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忧言情小说-楚楚的爱情混战-第五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校园 >> 校园之恋,很清新、独特的作品 >> 楚楚的爱情混战作者:莫忧 | 收藏本站
楚楚的爱情混战 第五章 作者:莫忧
    “你认识的人好像很多?”

    在“二十一世纪”的宽敞明亮空间里,卓越和可馨分据方桌的两边,四目对望著。

    可馨知道他指的是方才她和卓越在要离开校门口时,很多不同系的团体认出了她,纷纷跑过来和她寒暄;她不知道的是,因为她没带眼镜,所以没能留心到很多男孩子对她发出的惊艳目光,而由卓越替她一一接收。

    在这之前,要不是卓越亲眼见到,他也不会料到她竟是这么的受欢迎,爱慕者众多!

    不是他夸张,而真是他们每走几步,就有人冲过来和她热切地打招呼。

    “不是啦,不是这样的啦!”可馨在听见卓越以为那些男孩子全是她的仰慕者后,忙不迭地澄清道:“我是我们系上的公关,常替系上办联谊,所以才会认识这么多人,他们有些人,还是我系上同学的男朋友,所以真的不是你说的那样,更何况……”

    “何况什么?”卓越蓦然发现,很难把眼光从她身上收回来。

    她小而微尖的脸庞上,此时此刻正泛著娇羞的红潮,摘去眼镜之后,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显得格外清亮灵活,深邃地教人心折。

    “何况又有你站在我的身旁,他们定是误会啦……”她益发地不好意思,搓手垂颈著。

    “误会我们在交往,以为我们是男女朋友?”

    他知道,先前一次又一次的小骚动,他要负一半的责任!

    “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引起这么多人的注意……要是别人真的误会了,我一定会澄清的!”

    她在心里暗骂楚楚,何必约定人潮最汹涌、又最易遇到熟人的地点和时间?后来转念想想,大概楚楚原本打算先下手为强,将她和卓越的事昭告天下,形成既定事实。这一招原本使得十分不错,谁知道,楚楚临时竟不能前来,而由她陈可馨顶替?

    原本,她没想到这一层厉害关系,现在她可是越帮越忙、惹祸上身,她和卓越不知会被说成怎样!真是麻烦透顶了,她没想到的是,楚楚的目的正是如此!

    “我不怕人家说闲话!”卓越微微一笑,那股沉稳自信的气质,教人折服。

    “那我也就不怕了!”她受了感染,将先前的忧虑抛诸脑后,露了一个十分灿烂的笑容。

    配上她那一头飞扬亮丽的短发,更衬托出她特有的帅气魅力,卓越都看痴了。

    “对了,楚楚的身体不舒服,不能来赴约,我代她来向你说一声,希望你不要介意……”

    “她不要紧吧?”

    “医生嘱咐需要多休息!”她特别强调需要“多休息”三个字!

    “希望她早日康复。”卓越诚挚地说。

    可馨小心翼翼地注视著他,想要看出卓越有没有一些遗憾的神情?若他对楚楚有意,就该有些失望才对。卓越,你的声音为什么还是一样地平静?难道楚楚还不足以令你动心吗?:

    “我脸上有什么不对劲吗?”他捕捉住了她偷瞄的目光,有些打趣地反问著。

    “没有……你……我不是……不对……是……我……对不起,对不起!”可馨在窘迫之余,说起话来颠三倒四,不能成句,不自禁地道歉著。“对不起……”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平常口若悬河,甚至有点信口雌黄的自己,在卓越面前,怎么异常地笨拙起来?

    此时此刻,她真恨不得眼前有一个大地洞可以钻进去。

    “你向来都这么爱说对不起吗?”他爱看她眉宇之间可爱的憨态,所以故意逗她。

    没想到,她的脸更红了,直红到耳根。“不是——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卓越蓦然发现自己无心的玩笑好像让她十分窘迫,唇上的笑意顿时逸失。“和我相处让你这么不自在……”

    “没有,没有!”她连忙摇头,晃得十分厉害。“是我自己……对不起……”

    “我们暂时不要说话,好吗?”卓越好像发现了关键所在。

    她缓缓地点了点头,低头吸著可乐,藉这段沉默的时间冰却自己骚动的心神。

    两人足足有半小时不说话,直到卓越的目光,迎上可馨的那一刹那,他说:“其实,我一直没能好好谢谢你!”

