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宛宛言情小说-不情愿分手-第三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泰国,台湾 >> 异国情缘 >> 不情愿分手作者:余宛宛 | 收藏本站
不情愿分手 第三章 作者:余宛宛
    计程车在山腰的一处建筑群边停了下来,齐威拉着孟欢儿的手走下计程车,手里还提着一大袋从超市买来的战利品。

    “齐威先生,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孟欢儿在走过米色大理石的警卫室时,又问了一次。

    “参观我家。”齐威挥手跟警卫打招呼,吹着口哨拉她往里面走。

    孟欢儿决定先把话说清楚,因为她至今还搞不清楚他想干么。

    “请问会发生任何十八限场景吗?”她问。

    “我是不大清楚里面有没有吸血鬼。”他大笑地说道。

    孟欢儿翻白眼的同时,却也笑出声来。

    然后,当她抬头看见眼前这一片住宅群时,脑袋却突然当机。

    两排精致的白色洋房沿着宽大石板路而建,两行小叶榄仁树在晚风中轻摇,与住宅门前的灌木丛打招呼。郁金香形状的路灯洒出昏黄灯光,照亮洋房正门上方的半圆形欧式雕花阳台及两侧东方拱形窗檐,好看得像张明信片。

    兼具东方风情与西方优雅,完全符合L表新款的形象!孟欢儿蛊惑地上前一步,杏眸比今晚的月光还明亮。

    “我真是太爱你了!”她突然转头,又叫又跳地冲进他的怀里。

    齐威被她的力道撞得后退了两步,却非常高兴地回抱着她。

    “我做了什么?”他挑起她的下颚。

    “你住的这个社区,简直是为我们公司下个月的手表发表会而设计的场地。”孟欢儿笑着推开他,抓起手机打给白心蕾。

    “我找到场地了!齐灭住的社区和L表这季新款超级对味,我待会儿就拍照片传给你!”她拿着手机在石板上转圈圈,觉得自己像广告里的女主角。

    她的印染长裙在她腿边旋出一朵美丽的花朵,她耳朵上那串印地安梦网似的珠串耳环则配合地发出配乐。

    齐威盘腿在石板路上坐下,一派优闲地注视着她。

    她挂上电话后,像只小蜜蜂似地拍了几张照片。见她才传照片过去没几秒,马上又接到电话,然后她便对着手机又叫又跳地描述着眼前一切。

    他随着她的叙述逐一看向住宅,宽厚双唇忍不住上扬。原来,他住的地方是天堂。

    “我会尽一切努力的,明天见。”孟欢儿做了一个势在必得的表情后,挂断电话。

    她跑到齐威面前,蹲了下来,语气仍然兴奋得在发抖。“我要跟你们的管理委员会联络,我们公司想租下这一片中庭当成新款手表发表会……”

    “现在是下班时间。”他好整以暇地打断她的话。

    “不,现在是天堂时间。你不知道我们找这样的场地找多久了。”孟欢儿一屁股地坐在他身边。“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功夫……”

    “所以,我带你回家的决定是对的。因此,以后我的决定全都是对的。”齐威起身朝她伸出手,拉了她一把。

    “你现在说什么都是对的。”她就着他的手势跳起身,满眼晶亮、满脸的笑嘻嘻。“请问这位大德住于何处?”

    她弯身拎起那一大包食物,非常地不遗余力地想表现她的心悦诚服。

    “我住这里,我哥住对面那栋。”他接过食物袋,走向两步外的一栋房子。

    “你有哥哥?!”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齐威瞄她一眼,唇边始终挂着笑意。

    他喜欢在他面前如此自在潇洒的她,更别提她有多让他开心了。

    “太好了,你哥哥也住在这里,这一排房子有二十间,我已经有了两票。”孟欢儿眼儿笑得更弯了。

    “我同意了吗?”他问。

    “唉呀,凭我们两人的交情,你应该会再帮我说服十家住户,对不对?”孟欢儿摆出老江湖口气,拍了下他手臂。

    “你会不会太打蛇随棍上?”齐威不客气地捏了下她脸颊。

    “不,我完全清楚你是那种朋友有难,两肋插刀的英雄性格,对吧?所以,那一排十间,就交给你去游说。”孟欢儿说得很自在,好像是他主动提议的一样。

    “你这个狡猾鬼,我什么时候同意了?”齐威大笑出声,走上门前台阶。

    孟欢儿拿出一瓶可乐,跳到他身边冰他的脸颊。“好嘛,帮我一次嘛,我请你喝可乐。”

