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忧言情小说-楚楚的爱情混战-第四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校园 >> 校园之恋,很清新、独特的作品 >> 楚楚的爱情混战作者:莫忧 | 收藏本站
楚楚的爱情混战 第四章 作者:莫忧
    “所以,你就这样从台大医院跑到我家?”

    可馨三更半夜被楚楚的到访吵醒,依旧睡意浓浓,说话时半梦半醒,每次都只说了半句,就又把头埋入怀中的枕头里,楚楚一唤她,她就又醒来,懒懒地问着下半句。

    “可馨,说不定我下意识希望他得爱滋病!所以才会那么容易误会他话中的意思!”她还是想尽办法,想为自己的愚蠢开脱。

    “大概是吧!”可馨流露出她又即将睡去的神情。

    楚楚拍了拍她的脸颊,想让她清醒过来。“等一下再睡,有重要的事交代你。”

    “明天再说!”她贪睡地咕哝着。

    楚楚只是气定神闲地在床畔坐挺身子,清清喉咙,然后石破天惊地嚷着:“失火了!”

    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可馨就从床上翻身坐起,连爬带滚地下床,背上装满她机密文件的背袋,完成了逃命的准备!

    直到她迎上楚楚丽若春花的笑颜,才知道自己被耍了,大松一口气,跌坐在地。

    “厉害,厉害!”楚楚调侃着。

    “下次不要搞这种飞机!”可馨抱着自己的背袋喘气。

    “明天有没有空?”楚楚确定她已经全然清醒。

    “做什么?”

    “卓越原本约我出去走走,可是我敢保证,我明天一定会被我爸爸判禁足!”

    “你要我替你被关?”为了促成楚楚和卓越,她乐意地很。

    “你以为我们长得像双胞胎,我爸爸分不出我和你吗?”她怎么老是和一群没脑袋的家伙混在一起。

    “那你要我做什么?”

    “我和卓越约在大门口,八点,记得是八点,你不要迟到了!”

    她不解地问:“难道你爸爸分辨得出你和我不同,卓越分不出吗?”

    “不要生气嘛!”楚楚知道她在报;刚之仇,安抚地笑说:“算我先前失言!”

    可馨噘起嘴笑说:“谁理你来着!”

    两人嬉笑,打成一团,筋疲力竭后,两人并躺在可馨的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我告诉卓越你生病了,这个借口好不好?”可馨把眼神移到楚楚身上。

    “你记得八点,不要迟到就好!”楚楚担心的是可馨的迷糊。“和他说说话!”

    “为什么?”可馨好奇地问。

    “他是个万人迷,他没了约,自然有一大堆女孩子抢着要!”

    “你也开始担心了吧?”可馨可得意了。“怕他被别人抢走了吧!”

    “对,对,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一定要帮我好好看住他!”楚楚用委以重任的眼光望向可馨,强憋住满腔的笑意。“不要让别的女人抢走他!”

    “我一定会尽量的,可是我不知道和他说些什么好?”她搔着头,有些紧张地说。

    “卓越挺健谈的,他会主动提供话题的!”楚楚顺口说着。

    “那更惨,要是他找我谈古典诗词,我就完了!”可馨可怜兮兮地说。

    “你很在意卓越对你的看法?”楚楚促狭地望向她。

    “你自己也不会想在你的偶像前变成白痴甚至是瞌睡虫吧?”

    “卓越说你一见他就跑!”

    “因为那时和你有约!”她飞快地反驳着。

    “哪一次我们有约,我没等你半小时以上?”她以更快速度推翻着。

    可馨没回答,她双眼紧闭,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楚楚也不拆穿,翻了个身子,抢了可馨半床棉被,她自己也真的累了,很快地进入梦乡。

    楚楚一大早就离开可馨家,准备乖乖回家受罚,后脚一离开,丘辰的前脚就进了可馨家。

    “可馨,我得和你谈谈,”丘辰满脸疲惫地说。

    “好,不过,我八点有约喔!”她也是一脸菜色,她昨晚根本没能入睡。

    她为了楚楚要她和今天要见卓越的事烦恼了一个晚上,整个人陷入又兴奋又紧张的状态。

    她做了个请坐的姿势,丘辰就和她分据小茶几的一角。

    “你的手还好吧!”她关心地问。

    “没事!你知道我出事了?”他忽然领悟地张望着:“楚楚人呢?”

