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忧言情小说-楚楚的爱情混战-第七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校园 >> 校园之恋,很清新、独特的作品 >> 楚楚的爱情混战作者:莫忧 | 收藏本站
楚楚的爱情混战 第七章 作者:莫忧
    丘辰的家,还是老样子,一如国二那年,楚楚来他家练唱时的典雅堂皇。

    以前有丘辰的父母和女佣同住,偌大的家还是显得太过空旷,现在丘辰一个人独住,真可说是遗世独立了!

    屋里收拾得十分清爽明净,看来得归功于一周来三次的钟点女佣,楚楚顽皮地伸指滑过桌缘,却无砂尘著手,呵,纤尘不染!

    “楚楚,快上楼来,丘辰知道你来了,直嚷著要下来看你!”衣若雪居高临下地看著她!

    “就来了!”楚楚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没错,她才走了两个阶梯,就见到一个黑影,从二楼上,以非“人类”该有的极速向她急扑而来,不是那个生了病还不肯安分的丘辰还有谁?。

    “楚楚!”

    还好楚楚躲得快,否则早被丘辰紧搂入怀,那可就亏大了!不过,楚楚匆忙中瞥了他一眼,他一头乱发飞扬,神色疲惫却不憔悴,笑得像什么似的。这么精神奕奕的人真的病了吗?

    “宝贝,楚楚是特地来探你病的!”

    “妈,说过多少次,不要在别人面前再叫我宝贝,我不是小孩子了!”

    “那叫你小辰好不好?”衣若雪虽才高八斗,也有词穷的时候。

    丘辰垮著一张脸,决定不予置评,转向楚楚笑说:“我本来还在想,今天不管怎样,一定爬起来去上课,好多天没见到楚楚了!”

    “我也是这样想,这几天不见你,心里头怪怪的,所以就自己跑来见你,你不会不高兴吧?”

    “我高兴死了!”仿佛楚楚的一句话,就让他病全好了似的。

    “小辰,带楚楚回房里坐,别让人家站著。”

    “我都忘了……”丘辰还是喜得搔头捉耳。

    六年了,他总算等到楚楚亲自来他家,他的喜悦岂是笔墨所能形容!

    楚楚跟在他的身后,才发现他的步伐异常沉重,费力地很,才确定平日矫捷如龙的他真的病了,不知怎么的,她的心蓦地揪成一团。

    “我扶你!”这三个字说出口时,楚楚自己也吓了一大跳,却没有后悔的感觉。

    “我还走得动,不信,我背你!”他却出人意外地开口拒绝。

    楚楚这时才发现平日嘻皮笑脸,阴魂不散,老爱逗她惹她,像个孩子似的丘辰,竟然这么骄傲,更是大男人主义,死要面子——狮子座,这是狮子座的通性,楚楚自己都险些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所以她越过丘辰,在他的前头快走,心想,他一定不能忍受有女人凌越他吧?

    “楚楚!”

    楚楚吓了一大跳,不晓得丘辰是如何赶上她的。

    “丘辰,快回房里躺好!”衣若雪探了探他的额。“好像又发烧了……”

    “妈,楚楚就是我的万灵药!”丘辰说时,以阳光般地笑容迎向楚楚。

    楚楚的第一个反应是直摇头,对于自己不那么讨厌丘辰,感到不安。

    进到丘辰的房里,在衣若雪和楚楚的坚持,丘辰躺在床上。

    “丘辰,妈妈在美国的诗人协会明天要改选理事长,我非回去交接不可,楚楚说她愿意替我来照顾你……”

    “真的?”

    楚楚僵硬地点头,扯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对了,楚楚就住在这边好了,反正我们家房间多得是,你爱住哪间就住哪间。”衣若雪突然口出惊人之语,以慈爱的眼光望向楚楚。“省得你两头跑,太累了!”

    “这……”楚楚这时才发现大大的不对劲,搪塞道:“不行,我的父母不准我外宿的……”

    “我已经取得你父母的支持和同意了。”衣若雪的笑容突然有点邪恶起来。

    衣若雪拿出了一封信,说:“这是你家人要我转交给你的信,希望你能安心地住在这裹。”

    楚楚直忙接过速览,才发现自己被家人出卖了,信上写著:!

    楚楚爱女如晤:住在人家家里,不比自家,要自知分寸,不要做出有辱“门风”的事!

    父字

    楚楚:女儿啊,妈妈真高兴,你总算愿意接受丘辰了,你知道的,妈妈最欣赏他了,他上次报给我的那支股,已经上涨三倍了,嘻嘻,我正好拿这笔钱登峰,不不,还是最佳女主角好了,差点忘了写最重要的事,虽然你和丘辰情投意合,但在他为你栽上十克拉的钻戒之前,千万别让他占到你的便宜,切记!切记!