    “什么?”经过半小时的适应,她冷静多了。

    “上次选会长的事,你帮了我很多的忙。”

    “那不算什么!”她是说真的,她真的很高兴能替卓越做些事。

    “我却谨记在心。”他若有深意的一笑。

    可馨在一刹那之间,只觉有股电流窜过,浑身酥麻。完了完了,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卓越说的是,会将她帮的忙,谨记在心,而不是将她陈可馨谨记在心。

    更何况,楚楚对卓越好像也有意思,自己怎么可以乘人之危,想要横刀夺爱?'

    快快清醒一点吧!卓越是不可能……卓越和笨女人,听起来就是天壤之别,八竿子打不在一起。

    “你在想什么?”他瞅著她,想把她看透似的。

    “没有,没有!”她含糊地打混过去。

    接下来,卓越又提了些有趣的话题,他真的很健谈,可馨静悄悄地端详著卓越侃侃而谈的样子,所以,奇迹似的,她几乎都没开口说话。

    “你,觉得无趣吗?”

    “不会,不会!”

    “那为什么都不说话?”

    因为这样才能好好地看著你啊!这样赤裸裸的想法闪过脑海时,使可馨的脸更红。

    面对卓越热烈的询问眼神,她告诉自己,一定得开口说些话,不然卓越真会以为她觉得他无趣了。

    可是要说些什么才好?她不禁依著直觉,脱口问道:“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原来,自己想问这件事很久了,她在心里这样说著,只不过她也不清楚,这个疑问,到底是替楚楚,还是自己发问?

    但见卓越先是笑意深深,以温柔的目光睇著她,“或许有吧?”

    糟了,糟了,再让卓越多看一眼,再和他多相处一刻,她怕自己真会不能自制了,她不想让自己盲目地爱上卓越。

    她只想站在一个全然的朋友或是仰慕者的立场,去为他做些她能够做的事,默默地跟随他就好。

    一旦有了情感的需求,就不能那么纯然地待他,无怨无悔地付出,而是会想要从他那里得到更多。

    她不喜欢这样复杂的心,她喜欢目前这样,这样就好!

    “你呢?”

    “我……”她作梦也没想到,卓越会反问她有没有喜欢的人。

    “是不能说的秘密吗?”

    “我要先告辞了!”她突然站起身子,鼓起勇气说:“谢谢你陪我这么久,下次再见了!”

    卓越原先被她突如其来的起立动作而愣了一愣,在她说完话后,却以更快的动作挡在她的面前,问道:“你等下有约会吗?”

    “没有。”她发现自己站在高大的卓越面前,简直就是举止失措的小孩。“我的眼镜丢了,得去重配一副!”

    “是椭圆金边的那副?”他轻松地脱口道。

    “你……”可馨的心里一阵窃喜,没想到卓越对她这么留心,连她眼镜的样式,都记得一清二楚。

    不过,她很快就扬弃了这种浪漫的想法,悲观地认为,卓越有著绝佳的记忆力,才会对她的眼镜样式有印象,才不是对她留心留意。

    “我陪你去配,好吗?”

    迎上卓越灿烂又迷人的笑容,可馨只觉脑里一阵晕陶陶,哪还能开口拒绝。

    卓越开的车,是他父亲送给他做为二十岁生日礼物的白色!

    “你乎常好像不开车出门?”

    “我平常骑摩托车,方便些!”卓越倒是有些意外地笑问:“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我在路上看过你骑车一次。”

    她说了谎,她每个礼拜五固定七点四十五分准时出门上课,就是因为卓越会来校总区上课,她若是在这个时间来到罗斯福路上,就能看见卓越骑车的英飒背影。

    就这样望著他的背影,她就已经觉得够了。

    “是吗?喜欢王菲的歌声?苏东坡的词吗?”

    车中此时正播放著「但愿人长久”是王菲翻唱的邓丽君的名曲,可馨不是觉得不好听,只是,她只要看见或听见古典诗词就会昏昏欲睡,精神不能集中。

    “我喜……想睡!”她在睡眼惺忪下,吐出实话。

    “想睡?”

    可馨这时才稍微清醒过来,硬拗地说:“我是说,王菲的嗓音十分慵懒抚人,给人一种暖暖睡意袭来的舒适。”

    “你连说话也像写诗!”

    “写诗?”她写诗?那不是天大的笑话?她干笑两声以对。

    他们在公馆选了一家眼镜行,验好光后,卓越陪她挑著镜框。

    “你说,哪副镜框最好看?”

