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薇言情小说-爱情从头来-page 20-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婚后相处,日久生情,患得患失 >> 爱情从头来作者:伍薇 | 收藏本站
爱情从头来 page 20 作者:伍薇
    任桓谦想说的很多,更想将他老婆拥在怀里,吻去她眼里不安的忧愁,只是他什么都不用做了——

    他在饭店庭园找到田予贞时,她低着头,双手捂着脸哭泣,小开站在她旁边,试着逗她笑,帮她擦眼泪,拍她的肩,和她说话……

    他不曾见小田这么哭过,而且是在别的男人怀里情绪失控?

    就算她气他,也不该在别的男人怀里哭泣。他接受大吵大闹、相互咆哮,但他不能接受,她心里有伤时,找寻安慰倾诉的对象居然不是他……

    任桓谦停住脚步,怔着、瞪着,直到他们离开,他还站在原地,无法消化眼前的景象——

    他深深呼吸,转身离开。

    任氏夫妇甜蜜的生活正式进入冷战期。

    不过冷战的规模和一般情况不同。一般夫妻冷战,因为双方心里都很生气,所以能不说话就不会说话,能不接触就不接触,有时眼神一对上,怒火一触即发,随时可能开战。

    但他们不是。虽然不说话,不接触,但日子还是和往常一般,晨跑,一起准备早餐,上班,逛超市,一起准备晚餐,吃饭,睡觉,一切就跟以前一样,但其实,又完全不一样。

    少了热情。

    两人不再拥抱,不再接吻,不再笑,不再抬杠斗嘴,交谈的内容除了公事还是公事,这下两人真的像是室友。

    田予贞叹气不想煮饭,发简讯明白地告诉食客,大厨心情不好,今晚罢工,任桓谦当然杀到“田家建设”。

    “你不做饭,我吃什么?”

    “街上那么多餐厅任君选择,随你取用。”

    “你把人家胃口养刁了,再来翻脸不理人?”

    其实任桓谦是想说:“你让人家爱上你,再来冷战不理人?”

    田予贞最后还是认命回家做饭,菜色当然没有过往的丰盛,但任桓谦也无所谓,只要她在身边,哪怕是白饭配酱油,他依然觉得是满汉全席。只是这样的甜言蜜语,冷战时期不说,即便甜蜜时他也说不出口啊!

    唉,难道他还表现得不够明显吗?

    第8章(2)

    爱车AUDIAI一直有问题,日前又进厂调整,她仍然开着TOYATA公务车在公司工地间轮流跑。任田两家的合作案,她退居幕后,由爸爸和任桓谦协议,对于那份维系两人婚姻的协定,她只有怨气,所以干脆视而不见。

    “田田说你的想法和我一样,哈,果然英雄所见略同啊!”

    任桓谦无精打采。他已经习惯有她的会议室了。

    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让人沉沦无法自拔。他习惯她的味道,习惯她低哑的嗓音,习惯她条理分明的说话方式,习惯她的笑,习惯她窝在他怀里像只小猫喵喵叫……

    我想你,难道你都不想我吗?

    任桓谦的无奈转化成坏脾气,首当其冲的是每天和他共事的员工。

    亲近他们的人当然也感受到小俩口出了状况,这天,王主秘和美珊通电话交流情况。

    “我老板很生气,早上问我要不要她的雪纺纱裙,她打算把所有的裙子送给我。王姐,我记得那些裙子都是执行长送的啊?”

    “你还有裙子穿,我惨烈到想干脆离职走人算了!执行长脾气坏到不能沟通,反正我孤家寡人一个,没家累,没这份工作也饿不死,顶多我去超市找份试吃阿姨的工作来做也可以!”

    “王姐,这太惨了吧!”

    “你才知道。”

    除了秘书,双方长辈也察觉小俩口之间的紧绷。

    这天,任母提醒儿子。“两家好久没吃饭了,儿子,约约你丈人这星期来家里烤肉吧?”

    “不用。”

    任母碰了一鼻子灰,跑去问媳妇——

    “媳妇啊,好久没跟亲家公吃饭聊天了,要不要约个时间,我们再来办个比上次规模还要大的烤肉大会呀?”