    “我不帮你,也有可乐喝。”齐威一挑眉,掏出钥匙开了门。“换个贿赂的奖品吧。例如,TEA、COFFEEORME的这种奖品,比较有可能成功。”

    “那句话太没创意了,会让我瞧不起自己。”她摇头,摆出惊恐的表情。

    “那么我拭目以待你的创意。”他把东西放到屋内,挑起眉毛,倚在门边等待着。

    孟欢儿看着他痞痞地挑眉模样,看着他唇边顽皮的笑意。

    嗄吱——她听见自己的心墙剧烈摇晃的声音。

    他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反应这么快、而且还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模样?

    孟欢儿用左脚踩住右脚,想要阻止自己的冲动。但是,她的右脚踢开她的左脚,往前走了两步。

    紧接着,她管不住自己的手,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勾住他的颈子。

    然后,她注视着他的黑眸,吻住他的唇。

    怎么会有人的唇这么柔软,似乎他只要再吻得用力一些就要将她揉碎了?齐灭指尖情不自禁探入她的发丝间,她身上神秘香味像一道魔网,逼得他无法思考,蛊惑一般地只想探求得更多。

    唇舌相触于是更加热烈,他灼热的探索碰上她热烈的反应,像浇了油的柴火,啪地一声便烧得无法无天了起来。没人愿意松手,却也没人更加放肆,因为他们多少都知道分寸何在。

    只是,他们一时之间却没法子放开彼此,只好继续深长地索吻着,直到两人都需要别开头补充氧气时,才不情愿地分开。

    齐威低头注视着她,她面颊酡红,眼眸亮似星子,美得像一团火。

    他拇指抚着她皙嫩脸颊,灼热呼吸再度拂过她肌肤。

    “停。”她先举白旗,因为发展完全超乎她的意外。

    “再给我一个吻,你就可以说服我把房子过户给你。”齐威挑眉说道。

    “哈……”一连串止不住的笑声滑出她口中,她笑得弯下身,蹲到了地上。

    “原来我的吻这么欢乐?”他一挑眉,眼里满是笑意。

    “我疯了,我怎么可以吻你?”她突然把脸埋入双掌之间,懊恼地扯着发辫泄忿,长裙摊在地上像一朵枯萎的花。“厚——”

    “为什么不可以吻我?”他盘腿在她身边坐下,好整以暇地问道。

    “因为我……”不喜欢失控到这种地步。

    他的吻甚至让她至今仍然心脏狂跳,遇见吸血鬼都没这么吓人。

    “来不及了。”他朝她伸出手,黑眸闪亮地锁住她的。“走吧,我们进屋去。”

    “不进去了。”她用力摇头,直觉进门会有惨剧发生。

    才在门口就吻到难分难舍了,空无一人的屋内,岂不干柴烈火十倍。

    “胆小鬼。”齐威弯低身子,突然打横抱起了她。

    “喂——”孟欢儿整个身子被他抱起来,吓到惊叫出声。

    她身高一六八,从来没有男人会冒着闪到腰或是肩膀扭到的危险抱起她。

    她的腿陷在他的臂弯里,脸颊倒在他的胸前,一任他身上的男人味及淡淡古龙水味道迷魂香一样地催眠着她。

    要命,法律应该要规定齐威不可以单独上街,他太迷人,太容易引发不该有的意外。

    “你的手会断掉。”她朗声警告着,却没打算挣扎。

    “你轻得像羽毛!”

    “哈,说谎不打草稿,诚信度可议。你有本事就去找一根跟我一样轻的羽毛,我过户一栋房子给你。”

    “你一向这么会泼人冷水吗?”他用脚踢上门,大步走向屋里。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浪漫了?”屋里黑漆漆一片,孟欢儿伸手要戳他,却碰上他满是胡渣的下颚。这人胡渣又刺又硬,难怪她的脸庞现在有点痛。

    “你的外表很浪漫,美丽的巧克力杏眸、水润的丰唇、丝缎长发、纤细四肢……”他自顾自地说着,所有的话都在屋里回荡着。

    “停。你够肉麻,我认输,请闭嘴。”孟欢儿用力戳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乖。”齐威笑着在她额间印下一吻,放下她之后,才按下电灯开关。

    乍亮的光明让孟欢儿眯起眼睛,继而走神一看后,发现屋子除了电灯、窗帘之外,全都空空如也。

    齐威从购物袋里取出两瓶矿泉水,递了一瓶给她。

    “你招待人怎么没诚意,连张椅子都没有。”她喝了一口水,探险似地在屋里走来走去。

    除了整套黑色大理石厨房厨具之外,只有几台大金空调显示了屋子曾经有人入住的痕迹。

    “这里原本的屋主要移民,我哥上个礼拜才帮我买下这房子。”

    “对了,你哥既然就住对面,你为什么还跑去住饭店?”

