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薇言情小说-爱情从头来-page 2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婚后相处,日久生情,患得患失 >> 爱情从头来作者:伍薇 | 收藏本站
爱情从头来 page 21 作者:伍薇
    “你变态!”

    “就算吵架我都要抱老婆睡觉,谁教你是我老婆!”

    田予贞愤怒地抱着毯子下床,让他脱光光躺在床上,冷死那个该死的王八蛋也无所谓了!

    然而,冷战在这一天却有了变化。办公室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访客,蒋家大当家,蒋晓洁的父亲。

    “董事长。”田予贞神情严肃,“蒋氏集团”在海内外拥有太多的资源,连高官都忙着巴结。

    “坐,别客气,只是来找田副总聊天。”

    “我父亲正在工地——”

    “不,我是来找你的,有关小女和桓谦的事——”

    接下来的谈话,田予贞思绪全部腾空。蒋父提出一系列的赔偿方式,包括投资“田家建设”,扩充规模,他为女儿而来,挑明要替任桓谦“赎身”,要她放弃她的婚姻。

    “我爱他。”

    “你的爱值多少,就能给多少。晓洁死心眼,离不开桓谦了。”

    “我不需要钱。”

    “自给自足的‘田家建设’可以不需要,但‘京远’呢?如果我动用银行界的关系抽掉银根,你想桓谦还能支撑多久?别忘了,‘京远’最近才和港资签约,没了银根,等于拔掉了翅膀,光是违约金你想会有多少?”

    “我以为生意人应该眼光放得更远,留着‘京远’对您而言潜力无穷,不是吗?”

    “但晓洁是我女儿,田副总,这是最简单的道理。”

    所以田父赌下一切,只求女儿的未来幸福。

    幸福可以这么强求的吗?

    她想到自己的父亲。爸爸不也是因为知道她暗恋桓谦,所以以田家的土地合作利益诱使桓谦同意娶她,蒋董事长所做的不也是和自己父亲一样?只是,如果蒋董事长以“京远”的存亡威胁桓谦,他该怎么办?自己努力打拼的事业,存亡就在一个女人的幸福之上?他会有多伤心和沮丧?

    田予贞捂着胸口,忽然为桓谦心疼不已。

    田父接到蒋父来访的消息,匆匆返回公司时,蒋董事长已经离开了。

    大略知道对方来访的目的后,田父深深叹息。之前八卦见报,他大风大雨见多了,当然不会轻易相信杂志的片面之词,也不会激动地找女婿算帐,只是现在人家都找上门来要求女儿离开,这会不会太超过了?!

    “我找他们理论去!”

    “爸,不要。”

    “但是女儿,这回是他们做得太过分——”他望着伤心的女儿。

    “爸,真的算了。”

    “女儿啊……”田父叹了口气。

    “爸,我想放弃了。”

    田父看看窗外的蓝天,沉默了会儿,他懂得女儿的选择。“你这样永远替人家着想,有想过自己吗?吵架归吵架,如果他真的离开你,你受得了吗?”

    他叹气。“我很喜欢你和恒谦在一起的感觉,你很快乐,笑得很甜,你妈在天上一定也会喜欢那样的你。原本我还担心是不是替你安排错了,结果看你们这么恩爱,我也总算放了心。”

    田父双手紧握,身为父亲,他同样不允许外人破坏女儿的婚姻!

    “田田,恒谦的事,可以由我们‘田家建设’承担,我虽然没有很多资源,但刚好可以帮我女婿赶走那些坏人。只要你有心想和恒谦在一起,爸爸会出手对抗那只老狐狸。你现在只要坚定自己的想法,其他的事,有爸在,你都不用担心。”

    田予贞看着神情坚定的父亲,明白就算爸爸有意和蒋家对抗,也是一场辛苦的战役。

    蒋晓洁因为爱他,愿意为他赌上所有一切。

    那她呢?她会怎么做?

