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忧言情小说-楚楚的爱情混战-第二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校园 >> 校园之恋,很清新、独特的作品 >> 楚楚的爱情混战作者:莫忧 | 收藏本站
楚楚的爱情混战 第二章 作者:莫忧
    “娟,你脸色不太好?”楚楚拦住了她。

    胡娟娟原有些失魂落魄,见了楚楚才勉然一笑。

    “怎么了,还在入戏?”楚楚开玩笑著。

    她只落寞地摇头,“没什么!”

    “是不是丘辰那家伙欺负你了?他不是追上去了?”

    胡娟娟是丘辰的新女朋友,这一点楚楚早晓得的,但丘辰却不知道,娟娟和楚楚是相识很久的朋友了。

    楚楚今天在说的那些话,是事先和娟娟商量安排好的,第一个目的,是让丘辰滚离楚楚的视线范围;二是让娟娟藉著这一个变故来观察自己在丘辰心目中的地位,所以两人就在丘辰面前装做互不认识。

    “他是追了上来!”娟娟咬了上唇,竟有些红了眼眶,“是我太敏感了吗?”

    “那个混蛋对你说了什么?”反正,她敢打包票保证,一定是丘辰的错。

    那个讨厌鬼是不可能做出什么好事的。

    “他先向我保证,他绝没说过我不够美那样该死的话!”

    “那个人会道歉和认错?”楚楚咕哝著,干笑。这世界总有奇迹!

    “又要我不要生你的气!”

    “生我的气?”她可迷惘了,丘辰干嘛没头没脑地提到她?一定有阴谋。

    “他说你的失言是针对他,你对我是没有恶意的,说你其实心地很好,不是个会随便出口伤人的人,要我别放在心上,因为你说的话,是想伤害他,而不是我!”

    “是吗?”她是常出口伤他,但谁要他出口替她辩解来著。

    不管他替她说了什么,也改变不了她对他根深蒂固的讨厌。

    “他说了整个晚上的你。”

    “一定是说我坏话!”楚楚恨得牙痒痒地说:“没关系,我可以想像得到,他向你说了些什么,我承受得了,你尽量讲没关系。”

    胡娟娟黯淡地摇头说:“他说了许多你的事给我听,有好多次,我一句也插不上口,他却讲得兴致盎然!”

    “哪有这么多事好讲?他就非把我的糗事昭告天下不可?”楚楚忿忿地跺著脚。

    “他说你是全天下最可爱的女孩子!”胡娟娟颇有深意地望向楚楚。

    “他是说我可怜没人爱!”她依旧浑然未觉。

    “他说他喜欢你的一切!”

    楚楚再也不会上当了,甜甜一笑说:“他是喜欢取笑我的一切。等等——”

    “怎么?”

    “丘辰会不会知道我们认识的事?”

    “不至于吧!”

    “那他怎么没头没脑地说这些无聊话?”

    “他说时的表情很自然,眼神亮亮地,嘴角有温柔的笑容!”娟娟一脸沉醉地说,过了半晌,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如果,刚才丘辰口中吐出的主角是她就好了。

    “娟?”楚楚轻唤胡娟娟。

    “什么事?”

    “我知道这是个很唐突的问题!你真的很喜欢丘辰吗?”

    娟涨红了一张脸,难为情地点头。

    “站在朋友的立场,我劝你不要和丘辰那混蛋交往,花心、狂妄、自负、愚蠢加起来就是可怜的他!”楚楚颇为满意自己竟这样精准地形容著丘辰。

    谁教她倒楣,因成绩还过得去,被父母强迫越区就读那所明星国中,认识了那个讨厌鬼。

    认识他的六、七年,就像连年作恶梦、不得安宁。

    国中毕业后,楚楚想自己考上女中,终于可以摆脱那个讨厌鬼了吧?正在暗自欣喜鼓舞时,她立刻就知道自己高兴得太早。

    南阳街和馆前路附近那么多家补习班,光数学家教班就不下十家吧?楚楚在被同学威胁利诱、轻哄硬架之下,答应去补习班旁听。

    就有那么巧的事,她才刚坐定,拿出新买的笔记本,等授课的老师出现之时,有个庞大的人影矗立在她的眼前。

    那个人正在对她微微一笑。

    无聊的男生。她嗤之以鼻地抬头,待她看清楚是谁后,吓得她目瞪口呆!

