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宛宛言情小说-不情愿分手-第八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泰国,台湾 >> 异国情缘 >> 不情愿分手作者:余宛宛 | 收藏本站
不情愿分手 第八章 作者:余宛宛
    这一日,由美利公关所承接的设计师新装发表会活动,即将在晚问于饭店贵宾厅登场。

    一早,孟欢儿在喝完两杯黑咖啡后,便忙到没有时间去想齐威。毕竟她身为公司第一把交椅,从会场布置检查、活动流程以及人力安排等等各方面,都要逐一再做确认。

    她即便是已心碎,也要用最有精神的姿态现身工作,因为事业现在是她的唯一了。

    况且,她从以前就知道,只要她假装很勇敢、表现得很勇敢,她终究会无所惧地走在她要的道路上。

    但她快乐吗?她会不会遗憾自己错过了齐威?

    突然之间,孟欢儿很高兴今日非常忙碌。否则,她会没法子欺骗她自己——也许她只要愿意冒险,就能得到幸福美满。

    在晚上发表会开始的前一个小时,一切就绪之后,她和白心蕾拨出时间,匆忙赶到饭店提供的休息室里补妆、换衣。

    孟欢儿把球鞋换成白色亮片高跟鞋,牛仔裤则变成今晚服饰品牌的白色丝质长裤及蔷薇色的V领高腰刺绣上衣。

    “你真的很适合这类衣服,很有东方美。”白心蕾打量着她,粉红双唇不以为然地紧抿着。“可是你的脸现在只适合去演鬼片。”

    “一定是我的粉底遮瑕力不够好。”孟欢儿一耸肩,尽可能地笑得自在一点。

    “怎么了?”白心蕾问道。

    “我如果现在全盘托出,今晚的活动就没人帮你掌控大局了。”

    “了解,忘了我刚才的话。我们公私分明,有心事会后再谈。”白心蕾化身为精明老板后,紧接着附到她耳边说道:“今天晚上,老板出钱,我们上楼开房间。”

    孟欢儿被白心蕾很不符合蕾丝系打扮的大哥语气逗得哈哈大笑。

    “这才是角头大哥女儿的气魄嘛。”孟欢儿笑着说道。

    “小声一点。”白心蕾左右张望着,生怕真被人知道她背景。她爱她老爸,可以和他手拉手逛菜市场。但是,时尚圈的现实鬼比菜市场的人还多。她为了做生意,只好不得已隐瞒身世。

    “好了,我们出去冲锋陷阵吧。”孟欢儿把口红涂得鲜红,握拳做了一个加油手势。

    白心蕾看她一眼,拍拍她的肩膀。

    孟欢儿苦笑了一下。

    一个小时后,晚会顺利展开,嘉宾们凭着悬挂在手腕问的金色手环邀请卡逐一进场。

    而当孟欢儿力邀的女星与绋闻男友一前一后地现身,她一看到现场镁光灯闪得像狂风暴雨中的闪电时,就知道今晚新闻及明天报纸都会有好成绩了。拍照板上全是设计师的LOGO,想不拍到都难啊。

    哈哈哈!

    站在入口处把关的孟欢儿偷偷朝着同事们竖起大拇指,每个人脸上都是笑意。

    看着媒体戚兴趣的名人陆续地进场,白心蕾先行走入会场与主持人对最后一次流程。

    孟欢儿调整了下联络用耳麦,也转身准备走进会场,好监控现场的活动执行。

    “好帅!他是谁?”

    喧哗声让孟欢儿好奇地回过头,却看见了——

    齐威。

    他穿着白衬衫及深蓝牛仔裤,外搭黑色西装,一百八十公分的模特儿身材让他轻易地出众,更别提他衬衫下露出的锁骨有多性戚,而那对黑眸及阳刚脸庞又多有男人味。

    在这个中性吃香的年代,他的阳刚魅力像把火焰,烧得女人毫无招架之力.

