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心言情小说-沉香(上)-page 2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国仇家恨,爱恨交织 >> 沉香(上)作者:典心 | 收藏本站
沉香(上) page 22 作者:典心
    但是,此时此刻,她的双脚却像黏在地上一般,无法动弹。

    她不想过去。不想不想不想不想……

    关靖的左手,仍悬在半空等待,一会儿之后就开始颤抖。她没有上前来,让他的黑眼更黑,透出些许苦涩。

    最后,他将手慢慢的收回身侧,垂下了双眼,嘴角浮现一抹,自嘲的笑。跟着,他缓缓翻身,躺了下来。

    但是,她已经看到了,那抹泄漏他真正情绪的苦笑。

    而那抹笑,狠狠的,扯疼了她的心。

    来不及深想,沉香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迈开双腿,匆匆走上前去,回到他的身旁,在床榻旁跪下。

    关靖徐缓的睁眼,黑眸里兴起一丝波澜。

    她抬起了双手,轻轻的替他揉着,额上的穴道。一次又一次,慢慢的、轻柔的,以指腹在他额际、发中,画着圆、梳着发,替他舒缓头疼——真心的,替他舒缓着,因她而产生的顽劣剧痛……

    但是,她还是不敢瞧他的眼、不敢看他的脸。

    即便是如此,她依然能感觉到,他灼热的视线。

    直到许久之后,她才怯怯抬头,不得不看向他,果然看见他深深望着她,那神情、那模样,教她心颤手抖。

    瞬间,她本能的想收手,他的动作却更快,握住了她的手。

    她的心跳,乱了一拍。

    没错,她还是可以抽手的,但是这么一来,就会弄痛他的手。

    看着这个男人,她的喉头莫名紧缩。她不晓得,自己在做什么,不清楚为什么要在意他会痛,但是,她就是无法抽回手。

    而关靖,将她的手,拉到唇边,温柔的印下一吻。然后,他把她的手,放在他的心上。

    他闭上眼了,可是她无法动弹,深深被他撼动。

    即使伤得那么严重,任何轻微的动作,都会引起剧痛,他仍旧用着手,在她手背上来回摩挲轻抚着,像是不舍、像是眷恋。而他脸上的表情,更像是心安。

    「陪我躺一下。」他说。

    无法拒绝,也难以拒绝,所以她只能躺下,在他身畔躺着,让他握着她的手,抚着他规律跳动的心。

    「谢谢。」他说。

    那句诚恳的道谢,如似穿心。

    这世上,有多少人,曾听过他说出这两个字?

    轻颤的白嫩小手,就搁在他心口,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心跳,还有温暖。

    她是要来报仇雪恨的!

    她是要来折磨他至死的!

    明明,她亲眼见过,他杀害她的亲人;明明,她恨他入骨,恨了这么多年,可是为什么,事到如今,她却会为他感到心疼?

    轻颤的白嫩小手,就搁在他心口,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心跳,还有温暖。

    所有事情都乱了谱,跟她盘算的不同。她从来没有想到,会被他迷惑;没有想别,这乱世之魔,会有温柔的一面;没有想到,他也有血有肉。

    她错了吗?

    她无法分辨,关靖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她更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他的行为举止是好是坏。

    杀人的是他,救人的也是他。

    为什么?

    她与他枕在同一个枕上,看着他俊美的脸庞,心中挣扎着、犹疑着、动摇着,万分迷惑。

    为什么?

    她想问,很想问,却无法开口。

    他,究竟是人,抑或是魔?

    关靖已经睡着了,她的所有感官,可以感觉得到,他的心跳、他的呼吸、他的体温,都是那么清楚而鲜明。

    当他熟睡时,她悄悄收回手,起身来到香匣旁。

    炉里的香,已经焚尽。

    她该放更多的香料进去。可是……可是……这些日子以来,他的所作所为,全部涌上心头。

    来到关靖身边之前,她一心一意认为,他是万恶不赦的杀人魔头。这是举世皆知的,任何人都以为,他是残酷冷血的恶魔,连她也是。

    如今,她却再也不敢确定了。

    她有没有可能错了?

    是的,他杀了她的家人,但是同样的,过去数个月来,他也救了无数的人。

    虽说,现在的善行,不能弥补往昔的罪大恶极,但是她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对的吗?她是不是应该再观察一阵子?

    看着匣里的香料,她紧咬着唇瓣,迟疑着、踌躇着,困惑且不安。

    过了半晌之后,她伸出手来,取了别种香料,搁进熏炉里头,然后关上了香匣,再轻轻盖上炉盖。

    烟雾透出熏炉,无声飘散。

    今夜的香料,依旧能为他止痛,却不会让他的病症更重。

    回到床榻上,她来到他身边,俏无声息的躺下,小心的没有扰醒他,娇小的身躯静静在暗夜之中,陪伴着他,依偎着他。

    风雪仍在帐外呼啸,像是北地的幽魂,在众声吟唱着。

    你忘了吗?

    忘了吗?

    她没有,真的没有。

    香气还没能发挥效果,当关靖因为头痛,再次呻吟时,她伸出了双手,再一次轻轻的,揉抚着他的头,提供他所需要的慰藉。

    她只是需要他,再继续救人。

    在心中,她不断这样告诉自己。

    当夜更深时,沉香任由关靖抱着,静静看着他,在睡梦之中,无意识的侧过身来,将她拥抱得更紧,像是抱着最心爱的珍宝。

    是的。

    她需要再观察一下,需要再确定。

    无数次的,她这么告诉自己。

    是的,只是这样。

    她闭上双眼,不让眼中的水雾持续蔓延。

    是的,真的是这样。

    如此而已。

    —上集完—

(快捷键:←)上一章  沉香(上)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