    “他那个地方整齐到没有人性,我怕住进去会兄弟闹墙。”齐威做了个不寒而栗的表情。

    “那你干么带我来这里?”她才脱口问道,马上就后悔。“算了,当我没问。”

    趁他还来不及拦截她之前,她一溜烟地跑上楼梯,开了电灯之后,在两个房间里钻过来溜过去。

    她不想知道更多,否则还得了?

    他们之间发展得太快了,她有种随时都要被洪水冲走的感觉。刚才就主动吻了他,现在莫非要她将人扑倒在地上吗?

    “因为我想和你独处,而饭店房间暧昧得很失礼。”他站在楼梯口,回答她的问题,也挡住她的去路。

    孟欢儿倚着墙壁,不前进也不后退,只是与他似火黑眸相对着。

    她真的喜欢他,喜欢他外表狂野其实绅士的作风,喜欢他的一切。但是就是因为太喜欢,所以她不能喜欢他。

    “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齐威大步向前,双手撑在她脸颊两侧。

    “有。”她扶着他的肩膀,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说道:“我饿了。”

    “这是双关语吗?”他期待地问道。

    “不,我肚子一饿就会发脾气,而我不想在你面前表现出不好的一面。”她杏眸无辜地眨着,手掌可怜地贴着肚皮。

    “喂饱你之后,可以有更多发展吗?”他回应她一个阳光般笑容,拉起她的手。

    “看东西好不好吃喽!”她反握住他的手,走下楼梯。

    他低头看着她,忍不住在她发间落下一个吻。

    孟欢儿心里愈紧张,脸上笑容却佯装得更加漫不经心。

    齐威看着她因紧张而微耸起的肩线,决定自己应该暂时放手。

    “吃饭了。”孟欢儿埋头在购物袋里,把里头的寿司、烤鸡、生菜沙拉、可乐、餐巾纸全都搬出来。

    他在地上铺了一张塑胶桌巾,先把食物都放到她手边。

    她大口大口吃得痛快,完全不顾形象地吞下平时一倍半的食量,便连拿食物的空档也东南西北地扯着,并且再也没对上他的眼睛。

    齐威注视着她拉远距离的笑容,他有种预感,她吃完这顿饭之后,就打算要逃之夭夭了。

    他拿起餐巾纸,倾身为她拭去唇边的一小点沙拉。

    “如果我帮你搞定外头那两排住户,让你在中庭办手表发表会,你就答应我三次约会,如何?”他朝她眨眨眼,让她知道他打算不顾一切地和她保持关系。

    “你这是在暗示我为工作牺牲色相?”她故意往后移动身子,面露恐慌地说道。

    “最好你牺牲的不只是色相。”他的黑眸故意火热地在她纤细身上转了一圈,但他的眼神却很温暖。

    孟欢儿瞪着他发亮眼眸,心头的紧张浓度被他装模作样的姿态给稀释了。

    一个性感得足以让一间夜店女人疯狂男人,居然用小鹿斑比的眼神看着她。这实在太过分。

    “不回答是同意我去说服住户?”他挑眉问道。

    “负责说服住户是我的工作,不劳费心。”她说。

    “看到一个男人为了追求你而努力,难道不美妙?”

