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忧言情小说-楚楚的爱情混战-第三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校园 >> 校园之恋,很清新、独特的作品 >> 楚楚的爱情混战作者:莫忧 | 收藏本站
楚楚的爱情混战 第三章 作者:莫忧
    “楚楚,你在想些什么?”胡娟娟轻摇她。

    “什么?”楚楚从记忆回过神来,“我在想我是不是做错了?”

    “做错了什么?”

    “把我的课本、自修、笔记在联考前送给丘辰?”她懊悔地说。

    “怎么会做错呢?你帮了丘辰一个大忙,让他顺利地考上T大。”娟娟轻轻地加了句,“让我能遇见他!”

    老天,楚楚做起她招牌的抚额动作,是啊,她做得真好、真绝、真妙!

    让丘辰别所大学不上,偏上了T大!

    可馨从榜单上看见丘辰的名字时,没安好心眼地乐不可支,任由楚楚垮著一张脸,垂头丧气的坐在一角!

    尤有甚者,她还有点恶毒地告诉楚楚说,造就是所谓的“红颜百劫”

    楚楚是注定要当命运坎坷的“百劫红颜”

    可馨话一落完,楚楚即让她吃了三记枕头拳。

    娟娟好像已经从沮丧中回复过来了,女孩子心情的转变快得像翻书。

    “我得走了,想去和丘辰说声再见!”娟娟对她眨眨眼:“对他偏见少些,好吗?”

    楚楚朗朗一笑,不置可否地耸肩著。

    她自己也该走了,晚些,公车会更挤。

    她走到公车站时,夜凉如水,暗无人声。

    这时,有摩托车声忽远忽近地传进她的耳畔,不一会时间,一辆挺拉风的摩托车停立在她的面前。

    她本能地往后退一步,正想开口大骂眼前这个冒失鬼时,那个骑摩托车骑士对她灿然笑著。

    “楚楚,我送你回家。”丘辰拍了拍后座。

    不用说也知道,她自然敬谢不敏。

    “我保证送你安全到家,且路途舒适!”他自吹自擂著。

    “离我远点!”她没好气地说。

    “楚楚生气了?”他想,他看的那本书真是写得准极了。

    书上就说他假装和别的女孩子热络,楚楚就会有生气之类的反应。

    “没有。你不要挡在我公车停著的地方,害我不能顺利回家。”

    “我就想让你顺利回家!”他试著和她讲理。

    一辆挤满乘客的公车呼啸而来,知道只有楚楚一个乘客,竟还奇迹似地停了下来。

    楚楚对丘辰甜甜一笑说:“我现在就要回家。”说完,飞奔上车。

    她隔著公车窗向丘辰扮了个大鬼脸,发现有人一直向自己身上挤来,连忙往后回推著,车子缓缓驶动。

    丘辰锲而不舍地骑车紧迫在后,他想,最起码能看见楚楚安全到家;如果好一些,在她家门口,还可以和她闲聊几句,实际上,丘辰盼望的是公车发生爆胎之类的事,那么他就更可以名正言顺载楚楚回家。

    他在干嘛!楚楚摇头骂了声疯子,丘辰昏了头不成,他家和她家是相反的方向,他为什么老是要阴魂不散地跟著她?

    她记得是国二那年春假的前夕,他们刚考完了段考,她永远记得自己的分数,离满分七百分只差八分,大胜丘辰十二分。

    她在公车站牌旁等公车,丘辰躲开了那个每天接送他上下学的司机,人竟晃到了站牌,起先,他先和其他等车的同学寒暄,楚楚见他没来招惹自己,感动地差点信起教来。

    可能天主昨晚听见她诚挚地祈祷,让丘辰知道离她越远越好,阿门!?

    可是公车来了后,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楚楚上了公车,丘辰也紧追了上来,大摇大摆地坐在楚楚的身边。

    楚楚被吓了一大跳,侧著头恶狠狠地瞪著他。

    “楚楚,多看我几眼!”

    “有什么好看?”她怀疑他是不是少了一根筋,永远不知道她在生他的气。

    “楚楚在春假中有十天不能见到我。”他认真地说,皱起好看的眉。

    “太好了!”她真情流露地脱口说著。

    “才不好,我讨厌放假!”