    “孟小姐,他是哪位?”一名媒体记者先挤到她身边,想知道来者何人。

    孟欢儿傻眼,一时之间没法子马上接话。邀请名单确实是由公关公司代替该品牌所发出的,但她根本不知道齐威是如何拿到邀请卡的。

    邀请卡只发了两百份,许多名流就算挤破头也拿不到!

    “这是你们的神秘嘉宾吗?他叫什么名字?”另一名杂志记者也凑到孟欢儿身边问道。

    生平第一次,孟欢儿决定在工作时表现出不专业的装蒜姿态,她开口说道:“我不认识……”但接下来的话却卡在喉咙里,因为齐威正微笑地走到她身边。

    “欢儿。”齐威上前给了她一个很外国式的贴脸礼。

    “啊……原来是齐先生啊,刚才离太远,我没看清楚。”孟欢儿转头看向身边的记者,僵硬地解释道。

    “昨晚为什么锁门?”齐威问道,黑眸紧盯着她。

    孟欢儿的笑意冻结在脸上,差点当场掐死齐威。

    记者们这下子全都睁大眼,闪光灯也连闪了好几下,管他照片回去能不能刊登,说八卦时有照片为证,岂不痛快。

    “抱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孟欢儿力持镇定地说道。

    “还在生我的气?”他将一缕发丝拨回她耳后,亲密姿态否百而喻。

    “不是已经分手了吗?为什么又出尔反尔?”孟欢儿笑着说话,声音却有点抖。

    “我同意分手,却没同意不再见面。”齐威唇角微斜地笑着,朝她眨了眨眼。

    “你简直无赖。”但她很开心。

    “放心吧,我不会再纠缠你了。”齐威注视着她,后退了一步。

    孟欢儿的心被狠螫了一下,她紧抓着衣服,不许自己伸手去拉他。

    “你们是一对吗?”记者精神全来了,好事者早已围成一团。

    “昨天才不情愿地分手。”齐威双手一摊,笑着说道。

    “因为我们根本不算真的……”孟欢儿试图想解释一番。

    “抱歉,我的女伴来了。”齐威看到一辆黑色宾上车停在会场红毯前,他马上头也不回地大步往前走。

    他的女伴?孟欢儿愣住了,随着他的背影看去。

    “欢儿,你怎么还没进场?”孟欢儿的耳麦对讲机里传来白心蕾催促的声音。

    “三分钟后就进去。”孟欢儿木然地说道,目光紧盯着前方。

    宾士车走出一位社交界的新宠——建筑业大亨的独生女章蓉蓉。

    章蓉蓉年方二十二,因为替父亲公司拍摄一支广告而窜红成为社交界新宠。而她天使般的纯净气质则让她在每次出场时,都能得到许多注目。

    章蓉蓉对齐灭一笑后,勾住他的手臂,引来一阵闪光灯。

    她站在齐威身边的模样,有种不对衬的好看。他高大粗犷、她天天美丽,他揽着她肩膀的样子像是能为她遮风蔽雨一样。

    早上他所拥抱的那名女子,就是章蓉蓉吧。

    孟欢儿强迫自己深呼吸,告诉自己像齐威这种转身就另结新欢的男人,根本不值得她留恋。

    “请问章小姐旁边这位是你的男友吗?”记者问道。

    “不是。”章蓉蓉摇头,害羞脸庞有种我见犹怜意味。

    “请问你的名字?”记者看向他。

    “齐威。”齐威的眼对上孟欢儿,神情没有任何改变。

    孟欢儿则是不干示弱地回以一记面无表情。

    “你从事什么行业?”记者又问。

    “一半投资、一半投机。”齐威笑着咧出一口白牙,男性黑眸里闪过一丝顽皮。

    孟欢儿心神一晃,当下简直想给自己两巴掌,气自己居然还会因为他而心悸。

    “投机?”记者们追问着。

    “对,我密切地注意各种可以赚钱的波动,再找机会下场投资。赚钱之后,再拿一部分的钱去投机……”