    “昨晚睡我这,你来时,她刚走!”

    “所以你知道我又犯了老毛病,又去缠她的事?”他无奈地拍拍额头,有些唾弃自己。

    “好险昨晚你在!”可馨摇摇头笑说。

    “是啊!”他也高兴地说。

    “听说那两个歹徒看上了你?”可馨调侃地觑着他。

    “说起来就呕气,我狠狠地修理了那两个变态!”他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有些孩子气。

    “手应该可以好得很快吧?”她关心地察看着,当然再怎么望也只能看见洁白的绷带。

    “再怎么都比楚楚受伤好!”他淡淡一笑。

    “今天楚楚和卓越有约。”

    “我昨天很想揍那个家伙!”他有气无力地说。

    “不准碰他!”可馨情不自禁地脱口着。

    “干嘛那么紧张!”他可捉住她的小辫子。

    “你和他都是我崇拜的人,我不希望你或他受到伤害!”她边说边揉着下唇线。

    “我不想伤害他,只是一看见他,我就想到对情敌不能仁慈的这句话!”

    “你怎么不去动前行政院长的孙子?”可馨有些挑衅地说,想冲散丘辰对卓越的敌意。

    “楚楚又不喜欢他!”丘辰眨眨眼,神秘地说:“不过,他约楚楚三次,一次看电影(M),一次上餐厅(R),一次唱KTV,我忍不住回送他一个小小礼物!”

    “什么?”可馨有些幸灾乐祸,她并不十分欣赏前行政院长的孙子。

    “MRK!”他得意地笑着。

    “那个电脑病毒,是你制造出来的?”可馨惊呼。

    “我一个人办不到,是我就读麻省理工学院的表哥指导的!”

    “听说前行政院长的孙子用受感染的软体偷玩他爸爸的电脑,电脑硬碟里全是党政机密,中了病毒后,状况百出,害他吃了不少苦头!”

    “很难杀,”丘辰自豪地说着:“可是并不会构成杀伤力,硬碟不会损害!”

    “听说会让人哭笑不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馨兴趣盎然地问。

    “只要他输入的指令中有‘M’,萤幕就会不断列出台湾所有电影院的名字;指令中有‘R’,就会列出台湾所有餐厅的名字;指令中有‘KTV’,就会列出台湾所有店的名字!”

    “他原来想叫出的档案呢?”

    “在一大串店名列印完毕后才出现!”丘辰有着不同情的口吻:“他不该约楚楚的!”

    “男人的报复心真是可怕!”可馨笑得前翻后仰。

    “嘿,彼此彼此!”丘辰忽扬眉说:“其实,我满喜欢卓越那家伙的——如果他不约楚楚的话!”

    “楚楚没打算去!她说她爸爸会罚她禁足!”可馨急急地说:“不管她是不是真心不想去,卓越今天是见不着她了!”

    “楚楚不可能喜欢卓越的!”丘辰笃定地笑着。

    “不知道刚才谁还把他当情敌的?”

    “我承认,男人的嫉妒心是很可怕的!”丘辰耸耸肩,大大方方地承认着。

    “你就那么肯定,楚楚会喜欢你?”

    他苦笑说:“我肯定她喜欢我没有我喜欢她多!”

    “我借你的那本书有没有用?”

    “故意疏远楚楚,像一个花花公子似的追求其他女孩子,我想我做得不错,楚楚也像书上所描述的反应,生气了,不过依旧不理我!”