    “你今天这样子最好看。”

    他喜欢她不带眼镜的样子,让他能望进她的眼眸。

    “是我戴眼镜的样子太拙了?”

    她想,他所谓的“最好看”是和平日的“不好看”对照出来的。

    “不是,你没注意今早在校门口及速食店里,有多少男孩子在看你?”

    “有吗?”她苦恼地回想,她怎么一点也没感觉到。

    “小姐,要不要考虑配副隐形眼镜,连你男朋友都说,你不戴眼镜最好看!”一个听见他们对话的店员打铁趁热说。

    “他不是我的……”可馨原想澄清卓越并不是她的男朋友,但在发现卓越只是笑而不语后,反倒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卓越似乎不以被误认为是她的男朋友而感到刺耳,想到这里,她情不自禁傻傻的笑了。

    虽然,她也曾想过,卓越不开口否认,也许只是基于绅士风度,避免让她难堪而已。

    但她实在还是很高兴他在这一刻没否认,只要这一刻就好。

    结果,她当然是配了一副隐形眼镜,而且马上就有成品。但没想到,戴上之后,眼泪直流,适应不是十分良好。

    于是,卓越便扶著泪眼模糊的她,走出了店门,回到了车上。

    “让我看看。”他看她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不自禁地伸手抬起她的下颊,凑近她的脸庞,想将她眼里的情况瞧个仔细。

    说也奇怪,原本可馨的眼睛怎么也张不开,眼泪像不要钱似的扑簌而下,但在卓越的气息拂上她的脸的那一刹那,她却霍地张大一双眼,只差眼珠没掉下来而已

    她原本妩媚的大眼,被泪水一滋润,益发水灵起来。

    他要吻我了吗?可馨蓦然浑身一僵,不能移动。

    卓越望向她的眼神一刻比一刻温柔,好像要把她看溶似的,温柔到令人心疼。

    半晌,他才开口打破两人之间的僵局,还是那温文尔雅地笑容。“你的眼睛好像慢慢适应了,第一次试戴,难免不习惯,不要太紧张了。”

    “嗯。”

    她眼睁睁看著卓越收回双手,发动车子,心里掠过一阵失落,也不知是安心还是失望?

    不过,羞愧倒是塞满了她的全身,令她差点想无视车子行进的速度,夺车门而出。

    她是荷尔蒙失调,还是哪根筋突然秀逗了?竟会有卓越要吻她的念头!

    陈可馨,你要自制一点,不要看人家俊帅,就想入非非、心旌动摇、春意荡漾,她警告著自己。

    没有比这种荒谬的念头更丢脸的事了。

    不过,今天大概真的不是她的日子。

    在她家公寓的铁门前,她又出了一次糗。

    她竟又忘了带家门钥匙,更别想指望她的父母在家等门,他们夫妻俩见她这个“大”电灯泡不在,早就出门约会去。

    以他们四十多岁的财力,二十多岁的心情,不玩到天亮是不会回来的。

    “你不用再陪我了!”可馨怕自己占用他太多时间,反而惹他生厌,道:“我去附近的速食店坐坐就好。”

    “不如这样,”卓越好像反而很高兴,“我们上猫空喝茶好了。”

    他的高兴外露得太明显,连可馨这种迟钝的女人,都发现他的不同。

    她被困不得回家,有这么值得高兴?那么好笑吗?

    不过,上猫空喝茶的提议倒真的令她怦然心动。

    猫空位于木栅再过去的一座小山之上,山腰上茶艺馆栉比鳞次,约三五好友,去那品茗谈心,免费享受山林之中的清风、虫呜、月色、星光,真非心旷神怡四个字所能形容,可谓飘飘乎遗世而独立。

    何况是和卓越两人独自前往。这样不知道算不算是在约会?

    她作梦也没想到,竟然会有机会和卓越两个人独处,而且几乎一整天,花前月下,举杯对酌。

    嘻嘻嘻,光幻想到那一幕幕的情景,她的双唇就不受控制地颤笑起来,傻呼呼地很。

    是卓越在邀她吔!

    就这样,卓越的一句话,就让她心神俱失,根本没能力拒绝,就乖乖跟著他走了。

    如果他想卖了她,恐怕此刻的她,也会毫不迟疑的点头。

    谁教她是笨女人。

    “这不是往猫空的路吧?”

    她虽然是个路痴,但基本的方向感多少还有一点,所以,她能发现,卓越是在背道而驰。

    “先回我家替你拿一件外套,猫空的夜,满冷的。”他从容地转头对她一笑。

    “你想得真周到……”

    相较于卓越,她觉得自己粗心多了。

    亏她还是个女人,不该心细如发吗?