    “既然这么想努力追求,那我答应得太干脆,岂不让你失望。”她露出一个完美笑容,不着痕迹地挡住他的话。

    “这么不想谈恋爱?”他锁住她的眼,单刀直入地问道。

    “你在台湾停留的频率,比候鸟还低,跟你谈恋爱,根本是自找罪受。”她决定这是一个好理由。

    齐威闻言,高大身影突然中枪身亡似地往旁边一倒,瘫在一旁。

    “喂。”她用手戳了下他。

    “你命中了要害,我深深地为我的劣根性及雄性冲动感到抱歉。我不该因为我受你吸引,就忘了最重要的事情。”他一手捣在心口,一脸惭愧地看着她。“我确实没打算在台湾停留很久,我只是回来确定这栋房子的状况……”顺便再处理一些要买卖的房地产。他在心里忖道。

    “你真的很糟。”孟欢儿故意愤怒地皱起眉,瞪他一眼,心里哀叹着,完了、完了……他的诚实又帮他加分了。

    “没办法,我一看到你,什么不占人便宜的原则就全扔到九霄云外。”

    “你如果真的那么糟,我还开心一点。”她喃喃自语地说道,无意识地扯着手腕上那串五彩手链。“最好,你明天就拍拍屁股走人,我才有机会大骂你混蛋。”

    齐威握住她的手,十指交握之后,才发现她的指尖很冷。

    他拉过她另外一只手,把它们全都拢进他的大掌里温暖着。

    “我不会给你那种机会的,因为我不想失去一个朋友。”他说。

    一股暖流从他的手掌传递到她的心窝,孟欢儿注视着他认真的黑眸,杏眸泛上一层水气。

    该死了,她知道她如果这么让他离开,她这辈子都会后悔自己没有轰轰烈烈地爱过。都怪齐威太迷人!

    “可恶。”她抽回双手,突然用力地推他的肩膀。

    “请问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他挑眉问道。

    她抓住他的衣服前襟,把他往她的方向一扯。

    “在你停留台湾的期间,我们交往。”她说。

    股票惨跌、募集资金失利、国家政变都没让齐威目瞪口呆过,但他此时颜面神经麻痹,完全没法子做出任何反应。

    “你一定要用这种方法来测试我的心脏强度?”他嗄声说道。

    “我的心很感性,但我的脑子很理智,我这辈子从没这么反覆无常过。”孟欢儿皱着眉,非常不客气地打了下他的手臂。“都是你的错。”

    “对,都是我的错。”他执起她的手掌放到唇边,笑得开心又得意。

    “因此,就算你会是我的恋爱里最短暂的一段,我也认了。我不想一辈子都在猜想,错过你会有多遗憾。”她又说。

    “我觉得你对我们的关系太悲观了,科技这么发达,没道理我们不能维持一段唔——”

    孟欢儿捂住他的唇,一本正经地摇头。

    “你要我在台湾苦苦痴等,拒绝身边可能会出现的好男人?还是你在世界另一端,遭到女人搭讪时,还要义正辞严地告诉对方,我其实有个女朋友在遥远的台湾唔——”

    这一回,换齐威用唇阻止她再继续往下说。

    “谢谢你的深情告白。”他在她唇上说道,浓眉皱得很紧。

    “曾经拥有,胜过天长地久。”她用手揉着他让人掌心发刺的下颚,像安抚小狗似的。

    “你真的确定当我离开时,我们便要结束?我不想没尝试就放弃,也不想占你便宜。”他神色严肃地说道。

    “那就让我来占你便宜吧。”

    孟欢儿勾下他的唇,热烈地吻着他,直到他忘记原本想要说服她什么。

    不过,就在他的大掌搂住她的腰,让她的身子直接戚受到他下腹的男性热情时,她乍然停止了吻。

    因为她突然想起,今日为了贪舒服而穿着飞天小女警的少女内衣!这事实在太可耻。

    “嘿……”孟欢儿后退一步,杏眸迷人地半眯着。“太快了……”

    他上前一步,想把她抓回怀里。

    “去角落站好。”她一手推他往后,一手解开胸前一颗衬衫钮扣……

    齐威眼色变深,却没打算和美景作对,于是依言而行站到角落。

    他偎墙而立,阳刚下颚微抬,与她一样缓缓解开胸前钮扣,原就半敞的衬衫于是清楚呈露出他半边健美胸肌。

    他满意地看着她咽了口口水,朝她勾勾手指。

    孟欢儿挤出一个微笑,又解开一颗钮扣,并站到了门边。

    “拜拜。”

    她在他错愕的眼神下,转身往门外狂奔。

    她在他面前应该要风情万种,她万万不能允许在他褪去她的衣服时,听到他因为飞天小女警内衣而发出的爆笑声。

    孟欢儿跑出社区,跳上一辆经过的计程车。她按下车窗,对着紧追而至的齐威大声地说道——

    “明天见!”

(快捷键:←)上一章  不情愿分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