    “昨天还有没有故意去破坏楚楚和卓越独处?”

    他摇摇头,没好气地说:“所以我才想揍卓越那家伙!”

    “你要沉住气,干脆对楚楚冷淡,要酷酷坏坏的,让她知道你变了,从而反省自己对你的态度,重新检视你们的关系。”可馨说得头头是道,实际上是从那本心理书上照本宣科的。

    “我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谈的、想的都是楚楚!”丘辰敲敲脑袋。“我不认为这样有用!”

    “你到底喜欢楚楚什么……”可馨眨眼问着。

    “就是喜欢楚楚,想二十四小时都见到她,我自己也不知道!”

    “你不要操之过急,暂时离开楚楚的生活圈,让楚楚自己摸索,发现生活中不能少了你,就会主动地投入你的怀抱!”她万分轻松地说。

    “要是卓越那些家伙见我不在,趁虚而人呢?”丘辰直摇头。“不行,不行!”

    “楚楚如果喜欢你,谁也抢不走的!”这是可馨的终极理论。

    虽然丘辰是她的偶像,但楚楚是她这辈子最好的朋友,如果楚楚喜欢的是卓越或是别人,她是绝不会帮丘辰的。

    “就算楚楚现在不喜欢我,谁也抢不走她!”丘辰不是个容易放弃的人。“这辈子都不会对她松手。”

    换句话说,楚楚这辈子是别想摆脱他了。

    “不愧是我的偶像!”她赞许地鼓掌。“好霸道的气魄!书上说你这种人一定会成功,不管是在事业或爱情上!”

    丘辰精神抖擞地说:“每次和你聊过之后,就觉得精神百倍!”

    她俏皮地笑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千臭万臭马屁不臭!”

    “没错!”他迅捷地站起身子,准备告辞。“我又欠你一份人情。”

    “我不对偶像收费。”她开玩笑地说。

    “有事别忘了我的存在。”丘辰慷慨允诺,半开玩笑地说:“除非不利于楚楚!”

    “知道了,大情圣!”可馨被逗笑了,跟在他身后送他,望向他的背影,有些欲言又止。

    “走啰!”他潇洒地挥手。

    “丘辰!”她艰涩地唤住他。

    “有事吗?”

    “如果见到一个人,就会紧张的不得了,连说话都会结巴怎么办?”

    “我没这种经验!”他一副纳闷的样子。“你是说你自己的经验吗?”

    “算了,算了!”她摇了摇头,苦苦一笑,将他送走。

    送走丘辰后,她想时间也不早了,自己也该梳妆打扮一番,代替楚楚去会卓越,在浏览了衣橱里小猫两、三只的服饰之后,她拿出算是较花俏的套衫及白色麻纱长裤套上身。平日的她可是一件T恤,一件牛仔裤,一头轻薄飞扬、朝气蓬勃的短发走遍T大。

    “奇怪,眼镜呢?”她开始“抄家”一般地东翻西找,差点就将她的房间给翻了,还是没能找到她的宝贝眼镜,只听她以略带哭意的声音咕哝道:“眼镜怎么会自己长脚呢?”

    她从她的房间找到了客厅、浴室、厨房、阳台、晒衣间,却依旧没能找到她的眼镜,她急得只差没哭了!

    只见她像一阵风似的冲进父母的卧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着:“爸,妈,别睡了,大事不好了……”

    也不能怪她急,她是八百度的高度近视,若不戴眼镜,就有如睁眼瞎子,连路都走不好。

    她这位大小姐,也可说是活宝一个,虽然芳龄已经堂堂逼近二十大关,可是她仗着家中独生女的身分,一点也不以向父母撒娇为羞。

    而更宝的是,她的父母也全然忘了她已经不是再需要他们百般呵护照料的小女儿了,还是一迳把她当小女孩一般疼宠。

    陈爸爸有时还让可馨赖在他的怀里撒娇,陈妈妈老喜欢替她买些蕾丝边的洋装。

    所以,他们夫妻俩对于宝贝女儿在一大早大呼小叫,频呼救命,已然习以为常,不以为意!