    母字

    情投意合?楚楚有一种感觉,她妈妈为了股票明牌,可以把丘辰捧上天去,真的会怕她吃亏吗?

    小妹:你的日常用品及所有书本我们已经替你打包,交由丘辰的妈妈替你运去,你现在可是麻雀变凤凰,照顾一下姊姊吧?想那唐朝的杨贵妃,惹得天下父母心,不愿生男愿生女,姊妹皆得荣封,你也好好效法一下!查查丘辰有没有堂兄、表兄的,死会的也无妨,反正可以活标。

    大姊、二姊草

    三姊:你别想回家来住了,因为妈妈已经把你的房间出租给一个外地来的高中生了,房租充当我的零用钱,真是多谢你啦,替我问候姊夫喔!

    弟弟笔:

    什么,她的房间出租了?这不是断了她的后路吗?

    “楚楚,你就安心住在我们家吧!”衣若雪好心的过来安慰她。

    楚楚却石化成了一座雕像,连衣若雪走出房间,她也没能反应过来。

    “楚楚,你为什么会来?”丘辰不傻,看得出其中必有原委。

    他心中的蓝图是,大概要大学毕业,和楚楚相识的第十年,他才能真正得到楚楚的心。

    所以,楚楚会主动来照顾他,他是作梦也想不到的。

    楚楚望了丘辰即使化成灰,她也认得的熟悉脸庞一眼,明白了自己是骑虎难下,没有退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丘辰,有一件事,我想我必须让你知道!”她深吸了一口气,迎向他的眼说:“我,喜欢你很久了!”

    缓缓地,丘辰的两只眼睛及一张嘴,都成了意外的○字型……

    “楚楚真的答应当我的女朋友吗?”

    这是一天之中,丘辰问自己的第一百次同样的问题了,由此可想而知,他是受到多大的刺激了。

    当楚楚亲口对他说,“丘辰,有一件事,我想我必须让你知道!”丘辰还暗叫不好,以为楚楚是来告诉他,她打算当卓越的女朋友了。

    没想到,楚楚说的下文却是“我,喜欢你很久了!”

    丘辰呆了两秒,就从床上—跃而起,做的第一件事,是拿起床头柜上的手表,牢牢的、狠狠的,记下他这—生最最神奇,最最伟大的一刻。

    然后,他并没有回复冷静,而是兴奋过头地楼上楼下到处乱跑乱窜,欢呼狂跳著,以发泄心头那份满得不能再满的喜悦。

    “猴子,真是猴子!”楚楚不禁摇了摇头。

    不过,这只猴子还真有点可爱。

    想到这,楚楚的心头突然一阵难过,好像自己在欺骗别人的感情似的。

    但她安慰自己说,搞清楚—点,七天之后被抛弃的人可是自己,是丘辰生厌,甩了自己吔!

    当然如果,衣若雪说的可靠的话。

    这时,丘辰已经奔回了她的面前,她原以为他要吻她,意外的是,他只是拥她入怀,极紧极紧!

    “谢谢你,楚楚!谢谢你!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好久……”

    楚楚没有答话,因为她没能力答话,脑中陷入迷情的空白。

    入睡前一定要做一件事让他看不顺眼,楚楚心想。

    晚餐时,楚楚故意把菜做得很烂,到了连衣索匹亚饥民也食不下咽的地步。

    只因为,星座书上说,狮子座的男人要的是完美的女人,要能带得出家门,进得了厨房。

    没想到,丘辰好像还没从狂喜之中乎复过来,连舌头和嗅觉都麻痹了,竟对那些可怕的菜,吃得津津有味。

    饭后,他更是没有病人的样子,反倒像服用兴奋剂一般,精神太过旺盛。拉著楚楚东扯西扯,说得天花乱坠。

    星座书上说,狮子座喜欢以自己为重心,当舞台的主角,重视权威,厌恶受人批评,他们绝对不会原谅践踏他们自尊心的人。

    所以楚楚就不断地大放厥辞,打断他的话,批评他的观点,说他只瞻前不顾后,装出一副他说的话十分无味的枯燥脸孔。

    不过,最后一招有点难。

    丘辰说的事通常相当引人入胜,加上他的肢体语言丰富,面部神情的千变万化可以媲美金凯瑞,要不引人发笑都很难。

    楚楚每次一开始都还记得要装无聊,听到后来,却往往不自禁地笑开或诧异地反问。

    于是,丘辰便越讲越起劲,口沫横飞。

    至于,批评的部分,却招来了反效果,丘辰反而一副深觉有理的脸孔,高兴地说:“对吔!我怎么都没想到这一层?还是楚楚心细!”