    孟欢儿听着他的话,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她清楚他的个性,明白他所谓的投机,其实不是只靠取巧,而是依据于他脑中是否有想法而定。

    “他……他比我还有钱呢。”章蓉蓉低声说道。

    齐威的男性魅力再加上‘富豪’三字,顿时成了镁光灯焦点。

    孟欢儿不想再听,她大步地走进宴会厅里,即便脸上表情寒漠如冰,也不想挤出任何微笑。

    她能感觉得出来,齐威对待章蓉蓉的态度与对待泰丽雅完全不同,他看起来是真的满喜欢蓉蓉小天使的。

    可是章蓉蓉太单纯,不会了解齐威的狂野,不会懂得齐灭的笑话,不会回应齐威突如其来的戏弄……但那又如何呢?

    章蓉蓉可以给齐威想要的一切,而她不敢。

    她真的不敢吗?孟欢儿的脚步颠簸了下,却又很快地站稳了身躯。

    只是,她还来不及多想这个问题,即将展开的活动已经占据了她的所有心神。或者,不是所有心神……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台湾因为跑趴文化尚未完全成熟,新装展示秀结束之后,如何把看秀客人留在会场便成了一件重要之事。

    为此,孟欢儿和白心蕾请来了符合这一季品牌主题的黑人爵士乐团现场演奏,并找来数名造型师当场为来宾们进行当季服装搭配。而五星级厨师所设计的品牌LOGO点心也吸引不少人伫足。

    于是,在秀展完毕之后的一个小时后,客人还留下七成以上,比公司预计的人还多。孟欢儿和白心蕾松了口气,现在就等着准备顺利地下台一鞠躬。

    整个晚上,孟欢儿都在假装忽视齐威,反倒是白心蕾和齐威闲聊了一会儿。

    孟欢儿在和几名老朋友交谈完毕之后,她转身想离开,却被人挡住去路。

    齐威拿着一杯威士忌站在她面前。

    “干么?”她板着脸说道。

    齐威喝了一口威士忌,鹰眸打量着她的每一寸表情。

    在他找上白心蕾探听孟欢儿的消息之后,他不但得到了一些鼓励,也间接证实了孟欢儿心里确实有阴影存在。虽然白心蕾坚持不透露真相,不过既然知道有问题存在,他便觉得一切容易处理得多。

    找出问题,解决问题,对他而言并不难。

    “何必一脸不快,该摆臭脸的人是我,我昨天才刚被你拒绝。”他说。

    “我不认为你会浪费时间伤心,你今天一早在你哥哥那里,不就抱着章蓉蓉了吗?”她脱口说道。

    “你看到了?”齐威锁住她的眼,唇角微笑地勾起。

    她双臂交握在胸前,冷冷回望着他。

    “为什么不当面问我?”最好她误会,那就不枉他今晚找蓉蓉来客串。

    “有必要吗?我们已经分手了。”

    “你不问,我也没必要解释。只要记住,我如果想背着你做些什么,昨晚又何必要求与你同居。”

    孟欢儿回望着他,有些话在喉咙里蠢蠢欲动着。她知道他仍在等她,她只要跨出一步……

    齐威一语不发地看着她犹豫神态,手心握出了汗水。

    “章蓉蓉确实是个可爱的女孩。”她没胆,只能挤出这句话来。

    “她确实是个可爱的人,至少比某个想要却又故步自封的人好上一百倍。”他不客气地说道。

    “你根本不知道我曾经……”孟欢儿咬住唇不敢多说,只想快步转身离开。

    齐威握住她的手臂,低声耳语道:“那就让我知道。”