    “小馨,来,睡到爸妈的中间来,小孩子睡眠不足,对身体不好!”陈爸爸用浓浓的睡意呢喃着。

    “你看看,你就是睡眠不足,才会瘦得只剩骨头,脸上都没了血色!”陈妈妈不舍地说道。

    “不行啦,人家有约啦!”

    “有约?”陈家夫妇同时惊呼出声,面面相觑了一、两秒之后,两人同时从床上急跃而起,像是床上有鬼在咬他们屁股似的。

    然后,他们夫妻以一般人不会有的速度,奔向了女儿,不由可馨分说,硬将她架上了他们的床榻,准备对她展开一场严肃的拷问。

    “有约?老爸有没有听错?”

    “老爸,你没听错!”可馨手忙脚乱地挣开父母的束缚,意欲离开地道:“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可惜,她的臀部还没能抬起,肩膀就被父母按住,令她动弹不得。

    “约会的对象是男的吧?”陈爸爸和陈妈妈互换了一个眼色,贼头贼脑得很。

    “是男的没错。人家时间来不及了,没空再和你们穷蘑菇了!”

    “等一等!”陈爸爸可没放她一马的意思,“这可是大事,岂可等闲视之。”

    陈妈妈也不知道在兴奋些什么,笑得合不拢嘴:“你爸爸真是说得一点也没错,这可是大事!既然约会的对象是一个男孩子,迟到半个小时有什么关系?连半小时都不肯等的男孩广,就太没诚意,甩了也罢!”

    可馨可是一点也笑不出来,极力挣脱父母的束缚,杀猪也似地嚷着:“不行啦,老爸老妈别闹了,他是楚楚的男朋友,我不能去迟了!”

    “楚楚的男朋友?”

    一听到楚楚这两个字,陈家二老脑里就浮现女儿挚友的甜美笑容,绝美身影。

    “你们现在什么都知道了,可以放我走了吧?”可馨哀求着。

    不然,她真害怕父母不知又会想起多少“怪念头”来整她!

    她的父母虽都是T大的电机系教授,国际上知名的学者,但在人情世故上,做人处事方面有时真要令人啼笑皆非。

    他们俩自小就是众人眼中的天才,念起深奥的学问也像吃饭一样容易,可是在做人的“智慧”方面,好像还停留在孩提阶段。

    她的父母可谓是只长脑袋、不长心智的典型,也不能说他们不宠她这个独生女,说实话,从小到大,她的父母对她可谓百依百顺,没说过一句重话,甚至连个“不”字也没有。

    可馨记得小时候,她的父母常常相约出门,玩得疯了,快到凌晨才返抵家门,有时造成体力透支,而致生病,这么大的两个人,还像小孩子一般,不懂得照顾自己的身体。

    还有,他们两个人都有赖床的毛病,可馨得叫他们起床,否则他们准赶不上授课的时间。

    最最离谱的是,他的父母连给她一个圣诞礼物,也要特制成一张超级复杂的藏宝图,让她依线索去发掘,把她耍得团团转,他们才遂了自己的赤子之心。

    天知道,为了击破父母的缜密思考逻辑,她可是费耗了大半天光阴,才找到那一份圣诞礼物。

    她父母的所作所为有时真是教她又好气又好笑,不过,她很爱他们两个,虽然他们和别人的父母典型很“不”一样。

    “不行,女儿啊,你怎么可以这样,抢自己最要好朋友的男朋友呢?”

    “我抢楚楚的男朋友……”

    冤枉啊,这真是莫名其妙地天大冤枉,可馨忙做声想要好好解释一番。

    没想到却被陈妈妈抢白了一番,“爸爸,话不能这么说,这种事不能怪小馨,感情这种事怎么由得人控制呢?它向来说来就来,任凭是铁打的心,也不得不溶啊!”