    第9章(1)

    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田予贞由厨房探出头来,喊着:“老公,我在厨房,过来帮我一下~~”

    任恒谦一愣,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的亲亲老婆有多久没有这么甜蜜地呼唤他了?他立刻丢下手上的公事包和车钥匙,脱下西装外套,火速奔向厨房找老婆报到。“老婆……”

    她正在揉面团,头发、脸上都沾着白白的面粉,料理台上还放着另一个面团,一旁的桌上摆着五颜六色、已切丝切块的新鲜蔬菜。

    她扬着下巴,长长的头发随意地盘了个发髻,简单的妆扮散发着自然风情,紧紧捉住任恒谦的心。“老公,快点,帮我抓一下脸颊,天啊,好痒,手在揉面团又不能抓。”

    嗳,他老婆就算是掉进面粉里,还是最迷人的小可爱!

    他轻揉着她右脸颊,控制力道不抓痛她。这阵子,除了趁她睡着,根本无法这么近地碰她摸她,他心情激动不说,连手指都忍不住颤抖……

    田予贞好笑地斜睨他一眼。“喂,请大力一点好吗?你这样要抓不抓,我反而更痒。”

    “我怕弄痛你。”他沙哑地说,情绪好压抑。

    她噙着笑。“我哪有这么脆弱?”

    “老婆,”任恒谦从她背后紧紧环住她的腰,将她搂进怀里,十指在她腹前交叠。他闭着眼,轻柔地蹭着她的发,嗅着她的味道。“我想你。”

    田予贞垂下眼帘,眸心闪过一抹忧伤。

    她用力咽下喉间的梗塞,打起精神。“先别想我,快来帮我揉面团,我们晚上吃披萨。”

    任恒谦转过她的身子。她依然在他怀里,他帅气一笑,脸上得意的喜悦掩不住。“任太太,这样算和好咯?”

    田予贞抬头,挑衅地迎视他。“如果任先生打冷战打出兴趣,我还可以再奉陪几天。”

    任恒谦眉头一拧。“不准。”低下头,他吻住她的唇,饥渴地吮着她甜美的滋味。天啊,这个吻,他等了多久?“老婆,别吃披萨了,我们可以吃点‘别的’。”

    他明示着,甚至拉开她的衬衫衣领,在颈窝烙下一个接一个的热吻。“你让我等太久了……”

    田予贞哇哇叫地躲闪。“不行啦,面团现在不处理会变成石头啦!”

    任恒谦指着自己胯下。“如果它不处理一下,也会变石头,看你是选那个该死的面团还是它!”

    田予贞看着任性的老公,无奈摇头。“你有听到你的胃在咕噜叫吗?”

    “没听到!”

    咕噜~~

    “你肚子饿了。”

    咕噜~~

    “谁管它!”

    他开始拔领带、解纽扣,大有在厨房来一场也无所谓的气势。

    田予贞趁他大手离开自己的腰,立刻闪得远远的。“那我要吃饭,你别闹了喔,我连披萨的配料都准备好了。”

    “我们可以叫外送披萨。”

    他一步步靠近,田予贞绕着料理台打转。

    “要不然披萨改面疙瘩好不好?至少要帮我把这个面团解决掉。”

    “放着,待会儿再玩。”

    “我全身都是面粉啦!”

    “别有一番风情,我喜欢。”

    “我要恒瑄过来拿披萨啦~~她等一下就到了!”

    “敢情我家变成餐厅了?让她等!”

    “老公——”

    老鹰轻而易举抓住了小鸡。任恒谦将她扯进怀里。“什么事,老婆?”但他根本不等她回答,立刻低头吻住她的唇。他的舌尖灵巧地探入她口中,不理会她的挣扎,狂浪地擒住她的舌,恣意勾弄着香甜的津液。

    “等一下老公再陪你做披萨。”他有良心地宣布。

    田予贞轻吟着,不忘可怜兮兮地说:“可是我肚子饿……”

    “我也饿了,你让我等太久了——”任恒谦吻得越发猛烈,瞬间化解她微弱的抵抗,他翻搅着她唇舌的甜美,老天。“老婆,以后绝对不要冷战!”每次只要一碰到她,他体内的欲火就会立即窜烧,无法收拾,可怜他冷战多久,就得忍多久!

    “老公……”她喘着气,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

    任恒谦轻喘着气,双手撑在餐桌桌面,不让自己高大的身躯压疼她。他满足的吻慵懒地印在她额头上、发丝间,在她仍然意识未清时,在她耳畔戏谑轻语:“小田,我们家附近有没有高岗啊?”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爱情从头来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