    就算她插嘴,他也听得很乐意。反正他就是怎么看她怎么顺眼。

    结果,先感到筋疲力尽的人,竟是健康的楚楚,匆匆撇下丘辰,逃回自己的房间。

    才发现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

    她睡著之前,告诉自己,明天一定要惹他讨厌。

    隔天一早,她蹑手蹑脚地潜进丘辰房里,发现他昨晚也真是累了,竟睡得很沉很沉,嘴上还漾著笑。

    他就是那么爱笑,怎么样才能惹得他不高兴,甚至是生气也好?

    这一个问题困扰了她一整天。

    可馨知道楚楚被迫赶出家门之后,非但没有表达同情之心,反而笑得东倒西歪。

    还拍著手,语不成句地说:“太好……笑了……怎……么会有……这种……家人……”

    反正,在可馨那里,是得不到建设性的主意,这一点,楚楚是认命了啦!

    当晚,她又和丘辰过了一个“平静”的夜。

    她唠唠叨叨,呱噪地很,丘辰竟还大表感动,说他们之间越来越有话讲了。

    她嫌弃他一手布置的烛光晚餐俗气,他也不以为意,说是有五十年的光阴,来让楚楚发现他的进步;她又批评他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鸡蛋里挑骨头,找碴就是。

    他却是蓦然没有声音,眉头紧紧地拢了起来。

    楚楚有个直觉,这次成功了,丘辰生气了,怒意在凝聚,就要爆发了……

    “楚楚,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他终于开口了,眼里满是温柔的不舍。

    楚楚无力地垂下头,怎么叹气也不能使自己稍减挫折感。

    她真真是被丘辰打败了。

    “都是你啦……”她突然无理取闹起来,看来又重燃信心,决定再试一次。“都是你的错!”

    “我……”

    “你混蛋,你对不起我,我看到你就有气……”

    “楚楚,是不是虞允文对你说了什么?”

    虞允文?一听到这个特别的名字,楚楚突然忘了使性子,不解地望向丘辰。

    允文,自然还有允武啦,允文允武是一对龙凤胎,哥哥允武,妹妹允文,两人都是T大的高档人物。

    允武是楚楚这一届电机系的榜首,妹妹则是法律系法学组的榜首,两人相得益彰,光芒十足。

    更令人咋舌的是,他们兄妹的顶尖成绩不是苦读出来的,而是玩出来的,他们兄妹可是东区任何新潮据点的大玩家。

    兄妹两人皆是双子座,花心频率一致,男女朋友汰换单位要以“打”计,少了他们两人,T大的八卦新闻简直就要黯然失色。

    虞允文由于是女孩子,在风声上要吃亏,常被说成花蝴蝶,美丽坏女人,不过,喜欢她的男孩子,却还是多如过江之鲫,人说她是钻石,楚楚是古玉。

    不过,楚楚满欣赏虞允文的,觉得她完美无懈,又勇于追求自己所欲所爱,比她有胆色多了。

    丘辰为什么会将她和虞允文扯在一起。

    “她没对你说什么吧?”

    “她又不认识我。”

    丘辰好像松了一口气,笑说:“那就好!”

    被丘辰这么一提,楚楚倒想起来了,虞允文最近常来修她们外文系的课,好像在找什么人似的。

    难不成,楚楚突然有一个灵感,虞允文和丘辰?

    在爱情上,虞允文是以胆大行动派闻名的,只要她看上哪一个男孩子,她就能在五分钟之内和那个男孩子变成朋友,再怎么难缠的人物,也敌不过她的手指一勾,眼波一转。

    难道,这一次是虞允文看上丘辰了?,

    “虞允文最近好像常来上我们系的课。”

    丘辰似乎是无意提到虞允文,无论楚楚怎么样兜话,他总是草草带过。

    “楚楚,想不想去看黑文彗星?”

    黑文彗星最近进入太阳系,它的轨道五十六年才出现一次,世事多变,这次不能亲睹,五十六年后谁晓得世界又是什么光景?

    “你难道不知道台北看不见?”楚楚故意用著恶劣的态度回应。

    不过,她说的也是实话,现在台湾进入梅雨季,恐怕得嘉义以南,才看得见彗星。

    没想到丘辰却是丝毫不受影响,兴高采烈的说:“我们可以明早驾车南下垦丁,去看彗星!楚楚,你可以想像占了五分之一天空的彗星扫过天际那一瞬间的壮观吗?这可是一辈子一次的经验……”

    楚楚原本还要大作违心之论,但这次丘辰的提议真的挺让她心动,拒绝丘辰容易,抗拒彗星难……

    一瞬之间,她想出了一个完美之计,扫兴地说:“你不是有病在身吗?还是待在家里休息地好,彗星,我找可馨去看,你别跟来,坏了我的兴致,还要抽空照顾你!”