    “妈,最近我们比较忙,改天吧。”

    长辈一肚子的疑问,于是派出任桓瑄到“京远”刺探有无——

    结果她居然当场逮到大哥和蒋晓洁在办公室里拉拉扯扯,蒋晓洁还在那边说什么爱来爱去?这是搞什么……

    “大哥?”

    “好久不见,小瑄。”

    “我跟你不熟,请叫我任小姐。王主秘,送客。”

    任桓瑄不啰嗦,直接赶人。人一走,她立刻兴师问罪。“大哥,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又和她扯在一起?”

    这是任桓谦最不想提起的话题,一个蒋晓洁永不放弃的示爱已经够他头痛了,他不想听到自己妹妹高分贝的哇哇嚷嚷,同样叫来王主秘赶走妹妹。

    任桓瑄气炸了!

    “大哥,如果你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澄清,就别怪大嫂跟你冷战不理你!”

    然后,通常这种正妻小三和丈夫大战的戏码最引人注目——没多久,八卦杂志报得好大,完整写出任桓谦和蒋晓洁的恋爱史,主要还是报导两人目前的近况,杂志还刊登了好几张他们曾在宴会共舞的照片,田予贞严然变成了下堂妻。

    事情一爆发,记者的电话蜂拥而至,美珊藏起杂志,一一过滤来电,王主秘甚至请假过来帮忙保护田予贞。果然姜是老的辣,记者只要被王主秘痛骂过后,就不敢再打来乱了,但仍有不怕被骂的记者涌向“田家建设”……

    “儿子啊,这是怎么回事——”任母快哭了。

    “那种杂志你们也信?捉奸要在床,礼貌性跳支舞就算外遇了吗?对了,你疼爱的媳妇也跟别的男人跳过舞,你先去念她,再来念我。”

    王主秘几天没上班,任桓谦没人交代工作很不方便,只好打电话去“田家建设”要人,结果两个秘书已经快应付不了各家媒体,只因媒体也是柿子挑软的吃,碍于男主角的坏脾气不敢打扰,况且现在民众都爱看大老婆的想法处境,因此全往“田家建设”冲,秘书濒临崩溃抓狂,田予贞索性到处跑,和记者玩起躲猫猫——

    任桓谦很想看看他老婆会有什么反应,至于蒋晓洁更不用说了,她只差没开记者会,公开她仍深爱着他……

    后来,记者总算逮到田予贞。

    “我不是当事人,你们问我,我怎么会有想法?”

    “任太太,你会生气吗?你会不会对蒋小姐采取什么行动?”

    “我不会,他们的事,我没什么好说的。”

    田予贞要工地保全赶人,但电视那头的任桓谦简直气炸了!

    没什么好说?什么叫没什么好说?!她是他老婆,法律上的配偶,她可以说很多,甚至警告全天下的女人不准接近他!结果她居然发表了一个最烂的声明:“没什么好说”!

    但任桓谦的火气很快便转移了,因为一个记者贸然追车,把田予贞的车子逼到去撞行道树,她平安无事,但TOYOTA车头撞凹,任桓谦撤底抓狂,发了一封严厉的声明,警告所有媒体不得接近骚扰他老婆,否则他直接报警处理,绝不宽贷!

    各家媒体不敢在虎口上拔毛,自然安分许多。

    只是,他以为替她解决记者的事,她应该表示谢意。

    然而,她觉得自己会被记者骚扰,还撞歪了一棵白千层树,追根究底都是任桓谦的关系。

    因此,夫妻的冷战越趋白热化。

    “明天出差,你跟我去。”

    “不要,我事情忙不完。”

    “去见你的好朋友港资小开也不要?你不想他吗?”

    当晚,田予贞气得搬去客房。那个人数度拿港资小开做文章,越来越讨人厌!

    不过第二天早上,她还是在他怀里醒来,全身衣服照例被脱光光。她向来好睡,天塌下来也一样,再多的烦恼,只要头一沾枕,立刻抛到九霄云外。他们在冷战,虽然没有发生亲密关系,但任桓谦坚持夫妻要同床,还要全身脱光光,两人相拥而眠才甘愿!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爱情从头来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