    “我最喜欢放假!”她得意地唱著反调。

    “放假就见不到楚楚,每天都要猜你在做些什么?”他叹了口气。

    “我会过得很快乐。”在少了你之后,楚楚真的眉开眼笑。

    “楚楚有个弟弟是吗?”

    “等一下,你怎么知道我有弟弟?”

    “我可以免费教他读书,或打电动,我一定不会带坏他!他要学什么我都可以教他!”

    “你在说些什么?”她匪夷所思地望向他。

    他到底在打她国小五年级的弟弟什么主意?

    “没有啊!”他顾左右而言他,和车上其他的男生打打闹闹著。

    “赶快表露爱意!”一个小个头的男生在他后头促狭地笑喊著。

    丘辰没好气地回头瞪了那家伙,把拳头向他晃了晃,俊挺的脸满是威胁。

    “等一下,你坐错车了吧?”楚楚突然察觉很多的不对劲。“你家和我家不是反方向吗?”

    丘辰的一双眼野亮地很,狡黠地笑说:“我要去找一个人!”

    “什么人?”她有一种错觉,丘辰要找的人一定和她有关系!

    “其实是去找一个工作!”他兴奋地说。

    “我可以知道你要去找什么人吗?”

    丘辰不想骗楚楚,点点头说:“我要去找你弟弟!”

    “我弟弟?你认识他!”

    丘辰摇摇头,但又点头说:“马上就会认识了!”

    “你找他做什么?”

    “当他的家教!”他率真地说,而且这样一来,就能光明正大地上楚楚的家,十天都能见到楚楚。

    “拜托,我弟弟才小学五年级,需要什么家教?而且我家也请不起你!”楚楚那时傻傻的,没猜到他的意图。

    “我是完全免费的,我会很多东西,我想你弟弟一定会喜欢我的!”

    “自大狂!”她无奈地把头枕在窗玻璃上。

    反正他弟弟也是个惹祸精,小小年纪就活似整人专家,让丘辰尝尝苦头也好!

    在到楚楚家后,丘辰便死皮赖脸地跟进她家,她弟弟正在看卡通,可能也真被突然冒出来、不住对他微笑的丘辰给吓了一大跳。

    “不要挡住我看卡通!”她弟弟回复镇定,就开始不怀好意地看著眼前的大个子。

    丘辰还是笑嘻嘻地,附在她弟弟耳旁不知说了什么,她弟弟就兴高采烈地跳了起来,又惊又喜地说:“真的?”

    丘辰做了个发誓的手势,回头向楚楚笑说:“楚楚,我和你弟弟商量几件事,待会见。”

    一晃眼间,两人就勾肩搭背,亲亲热热地躲进她弟弟的房间。

    令楚楚不能平衡的是,一向刁钻、一发起脾气就让楚楚也没好日子过的弟弟,竟和丘辰称兄道弟起来。

    她这时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这种可怕的认知延续了十天,丘辰没有一天在她家餐桌上缺席过。

