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霸道也温柔-第十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泰国 >> 霸道牛皮糖 >> 霸道也温柔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霸道也温柔 第十章 作者:陈毓华
    饭店,不会吧!

    既定的印象中,勒赎、绑架、弃尸的现场,不该都在荒郊野外或僻静的废弃空屋中?

    乘著可俯瞰外观的电梯直抵总统套房,套房外居然还设著人哨,五步一岗,仿佛保护的是天大般的人物一样。

    “请,奥薇塔女爵士在裹面等你。”领著任初静来的人,正是和她有过一面之“打”的黑衣男人。

    “我的家人也在裹面?”

    “是,小姐进去就可以看到。”他显然也是个寡言的男人,或许是职责所在吧!十分谨言慎行。

    精工的雕花门一开,一片超乎想像的优雅环境便展现在任初静眼前。

    她对那些几乎和石宅媲美的家具、鲜花没兴趣,她担心的是她被“邀请”来的家人。

    她没有如想像中的看见哀嚎和凄惨的景象,害她一路紧张得差点拔头发的人,居然笑嘻嘻地一桌团聚坐在阳台上喝茶。

    任初静走近他们。

    她没眼花啊,老爹他居然西装笔挺,老天,她打长眼睛也没看过她那地痞的爸爸穿过一件正式衣服,遑论全身干净得连一丝邋遢渣都看不见。

    她的哥哥任楼、姊姊任筝,好像都变成了童话故事中走下来的王子和公主。

    任初静往自己身上打量,只有她自己还是活生生的灰姑娘,马衫裤、紧身衣、脏布鞋,唉!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

    “小初,你可来了。”任大郎看见女儿,笑得好不开怀。

    任楼和任筝走过来拥簇著她。

    “奶奶,这就是我老妹,您瞧,长得满正点的吧?”任楼把她推到奥薇塔的对面。

    奥薇塔仔细地端详著任初静,“不坏,不坏。”

    任大郎咧嘴,“我这女儿十八般武艺都会,家事也一把罩,你的孙子好眼光。〃

    这不像话,听起来跟推销一样。

    任大郎牵住任初静的手,“你一定不知道小薇和老爸是老朋友吧!”

    小薇?任初静心裹的浓雾愈发浓厚了。

    “我们三十几年没见,要不是以前有过误会,她差一点就是我老婆了。”任大郎语气稍见失落。

    不会吧?!两人的年纪——

    “爱情是没有年龄的,小薇仍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美的——”他搔了搔头,“当然,你妈妈是例外。”

    “真是抱歉,对你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身分高贵如奥薇塔居然勇于认错,这由不得任初静对她另眼相看,有权贵之人也未必全都蛮横无理的。

    任大郎郑重的摇头,“你千万不要这么自责,要是投有这场阴错阳差,我们哪能再一次相遇。”

    “是吗?”

    也许是任初静眼花,她居然瞧见奥薇塔白皙的脸庞泛起些许红晕,他们该不会旧情复燃吧?

    “小初。”任大郎以任初静从未见过的表情看她,视线有欣慰、慈祥和托付。“奥薇塔和我商量过,她年纪也有了,对旗下的事业已经有些力不从心,在她退休之前,想把担子交给她的孙子。”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奥薇塔微笑著接下去,“石勒那孩子的个性你也领教过,他呀!一固执起来就像粪坑裹的石头,又臭又硬,我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只好来拜托你。”

    “我?”任初静大摇其头,“奶奶太看得起我了,石勒不愿意的事我也劝不动他,更何况人各有志,他是您的孙子,您更应该尊重他的兴趣才对,而不是扼杀。”

    “说得好!”有人热烈地拍手,翩翩由门外进来的正是石勒。“没想到你会帮我说情。”

    任初静脸一红,微啐道:“你在外面听了多久?”

    石勒爽朗一笑,“刚好把你的话听清楚。”他不避讳地揽住她,在她耳畔低语:“奶奶没有为难你吧?”

    “你一字不漏全听见了?”她反将他一军。

    “我是关心你。”

    任初静略微腼眺。“我知道。”

    石勒抚著她轻粉的颊,“我喜欢越来越诚实的你。”

    “我知道,因为我不想再浪费时间,我失去太多属于我们共有的记忆,我要把它追回来。”原来肯定自己的心意不是太难的事。

    “初静。”石勒心波微荡,若不是地点不对,他会当众狼吻了她。

    “咳咳!事情似乎比我想像中容易多了。”奥薇塔满意地露出笑容。

    原先在她预定的计画中,是想逼迫任初静离开石勒,好让他伤心之余得以受她控制,但所有的情况却出乎意料之外,在看见任大郎后,她反而有了促成这对情人的意思。

    石勒牵起任初静的手打算离开,他的动作令甫吃下定心丸的奥薇塔怔了

    “勒儿!”

    石勒旋身,以轻缓却坚定的口吻说道:

    “我要带她走,至于奶奶派人弄伤她的事我可以不再追究,但回去继承的事免谈。”

    奥薇塔大受打击,但大势已去。“呜……我怎么办……”

    任大郎赶紧上前安慰,“你别急,虽然不济,但只要你用得著我,我很愿意帮忙,”他有些羞涩的搓手,“再说只要熬个几年,等小继承人生出来你就有希望了,不是吗?”