    不过卓越也是个少之又少的异数,既抢眼风发,却也同样温柔体贴。

    能当他女朋友的人,一定是个在各方面都比她好上百倍的大美人吧?

    “这里就是我住的地方,要不要上去看看?”

    卓越的妹妹也在台北就读女中,他们的父母为了这个缘故,特地替他们兄妹俩在台北买了一层公寓,让他们居住。::

    她一进了卓越的公寓后,便越发惭愧起来。因为卓越的家显然比她的房间整齐多了。

    “随便坐,我回房去拿衣服。”

    她随意地在一块椅垫上落坐,张眼四望,卓越公寓的客厅摆设较一般家庭青春活泼多了,感觉倒像泡沫红茶店的包厢似的,舒适简雅。

    四周的壁上都有小书柜,她矮著身子爬了过去,顺手抽出—本《宋词名家精选》,随手翻了翻。

    是李清照的《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这首千古流传,烩炙人口的绝妙好词,看进可馨的眼底,不过是转眼之间的事,已使地睡意浓浓,双眼发酸,若酒醉状。:

    等到看到下一阙的“如梦令”时,《宋词精选》便更由她的手中滑落,应声落地,因为,她也跟著入梦啦,很不文雅地倒在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她隐隐约约听到一男一女的对话声,而逐渐苏醒过来。

    “哥,人家不懂泰勒展开式啦!”

    一听到微积分,可馨就像喝了醒酒汤似的,一骨碌地从地板坐起身来,全然清醒。

    “你醒啦!”

    这句话是卓越和他妹妹一同问出口的。

    可馨蓦地满脸通红,才想起自己今天是穿著短裙的,若不是谁好心拿著被子,盖住了她的身躯,那今天可就糗得上穷碧落下黄泉了。

    就当她小心翼翼,不使曝光地站起身躯之时,卓越的妹妹卓然走向了她。

    “姊姊,我救了你吔!”卓然一副很跩的酷样。

    “什么?”可馨浑然不解。

    “哥哥把你骗回家里,又把你迷昏,原本是想意图不轨……这个衣冠禽兽……”卓然好像很以损卓越为乐似地,口没遮拦,越说越是激昂。“好在,我在千钧一发的那一刻……”

    “卓然!”卓越又好气又好笑地斥著她。

    他有些赧然及歉然地看向可馨,仿佛在说,他可拿他那个鬼灵精的妹妹没辄。

    可馨不了解卓然开她老哥的玩笑是家常便饭的事,顾不得自己泄底,脱口而出替卓越澄清道:“是我自己睡著的,我每次只要一……”

    卓然截了她的话,笑道:“姊姊,那你是想勾引我哥哥的啰……”

    “不是!不是!”

    “卓然!”卓越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了,连胆大的卓然也不敢再多说,拍拍屁股,吐吐舌头,回房避难去了。

    不过,这小妮子在临进房门前,不忘来阵余波,“哥哥,你真的很喜欢姊姊,对不对?怕她著凉,替她盖被子,又为了她,连我都不疼了。”

    说完,她便嘻嘻笑著,躲进房里去了,看起来可没有半点不高兴的地方。

    “都十六岁了,还像八岁一样幼稚!”卓越看著妹妹的眼神是莫可奈何,却又怜爱的。

    “对不起,都是我睡著惹的祸……”她窘极了。

    “看你睡得那么甜,我都不忍心叫你了。”甚至害得他有些不君子,趁她熟睡的时候,轻点了她的鼻头。

    “我不知道……”

    “现在天黑了,更适合上猫空了,我们维持原议好不好?”

    奇怪的是,卓越说得又不是多大声,卓然却像听得一清二楚似地,在房内应声调侃,“哥哥抛下我一个人,带著女朋友上猫空,真是见色忘妹哟!”

    女朋友?糟了,可馨这时才想起,自己内心一古脑想和卓越独处,什么花前月下、互诉情衷的行迳,不是背叛了她的好友楚楚吗?

    楚楚是托她监视卓越,她绝不能监守自“盗”?

    “嘿!别理那丫头的疯言疯语!”卓越发现了她的不安。

    “我要找楚楚!”

