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忧言情小说-楚楚的爱情混战-第八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校园 >> 校园之恋,很清新、独特的作品 >> 楚楚的爱情混战作者:莫忧 | 收藏本站
楚楚的爱情混战 第八章 作者:莫忧
    迷离中,她望见他走向自己,她只觉自己浑身都是酒热,却不晓得自己看人的醺迷眼神有多醉人。

    他先是吻了她的额,慢慢地沿着脸庞而下,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抗拒,他的气息拂在她的脸上,使得她无力的身躯更加乏劲,无法挣扎。

    当他的吻来到她的颈上,他的手正轻巧,具说服性地在卸她的衣裳。

    是他印在她胸前的热吻,使她恢复理智的,她死命地嚷喊:“不,不要……”

    “不要,不要……”楚楚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

    在发现自己的一袭衣裳还好好地穿在身上,她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真是丢人,她这个“良家妇女”、连三级片都没看过的一级良民,竟会作这种春梦?一想到这,她脸上的红潮泛得更加厉害了。

    “楚楚?”

    丘辰的脸和她的正对着,距离只有一时,近得令楚楚心惊胆跳,他拂在她颊上的气息,勾起她对先前春梦的记忆及羞辱,她恼羞成怒地伸手推开他。

    蓦然间,令她停止所有动作的是,丘辰背后车窗外的背景,竟是星斗满天的爽朗黑夜,这时她才意会到,自己不知在何时离开了丘家,坐在丘辰的车上。

    这是另一个梦吗?她不是好好地睡在床上吗?;

    “我怎么会在这里?”

    丘辰源源本本地说出他的诡计,如何把楚楚醉倒,然后将她抱上车子,由他架来垦丁,等她酒醒,她醉了一天。

    来看他们这辈子,可能唯一共赏“黑文”彗星的机会,五十六年的唯一!

    如果不来,丘辰真的会终身抱憾。

    这也是他何以要让“生米煮成熟饭”做成既定事实的目的了。

    楚楚像个小孩似的气得直跺脚,嚷着要回家,但当丘辰告诉她,再过半小时就能看见黑文彗星后,期待使她忘了埋怨,甚至是“有点”高兴丘辰把她硬架来!

    丘辰君子地先行下车,好让楚楚换下睡衣,换上丘辰替她带来的衣裳和薄长裙,长裙是丘辰故意挑的,丘辰喜欢看她穿长裙。

    楚楚发现丘辰忘了替她带鞋来。

    他有些狡猾地笑说,他忘了,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楚楚却直觉他是故意的,好让赤脚的自己受制,赤脚想逃可累多了。

    他半哄半强迫地背她出车,虽然楚楚原本的希望是丘辰把鞋脱给她穿。

    他把她置于车前盖上,让她坐稳,他则默默地立于她的身旁,两人都在引领而盼。

    二十分钟后,右方的天空突然出现划出一道亮光,几乎也在同时,楚楚感到丘辰背起了自己。

    这个傻子,竟背着她,去追划过天际、即将消陨的彗星!人怎么可能追得上?

    何况,他的背上还有她这个负担。

    不论如何,丘辰是越跑越快起来,至少在他背上的楚楚就有这种错觉,除了彗星消失的一刹外,丘辰的脚步真的追上了彗星,并驾齐驱。

    让她能将五十六年才释放一次的灿烂,捕捉得更加真实。

    而她也确切地感觉到,瞬时间,丘辰和自己融成了一体,看来,他们是分不开了!

    “楚楚!”丘辰喘气着将她背向车子,笑说:“你有没有许愿?”

    “能许愿的是流星,不是彗星!”她抬杠着。

    “一样都是星星,我想,都能许愿吧!”丘辰神秘地问:“你知道我许了什么愿吗?我许五十六年后,我们还能一起来看彗星!”

    楚楚告诉自己不必太悲观,即使五十六年后他们真的一起来看彗星,未必中间的五十六年也是一起度过的,说不定是他们五十六年后的同学会办的是“彗星之旅”

    不过,她似乎乐观得太早了。

    丘辰接着又说:“但是我转念一想,这样许愿太浪费了,与其许五十六年一次的共享灿烂,不如许五十六年朝夕相处、祸福与共的心愿!”