    “好久不见!”他开心万分地和她打招呼著。

    她却倒抽一口气,久久不能出声。

    “我是丘辰,不认得我了吗?”他受伤地说。

    你就算化成灰我记得,楚楚没好气地在心里咕哝著。

    真倒楣,在这里也会遇见他。

    什么时候才能让他滚出她的视线范围呢?谁能告诉她?烦死了,她边想边把身子往内挪,打算一句话也不搭理他,低头自顾自写着明天要交的数学作业。

    “楚楚!”他却不知好歹,大剌剌地坐在她的身旁。

    “我不叫楚楚!”她绷著一张脸,没好气地瞪著他。“你认错人了!”

    “除非楚楚改名字。”他气定神闲地笑著。

    “我说过我不叫楚楚!”她极力收敛怒气,佯出笑容说:“我叫……”

    “楚楚!”楚楚的高中同学偏偏在这时候完成和他校同学的寒暄,回到她的身边:“要不要移到前面较好的位置,一个成功的男生今天没来上课!”

    楚楚被打败地伸手抚额。

    “楚楚!”丘辰这讨人厌自然得意地笑著,他会认错全天下的人,就是不会错认楚楚。

    “你不是丘辰吗?”

    楚楚的一群同学立刻忘了她的存在,把注意力全转到丘辰身上,一群人热络地聊天。

    笑声传到楚楚耳里就越发刺耳。

    人家都说高中同学之间的友谊可以维持一辈子,但最好的朋友往往是最大的敌人。

    她们往往是在最糟糕的时候出卖你,例如你想掩饰你是谁,她们却偏偏把你的名字叫得满天价响,而且往往重色轻友。

    “原来楚楚和丘辰从小是青梅竹马?”她同学了悟地说。

    “不是!”楚楚眼睛瞪大到只差眼珠没掉下来,却被自己吞咽的口水给呛到了。

    “差不多!”丘辰笑笑地望向楚楚说:“楚楚怎么涨红了一张脸?”

    “真的吔!”一群女生聚在一起时最会起哄。“楚楚在难为情什么?”

    她咳了好几声,才得以解释说:“我只是呛到了!”

    “还好吧!”丘辰关心地说。

    “没事!”看得出来,她说得咬牙切齿。

    “老师来了!”她的同学正要一哄而散。

    “我换位置的事呢?”她忙嚷。

    “来不及了,你将就一下!”

    “楚楚,我在这边陪你!”丘辰高兴地说。

    她叹了一口好深的气,她想她上辈子到底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还是奸淫掳掠样样都来,死后被判人十八层地狱的那种,不然这辈子怎么一直被丘辰纠缠不清。

    她干脆皈依佛门、剃度出家,长伴青灯木鱼算了,如果这样可以避开丘辰的话。

    她就这样心猿意马、魂不守舍地过了一个半小时,其中还包括被老师消遣她的心不在焉,和忍受前几排一群臭男生的回头偷瞄,一个半小时对她而言,已膨胀成了一世纪这么久。

    “楚楚,你笔记进度落后了,我的借你!”他向她凑近。

    “我不想抄!”她尽量压抑情绪和声音,“你可不可以坐过去一点?”

    “不行,我要保护你!”

    “保护我?”她想他八成秀逗了。

    “谁再敢偷瞄你,我就把他瞪回去!”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笨蛋!”她骂自己也骂他。

    今天一定是十三号星期五。

    后来,楚楚又去了几家补习班,一踏进教室,她就像见鬼般地拔腿狂奔。

    她的补习同学团猜想她得了补习班恐惧症。

    她不知道丘辰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用功了?她不管去哪家补习班都能遇见他。

    不对,等等,一定是她,一定是她。

    一定是可馨那个笨女人出卖了她。

    也不过一晃眼的时间,楚楚的人就去到可馨的家里。

    可馨还没反应过来,一个血腥残暴的拷问场面就出现了。

    可馨自然抵死不承认是自己出卖楚楚的行踪给丘辰,直说楚楚宽枉错人了。

    楚楚没辄,没有真凭实证,只好饶过笨女人,心底却暗自决定再也不去补习班了。

    后来校庆那天,学校开放,于是她又辛苦地和丘辰捉迷藏了一天。

    想当然尔,她还是没能逃过,丘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变成她们班啦啦队道具组的一员。