    “妈妈,我不是不懂,想当年……”

    可馨原本想趁父母“怀旧”的时候,先溜为妙,哪里知道这次父母的注意全投注在她身上,她一想妄动,就立刻被父母的偌大身躯挡住。

    “女儿啊,你放心,即使全天下的人都唾弃你抢好友的男朋友,爸爸妈妈还是支持你!”

    “是啊是啊,爱情无罪啊!”

    够了,眼看误会越来越大,可馨却感到浑身无力,不知如何去解释,不过,她也有直觉,就算她再怎么解释,她的天才父母,还是不可能认清事实。

    “女儿,别垂头丧气,笑一个,用你甜美的笑容去征服那个傻小子!”

    “那我出门啰!”可馨暗自高兴,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她作梦也没想到,父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谁知道,她的笑容还没逸去,脚步也还没迈出,她妈妈就又突然留住了她,笑容有点“诡异”

    妈妈又想做什么?可馨不安地想着。

    “女儿,你穿这样不行的,约会就要穿得正式一点,以表示你对他的重视啊!”

    “不用了!不用了!”

    可馨很怕妈妈会强迫她穿上十四岁少女才穿的蕾丝花边小洋装。

    “乖,听妈妈的话准没错!”陈妈妈不容可馨分说,一头热地道:“昨天百货公司有打折,我替你买了一件短裙及长靴,包你喜欢。”

    “我不穿短裙啦!”她抵死不从。

    不过,最后的结果,她被迫任由陈妈妈摆布,穿上那袭剪裁大方有型的白色短裙,在腰上系上蓝色透明的丝衫益显娇俏,再套上帅气十足的长马靴,完成了她新潮亮丽的新造型。

    “戴副小耳环就更好了,对不对?”

    “我不适合那么女孩子气的东西啦!”

    最后,不管她怎么极力抵抗,还是逃不过陈妈妈连哄带骗的工夫,耳朵上多了两个银色的小饰物,让她原本就出色的脸孔,益发耀眼起来。

    “妈,我找不到我的眼镜!”她现在连自己镜中的模样也瞧不真切。

    “爸爸,你帮女儿找眼镜!”陈妈妈好像早已习以为常女儿的丢三落四。“沙发上没有吗?浴室的置物架、冰箱上头、电视机上、椅垫下……”

    正所谓知女莫若母,陈妈妈如数家珍所说的地点,都是可馨经常乱丢眼镜的地方,毕竟,她这个宝贝女儿,因乱丢东西而向她求救,也不是第一次的事了。

    只见十分钟后,陈爸爸气喘如牛地回来覆命说:“找不到,一定是丢在外头了!”

    “我昨晚明明还在戴啊!”可馨不可思议地自言自语。

    “爸爸,别管眼镜了,快过来看看小馨,好看的不得了……”

    可馨真怀疑自己听错了,妈的声音里竟有着哭意,好像大受感动的样子,只差没和爸爸抱头痛哭而已。

    “妈妈,我们家的小馨终于长大了,真是教人……好高兴……”

    不会吧?怎么连爸爸也一副快哭的样子。

    “小馨,要不要搽一点口红?”妈妈突然心血来潮,破涕为笑地问道。

    “不用,不用了!”可馨急忙连爬带跑地死命逃开。

    在关上家里铁门时,她听见妈妈嚷道:“小馨,口红找到了!”让她不自禁掩嘴偷笑,飞也似地奔下楼。

    她很快来到罗斯福路和新生南路的交接口,离T大只有一个红绿灯,所以她每天上下学极为方便,也正是因为太过便利,所以养成她迟到的习惯。

    在等红绿灯时,她瞄了一眼手表,糟了,已经迟到十几分钟,所以,等灯号一变,就看她大小姐顾不得自己穿着短裙,足下蹬着高跟马靴,死命地冲过马路,一阵旋风似地跑进台大大门前的广场。