    她的父母一天到晚夸丘辰给她听,视她这个亲生女若无物。

    她两个姊姊直问她丘辰有没有亲哥哥,不然堂哥或表哥也好。

    不晓得,反正就在一夜之间,她认识的每个人,就连她最亲的家人,口里全是丘辰。

    从那时候起,楚楚就立下一个伟大的宏愿,她一定要想尽办法存很多很多的钱,远走高飞去一个永远见不到丘辰的地方。

    可馨则想存钱建立她的情报组织。

    楚楚笨女人榨财钻营双拍档于焉形成……

    一个紧急煞车,紧邻车门的楚楚顿时被挤得透不过气来,后面那一个可恶的中年男子根本是蓄意想吃她豆腐。

    楚楚当然不会放他为所欲为,用手肘大力地撞上他微凸的肚子,不用回头,光听他吃痛的嚷嚷,也知道他痛得泪直流。

    她突然发现自己最近常心不在焉,动不动就回想起以往的琐琐碎碎。

    这种事一向只有她那戴著老花眼镜的外婆,甚至是缠绵床榻的姥姥才会有的行为。

    她想该不该去看个心理医生?明明理智上那么讨厌一个人,脑子里却常常回想起和他相处的情景和身影。

    看心理医生好像很贵。想到这一点,楚楚对丘辰的厌恶不禁又加深了一层,都是他害的。如果没有他,她将是一个充满希望及无限可能性的大学生。

    她叹了口气,突然明白每天社会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凶杀案了。

    人总是有自虐的倾向,丑陋讨厌的人事物总是比美好可爱的人事物印象深刻,难以释怀。

    一旦对一个人埋下仇恨和厌恶的种子,那种情绪就会如影随形的在人身上滋长发芽。

    就像她每次一想到丘辰,对他的偏见就多了一分,对他越是讨厌,就越想到他。

    这样恶性循环下去,很少人会不发狂,凶杀案就是这样多了起来。

    对于自己完全没有理论根据的胡思乱想,楚楚还觉得真是正确极了,想想都有些不寒而栗起来。

    蓦然间,她发现车子没有驶动的迹象,而且她听见一个嚎啕大哭的男声。

    接著她听见车内开始议论纷纷起来,责备司机为什么不开动车子,两个女孩子窃窃私语的对话更是传进了她的耳里。

    “这个司机最喜欢邓丽君了!”左边那个女孩子胸有成足地说。

    “那跟他不开动车子有什么关系?”右边那个女孩子不解地问。

    “我从小就坐他的车子,国小六年,国中三年,高中三年……”

    “喂,你到底要告诉我什么?”右边那个女孩不耐烦地打断著。

    “这么多年,他的车天天播放邓丽君的曲子,她的每首歌我都会唱了,我还打算去电视台参加小邓丽君的歌唱比赛!”

    “司机痛哭失声和你要去参加比赛有什么关系?”右边那个女孩迷惘地说。

    “你还不懂,我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

    “什么?”

    “算了算了!真拿你没办法?邓丽君刚死时,这个司机开车就经常横冲直撞,车上的旅客往往像乘坐云霄飞车一般地尖叫著,我们班男生都不飙车了,改搭他的公车找刺激!”

    “等等,飙车和他现在停下来哭有什么关系?”

    “你真的不懂,这个司机刚才听见电台播邓丽君的歌曲,自然情不自禁地难过起来!”

    “可是,他,我们……”右边那个女孩在不敢置信下,有些胡言乱语起来。“他怎么可以这样……怠忽职守……”

    “他重感情嘛!”

    “奇怪,你刚才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这些就好?要大老远扯东扯西?”

    女孩搔头笑说:“我说故事都喜欢从头说起。”

    “真是有够明白!”右边的那个女孩子干笑说。

    “司机先生!”楚楚在明白前因后果后,还是忍不住要打扰一下那位不可自拔的痴情种。

    虽然他是真的很难过,但楚楚如果不能在十一点前回家的话,她绝对也不好过。

    她的爸爸会以为她在向他的威权挑战。那可是吃不完兜著走的事。

    司机没反应,楚楚迫于无奈只好再叫一声。

    “不要吵我!”那司机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又趴在方向盘上痛哭流涕著。

    “司机先生,我们都急著回家!”

    说实话,楚楚被瞪了一眼后,心里著急有些害怕,所以把“我们”两字加重了语气。

    “急著回家不会自己走路?”司机哭丧著一张脸,开了车门。“统统给我滚下车!”

    “司机先生,我已经投钱,你就该负责任把我送回家!”楚楚可不是好欺负的弱女子,自然据理力争,只差没卷起袖子。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烦?”司机极不友善地瞪著她。“再不走我就揍你!”

    楚楚正在瑟缩的时候,一双手冷不防地袭上她的肩膀,吓得她尖叫出声。

    “楚楚?”丘辰不知道什么时候跳上了公车,兴高采烈地说:“是不是公车爆胎了?”