    她的同学说,原本答应替她们拿道具的学姊全都偷溜出去玩了,人影也没见著半个,丘辰和他的同学便自告奋勇帮忙。

    这样一来,身为道具组一员的楚楚也就非站在他身边不可。

    “我就知道,我们永分不开、拆不散的!”

    楚楚闻言感到好一阵毛骨悚然。

    如果时光倒流,打死她,她也不要念那所明星国中。

    这也是说,她原本向往至极的高中生活,还是有神出鬼没的丘辰如影随形。

    对女中来说,康辅股长最大的任务当然不是负责带动班上的活动,而是负责和各男校联络,准备联谊事宜。

    “拜托各位同学就答应吧!我那位X中的同学已经声泪俱下跪地求我了,他们班已经威胁他再约不到我们班,就要把他抬去阿鲁巴!”康辅股长原本一本正经,后来忍俊不住地说:“大家已经了解他将会有什么下场!就可怜可怜他!”

    台下一阵哄堂大笑。

    “那一班太野蛮了,不好!”有人说。

    还有人问:“有没有优渥的条件?”

    “他们出烤肉费用,”康辅股长以诱惑的语气说:“地点是山明水秀的鸟来!”

    因为可馨想去,所以楚楚也去了。

    但经历了这件事后,楚楚决定以后一定要做个有主见的人。

    那一班的康辅股长竟是丘辰。

    从此以后,不用说,丘辰不知道动用了什么恶势力,约楚楚那一班出去联谊的,就只剩丘辰的班级。

    就连去电影院看电影,她也会看见丘辰对她挥手的身影。

    除了一年一度的校庆外,她想校园内,是她最安全,最不可能遇见丘辰的地方了吧!

    结果,她又错了。

    丘辰把她的学校当分部一样,不定时的出现。

    他很有办法,轧了十几个社团。

    一下子,是代表辩论社来做新生杯的示范友谊赛;一下子是来观赏民歌比赛;一下子出现在她们学校的周会上,代表他们学校来做“学生才艺表演”的小提琴演出。

    他和她见面的频繁,可能不少于国中时期。

    所以,楚楚才会以为是连年的恶梦。

    高三五月下旬左右,笨女人可馨告诉她一件大消息。

    “我不想听,有关丘辰的事我都不想听!”

    楚楚可不想破坏自己绝佳的心情。

    “你一定要听,他要转第一类组了!”

    “不会吧!”这下连楚楚都目瞪口呆起来。

    那个讨厌鬼的哪一根筋坏了?明天就是六月了,离联考只剩三十多天……;

    “你该知道我的消息来源一向都非常正确!”

    楚楚的脸缓缓地露出笑容,“那个混蛋一定是第三类组混不下去了?”

    “混不下去?”可馨搔头不解。

    “你不是说他模拟考在他们班上都考四十多名?”

    可馨笑著,她想,楚楚可能有点小小的误会,她说的四十多名,是指校排名,而不是班排名。

    而且,他的后势看好,他的物理和数学超出高标很多,排名是被三民主义拉下水的。

    他的申论题常拿个位数,选择题也没好到哪去。

    “反正,他背书的能力不错,最后一个月努力一下,应该不会落榜!”

    “可是就不知道他要掉到哪所学校去,何况他一向不爱背书!”

    “只要他离开台北就好!”楚楚兴高采烈,雀跃三尺地说。

    “你怎么这么无情?”可馨摇了摇头,苦笑。

    “是我逼他转第一类组的吗?”

    “我只是搞不懂,你为什么不对他好些?”

    “他离开我,没法来烦我,不是更有空好好念书,对他和我都好!”