    好在楚楚够坚强,她随即又安慰自己说,这只是他的“愿望”不是每个愿望都能实现,否则世上就没有丑人、饥饿、贫穷和邪恶了。

    丘辰将楚楚再度轻置在于车盖上,执起她的手,说:“楚楚,可是我又想了想,我不能只靠许愿,所以我决定,我要一天比一天更努力来守护你!”

    楚楚这下再也无法“乐观”看来她和丘辰、丘辰和她,是剪不断、割不开了!:

    “楚楚,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守护你一辈子!”他笑得极为野亮。“如果真的不行,我也要让你感觉到,这一辈子,最爱你的人是我,陪着你看五十六年一次彗星的人是我,你的记忆是我……”

    一时之间,人声与风声俱静!

    楚楚不能明了自己的心情究竟如何?

    但是,她记得,垦丁的夜空变亮了。

    丘辰的脸庞在她的脑海心湖中益发鲜明起来。

    楚楚和丘辰回到台北是三天之后的事!

    因为丘辰诱拐楚楚说,好不容易大老远来到南台湾,不玩玩实在太可惜了,楚楚想想也对,反正她也不是没有跷过课,便遂了丘辰的意,先逛了垦丁的各大风景区,再到高雄的白沙湾,到旗津吃海产,再上阿里山看日出及神木。在上山之前,丘辰还特意买了一架相机,好留下永恒的回忆,然后他们意犹未尽地去吃遍台南夜市的小吃,逛安平古堡,踏青走马濑及南鲲鲷,玩得都快疯了。

    直到三天后,楚楚才醒觉,他们玩过了头。

    三天之中,也被丘辰那个乌鸦嘴说中,她记忆中的人物,只有丘辰!吓得她半央求半胁迫丘辰北返!

    一回到家,丘辰和她各自回房洗个舒服的热水澡,楚楚拨了通电话给可馨,看看三天之中,有无大事发生。

    可馨只说大家留意到他们“各自”失踪三天之事,并不担心,想也许一时兴起去哪玩了。

    不过,楚楚听到“各自”两字十分满意,就不再追问。

    可馨见她没追问,也就“保留”地不告诉她,已经有不少人把他们的“各自”失踪“联想”在一将,她想,还是先不要告诉楚楚的好,楚楚玩了三天回来,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她怎么能害“最好”的朋友失眠呢!

    “还有没有别的事?”

    “楚楚,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可馨原本烦恼到极点,好在她和丘辰适时回来了,她才得救。

    “一定和卓越有关?”

    “不是,不是,是和‘倚马可待会’有关。”可馨急忙辩解道。

    “卓越和‘倚马可待会’有什么差别?”

    “这有很大的不同,不过,楚楚你是不会懂的,所以我也就不解释!”可馨默了半晌,忽说:“可不可以由你出面请丘辰帮我捉刀两首新诗?”

    “我去跟他要……”楚楚考虑了半刻,才勉为其难地答应:“好吧!什么时候要?”

    “明天下午以前!”

    “明天下午以前?”楚楚倒抽一口气,真赶!。

    “谁晓得你们会失踪三天,本来我已经放弃希望,谁晓得你们又在今晚赶回来!”

    “我要是不赶回来,有人就要难过死了!”楚楚笑着调侃。

    “楚楚,这样好吗?我是说我好像在滚雪球,用一些假象来让别人以为我的文采过人,是不是太卑鄙了……”

    “这世界的每一个人都在说谎,你不要没事自寻烦恼,更何况,你是情有可原,文采可以慢慢练,但卓越稍纵即逝!”

    “我不是想用文采来吸引卓越,只是不想让他对我失望,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反正,我去求丘辰写好两首新诗,你再决定怎么做,有备总无患。”

    “好吧……”

    “可馨,别难过了喔!”

    “好的,楚楚!”