    她心一慌,想也不想地将他往外一推。

    齐威不防此举,整个人往后撞到墙壁边一把椅子。他扶住椅子,人没摔倒,右腿却拐了一下,整个人于是痛苦地蹲了下来。

    他呻吟了一声,浓眉紧锁着,像在隐忍着巨大疼痛。

    “怎么了?”孟欢儿急忙扶住他的腰,让他把重量都靠在她身上。

    齐威在她的帮忙下,坐入沙发里。

    “我猜是骨折的地方又中奖了。”他垂眸掩去眼色,从齿缝里进出话来。

    “我叫救护车。”她紧握着他的手臂,好像现在脚痛的人是她一样。

    “这场宴会很成功,相信我,你不会想它以救护车作结。”齐威看她一眼,皱眉姿态很痛苦,说话语气却还算平静。“去叫蓉蓉过来,让她的车载我到医院。”

    “我陪你去医院。”她说。

    “让蓉蓉陪我去。”齐威说道。

    孟欢儿被他的话打了一巴掌,她很快直起身,极力克制着让自己面无表情。

    “抱歉,我只是想尽点责任,因为这是我造成的后果。”她说。

    “放心吧,该你负责的部分绝少不了你。”齐威意有所指地看她一眼。

    孟欢儿佯装没听到他的话,快步走到章蓉蓉身边,说明了一切。

    章蓉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很快跑到齐威身边。孟欢儿冷眼旁观看着他安慰着章蓉蓉的模样,嫉妒到想抓花他的脸。

    她敢发誓,他绝对是故意在她面前表演亲热的!

    “麻烦你扶我一下,蓉蓉个子小没有力气。”齐威按捺着心中喜色,淡淡地对孟欢儿说道。

    孟欢儿面无表情地点头,一语不发地走到齐威身边,搂住他的腰走向后面出口,却是连瞧都不瞧他一眼。

    她只注意着他的腿,浑然未觉自己正紧咬着牙根,也不知道到他与章蓉蓉交换了一个眼神。

    当然,她更没发觉齐威在注视着她的所有反应时,眼里漾出的笑意有多么爱怜……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活动一结束,孟欢儿便让白心蕾打了电话给齐威,确定他已经平安抵达家门后,两个女人真的在饭店开了个房间,又叫又跳地喝掉了三瓶红酒。直到白心蕾临时接了一通急电,不得不提前离开为止。

    孟欢儿可以继续住在饭店里,但她先是对于齐威前一晚才信誓日百,下一刻却又找上章蓉蓉一事愈想愈火,继而又想起白心蕾方才大力鼓吹的建议——

    她至少该给自己一次机会放胆去爱。

    酒意壮胆之下,她决定要到齐威那里。至于是想去兴师问罪,还是给他机会,她自己也不知道。

    孟欢儿下了楼,在饭店服务生的帮忙之下,坐上计程车。

    此时,白心蕾从饭店角落走了出来,拨了通电话给齐威,一来报平安,二来则是告诉他欢儿喝醉酒后,什么话都藏不住。

    半个小时后,当孟欢儿拿着钥匙打开门时,蓉蓉小天使正坐在齐威腿边。

    “好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孟欢儿摇摇晃晃地走到齐威面前。“你要我离开吗?”

    “你为什么要离开?你现在住在这里,不是吗?”章蓉蓉轻声地说道,澄澈大眼不解地眨着。

    “我这几天会叫搬家公司来搬东西,很快就会离开了。”孟欢儿话是这么说,整个人却一屁股地在齐威旁边的沙发坐下。

    “谁准你搬走了?”齐威黧黑着一张脸,直接把人揪到身边坐下。

    “你以为你是谁?你叫我不要搬,我就不搬吗?”孟欢儿大声地说道,打了个酒嗝。

    他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到面前。看着她痛苦而茫然的眼神,看着她有所求却又不敢开口的挣扎,他决定豁出去了,去他的男性自尊!