    “是喔!是喔!”可馨狡黠地笑笑。

    六月八日,楚楚毕业典礼的那天,丘辰从他们学校的毕业典礼跷了出来,捧著一束足以遮住他大半身子的玫瑰来,像株巨大的玫瑰花丛矗立在楚楚的面前。

    “姊姊!”楚楚没认出是他,以为是同学“姊姊”的男朋友。“哥哥抱了一束好大的玫瑰花来!”

    姊姊极兴奋地从教室里头奔了出来,兴高采烈地丘辰手里拉过那一大束花,重得她差点站不稳脚步。

    “是你?”楚楚险些昏厥。!

    “楚楚,你同学真好,帮我们拿花!”丘辰笑嘻嘻地,没有任何一丝忧虑的样子。

    楚楚想,丘辰大概是属于不见棺材不掉泪的类型。

    大白痴一个。她用手搭著额头,一脸无奈。

    “楚楚喜欢玫瑰花吗?”

    “不讨厌!”楚楚冷淡地说。

    “姊姊!”哥哥抱著另一束花在姊姊的背后唤著他。

    “哥哥?”姊姊在大喜过望之下,抛了手中那一束,不,该是一大捆玫瑰花,向哥哥的方向奔去。

    楚楚见状,下意识地向前倾下身,在花束坠地前把它们接个正著。

    “楚楚还是很喜欢这些花的,对不对?”丘辰见她脸上焦急的神情,笑容不禁泛得更深。

    他看楚楚一副快要被那束花压扁的样子,赶忙接了过来,轻轻地放置在地,靠著墙壁站立。

    “你只会浪费你爸爸的钱!”她看著那一大束花,没好气地咕哝著!

    这些花所费不赀,丘辰真是标准的纨绔子弟。

    不过,自己会那么想他,可能也是出于嫉妒心作祟;她的父母都是低阶公务员,家里贫乏的资源在四个孩子的分配下,所剩无几,像她每个月的零用钱就少得可怜。

    所以,她很早就知道,经济独立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经济独立就是光明和希望的同义词!

    有钱不是万能,没钱万万不能。

    如果早知道他会送她玫瑰花,她会叫他折现算了。

    “才不是我爸爸的钱!”他委屈地说。

    “你爸爸给你后,就是你的钱!”她甜甜一笑,随即向他扮了个鬼脸。

    “每一块钱都是我自己赚来的!”他急著辩解。

    “用嘴巴赚来的?”

    听说丘辰的父亲极宠这个独生子,只要他开口,他的父亲从未拒绝过。

    所以,丘辰没钱时,甚至不用摇动父亲那棵摇钱树,只要张嘴说个数字,那棵摇钱树就会自己扭动起来,掉下足够的钱。

    “用手指头,楚楚猜错了!”丘辰伸出十只手指头在她眼前晃动。

    “你的手指怎么了?”她不自主伸手抚著。

    “打字打太久了,起了水泡!”

    “打字?”

    “同学电脑打字速度太慢,我替他们打作业,七个字一块钱!”

    楚楚知道他学校的报告都必须用电脑打字和列印,丘辰说的应该是真的。

    “你发神经啊!”她越发肯定他的智商不足。

    平常没听过他缺钱或突然发愤图强,想像她和可馨一样榨财钻营,现在竟为了七个字才赚一块钱的工作把双手打得起水泡!

    “不会啊!好值得,所有的钱换了一大束玫瑰花送给楚楚!花束要大才漂亮!”

    “你把打字赚来的钱都买了那一束花?”

    “我想我工作几天,它们就能盛开几天。”丘辰得意地说:“这是我这辈子赚的第一笔钱!”

    “意义重大!”楚楚被打败地摇了摇头,随即灵光一闪地笑说:“意义重大,还是你抱回家仔细收藏较对!”

    “花是要给楚楚的!”他摇摇头。

    楚楚如果她把花抱回家,只有三个下场!

    她的父母会把她像犯人一样盘问,严刑逼供到底是谁敢送她花?他们会要楚楚把丘辰的身家全都透露完毕,才放过她。

    如果她坚决不吐露谁送她花,她的父亲大概会搜出她的国中毕业册,找出所有男生家的电话号码,一家一家去查!

    “喂,我是楚楚的爸爸,是不是你送她花?”

