了两个小时,精神依旧奕奕,笑容可掬。

    “不用了。楚楚,我在这边!”一看见楚楚,丘辰就换了一张笑脸。

    “丘辰,我带来了你最喜欢的粉圆豆花,累不累?”楚楚边和他说话,边对虞允文微微颔首。

    后者脸上没有表情,却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连楚楚都不禁为她的胆色动容。

    丘辰却像个极没神经的人,边和楚楚说笑,边吃豆花,完全无视虞允文的存在。

    一分钟后,楚楚和丘辰招了招手,因为她得回去上课了。

    “楚楚!”丘辰突然唤住了她。

    “什么事?”她踱回他的身旁,笑问。

    “没什么,突然很想握握你的马尾而已!”他伸手,像个顽皮的小男孩,握捉了她的马尾。

    楚楚今天梳了一个高马尾,整个人看起来十分亮丽活泼,走起路时,马尾晃呀晃地,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难怪丘辰心动。

    “傻瓜!”

    不知怎么的,丘辰一些无心的话或动作,总会让楚楚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比他为她大费周章准备的礼物或是甜言蜜语,更令她心动。

    “我走了!”

    “嗯!”他目送楚楚离开。

    “我不会死心的!”虞允文以不受打击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我对楚楚并不是一见钟情!”丘辰突然回头直视着她。“而是在和她同学了将近半年后,一天比一天更喜欢她!从那时迄今,已经有六年了,你现在对我做的,我也曾对楚楚做过,只是,若不是真心的喜欢,绝对不可能坚持这么久!”

    “你能不顾一切地喜欢她,为什么我不能不顾一切的喜欢你?我又不要求你什么!”她不会摇尾乞怜,却又句句动人。

    “只要你不要招惹楚楚就好!”语毕,他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只要你让我对你好!”她在他身后大嚷。

    他没回应,更没有回头。

    虞允文看着他的背影想,她认输了。但她只是暂时认输。对丘辰要攻心为上,她决定改变战略。再度攻坚!情场如战场!她可是常胜将军。

    半个月后。

    “叮咚!”

    丘辰以为是下课楚楚回家了,一听见门铃声,立刻趋前应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来者竟是虞允文。

    虞允文一见他,就露了一个比什么都灿烂的微笑。

    她今天穿了一袭连身短裙,A字裙的下摆,新潮有致的发型,使得她魅力逼人。身上还散发出淡淡的香味,令人欲醉。

    丘辰再怎么惊讶于她的突然造访,也不得不承认,虞允文得体精心的打扮,带给他视觉上很大的享受。

    本来,她就是和楚楚不相上下的美人。

    “我是为了汽研社的事来的!”

    丘辰是汽车研究社的干部,虞允文也是,在汽研社少之又少的女社员里,她可说是一枝独秀,锋芒十足。刚入社没多久,她就自愿担任社团的女干部,做起事来有条不紊,深获好评,也引发社团里不少男社员她争风吃醋的情事,这就是所谓的虞允文旋风。

    “是假日出游的事吗?”丘辰想了起来。

    由于他和虞允文同是活动干部,所以两人自然得筹画社团的出游事宜,不过,他原本打算明天社团干部会议时,再和她商议一番也还不迟。

    却没想到,虞允文竟在此时找上门来了。

    “忙吗?”虞允文往屋内探头探脑着。

    “我正在上网!”

    “难怪电话打不通,原来是用联线上了!”虞允文像为自己的突然到访理由,歉然地笑道:“我打了几通电话给你,因为一直占线了,所以亲自过来看看,希望不太打扰你!”

