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宁言情小说-不穿水晶鞋-第9章(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 >> 交易婚姻,日久生情 >> 不穿水晶鞋作者:蓝宁 | 收藏本站
不穿水晶鞋 第9章(2) 作者:蓝宁
    她在反锁的门前试图打开却不得要领,强烈的挫败感袭来,终于忍不住落下眼泪。手忙脚乱地翻找着皮包里的纸巾,却失手将皮包从肩上滑落下来,零零碎碎的东西散落一地。她背对着他,双膝虚软地跪坐在地板上将凌乱的东西收拢回去。

    雷拓走过去,俯身帮她将东西捡起来,然后,看到林静满脸狼藉的泪痕。

    她哭起来的时候,眼睛鼻子都泛红,真是一点也没有梨花带雨的唯美。他突然心痛如绞,他这是在做什么,他为什么要让她流泪。

    他垮下肩膀,“你哭什么?”

    热泪滚滚而落,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毫无尊严地在他面前放声痛泣。

    雷拓寂然凝视,既不温柔地替她拭泪,也不将她搂在怀中安慰。最后,只是在一地零乱中找出手帕纸递过去。

    一包纸巾用罄以后,她终于渐渐止住抽泣。

    他松了口气,缓缓站起伸手想拉住她的胳膊起来,却被甩开。他沉下脸色眼神倏黯,“你很不可爱,林静。”

    她身体一抖,根本无法自己站起来,反而无力地坐在木地板上,听到他的声音凌空而来。

    “你又别扭又愚蠢,总是自以为是,其实比谁都软弱。”

    这就是他眼中的自己?她不知从何处得来的动力,猛然站起身。

    “不要走。”他忽然从背后抱住她,似个小孩,声音有些哽咽,“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我也和你一样。”

    她深深错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是个傻瓜,”他闻着她的发香,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彼此身上细微的颤抖,“可是我就和你一样愚蠢。林静,我很害怕。不要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就算你不爱我也没关系,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没有防备地敞开心门,他愿意放弃所有,愿意任她予取予求。

    “……我要什么你都给我?”

    “你要你要,只要我有。”

    日光漫漫,将两个人的影子投在地上,她的声音细如蚊蚋几不可闻,“我想要了解你。”

    他的心脏漏跳半拍,“你……再说一遍。”

    “我想要了解你。”

    雷拓将脸埋在她的肩上。她曾这样说过,当时他嗤之以鼻,现在却深深悸动。

    她想了解他。

    他怎么会怀疑她?她当然是爱他的。

    望着散落满地的证券存折,拿这些东西来做什么,挽回雷宇建设颓唐的股价吗?帮他得回公司的大权吗?

    多傻,握在手里的资金不是更安全吗?多傻,何必把全部资产投入一家前途叵测的公司?多傻,她真以为自己会任人宰割却无力还手吗?

    多傻,他现在心中肆意横行、再也压抑不住的感情,是什么?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

    “可是——”她没有问下去,因为感觉到有种温暖灼热的液体滴在她的后颈。

    那时他的一滴泪。

    语言或者矫饰,身体却从不说谎。这样一个冷静得几乎冷酷的男人,抱着她,流下了眼泪。

    “把皮夹给我看看。”

    雷拓有些奇怪地掏出钱包递给她,“在飞机上要钱买什么?”

    她打开皮夹看了看又塞回他的西装口袋,继续埋首于杂志上的婚姻测试。第二题是:他上次送花给你是什么时候?

    大概在他们结婚之前。他现在路过花店根本不会停下来看一眼,倒是她有时候买束花回来装饰环境。

    “你苦思冥想什么呢?”

    “我在做杂志上的测试:你的婚姻是否已成鸡肋?”她状甚哀怨地说,嘴角是竭力控制住的笑意,“在我们结婚后,你没有送过我一束花,没有说过一次我爱你,你的钱夹里没有我的照片……”合上杂志,“据说我们的关系现在处于危机之中。”

    “这种没营养的东西你也信啊?”

    “闲着无聊嘛,我中学时候特别喜欢做心理测试。”

    “真想看看你十五六岁的样子。”

    “我也很想看看那时的你,嗯,你的初恋就在中学时候吧?”

    “我哪有什么初恋情人?”

    “别想骗我,你明明说过有的,就是那次你问我偷偷进你书房做什么,是不是想看你初恋女友的相片啊?”

    “那只是随口说着玩的,我没有喜欢过别人。”

    “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林静低头喝了一口空姐奉上的橙汁,讷讷地小声疑问道,“你不是喜欢那种又聪明又美丽的女人吗?但我一点也不符合。”

    其实她明白真正爱一个人是没有原因的,可是,爱得深了,就会怕的,总希望找个可以倚恃的理由,安定自己慌张的心跳。

    雷拓按住她的手阻止她的自我批评,真是没有安全感哪,他不以为然地打趣着。

    “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喜欢你了?”

    没错,他从没有说过一句喜欢她。就算不说我爱你,喜欢总是应该说的吧。

    “哼,谁稀罕,不喜欢就算了。”

    他不接话,只是似笑非笑地斜睨着她,反而让她觉得自己很幼稚。

    撇过脸不理他,闷闷看着西天的云彩。

    “林静。”

    “真的生气了?你怎么脾气越来越大?”

    她也觉得自己确实有点任性,所谓恃宠而骄,大抵就是如此,“我对别人一向都很温柔。反正圣人跟你在一起也会发狂。”她拙劣推卸责任,最后气馁地承认,“就算我脾气不好,那又怎么样?”

    “我很高兴。你不把我当外人才会这么任性是吗?”他微微一笑,眉眼间尽是纵容,“我愿意宠着你,把你宠坏。”

    她依旧看向小小的机窗外,“那还和我吵架。”

    “我也只和你吵架。”他向来懒得和别人多说话,“这也是种生活情趣,要不然过一辈子多无聊。”

    “谁说要和你过一辈子了?”她同样似笑非笑地斜睨他一眼,得意洋洋地看他脸色微变。

    “除了我还有谁要你啊?”

    她煞有介事地认真推理:“这可难讲,有了你的授权书,我现在身家颇丰呢,应该有不少男人想少奋斗三十年吧?”

    “看来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空中小姐送上报纸,林静笑着浏览雷宇建设最新一拨的高层人事异动报道,“最近还真让记者们忙了一场。”她抬头郑重地看着他的眼睛问:“你觉得这样好吗?”

    他还是让出了董事长的职位,雷宇建设现在的实权又重回二哥掌中。

    “有什么不好?他做董事会主席,我做大股东,各得其所。”

    “不后悔?”

    “只要你不后悔。”

    “我不想要你的钱!”

    “可是我想把它们都给你。”他低下头,“你是我的亲人。”

    她想哭,又想笑,这句话比所有的情话都更令她感动,她是他的亲人。

    “千万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哭啊,很丢脸的。”

    “胡说,我才没有。”她仰脸反驳。

    “不跟你闹了,再过两个小时,飞机就会到冲绳。那里的海非常美,你一定会喜欢。我们可以去潜水。”

    “但是,我不会游泳啊。”真是见鬼,怎么他感兴趣的事自己都不会?

    “不会游泳也可以潜水,我会拉着你的手。”

    “你会——拉着我的手?”

    他甚有魅力地点头,“我会拉着你的手,潜到蔚蓝的海水深处,然后把你扔给鲨鱼吃。”

    “你讨厌!”

    这个世界并不完美,可是人们依然在相爱,就像他和她。

    —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  不穿水晶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