    楚楚难过地叹了一口气,人间自是有情痴,无烦无恼的可馨竟也莽莽撞地跌进去了。

    她还是快帮她向丘辰讨诗吧!

    “明天下午之前?”丘辰微皱了眉,瞧不出他的真心意。

    是帮还是不帮?

    “可是我写诗有个怪癖!”丘辰终于又开口了。“说了你也不信!”

    “什么怪癖?”

    “一定要学古代文人备好文房四宝,然后有个人帮我磨墨,立在一旁伺候!”

    楚楚半信半疑地望了一眼,心想可馨为“倚马可待会”而生的苦恼,自己实在要负一半以上的责任,所以不管现在丘辰是不是在故意刁难,她也只好一肩担了。

    “我来伺候你!”她说,强带笑容。

    “那我怎么好意思?”

    “是我有求于人!”她再度勉强自己笑。

    “那好吧!”

    为了得到两首新诗,她磨墨磨得还算心甘情愿。

    不过,她心里也同时在想,改天,非得狠K十本八本新诗,不用再求这位规矩一大堆的“大诗人”

    不过,她也知道,写诗最重内容意象,也重文字凝炼,若非天纵英才,就需浸淫数年,才能偶有佳作,古诗如此,新诗亦然。

    丘辰没别的,光衣若雪遗传给他的天赋和自小对他的薰陶、耳濡目染,也够他拿乔了。

    所以,她甘心磨墨!

    “要写怎么样的诗?”

    “你觉得可馨会写出什么样的诗?”

    丘辰几乎是不加思索地说:“童诗,她人可爱又爱异想天开,写出来的诗一定像童诗!”

    楚楚知道他没有恶意,叹了口气说:“那就请你写两首二十岁的人写出的童诗……”

    “这样有点难耶……”丘辰又开始皱着眉。

    楚楚明白这是他有所求的表示,只好自动自发,“体贴”地说:“口渴不渴?我去帮你倒杯茶!”

    他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佯出受宠若惊的表情说:“这怎么好意思?”

    “我该做,你应得的!”她笑,嘴角微僵硬。

    喝了茶后,丘辰就开始拿起七紫三羊笔,开始沾墨,楚楚以为他总算要下笔了,结果他却又放下了笔,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了?”

    “我房间太凌乱了,惹得我思绪紊乱,竟致不能下笔……”他大大地叹了口气。

    好啊!他可真是得寸进尺,敢得很。

    但楚楚脸上还是堆欢地说:“我帮你整理整理吧!”

    他又是老话一句:“那怎么好意思?”

    但他手中已经拿出两件围裙,一件递给楚楚,一件穿在自己身上,围裙穿在丘辰的身上硬是小了一号,很是滑稽!

    所以尽管楚楚心裹很不“大大大大”爽字的仓颉码,她爸爸不准她说爽字,所以,她以仓颉码代之,但迎上丘辰那模样,实在不发笑也难。

    本来,她只打算替他收拾收拾书桌,就交差了事,没想到,丘辰越帮越忙,他们只好洗刷了整间房间,称不上纤尘不染,但也窗明几净。

    “累死了!”楚楚瘫坐在椅上,有气无力道:“这下写得出来了吧?”

    再写不出来,她就去求衣若雪掐死她这个不成材的儿子。

    丘辰却不答反问:“楚楚,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一样?”

    “房间变干净了!”现在连说话她都嫌累。

    “不是这个,你不觉得刚才我们通力合作,很像一对小夫妻吗?”

    “小夫妻也好,小白痴也好,小蜜蜂也好,反正求你快写诗好不好?”她在逐渐崩溃中。

    “可是我肩膀很酸,连带手也没力气拿笔了!”他看着自己“不中用”的手臂。

    “你……”她强迫自己露出一个柔柔的笑,以免前功尽弃。“那我帮你按摩一下肩头,松弛松弛!”