    “真的?”她慢慢止住了泪。

    “老爹!”任初静不敢置信,到这种节骨眼她老爹还不忘陷害她。

    石勒倒是不置可否的样子。和任初静结婚是他早就想做的事,至于继承人……那是N年后的事,不急。不过,看任初静的反应还不预备做他的新娘……这怎么可以。

    一旁的老人破涕而笑,倒是石勒和任初静这对欢喜冤家,可还有一场追婚记好磨菇了……

    唉,好事多磨呐!

    ☆☆☆☆☆☆

    石勒的第一次求婚是在全军覆没的情况下落幕的,任初静毫不考虑的否决了他的“提议”。

    “你既然不想承接‘幽域’的总裁位置,应该有另谋打算的计画吧?”她一本正经的说,一点也不见应有的浪漫和被求婚者的喜气。

    “你的意思是——”颜上无光的石勒在众好友的虎视眈眈下,不由得强打起精神。

    凭什么攸关他一生幸福的关键时刻,还有两颗不知趣的大电灯泡杵在这裹,他用冷森的眼神试图吓退耿隼浩和独眼龙。

    “你的眼睛干嘛冲著他们两人抛,是我请他们来做见证人的。”任初静至今仍不太清楚为何只要她在场,石勒就没好脸色给那两人看。

    “见证?”石勒睁大眼又随即机警地眯起来。“婚礼需要的是牧师见证,他们算什么?”

    她到底明不明白他的求婚举动并不寻常?这和自尊无关,横竖在他初见她的那一刹那已注定爱得辛苦,只是——他万万没料到,就连临门一脚的求婚也艰辛如斯……呜……男人真命苦。

    “我不想嫁一个吊儿郎当,整天只知游手好闲、不事生产的老公。”

    任初静堂而皇之的坦白吓傻了在座的众人,慢慢地,最寡言少笑的独眼龙重抹了把脸,因为不如此他就快控制不住由心肺深处爬上脸孔的笑意。

    老天,他来得真是妙啊!就算被石勒给就地掩埋也值回票价。

    耿隼浩由桌下狠踹了不识趣的同伴一脚,虽然脸上的笑纹已经挤成一团,自制力总算在危机时分发挥了几分效力,不至像独眼龙立即笑场。

    恁谁不知石勒即便不依赖“幽域”的头衔挣饭吃,也不怕有坐吃山空的一天,没想到,任大姑娘至今都还没认清这点,依然把石大主帅当游民看待。

    “你们笑什么?”她说了什么笑话?

    “没有,我们不过打呵欠罢了!”独眼龙撒了脸也不红的谎。

    耿隼浩附议。

    虽不信,但任初静暂时没空搭理他们,她转向脸色不豫的石勒。“我这么说,伤了你吗?”

    总算,她还不是对他全盘漠视,石勒长叹。

    “我会‘努力’去找工作的。”

    石勒委曲求全的样子又招来一阵讪笑。不过他懒得再跟这两人计较。反正,来日方长,要笑就趁这时笑个够吧!等他把碍眼的两株墙头草料理掉,哼哼哼……想笑?门都没有了。

    “还有,我们才两个人,住这么大一间房子太浪费了。”光是水电费、土地增值税、万万税……就够她胆颤心惊的了。

    “没问题。”若为求婚故,什么都可抛。

    “还有,我还在读书,结婚的事过几年再说。”

    “这不可以!”

    任初静对他的抗议置之不理。

    “还有……”

    ☆☆☆☆☆☆

    石勒的求婚记一次一次惨遭滑铁卢,纪录已经满百,可叹仍然得不到伊人首肯。

    拿著弓把袋和箭囊,任初静给了石勒一吻后跳出车座。“我走了。”

    从这天开始她必须南下,因为有为期八天的野外长距离练习课程即将展开,她是射箭社的主将,自然要带队南下,因此形成了石勒落单的局面。

    “八天,好久。”石勒自得知这消息后脸色一直没好过。

    任初静安抚地笑著,“等我回来,会给你带好消息的。”她含糊其词。

    石勒双眸骤然发光,“你的意思是答应我的求婚?”

    “我什么都没说。”她狡黠地笑。

    结婚、怀孕这事她压根没想过,因为一旦踏进礼堂又生子,她的学业肯定要中止,那可不行,她向来是个行事有条不紊的人,决不想那么早让孩子坏了她的生涯规划。

    石勒一反常态地没有再继续逼迫她。

    在任初静唇上偷了个吻后,他愉快地看著她走进校园,性感的唇缓缓浮起饱满的笑容。

    是该采取雷厉风行的手段了。

    他的小新娘以为这样就能逃出他的掌心吗?那可不,等她为期八天的结训回来后,他会给她一个措手不及的婚礼——即使用绑的也不允许她再逃了。

    嘿嘿嘿嘿嘿……

    ——完——

(快捷键:←)上一章  霸道也温柔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