    “我的天……”这是她看见眼前满坑满谷的人潮之后,所发出的惊叹。

    后来,她想起今天是礼拜天,各系各社团的人呼朋引伴出去游山玩水,自然都会相约等在校门口前,楚楚也真是太天才了,和卓越哪里不约,偏偏约在人潮最多的大门口前。

    “陈可馨,你是陈可馨吗?”一个男子的惊叫出声,引起可馨的注意力。

    “你是……”

    “你忘了我吗?我是机械一的林亿诚啊?”林亿诚的神情充满了惊艳之色。

    在他的大呼小叫之下,他系上的同学都靠了过来,包围着可馨,脸上有的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的表情,彷佛在说“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漂亮了?”

    可馨凭着他的声音,和自己眼底的依稀影像,扯出一朵笑容道:“我想起来了,你是机械系的公关,我们两系上个月还一起办过联谊!”

    可馨在T大的工、农学院可是大大有名的,因为她是文学院外文系的超级公关,开学没多久,外文系的对外联谊就热闹非凡,连缀不断,和电机、机械、上木、化工,还有号称帅哥最多的造船及农机等系的联谊事宜,都由她一手联络包办。

    也就是因为仗着她超强的带活动能力,外文系的联谊可称佳评如潮,不时有男生众多的学校慕名而来,包括阳明医学、清大、交大,甚至是远在在台南的成大。

    所以,她们系上的女生很快大都名花有主,实在不得不归功于可馨,别系的女生也都想尽办法,想要透过关系,插花外文系的联谊。

    在这么多次联谊中,也不是没有人对可馨表示好感,只是她向来最会装傻,让对方无从施力。

    “你今天怎么……”林亿诚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可馨一时还没能会意过来,还以为林亿诚哪根筋出了问题。

    “陈可馨!”一个好听的声音响起。

    伴随声音而来的是一张俊逸非凡的脸孔,鹤立鸡群的个子,令可馨心跳猛然漏了一拍的卓越。

    “卓越?”林亿诚和他那群狐群狗党这下更加惊讶了。

    他们不会不认得大名鼎鼎的风云人物——卓越。

    只是一时没把卓越和可馨联想在一起。

    他们两人是在约会吗?

    一等可馨和卓越两人走远,这一群大男生立刻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男生说女生八卦、最爱长舌,一天到晚净说些别人的蜚短流长,其实,男生私底下也最爱讲些小道消息,胡乱猜测,而且,最最守不住秘密。

    “难怪陈可馨今天打扮得这么漂亮!”

    “上一次联谊时,没发现她原来长得这么漂亮,真是太遗憾了!”

    “我早就告诉过你,她笑起来很可爱。”

    “那你为什么不追她?”

    “你没看见她和卓越在一起?卓越,唉。”

    “什么在一起!说不定他们只是普通朋友,说不定她只是替她们系里找医学系联谊!”

    “我看不只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她上次和我们联谊时,穿的是T恤和牛仔裤,你看,她今天可是精心打扮,我敢说,她一定是和卓越交往!”

    “没办法,卓越实在太抢手了!”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不是传说外文系的超级系花楚楚和卓越情投意合吗?楚楚和陈可馨又是好友,这下可精采绝伦,不知卓越选了谁?”

    “奇怪,为什么卓越这么有女人缘?”

    “那丘辰怎么说?”

    原来,林亿诚这一群家伙是丘辰的高中同班同学,只不过丘辰为了楚楚转考一类组,上了外文系,要不然的话,以丘辰的资质,要上机械系,甚至电机系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他啊,喜欢他的漂亮女孩子那么多,他偏不要,偏对冰美人楚楚一往情深!”

    “现在又加入卓越和陈可馨,哇……”

    在四人的言谈之中,一场尚未到来的感情风暴似乎已经在酝酿之中。

(快捷键:←)上一章  楚楚的爱情混战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