    “不会啦!”他也不是个冷酷无情的人,摇了摇头,还有丝笑意,朋友之间的。

    近来,虞允文虽然还是修他们系的课,加入了他的社团,不过,她好像不再以他为目标了。她在外文系的课上认真听讲,在汽研社,对各式名车如数家珍,对社团事务不遗余力;她对他的态度,就像对待其他的男生般,不特别疏远,也不特别热络,不再对他另眼相看;丘辰可说是额手称庆、高兴不已!对他而言,虞允文的死心,不啻是让他多了个朋友,少个麻烦。

    所以,他现在对虞允文也是以平常心视之,觉得和能力高超的她共事是件有趣的事,极富挑战。

    虞允文是个强势者,丘辰亦然,两个人即使合作,也视为替自己找到个势均力敌的竞争者。

    “因为我做事不喜欢马虎草率,所以我才来找你,想和你先把出游的事讨论一下!”她说得合情合理,教人难以拒绝。

    “好吧,请进!”

    丘辰心想,既是为了公事,再要她走,情理上也说不过去。

    “什么东西?好香!”

    “我在卤牛肉,楚楚喜欢吃卤牛肉!”

    虞允文的脸上闪过一道黯然,随即如花笑开。“丘辰也会做菜?”

    丘辰摇了摇头,笑说:“不会!卤牛肉是楚楚妈妈的拿手绝活,我特地央求她妈妈收我为徒,想给楚楚一个惊喜!”

    “丘辰对楚楚真是用心良苦……”

    丘辰只是微微一笑,替她倒了杯果汁,两人就开始讨论社团出游的准备工作,如订地点、时间、饭店、交通工具、费用、寄发通知和买保险,还有串场的表演,都需要琢磨。

    他们在保险费用的金额上意见相左,正想获得一个共识时,虞允文突然掩眼垂颈。

    “怎么了?”丘辰发觉了她的不对劲。

    “我的隐形眼镜从眼球上滑开,可不可以请你帮我挤回去……”她痛得直泪流。

    丘辰不忍袖手不管,只好来至她的身前,低头伸手按上她的眼睛,替她挤回隐形眼镜。

    “丘辰,我回来了!你……”

    说巧不巧,楚楚用磁卡开门进到了屋里,她的嗓音惊得丘辰迅速回头,下意识地将手抽离虞允文的身上。却不晓得,这样一来,反而造成一种暧昧的假象。

    不由得让楚楚疑心四起,他是不是做贼心虚?

    他们两个人先前靠得那么近又是在做什么?虞允文的脸上为什么会有一种洋洋胜利的神色?丘辰刚才的手好像拂过虞允文的颊?

    不管事情真相如何,楚楚身上的值是小于七的,而且是在快速的下降中!七以下,表酸度越强。

    “你们在做什么?”她想以轻松的态度问,没想到发出的语气却是冰般地僵硬。

    丘辰向她走去,握住了楚楚的手。“允文的眼镜滑开了,我帮她挤回去!”

    虞允文在丘辰的回视下,立刻又变了一种脸色,不再自得,而是慌忙地想要解释:“楚楚,丘辰说的是真的,你千万不要误会!”

    楚楚这时才明白她的用心,虞允文要在丘辰面前表现她的真诚无辜,要是楚楚再计较,就是不明事理,无理取闹了。

    所以,楚楚漾出接受挑战的笑容,牵着丘辰的手,向虞允文走过去,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好不甜蜜。“没什么好误会的,你们好像在忙社团的事,继续啊!不用管我,我去厨房准备晚餐。”

    虞允文正要接收丘辰时,丘辰却回头,笑吟吟地秋着楚楚,好像有什么事要宣告。

    “楚楚,我先陪你去厨房,有样东西给你!”

    他不由楚楚开口,便将她拉进了厨房,看得虞允文目眦欲裂,呆呆地听着从厨房里传来的嬉闹笑语声。

    直到十分钟后,丘辰才独自出现在大厅,忙不迭地道歉着:“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虞允文依旧笑容可掬,虽然有点勉强。

    刹那间,虞允文收了笑,眼神幽幽地望了丘辰一眼,丘辰的目光却丝毫无异,坦荡得很。

    虞允文见他丝毫不为自己所惑,只好隐忍下来自己的满腔哀怨,装做很开心的样子。

    十五分钟后,两人不知道讨论了什么有趣的事,虞允文笑不可遏,伸手想推也在咧嘴笑的丘辰。

    这时候,楚楚神出鬼没地出现了,在半空中截住了虞允文的柔荑,故作惊叹地道:“别碰丘辰,他身上太脏了,会污了你的玉手!”