    “我根本就没什么病!”他笑嘻嘻地说。

    “丘辰!”楚楚终于隐忍不住,问说:“我做什么会让你讨厌的?”

    “没有。我一天比一天更喜欢楚楚!”他最会油嘴滑舌了。

    “仔细想想,你最讨厌我对你做什么?”

    “以前楚楚不理我,我真的受伤了!”丘辰的表情突然正经起来,不似玩笑。“心真的会痛。楚楚心痛过吗?”

    楚楚被他难得的正经弄得一愣一愣地,缓缓摇头。

    “每天早上一起来,想到楚楚,就椎心刺骨地痛,心好像要活活撕裂似的。”

    “我不相信!”

    “是真的,后来,疼痛就慢慢变小、消失,而我也等到楚楚了!”

    自作自受!这是楚楚在一瞬间的领悟。

    六年的追求,已经让丘辰对她的所有恶劣免疫,甚至到了浑然不觉的地步。

    可是,衣若雪说的不是这样啊!

    丘辰应该在她对他有意之后就生厌,甚至甩了她来做报复才是。

    事实上,丘辰乐在其中得很。

    楚楚无奈,只好使出最后的绝招,做出不雅的“抠脚”动作,来动摇自己在丘辰心目中的完美形象。

    她记得她自己小时候十分迷恋隔壁的一位大哥哥,觉得他真是完美的白马王子,却在一次“不幸”中,白马王子在她面前放了一个“屁”一时天崩地裂,因此白马王子也从她心目中消失。

    她相信丘辰一定会鄙夷她的抠脚。

    “楚楚的脚型生得真美……”说著说著,丘辰的手就要伸过来握她的脚。

    吓得楚楚急忙收脚。

    看来,她是忘了一件事,美人抠脚,还是美的,丘辰提醒了她。

    于是,壮志未酬的楚楚,气呼呼地奔回房间,辗转难眠。

    她受骗了,这是她的结论,丘辰根本不可能松手。

    夜半,有个人影,如鬼魅一般,从房里闪了出来,蹑手蹑脚地下楼,仔细一看,这个暗夜魅影其实还满高的,脸长得满帅的,笑起来的模样也十分眼熟。

    原来是丘辰。

    他大半夜不睡觉,鬼鬼祟祟地跑下楼,当然不是找水喝这么简单,而是有计画地做一件“坏”事。

    虽然耍这种手段实在称不上光彩,但为了避免抱“终生”之憾,他想,这样使坏还是值得的。

    楚楚最后也一定会谅解他的行径,他有信心。

    和楚楚“同居”的半个月以来,他发现楚楚有一个习惯,就是半夜一定要起床下楼喝水,约莫是在每天凌晨的三点钟,不多一分,不少一秒,比闹钟还准。

    所以,丘辰比她提早十分钟下楼来,在酒橱里找出两、三瓶浓度在四十以上的烈酒,各倒一点进水瓶里去,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烈酒相混,更易使人醉倒。

    楚楚的酒量浅,是众所皆知的,所以她向来很少沾酒,也就越发容易酒醉了。

    把烈酒归回原位后,丘辰就躲在一个隐密处,不容易被发现,却可以将楚楚的一举一动观察得一清二楚。

    三点钟响,楚楚果然不出丘辰所料的下楼来喝水,眼睛还是半闭著的,喝下水后,脸色有点古怪,但大概是睡意太浓,也没多想,便回头走向楼梯。

    丘辰在确定她不会发现自己,才蹑手蹑脚地跟在楚楚的身后,上楼去。

    他想,楚楚应该一沾床,酒力就会发作,酒力和睡意应该会使她不省人事好一段时间。

    他大大方方地打开她的房门,直直地走到她床榻之前,端详她因醉酒而嫣红的粉颊,她真是美得不可思议,教人著了心魔。

    就趁这个时候吧,丘辰决定不再迟疑。

    反正等“生米煮成熟饭”成既定事实后,楚楚嘴里虽会嘟嚷,但最后一定会欣然接受。

    这时,窗外爆发一场激烈的雷雨,打得枝头娇蕊四散。

    一道闪电,映亮了丘辰的脸。

    紧接而来的,正是震耳欲聋的雷声。

(快捷键:←)上一章  楚楚的爱情混战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