    其他乘客已经不耐烦地骚动起来,边诅咒边下车,司机也不客气地回嘴著。

    这时电台主持人的感性声音再度荡漾在空中,宣布要为全国邓丽君迷再播放一首她畅销曲“我只在乎你”

    那个司机凶神恶煞般的表情顿时消失无踪,像个孩子似的惊天动地哭著。

    “楚楚,只是车爆胎了,为什么司机要那么伤心?”丘辰有搅局的天性。

    楚楚发现司机的座位旁还贴了一张邓丽君的玉照,上头写了几个歪歪斜斜的丑字——“亡妻邓丽君”

    丘辰好像没见过男人哭似的,在好奇心趋使下,不停地向前迈步,像看似的瞪著司机,想把他瞧个仔细。

    “像她这么美好的女人怎么会死呢?”司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著。

    “谁?”丘辰同情地望著他。

    “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司机这下哭得更加厉害了。

    “这就是你的错啦!”丘辰皱了皱眉头说:“对于自己心爱的女人,就是拼了性命也要保护她。”

    “我?”司机呆茫了半晌,号啕大哭起来。“都是我的错!”

    “你哭吧,要是我是你的话,没了楚楚,我连活都不想活了!”

    看来丘辰是不会安慰人的,如果他成了心理医生或张老师的话,台湾的自杀率只会激增数倍。

    楚楚再次抚额,不知怎么地,她的哭意也开始泛滥著,老天,她怎么老是遇上怪人。

    她狂奔下车,想趁丘辰不注意她的时候溜走。

    当然,她失败了,因为她错看了丘辰。

    一来,丘辰虽和司机说话著,但注意注意力全放在她身上;二来丘辰骑了摩托车。

    就算楚楚跑步速度可以刷新奥运纪录,丘辰还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追上了她。

    “楚楚,我送你回家好吗?”

    “不好!”

    “为什么?”

    “不为什么!”

    “楚楚,离你家还有十分钟的车程,你用走的,何年何月才会到?”

    “你消失后!”她对他甜甜一笑,随即扬弃笑容。

    “楚楚有时老爱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不管他是不是装傻,他投注在她身上的眼神是娇宠的。

    “你才莫名其妙!”楚楚没好气地回望他。“你到底要什么?”

    “要什么?”他不懂。

    “你为什么要一直跟著我?”

    “一直跟著你?”他摇摇了摇头。

    每天至少有三分之二,不对不对,丘辰想应该是四分之三的时间,他不能看见楚楚。他真的能和她说话接触的时间就更屈指可数了。

    楚楚不懂什么叫“一直”他叹了口气。

    很好,楚楚咬著下唇,他想翻脸不认旧帐,但现在,他阴魂不散地跟著她,就做不了假了吧!

    “你现在到底想做什么?”她说。

    “送你回家!”他回答得真挚坦率,没一丝迟疑。

    “不用了!”楚楚转了转眼珠,忽说:“算命的说我一坐摩托车就倒大楣,所以,谢谢你的好意,请回!”

    “真的?”他瞪大一双眼,没有犹豫地,立刻熄了摩托车的火,看楚楚走得有些远了,就随随便便把车往路边一摆,也没上锁,飞快地向前急起直追。

    楚楚不用回头看也知道他追了上来,有些赌气地和他比赛竞走。

    丘辰没花多少时间就追上了她,亦步亦趋跟著。

    “楚楚,小心!”他揽住她的腰,把她整个人往后拉。

    一柄亮晃晃的匕首突然从树荫后伸出,差点画上楚楚玫瑰般的脸庞。

    两个猥琐的人鬼鬼祟祟地冲了出来,狞笑著。

    “长得真不错!”