    丘辰见楚楚先前才在厨房拿新台币这是楚楚的最爱之一发誓,说她绝对不会吃醋,现在却冲出来,挡在他和虞允文的中央,不是吃醋是什么!;

    要是吃醋,就吃得光明正大一点,硬推说他身上脏,不准别的女人碰,是什么天才理由?丘辰原本想极力忍住,没想到却是万万忍俊不住,爆笑出声,笑到捧腹。

    楚楚回头娇睨了他一眼,他才勉强收笑。

    最后的结果是,楚楚杵在他和虞允文中间,坐得离丘辰很近,近乎是偎在他的身上,却又不是令人看不顺眼的紧贴。

    “我该告辞了!”虞允文忿忿地立起身子。

    因为,她看出丘辰的注意力全在逗楚楚开心上了。

    “你要走了?丘辰送客!”楚楚礼貌周到地很,反正又不用自己跑腿。

    一等虞允文离开屋里,丘辰就奔到楚楚的身边,抱起她的纤腰,欢呼似地转圈。

    “放开我!”楚楚虽头昏目眩,心头却异常地甜蜜。

    “不放,不放,楚楚吃醋的样子最可爱了!”

    “再不放手,我要吐在你身上了!”她恐吓道。

    他将摇摇晃晃的她,轻置于沙发上。

    楚楚戳戳他的胸膛,娇俏地说:“我才不是吃醋,我是看不惯她想勾引你!”

    “所以你就勾引我了?”

    楚楚闻言,窘红了一张脸,小小声地道:“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怎么能眼睁睁看你被抢走!”

    “除了你,谁也抢不走我的!”

    他低身去吻她红润的双唇。

    由浅而深,由轻而重,难分难舍。

    她不再迟疑,主动去回应他,勾兜上了他的颈项,引发他更加无法自抑的热情,准备将她溶化。

    迷情中,楚楚发出满足的叹息。

    卓越刚上完微生物学,准备和系上的同学一起去餐厅用餐,突然发现有一个人搭上了自己的肩。

    “哥?”卓越十分地惊讶,不明白正在电研所攻读硕士的哥哥,为什么会来到医学院?

    “卓越,我的指导教授要见你!”他的哥哥脸上的表情十分神秘。

    “电机系的教授?找我?”卓越实在不能理解。

    “反正,你跟我来就是了!”他的哥哥不由分说,就把他架出医学院。

    然后,将他领至一辆上。

    他哥哥向车内的主人匆匆地行了一鞠躬的礼后,人就失去了踪影。

    “你就是卓越?”

    “是的!”

    卓越打量身旁的中年男子,由于他有一张圆圆的娃娃脸,所以让人看不出、猜不着他的真实年龄,要不是他西装革履,将头发梳起,抹了发油,蓄了八字胡,会让人以为他还只是一个鱼尾纹稍多的大学生。

    “可不可以回头让我看清楚一点?”,

    卓越蓦然吓了一跳,因为这个声音并不是他身旁的男子发出的,而是由他后头传来的。而且还是个女声。

    他不自禁迅速回头一望,不是他听见幻听,而是后座真的坐了一个女人,笑吟吟的。

    卓越突然觉得她十分面熟,那笑容到底像他哪一个朋友?

    “爸爸!”女人唤了丈夫,“你输了吧!我早说卓越一定是个美男子,一千块拿来吧!”

    “哼,长得还可以而已啦!”这位电机系的教授十分童心未泯,一心撒赖:“还称不上美男子!”