    “那怎么好意思?”他的一双眸子贼得很。

    “就怕我在手劲上不知轻重!”她事先警告着。

    说不定,真的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譬如她失控掐死他之类的。

    他却是不怕死,把脖子伸向了她,由脸上的神情看来,享受十足。

    楚楚用尽全身的力量,想让他吃点“苦头”没想到,他却是浑然无觉,不知“痛”痒。

    结果是楚楚力竭地赖坐在地上。

    丘辰却是舒服的伸了个懒腰,一副幸福男人模样。

    楚楚现在才知道,千万别跟像丘辰这种“皮”厚的人过不去,以免自己吃亏。

    她如一缕幽魂,幽幽道:“可以写诗了吧?”

    她从小到大,还没伺候人伺候得这么周到过。

    “可是,我的身体状况恢复了,但心灵又空虚了,灵感不能行云流水……”

    “我认了!”楚楚已经没有力气跟他计较,认栽地准备走出房间。

    丘辰却是两个大跨步上前,趁她还没能反应过来之前,将她局囿在墙壁之上。

    他低下头,凑近地瞅着她,使两人看起来很是亲昵。

    “做什么?”她颤音着问。

    “答应我最后一个要求就好!”

    “不好!”她直觉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我可以吻你吗?”

    “不……可以……”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眼却是越睁越大。

    丘辰好像是在沉思,眼睛黑得吓人,蓦然间伸手替她拂掉飞到粉颊上的几绺发丝,对她报以一笑,松开了对她的控制。

    他把呆呆茫茫的她推回房里,在房门前对她道:“楚楚,好好睡一觉,你今天累了一天,要作个好梦,诗我一定会写好的,你对我要有信心喔!”

    老天,楚楚呻吟了一声,丘辰是把她当女儿,还是他养的小狗小猫啊!

    她愣愣地杵在门口,看着丘辰踱步离开。

    星期五的早晨,可馨一周一次的早起天。

    因为,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星期五,卓越会骑车来总区上课,她只要在老时间,来到老地方,就能“恰巧”地望见卓越的身影。

    她喜欢远远地望着他,那是她觉得最适合她和他的距离,这样就好。

    奇怪,平常这时候,卓越的人车该来到新生南路和罗斯福路交叉口的,今天怎么迟了十分钟了?

    她不由得往卓越来的方向引颈而盼,一双眉不知不觉地紧蹙起来,他该不会出事了吧?

    一有了不吉利的念头,她就越加胡思乱想起来,只差没打一一九报警。

    “可馨?”

    “卓越?”可馨险些被突然出现在身旁的他吓了一大跳。“你怎么会在这?”

    “我来总区上课!”他笑了,形容有一些憔悴。“你在等人呐?我看你一直朝那边看啊看的。”

    “没有……不是……这……反正!没有!”她一紧张,便又开始胡言乱语起来,在卓越的凝视下,脱口道:“你怎么从另一边来了?”

    “我昨天和朋友夜游基隆,现在才赶回来的!”卓越饶有趣味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会知道我来的方向?”

    “没有……不是……这……反正……不是!”她此时此刻恨不得有地洞可以钻进去!

    “我载你。”他拍了拍后座。

    “不用了,只隔一个红绿灯。”

    结果,她还是上车了。

    等红灯时,可馨还没从傻笑之中回复过来。

    嘻嘻,卓越载她吔,嘻嘻!

    就在她喜得神经失调之际,她的目光突然落在卓越宽大的背上,她突然有了一个微妙的念头,但她告诉自己,这样做太疯狂,但她就是压抑不住那股想望。

    于是,她伸出手指。

    在他的背上,飞快写下了四个字。

    好喜欢你!

    好喜欢你,她一直没勇气跟他说。

    卓越没有回应,大概是她用力太浅,他不以为意吧!

    到了校门口,可馨在停车场的外头候着卓越,卓越骑车进去停置。

    说巧不巧,可馨发现平日跷课的跷课,睡觉的睡觉的同学们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成群、结党地来上学?。

    她本能地别过脸去,不想被认出。

    “那不是可馨吗?在停车场门口等谁?”

    “我往里头一探就知道了。”

    “老天,竟然是卓越!”

    “好啊,可被我捉奸成双……”

    “你竟然和卓越交往!”