    “我只是一个爱你的男人。”他说。

    孟欢儿瞪着他,满腹心酸逼得她只能张开嘴巴——

    放声大哭了起来。

    她哭得惊天动地,哭到上气不接下气,哭到觉得自己很吵,只好把脸埋到他的胸前。

    “我不要你爱我!因为那会让我更加爱你爱得无法无天,我不要那种没法子控制的爱!我妈妈太爱我爸爸,一辈子都在吃苦。我学长也很爱我,他爱我爱到我一提分手,他就自杀!”孟欢儿说得全身发抖,把自己缩成一团球。

    章蓉蓉捣住了唇,全身颤抖地退到一旁。

    齐威古铜脸庞则是惨白如纸,哽咽地说不出任何话来,只能用尽所有力气紧紧搂着她。

    难怪个性乐观、明亮开朗的她,居然会在爱情上一再却步,原来她内心竟承受了这么多自责与恐惧!

    齐威感觉一颗热泪滑出眼眶,他猝地将脸庞埋入她的颈间。

    “不怕,有我在。”他说。

    “我怕死爱了……所以,我只要恋爱,不要太爱,也不要最爱……”孟欢儿拚命地把脸埋在他的胸前,像是想缩进他身体里一样。

    “有我在,有我在。”他安抚着她,不住地吻着她冰冷的唇。

    “要喝水……”她仰头看他,想说话却觉得喉咙很干。

    “蓉蓉,麻烦你倒杯水给她。”齐威嗄声说道,心疼地抚着她的脸庞。

    章蓉蓉点头,很快地离开。

    “为什么你对我从来没有那么轻声细语过?”孟欢儿突然间口不干了,而且还很计较地用手肘撞他的腰。

    齐威瞪着她,要不是她的脸庞正因为酒醉而红得不正常,他真的会笑出来。

    “因为我一看到你,就被爱情火烧到没理智,根本没空轻声细语。”他盯住她的眼,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喔。”孟欢儿深吸了口气,大声地打了个酒嗝后,杏眼蒙眬地瞅着他,继续用手肘撞他。“反正,你就是对别人比较好。”

    齐威知道不该跟醉酒的女人计较,但他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还敢计较我对别人好,你知不知道你让我担心得要死?”他抬高音量说道。

    “干么关心我?不怕我太在意你,然后变成像我妈或学长一样的八爪女,勒得你喘不过气?”她把脸凑到他面前,圆睁着眼做出龇牙咧嘴状。

    “我的生命力很旺盛。”他握住她的手,保证地说道。

    “可是我讨厌自己变成八爪女,我喜欢像风一样轻飘飘,不喜欢巴着人,不喜欢别人影响我的喜怒哀乐。所以——我不喜欢和你在一起,你让我变得不像我。”她低头揉着眼睛,突然间又落泪了。

    齐威叹了口气,再度将她搂进怀里,将她当成小孩一样地哄着。

    “听我说,你可以不顾一切的爱我,我也一样。因为我们之间拥有的是正常热情,而我不会再让那些心灵扭曲的人影响你。我们之间即将拥有的快乐,绝对值得你跨出一步。”他愈说愈激动,整张脸都胀红了起来。“相信我。”

    “我干么要相信你?”她怀疑地瞄他一眼。

    “因为我很聪明,赚了很多钱。”他胡乱扯了个理由,自己却先忍俊不禁地低笑出声。“所以,你要相信我们会幸福。”

    醉醺醺的孟欢儿哪有逻辑可言,她点点头,窝在他怀里,仰眸看着他,嘴巴却不受控制地喃喃自语着——

    “我妈像小狗一样地对我爸摇尾乞怜,我真的很气她……气她为什么连拳打脚踢都可以忍……我也讨厌当学长每次表达爱意时,就要求我一定要相对付出……”

    “我不是你爸爸。”他捧着她的脸庞,低声呢喃道。

    “对。”她点头,鼻尖旋即一皱。“你有钱又长得帅,比他还有本事花心。”