    “愿赌服输!一千块快拿来!”看来妈妈也成熟不到哪里去。

    “你看,他耳朵小了点,不算美男子啦!”爸爸又在找借口,不是舍不得一千块,而是不想输。

    “耳朵又影响不到他的帅,一千块?”妈妈是非赢不可。

    被当做赌具的卓越不由得啼笑皆非,下意识掩住双耳,心想这对夫妻可真古怪,却也有趣地很。

    “一千块就一千块!”男的掏出皮夹。

    “输了就要服输!”女的飞快地抽过一千块,流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卓越只好咳嗽两声,来引起他们的注意力。

    “爸爸,他感冒了吔!”

    “好,我们先带他去看病吧!”

    “不用了,不用了!”卓越连忙说,他才没病呢。

    女的劝他说:“你不是医学系的高材生吗?不知道小病会积成大病的道理?”?

    男的也接口说:“对啊,你想害我的女儿心疼不成?你这小子!”

    你的女儿?!卓越心底突然有了直觉的答案。

    最后,果然不出他所料。

    三十分钟后,走出轿车的卓越,脸上笑容所发射出的灿烂,会令太阳汗颜。

    “可馨,这是你要的诗!”楚楚递给了她。

    这也是丘辰第三次替可馨捉刀了。

    可馨却连看也没看,便将那两张诗作撕个粉碎,丢进了垃圾桶。

    “你疯了?下午的‘倚马可待会’,你怎么办?”

    “我决定向卓越吐实!”

    喔,今天真是不太一样的日子,平日昏昏昏昏欲睡的陈可馨陈大小姐,竟也会出现毅然的神色。

    “可馨?”楚楚就算早就料到她的决定,也还得装出吃惊的神色。

    她会晓得,可馨做下了这一个“伟大”的决定,凭的是她们多年的友谊。

    可馨已经两天没来上学,她没来上学,就表示她有大事在苦恼中。

    因为,学校是可馨的舞台,她热爱上大学生活热爱地不得了,当初她会舍理工而取文学院,就是想多跟人接触,而不是困在实验室中。

    “就算卓越从此会唾弃、轻视、不甩我,我还是打算向他说实话。每次想到我在欺骗他,我就好难过,越来越讨厌自己!”

    “可馨?”楚楚搂了她一把。“有骨气,这才是全世界最棒的阿馨!”

    “谢谢你,楚楚!”可馨揩揩眼泪,破涕为笑说:“现在我轻松多了!对了,你和丘辰怎么样了?”

    “还不是老样子!”她语气轻忽,笑容却甜滋滋地。

    “怎么有人在传说虞允文得手,丘辰变心的谣言?”

    楚楚微微一笑。“因为丘辰现在都不黏我了。”

    “真的?”

    T大文学院一年级的共同科目有中文、外文、历史、中宪,上课并不是以一系为单位,而是以院为单位,各系混合成数班,所以丘辰有十堂课和楚楚上的是不同教授的课,不过,以前丘辰老是跷自己的课,去上楚楚的课。

    现在他们感情稳定后,丘辰也就不再仁楚楚的课了。毕竟,两个人都觉得让彼此有一点空间较好。没想到,到了别人嘴里,竟然成了这个样。

    “丘辰还打算转系念管理学院?”可馨摇了摇头。“你会不会害怕捉不住他?”

    “我喜欢他现在这个样子!”

    “怪不得,你以前真是一座小冰山,他不死皮赖脸一点怎么成?不过,我怕你会适应不良。”

    “见面时间虽然少了,感觉却增加了,我好得很。”楚楚倒是一点也不担心。

    “嗯,能遇到一个感觉对的人就够了。”

    “就是啊!”

    椰林大道染上了夕阳的金晖,她们两人斜曳在大道上的影子越来越长,越来越远。

(快捷键:←)上一章  楚楚的爱情混战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