    两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桀桀怪笑接头交耳,不知在打什么坏主意。

    楚楚突然伶牙俐齿不起来,因为她格格地打著牙颤,她昨天才看见报纸报导了在这附近的凶杀案,一个独行女郎被狙杀,皮包里的财物被抢劫一空。

    凶嫌可能就在她的眼前,这一刻,她希望她的直觉完全不准。

    可是,眼前的两个混蛋,越看越像。

    “把钱交出来!”刀在摇晃时,看起来很吓人。

    楚楚正要丢出钱包时,丘辰握住了她的手,让她无法动弹一分。

    “快一点!”歹徒通常没耐心。

    “你疯了,不要为一点小钱送掉命!”楚楚气急败坏地嚷著。

    “你以为他们只要钱?”丘辰厉声,低沉地说著。

    他的脸色突然凝重起来,眼神锐利狂暴,和平日吊儿郎当,玩世不恭,慵慵懒懒的样子,截然不同。

    楚楚也因逐渐意识到丘辰话中的严重性而倒抽一口气,浑身不住颤抖著,在那两个歹徒色欲的眼光下,她只是只等著被剥皮的猎物。

    “你们再罗嗦,我就一刀了结你们。”歹徒看得出他们的惧意,笑得更加张狂,向他们迫近。

    “我数到三,我们一起抛钱,转头就跑。”丘辰凑近她的耳旁,急促地说。

    楚楚绷紧的神经在听见丘辰喊“三”后,立刻转头没命地跑,丘辰的手原先握住她的,却不知在什么时候挣脱,来到她的背后,猛力推著,帮楚楚一下就跑得老远。

    当楚楚意识到这件事,回头一瞥时,才发现丘辰根本没逃,反而跑向和她相反方向,向那两个歹徒扑击!

    那两个歹徒也不是省油的灯,看在楚楚忐忑不安的眼里,反而是他们反击成功,把丘辰制服在地。

    楚楚没多想,突然在体内升起一股莫名的力量,别看她平常弱不禁风的样子,现在却能抱起一颗大石头狂奔著。

    不过她的速度还是慢了。

    等到她回到原地时,看见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使得她先前的一鼓作气完全涣散,筋疲力尽跪倒在地,觉得那颗大石头简直要活生生地拉下她的两只胳臂。

    那两个歹徒的处境比她更惨,两人鼻青脸肿,气息奄奄地躺在地上,丘辰却是直立立地站著,一副盛怒未消的样子,像踢死狗般地踢著地上的两人。

    “混蛋!”他咒骂著。

    楚楚看得傻眼了,她生平第一次发现丘辰这么会打架。不过,在她心目中,他还是一个讨厌鬼加无赖,会打架的无赖。

    “楚楚,你还好吧?”丘辰小心翼翼地扶起她,看来他的气发泄完了。

    “他们不是压住你了吗?”她急促地问,抓著他的手臂。

    “那两个混蛋乱摸我!”丘辰气愤地说:“世上没有比男人摸男人更恶心的事了!”

    “摸你?”她不敢置信地重复著。

    “这两个混蛋把我当女人似的非礼着!”丘辰的眼光可以杀人般凶悍:“又说什么我是全世界最好看的男人,我只觉自己气得有些神志不清起来,什么都不记得了,等我意识到你的存在,就发现那两个混蛋倒在地上了!”

    她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原来那两个歹徒先前恶心的眼光是针对丘辰而不是她。

    丘辰,这家伙。

    他拨她头发的动作让她回过神来,她还来不及有什么反应,就被纳入眼帘的伤口给吓了一大跳!

    “你的手!”她发现他有意掩饰,跟著他转了半圈身子,才把伤口看得真切。

    “包扎一下就好了!”他避重就轻地灿笑著。

    她的脸上浮上一层很深的忧虑。

    “楚楚真的关心我?”他一副受伤很值得的神情,高高兴兴地笑著。

    “我怕那两个变态的刀有爱滋病毒!”

    “不会吧!我觉得自己会留在楚楚身边很久很久!”

    这次楚楚却沉默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些什么,大概是因为她向来只希望丘辰从她的身旁消失,而不是从世界上消失吧!

    “楚楚,你要去哪?”

    “这里太偏僻了,我们得回你停放摩托车的地方!”她明快地说。

    “楚楚坐摩托车不是会倒楣吗?”

    她定定地看他一眼。“今天已经够倒楣了!”

    丘辰烦恼地说:“楚楚回家的门禁时间超过了,现在一定很难过!”

    “你可不可以先想想你自己?”她乱了所有头绪般地嚷著:“不要老是管我!”

    “我家没有门禁!”其实,他是想告诉楚楚,很多事他都以她为第一考量。

    “你不要和我装傻!”楚楚说著说著,红了眼眶。“我可没有受伤!”