    第二种下场。

    被她两个姊姊逼讲罗曼史,而且毫不留情地搜括走她所有的玫瑰花。

    第三种下场。

    被她那半生不熟的青春期弟弟调侃,他的记忆好得很,会对这件小事乐此不疲,分早中晚三餐评论外加消夜,一天四次!?

    她现在光想,就能想像那种万劫不复的处境。

    “楚楚知道我转第一类组的事吗?”

    “可馨告诉我了!”楚楚脱口而出说:“第三类组真的混不下去吗?”

    “混不下去?”他一脸迷惘不解,不会啊,他一向混得如鱼得水。

    楚楚懊悔地揉揉嘴唇,心想自己不可以这样子大剌剌地刺伤丘辰的自尊心。

    她虽然有点讨厌他,轻视他,不屑他,但不至于每次都要对他恶言相向。

    何况,他有可能离开台北,去别的地方就读大学,整整四年,最好寒暑假也不要回来。天,她这次真正可以摆脱他的纠缠了。

    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她和丘辰就要能老死不相往来,所以她决定收敛自己,不再给他冷面孔、冷嘲热讽和冷漠。

    就为彼此留下最后的好印象吧!

    “你真的打算念第一类组?”看,她还主动关心他呢!

    “已经决定报考第一类组了!”

    他露了个傻气的笑容,楚楚也逐渐关心他了。

    “为什么?”

    “楚楚不是说念第一类组较好吗?”

    “我有说过吗?”楚楚努力地回想自己什么时候曾冒出这种话!

    “有啊,上次和吴淑甄起争执时!”

    “吴淑甄!”

    提起这个人,楚楚每次都会十分困惑,自己是讨厌丘辰多些,还是这个国中三年,高中又三年,大学铁定又四年的同学多些。

    她一向对楚楚十分不友善,反正楚楚的一举一动都碍了她的眼,有事没事就爱和楚楚比成绩,炫耀自己的家世和多项才艺。

    楚楚不想理她,甚至委屈些,小心翼翼地避开她,不与她争锋。她不是怕吴淑甄,只是丘辰已经够使她一个头两个大,她可不想再和另一个怪人纠缠不清,不得安宁。

    到底是她上辈子作孽,还是这辈子做人太失败?她竟会招惹上这两个人!

    就像丘辰老是出其不意地在她的身边出没,吴淑甄也没忘来凑上一脚。

    吴淑甄高中念的是第三类组,每次遇见了楚楚,总不忘语带奚嘲,仿佛念第三类组的人才有脑袋,才是精英中的精英,念第一类组的人非笨即蠢!

    楚楚忍不住回了几句,丘辰就插话进来,说他反而羡慕念第一类组的人。

    吴淑甄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说丘辰是第三类组的出卖者。

    “我说的本来就是真的!”丘辰不服气地说:“冬天我和楚楚一起看书时,楚楚看她的历史、地理课本时,都可以把手舒舒服服地缩在口袋里,我却要握笔算物理和数学,冻得双手都僵了!还有,楚楚懒得用手,用下颊和鼻尖翻书的模样好可爱!”

    楚楚闻言,本来有些不讨厌丘辰了,但丘辰的最后一句话,又引出她心中深沉的痛。

    使她又回想丘辰的另一项可恶事迹!

    她不管去台北哪一家K书中心,或是图书馆,或是速食店温书,补习班的自习教室就更别提了,没有一次不遇上丘辰的。

    不管她大大方方或轻手蹑脚、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往往就在三秒钟之内——

    “楚楚!”丘辰总是不顾别人的眼光,兴高采烈地和她打著招呼!

    有一次,她不信邪地跟同学跑到新庄的辅大图书馆,心想离开了台北,也就脱离了丘辰吧?

    很好,很好,丘辰那家伙竟跑辅大去打排球;更可恶的是,那场球赛有点精采,事后楚楚骂了自己不下百声是“没自制力的笨蛋”

    她那时把隔天的考试抛在脑后,留在原地观看丘辰那白痴赢球。

    她竟然还替他欢呼。

    有了这次惨痛的经验,她下定决心以后的温书假都要留在家中或学校的教室念书!