    齐威泄气地长叹一声,正端着水走出厨房的章蓉蓉也咬唇偷笑了。

    “我也不是你的学长。因为真正爱一个人,绝对不会做出让对方伤心的事。”齐威再接再厉地保证着。

    “真正爱一个人,绝对不会做出让对方伤心的事……真正爱一个人,绝对不会做出让对方伤心的事……”她眼眸半闭地重覆着他的话,唇边渐渐地浮出笑容。

    “对。”他在她额间印下一个吻。

    “万一我太爱你,学长嫉妒了,从另一个世界鲍来拦截我,怎么办?”孟欢儿突然瞪大眼,紧张兮兮地揪着他的衣服。

    “我跟你保证,不会有那种事情发生。”唉,她真是被吓坏了。

    “他的执念很重。”她很坚持,带着酒气的呼吸直逼到他脸上。

    “我会驱鬼。”齐威面不改色地说谎。

    “那我就放心了。”她呵呵一笑,又倒回了他怀里。

    “欢儿姊,请喝水。”章蓉蓉把水杯放到孟欢儿手边。

    “谢谢,我该起来向你行礼吗?蓉蓉小天使?”她抬头看向齐威,懊恼地皱起眉。“为什么我说起话来,好像刻薄的坏巫婆?”

    齐威哈哈大笑出声,发现她连喝醉时都还能维持幽默感。

    “因为你在吃醋。”他说。

    “吃醋?吃醋?”孟欢儿不解地眨眼眨了老半天,接着才恍然大悟地对着齐威点头。“对,我在吃醋。我不喜欢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希望你的眼里只能有我一个人。”

    “很高兴听到你酒后吐真言?”齐威大笑地吻了她的唇,将她抱得更紧。他决定下回要和她谈判时,一定要先灌她喝酒!

    “你会继续住在这里吗?”章蓉蓉问道。

    “我不可以住在这里,因为他会爬上我的床,或者是我爬上他的床。”孟欢儿一边摇头,一边半眯着眼嘀咕道。

    章蓉蓉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孟欢儿看了她一眼,突然伸手去槌打齐威。“你怎么可以昨天才说要和我分手,几个小时后马上就和章蓉蓉在一起了?你怎么可以!”

    “我不是他的女朋友。”章蓉蓉摇着头,用一种天使般纯洁眼神凝望着她。

    “真的吗?”孟欢儿问齐威。

    “真的。”齐威点头。

    孟欢儿抓着齐威的领子,一时重心不稳,额头‘叩’地一声撞上他的。

    齐威被撞得头发昏。

    章蓉蓉见状抚住自己额头,也觉得好痛。

    孟欢儿盯着他的眼,大声地宣布道:“我爱你!”

    齐威说不出话,他激动地捧着她的脸庞,怀疑自己听错了。

    “再说一次。”他说。

    孟欢儿身子一斜,咚地一声倒在他的大腿上。

    “我累了。”她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小孩一样地揉着眼睛。

    “把话说清楚再睡。”齐威摇晃着她的肩膀。

    她勉强睁开眼,对他灿然一笑后,又闭上眼继续睡觉去也。

    “我该拿你怎么办?”齐威大掌抚过她光滑的脸庞,轻叹了一声。

    “我没看你这么无可奈何过。”章蓉蓉笑得很开心。

    “就因为无可奈何,所以我才会回到台湾定居的。”

    被逮着了,绳子被拉在别人手里。她跑,他就只能跟着往前追。

    “她的童年很不快乐。”章蓉蓉同情地注视着她。

    “但她是个坚强的女人。”或者太坚强了,才会义无反顾地因为不愿受伤而斩断所有让她动心的元素。

    齐威注视着孟欢儿,对她的爱又新添了一抹怜惜。

    “你会怪她因为害怕而对你退却三步吗?”章蓉蓉问道。

    “我怎么会怪一个太坚强的女人呢?”齐威淡淡地笑着,目光仍停留在孟欢儿的脸上。

    章蓉蓉猛点头,感动地红了眼眶。

    “你先回去休息吧。”齐威说道。

    她乖乖点头,在关门离开的同时,也在心里祈祷着齐威二哥和欢儿姊可以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快捷键:←)上一章  不情愿分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