    “傻楚楚,我不是说过我不会有事!”丘辰亲昵地用臂勾搂著她的颈子,把她朝自己拉近。“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把我从你身边带离。”

    她技巧地挣开,拭掉不争气的泪水,说:“你不要什么事都自以为是!”

    “我只是想给楚楚安心的承诺!”

    “我不要承诺!”

    她只要他远离她,然后在世界上一个遥远的角落,安全地活著。

    她甚至可以再做一个大大的让步,只要他安全地活著就好。

    反正,等她存够钱后,她就可以逃到天涯海角,再也不用和他纠缠不清!

    两个人和谐的气氛是维持不了多久的。

    十分钟后,他们找到了丘辰的摩托车。

    就为了谁载谁,他们又吵了十分钟。

    楚楚认为丘辰的手受伤,该由自己来载他。

    丘辰却是抵死不从,他说,这辈子只有他载楚楚,没有楚楚载他的道理。;

    楚楚在骂了他沙猪、自大的白痴、没救的傻子之后……还是让丘辰得了逞。

    因为她看丘辰的袖子被血染红了,她不想再僵持下去,而害丘辰失血过多。

    “我先送你回家!”

    “先去医院!”

    这次又为了先去哪里,两人吵得面红耳赤起来。

    楚楚看一眼手表说:“早过了十一点,你懂不懂,迟回一分钟也是迟回,那还不如迟回久些好!”

    丘辰在她的坚持下,两人来到了台大医院,楚楚替他挂了急诊。

    医生替丘辰包扎时,楚楚在婴儿房前踱步著,看见婴儿天真无邪的笑容后,神情也被感染上不可思议的温柔。

    “楚楚,我们只剩不到十年的时间了!”

    丘辰冷不防发出的声响,依旧吓著了楚楚。

    不过这次楚楚久久没有平复过来,她猜对了,那支刀上真的有爱滋病毒,丘辰只剩十年可活了。

    可怜的丘辰,是不是吓坏了,竟还兴高采烈地笑著!:

    每次她猜丘辰的事没一次准过,这次为什么偏偏没失常!她心神俱乱地胡思乱想著。

    这个打击让她目瞪口呆了许久许久。

    她那么讨厌他,可是他现在只剩十年的寿命了……

    他怎么可以这样不在乎地恣意地笑著。

    她困在惊茫中,连丘辰搭上她的肩,扳过她的身子,和她并立望著玻璃窗后的小宝宝,她都不觉。

    “我们可以在三年后大学毕业时结婚,然后生第一个女儿,三年后再生一个女儿,然后再三年,生下我第三个女儿!”丘辰说出他的十年计画。“楚楚,你说好不好?”

    楚楚根本无力拒绝,一双眼满载哀伤地望著他。

    “楚楚的缄默就是答应了,以后一定不能反悔!”丘辰像个小孩般地雀跃著。

    “丘辰,你冷静一些!”楚楚想他的情绪一定是在崩溃边缘,才会反常地佯出笑脸。“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一定会有新药发明,挽救你的生命!”

    “我的生命?”他想,自己不是好端端的吗?

    “过几年,爱滋病就不会是绝症了!”她难过地替他打气著。

    “我又没得爱滋病!”他猛然大笑,难怪楚楚的表情从刚才就怪怪的。

    楚楚真是关心他,他笑得有点傻傻的。

    “什么?”她猛然抬头睁大一双眼。

    “血液报告要过几天才会出来!”他老实地说:“放心好了,我不会得的!”

    “那你刚才说什么只剩十年了?”

    “你今年都二十了,二十到三十岁的妈妈才会生下最健康和聪明的宝宝,所以,我们当然只剩下十年的时间!”他理所当然地说著。

    楚楚的脸色很难看,因为她竟对她讨厌至极的人滥用同情心,使得她自己成了全天下第一号笨蛋。

    没有任何预兆地,她没命地狂奔起来。

    如果她再不离开丘辰,她只有两种下场。

    一种是她精神错乱,被送进精神病院。

    一种是她杀了丘辰,上了报纸的社会版。

    所以,她得快跑,否则,丘辰不用得爱滋病,也活不过天亮。

    因为,她满脑子都是杀人的冲动!

(快捷键:←)上一章  楚楚的爱情混战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