    她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引得两人相对默然,各有心事。

    “为什么,每次我想和你多谈之时,你就想逃?”卓越以为“楚楚”是她推拒他的“挡箭牌”

    “没有啊,我只是想找楚楚一起上猫空。”

    “不好!”卓越被自己脱口的独断吓了一跳,气势转馁,强笑说:“今晚,我想和你一个人多聊聊,好解开你我之间的心结。”

    “心结?”

    “我希望我能变成你想接近,而不是让你不安的人。”

    “喔……”可馨快要意乱情迷,胡思乱想了。

    卓越看她的眼光,真教她飘飘欲仙,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价值了。

    “好不好?”

    “我……那我可以借个电话吗?我有事要问楚楚!”

    卓越甚至主动替她拿起了话筒。

    在迂回蜿蜒的山路上,他们两个人都没说话。

    她在电话中间楚楚,她该不该上猫空?!

    楚楚反过来求她牺牲一下,一定要她陪卓越上一趟猫空,多探一探卓越的心性脾气。

    “你打算和卓越交往吗?”她问楚楚。

    她希望楚楚能告诉她确切的答案,这样,她就能收心。

    对卓越的收心。

    “不一定,”楚楚却是模棱两可地笑著,还说:“反正,你的任务就是和卓越混熟,越熟越好,我们朋友这么多年,你这点忙也不肯帮吗?”

    “可是……”可馨欲言又止。

    “别可是了,我要挂电话了,否则丘辰和我弟弟要把屋顶掀了!”楚楚心烦意乱地说。

    “什么,丘辰在你家……”

    “你才知道,不知谁出卖了我,知会他我被爸爸禁足的事,他一大早就赖在我家不走了。”楚楚的声音听起来沮丧极了,只差没哭了。

    “不是我!”可馨本能地抢著撇清。

    否则楚楚一定会杀了她。

    “可能是我那不长进的弟弟,一张郑志龙的签名照就连姊弟之情也不顾了,要不是看在丘辰他手伤的份上,我一定强赶他走!”楚楚觉得委屈极了。

    “你爸爸呢?他不是不喜欢男孩子缠你?”

    “丘辰一陪他骂政治、谈选举,他就忘了谁才是他的女儿了。”

    “你妈呢?”

    “丘辰不知去哪里听到一些热门股,把我妈哄得一愣一愣地,直说要让丘辰帮她操作,看来,我家那一点微薄的家产,就要毁于一旦,唉,更不要提我那些近视短利的姊弟了,一个个都被丘辰收买了,妹夫姊夫满口叫,呕死我了……”

    “那你要不要溜出来和我们一起上猫空?”可馨“不明事理”地可怜起她。

    “不行,我爸爸在叫我了。和卓越玩得愉快一点,拜拜!”楚楚连考虑也不考虑。

    虽然,楚楚讨厌留在家里和丘辰眼对眼,却更想让卓越和可馨开花结果,自然不会不识趣地去当电灯泡。

    可馨只好硬著头皮,自己和卓越上猫空了。

    “你想学开车吗?”卓越回头问她,笑著。

    “不是,不是!”她红了一张脸。

    她被活逮了,谁教她肆无忌惮地看著卓越开车。

    不过也不能怪她,因为她第一次发现卓越开车时的从容自信,真是好帅!彷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下,当然,照进车窗内的月光,也是帮凶之一。

    被他意味深长的目光一瞟,她更加心烦意乱了,怀疑他到底有没有看出她偷瞄的本意。

    “楚楚说,你是一本活唐诗,活宋词,以诗为食,以诗为眠,不食人间烟火!”

    可怜的可馨,本来就够不安了,这下更加忐忑惊慌,连迭否认:“楚楚乱说的,我向来最没文采,你不要听她乱说啦!”

    好在开车的是卓越,否则可馨一定会在忙乱中,不是将车子坠入山谷,也会直直撞上电线杆。

    “你太谦虚了!”

    可馨却想,这种事何必谦虚?说她会睡死在古文之中还差不多!

    “要不要参加我和六、七好友组成的‘倚马可待会’?我迫不及待想介绍你和其他人认识。”

    “倚马可待会”顾名思义,乃是以文会友,随兴创作,自负才高,故引太白之言“文不加点,倚马可待”为名。

    她不能自曝其短,绝不,绝不!随便找个理由搪塞,摇个头就成。

    可是,卓越高度的期盼眼神望向她。

    她竟然不顾死活,毫无主见地点头了,还点得很用力,吃定点头不用钱似的。

    看来,飞蛾是为爱扑火的!

(快捷键:←)上一章  楚楚的爱情混战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