    可是,这样一来……

    留在家中,她就得听父母牢骚上级的蛮横、会钱标得太多或太少的琐事;读没三页书,就就被吆喝去做一些家事,例如家里没蛋或没卫生纸了,得她去买。

    两个姊姊不是缠著她问明天约会穿哪一件衣服好,就是向她哭诉男友一点都不关心她们、情人节没送她们花、不记得他们的相识一周年、定情吻半周年的纪念日、走在路上眼睛瞟别的女人、说别的女人身材好、脸蛋佳……,她们往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逼得楚楚不听也不行。

    而且,这绝不是单方面的反应。

    在她的姊姊挂了未来姊夫的电话,她未来姊夫再打来的电话都指名找她。

    她的姊夫会向她抱怨一大串她姊姊的不讲理。楚楚也不好意思中断他的话,只好任由他发泄,把话筒放在膝盖上,偷闲背一课要考默写的文言文。

    约莫十五分钟她背完后,再度拿起话筒,谢天谢地,她未来姊夫的语气总算稍稍软化了,她再度把话筒放在膝盖上,再背半章历史。

    三十分钟后,她对话筒问了句:“杰生哥,想不想和我姊姊谈谈?”

    “楚楚,请你无论如何要让楚晴接我的电话!”他已经全然气消了。

    “楚晴,电话!”楚楚叹了口气,她怎么会有这么一群家人?

    别忘了她还有一个进入青春期、脾气变得有些阴阳怪气的弟弟。

    例如,他会没头没脑地告诉你:“人一天到晚庸庸碌碌不知是为了什么?活那么久做什么?”

    就在你和他大眼瞪小眼、不解其意、颇感不安的时候,他会脸色沉重地叹了口气,像游魂一样地晃走。

    这时候,楚楚就算明天是联考,也只好放下书本,追著上去,看看他究竟怎么了!

    她弟弟把自己困在房里,不管楚楚怎样敲他的房门,他都不应声。

    楚楚怕他做出什么傻事,街著去找出房间的备份钥匙,手颤巍巍地开了锁,往房内冲去。

    他弟弟此时正一脸悠闲自得地打著电脑游戏,入迷地连楚楚闯了进来都没回头看一眼。

    “为什么不开门?”

    “你现在不就进来了吗?”她弟弟回头看她一眼,“反正,你知道哪里有钥匙!”

    楚楚好不容易才压下自己想杀人的冲动。

    如果去可馨家温书的话,不用三十分钟,虽然两人约定先讲话的人是猪,但两人还是会同时当猪,而且当得很高兴。

    两人会把楚楚笨女人榨财钻双拍档的未来说得璀璨万分、天花乱坠。

    书却只念了五页。

    如果留在学校温书——

    楚楚就不得不承认这不只是丘辰的责任,基本上,她是个没自制力的人,她会从旁人如老僧入定般温书的教室逃出来,逃到校刊社的社办去看那些看过N遍的漫画。

    也就是说,高中三年期考的温书假,她从没温过书,了解到什么叫小考小玩,大考大玩。

    她记得三民主义课文中有句类似“当敌人侵犯我们生存所必须的空间时,中华民族必图复兴,以达目的而后止”的话云云,给了她很深的感触,她想自己应该采一些强硬的手段,来防止丘辰肆无忌惮、无孔不入地入侵她的生活空间。

    就在此时,可馨告诉她丘辰要转第一类组的事,楚楚更觉机不可失,绝对要好好把握!

    “楚楚,你的同学都去参加毕业典礼了!”他虽然不想和楚楚分开,但他还是得提醒她!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楚楚竟不在乎的说:“我知道,我没领奖,所以不用急著去!”

    “怎么可能呢?楚楚是最聪明的女孩子,一定是学校搞错了!”他强烈地替她抱屈著。

    “这都得感谢你!”她没好气地咕哝一句。

    要不是他在她每个温书假裹阴魂不散,她现在也不可能如此悠闲。

    “我?”

    她怕他打破砂锅问到底,而自己隐忍不住爆发了,又破坏两人此刻好不容易有的融洽——虽然只是假象,但毕竟是难得的!