    可馨这一刻才发现眼前的五个女人真是很聒噪,丢她们大学的脸。

    所以,可馨发出了“正义”之声。“我预备要办和师大体育系的联谊,想参加的人,五秒钟之内消失……”

    师大体育系的男生里头,有许多是未来的职棒明星,是现在联谊的热门科系之一。

    果然不出她所料,那群女人在五秒内消失得干干净净。

    “可馨,刚才好像有人在和你说话?”卓越走出来了。

    “没有,是风声吧!”她甜甜一笑。家丑不可外扬。

    “我们一起走吧!”

    “嗯!”

    “你刚才有没有在我背上写字?”

    这句话害得可馨差点拔腿狂奔,但她还是力作镇静下来,抵死不认帐地摇头着。

    “那,大概是风,风吹在我的背上!”

    “对对对,是风!”她赶忙附和。

    “不过这风也真奇怪!”卓越停下脚步,因为他们上课的大楼不同,得分道扬镳。

    “什么奇怪?”

    “风说,好喜欢你!”他以认真的眼望向了她。

    她这下再也没办法处变不惊了,一溜烟地逃得好远,把卓越远远地甩在身后。

    卓越伸手做成喇叭状,对她大喊:“今晚一定要来‘倚马可待会’,我等你!”

    可馨自然不敢回头,一鼓作气快跑到共同大楼,直奔三楼的教室,一早,她上本系科目的西洋文概。教授还没来,她却听见刚才遇着的五个女人的声音,她们正围着楚楚。

    “楚楚,你要小心!可馨现在和卓越交往甚密……”

    “楚楚,你要快点行动,否则……”

    “楚楚,你会选丘辰还是卓越啊?”

    “楚楚,我们本来很喜欢可馨,但她抢好友的男朋友,我就不敢苟同……”

    “楚楚!”这一声是楚楚自己唤自己的:“你根本就不喜欢卓越,是谁说你要和卓越交往的?谣言可是止于智者!”

    其他的人一听,纷纷讪讪地离开,想当“智音”?;

    五人没想到一回头,就迎向面色惨白的可馨,活活地吓了一跳,频频告诫自己以后不可在大白天做“坏”事,说人家“坏”话!

    楚楚也吓了一跳,忙把可馨拉至身旁坐下。

    “没事吧?”

    “没事!”可馨突然笑开。“我从总图一路没停地跑来,累毙了!”

    “没事吓我!”楚楚好气又好笑地拧了她一把。

    两人玩成一团,无视其余人的存在。

    “看来楚楚真的不喜欢卓越!”

    “有一阵子她不是都在刻意接近卓越吗?”

    “看来,她是为了帮可馨牵线!”

    “那不就没有好戏看了?”

    “不一定,你忘了,虞允文吗?”

    就在同时,丘辰怀里捧着一大堆早餐,从外头冲向了楚楚。

    “你喂猪啊?”楚楚噗哧笑开。发现他既买蛋饼豆浆,又买牛奶面包,还有汉堡奶茶,凉面热粥,校门附近有一排早餐车,全被他买齐了。

    “忘了问你想吃什么了!”他真情流露地搔头笑着,“可馨吃过早餐了没?”

    “楚楚,你一人得道,我鸡犬也跟着升天了!”

    楚楚听她调侃自己,立刻塞了个面包,去堵她的大嘴巴,她知道可馨喜欢面包,除了笨女人,她的另一个绰号是“面包馨”他们三人就一同享受丘辰的爱心早点。

    “好像又回到了国中时代!”丘辰怀念地说。

    “我们三个人真有缘分。”话说到一半,楚楚突然没了声音。

    除了缘分,还有心啊!

    丘辰和地之间除了缘分,他对她更是心思用尽,以前厌恶的感觉,在刹那间都转成了发自内心的珍视及感动。她真的欠他好多好多。

    “楚楚,怎么不吃?”他舀粥喂她。

    她乖乖地喝了,投还丘辰一个感谢的笑容。

    “吃人嘴软!”可馨正欲站起身子。“我就不打扰了!”