    所以,她转开他的注意力说:“丘辰,我有东西要给你。”

    “楚楚也会送我毕业礼物?”丘辰笑得合不拢嘴。

    楚楚把自己座位上一包又一包的课本、笔记及自修都往他怀里塞。

    “这是我三年的心血结晶,现在全都送给你,你只剩一个月时间了,从头摸索太慢了,看空白的课本太辛苦,就用我的吧!

    丘辰低下头,摸著那些书籍。

    “千万别落榜了!”她小心翼翼地叮咛著。

    他千万不能落榜,如果他落榜了,表示他还得重考,那上的一定是台北的重考班,她的一番心血不就化为乌有,恶梦又要重新开始。

    “我一定会努力的!”丘辰的笑容好灿烂,“楚楚对我这么好,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做一个楚楚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

    “最完美的男人?”她瞠目以对,不明所以。

    “楚楚不是对吴淑甄说念第一类组的男生才是男人中的男人,社会上有名的人士都是念第一类组的多?”

    “嘿嘿!”她干笑著。

    这个傻瓜非把她的话当圣经吗?那只是她那天的气话,谁知道他竟谨记在心。

    “而且念第一类组就能和楚楚念同一个系,见面机会就更多了!”他兴高采烈地说出最重要的目的。

    楚楚只觉头皮不住发麻,心跳加速起来。

    “楚楚,我决定了!”

    “决定了什么?”她小心翼翼地问著。

    她怕丘辰说出T大外文系的教授和系主任都是他爸爸的好朋友这类的话,他爸爸人脉极广,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不然他为什么一点都不紧张联考的事呢?

    “我决定从今天起每天要念十个小时的书,和花一点时间和楚楚讲电话!”

    “讲电话?”

    “不会的地方可以问楚楚吗?”他可高兴了,觉得转第一类组真是太好了,六月一整个月都可以和楚楚讲电话,大学四年还能和楚楚同系。

    “可以!”她答应得很勉强,但心想过了六月,如果自己帮他忙,让他不落榜,说不定就能四年见不到他,那实在是太划算了。

    “谢谢你!”丘辰胸有成竹地说:“外文系大概要考四百三十多分,而我还有二十多天,一天读二十几分就好了!”

    “是喔!”她再次受不了地抚额。

    这个自大狂的老毛病又犯了。

    要是联考这么好考,那别人三更灯火五更鸡是为了什么?就算他从小读的都是数理资优班,也未免自视太高!

    “答应我一定要好好念书?”楚楚担心他聪明反被聪明误,对联考掉以轻心。

    大意失江山,如果他这种自负的人落榜,一定承受不了打击,那可能又会造成他明年联考的失常,结果是他一直留在台北的重考班。

    光想到他会一直留在台北,楚楚连牙齿都痛了起来。

    虽然他有兵役限制,但那也是几年后的事,而且据说国防部的一位高级将领,是他爸爸从小在眷村、同穿开裆裤长大的好兄弟!

    他可能到了三、四十岁都能办缓召,甚至,干脆一点,光明正大地找出一千种理由免服兵役。

    也就是说,他可能会一直留在台北,也可以跟她到天涯海角。

    不行,今年的大学联考他一定非上不可,偏远的地方也行,最好越偏远越好!

    楚楚想,政府的决策一定常常出错,才会造成区域发展这么悬殊,台湾的大学为什么该死的这么多,外岛却一间也没有!

    突然间,她灵机一闪,问说:“丘辰,我是说,如果,如果你落了榜,你爸爸会不会送你出国念书!”

    楚楚知道他有美加两国的居留权。

    “他会这么做!”他皱起眉头老实说。

    她喜不自胜地想大声欢呼时,

    笑容却在丘辰的一句话后冻结。

    因为,丘辰说:“但我绝不会离开台湾!”

    “为什么,重考很累的!”她想丘辰不是适合重考的的人,她想他这辈子可能连用功读书都没见识过。

    更不要说拼命念书了。

    “我是绝对不会落榜的!”他极有自信地笑一笑:“楚楚不用替我担心了!”

    她露出凄楚的笑容,想著:“我是为自己担心!”

(快捷键:←)上一章  楚楚的爱情混战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