    “别闹了!”楚楚拉住了她,一扬眸,望向了门口方向,骚动的来源!

    好抢眼的女孩!

    一件粉橙色的紧色上衣,一件白色的紧身裤,将她高姚有致的身材勾勒无遗。

    她的头发不长,正好披肩,却有着美丽的弧度,衬托着她那一张漂亮的脸庞更加动人,乌黑的发丝里嵌着银色发带,使得她看起来既清纯又新潮,既野性义气质出众。

    她比别的同性更吸引异性的地方,是因为她可以在同时释放两种截然不同的风貌,令人目不暇给!;

    她是T大的钻石——虞允文!

    大家的眼光都停留在她的身上,不只因为她的光芒耀眼,更是想知道,法律系的她来到外文系,意欲为何?

    “楚楚,吃早餐吧!不然粥都凉了!”丘辰摇了摇入神的楚楚。

    “哦!”

    可馨暗叫不好,因为她发现虞允文是为了丘辰而来的,虞允文的眼神里,有着猎人的虎视眈眈。而丘辰是她映在瞳上的猎物。

    可馨想楚楚这下可大敌临头了,所以她想也没想,就起身迎向了虞允文。

    “允文,你到我们系上修课?”可馨明知故问。

    “嗯,可馨,真高兴见到你!”虞允文的笑容令人目眩。

    可馨自然打铁趁热的说:“那我们坐一块,你才有伴!”

    “等等好不好!”虞允文厉害的很,不答应也不拒绝,望了可馨身后的丘辰一眼。“我看见一个朋友,我想过去和他打招呼!”

    可馨能说不好吗?

    “丘辰!这就是楚楚吗?”虞允文的脸上没有敌意,笑呵呵的。

    “虞允文,你什么时候修我们系的课?”丘辰的眉微皱。

    虞允文看他一眼,说:“从今天开始,不懂的地方,就请你多指教,帮忙了!”

    丘辰自然得点头,因为,虞允文提出的是同学间的请求。

    “听说你和楚楚同时消失了几天。”

    楚楚直到这一刻才发现虞允文的用心,她是有敌意的,女人和女人之间的挑衅。

    “我看彗星去了!”丘辰淡淡地说。

    “那楚楚呢?”虞允文转向了楚楚。

    “我也去看彗星!很美好的经验,令我终生难忘!”楚楚甜甜一笑,丝毫不逊色。

    “你们两个一起去的吗?”

    丘辰望了楚楚一眼,楚楚点了点头。

    “那么丘辰和你的关系看起来是男女朋友啰?”她现在的语气,像个质问犯人的律师。

    “虞允文,我不认为我有必要向你报告!”

    楚楚心想是虞允文不懂探人隐私的不礼貌,犯了她,她也没必要客气,更没必要回答虞允文的任何问题。

    “楚楚,你别生气!”虞允文说得异常大方。“犯不着为了这一点小事和我生气,对不对?”

    被人犯到头仁,还是小事?楚楚冷笑。

    “我会这样问,也是有原因的!”虞允文又说:“因为我听说你和丘辰住在一起……”

    虞允文的话还没说完,“住在一起”四个字就引来整间教室所有学生的喧哗。

    楚楚只见每个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着自己,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只会越描越黑、于事无补,于是一张美丽的唇抿得更紧了,但是她又不甘心留在原地,和虞允文眼对眼,所以,她沉不住气的带着背包走出教室,可馨立刻追上去。,

    “楚楚!”丘辰也想追上去。

    虞允文却拉住了他,有着自责的神色。“看来大家误会了我‘住在一起’的意思了,你不先帮楚楚向大家解释清楚吗?”

    不管时代再怎么开放,大学生同居还是会引人非议及有色眼光,尤其是女孩子,受到的指指点点及心理负担会更加沉重。

    “大家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丘辰想甩开她的手。

    “楚楚可是女孩子,你有没有帮她想?”

    虞允文的神色越来越志在必得,信心满满。

    “住在一起”和“同居”毕竟还是有差别的,男女同租一层公寓也是常有的事,只要将其中的误会厘清,相信传言就不会难听到哪里去。

    所以,丘辰原本想追楚楚的脚步停了,他留在虞允文所在的教室,独自面对众人。

    虞允文好像也在极力弥补似的,十分起劲地替被自己抹黑的楚楚漂白。

    她要让丘辰向每一个人强调楚楚只是“同住”的朋友,她则在一旁帮腔,好给别人形成一种错觉,她和丘辰才是真正的一对,虽然,她的嘴里只提楚楚,不提自己。

    舆论,是很有用的。

    “真是惨败啊!”

    楚楚和可馨窝在麦当劳的一角,狠狠地咬着吸管,把它当成了虞允文。

    可馨突然没同情心地一笑,“楚楚,你也有担心丘辰被抢的一天?”

    “我不是担心这个!”楚楚摇了摇头,说:“我是讨厌虞允文来找我麻烦!”

    “你实在是太冲动了,何必跑出来,让她得意!”

    “我?”楚楚也后悔地很!

    “算了算了,这不是最重要的!楚楚,老实说,你最近别想安宁了!”

    “我去上、班的课不就得了?”

    “这样不是办法,简直就是在帮她和丘辰制造机会。”!

    “我……丘辰和她,随他们高兴!”楚楚说了赌气的话。

    “楚楚,你这样想不就更趁了虞允文的意吗?她的用意就是想疏远你和丘辰的关系!”

    “如果抢得走,就没什么好值得留恋的了!”

    楚楚突然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可馨却是看不下去,大发诤言:“楚楚,我现在可是非常认真地要告诉你一些话!”

    “不用再说了,我气消了!”楚楚百无聊赖地咬着吸管,咕咕哝哝地说。

    “楚楚,你以前都不肯正视你和丘辰的关系,你一直让它悬宕着,反正丘辰不会跑,可是,现在不同了!你也发现自己喜欢上他了吧?他不只再是你一个多年的同学而已,更是你喜欢的人了!”

    楚楚没有辩驳,算是默认,但说:“以前,总会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捉弄我!”

    “他是认真得不能再认真!所以,现在如果你不肯好好把握,让他被虞允文抢走了,最错最可恶的人会是你!”

    “可馨!”楚楚突然睁大一双美目,瞪着可馨。

    “楚楚,你千万不能让丘辰被抢走!”可馨越说越是激昂。“感情是需要维系的,情场如战场,只有优势,没有侥幸!”

    “可馨?”楚楚惊讶于可馨的激动!

    “楚楚,这是你回报丘辰长久守候你的最好机会了,绝不能有任何遗憾发生在你们之间!”说着说着,可馨的眼眶都红了。

    “你?”楚楚也跟着气结哽塞起来。

    可馨平日天真、老爱异想天开,但对感情却异常执着,那一股傻劲,也就是她最迷人的地方。

    “何况,失去丘辰的痛苦,恐怕会大大地超过你的想像!”可馨有些不好意思地吸了吸鼻子,揉揉眼睛。“谁教你平常都是接受者,六年来,你算得出你欠了丘辰多少情债?失去他的那一刻,那些债会要你的命的!”

    “可馨,你终于长大了……”楚楚十分正经地道:“真是太教我惊讶,你简直可以去当爱情咨询专家了……”

    “楚楚,你就不能认真一点吗?”可馨垮了一张脸,十分受挫的样子。她的一片好心,只换来一句“你终于长大”不知是褒还是贬,说得好像她平常很幼稚似的!

    “我是很认真的!”楚楚无辜地叹了口气。

    “对丘辰?”

    “反正我和他现在被虞允文一弄,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除了他,谁还敢要我?”楚楚把自己说成像全额交割股似的:“我看,只好这样了!”

    看可馨被自己唬得一愣一愣,楚楚捏了她脸颊一把,洋洋洒洒笑开。

    “楚楚,就是这样,既然你已经下了决心,我一定会帮你的!”

    “说得像宣战似的。”

    “款款款,情场如战场啊!”可馨再次重申这句千古不易的名言!

(快捷键:←)上一章  楚楚的爱情混战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