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薇言情小说-爱情从头来-page 18-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婚后相处,日久生情,患得患失 >> 爱情从头来作者:伍薇 | 收藏本站
爱情从头来 page 18 作者:伍薇
    “原来你会跳舞?”小开很惊喜。

    “会一点。”

    “岂只是一点?任执行长将你照顾得太好了,完全看不出他曾经为蒋小姐意乱情迷过呢。”

    她垂下眼帘,保持平静。

    “任夫人应该知道他们的事吧?”

    “这圈子没什么秘密。”

    “那你一定不知道,在香港聚叙的那一天,他们见过面?”

    田予贞默然不语。

    小开大笑。“哈,我就知道你会在意,哪有一个女人这么大方,不在意老公和过去情人的事?”

    她依然沉默。

    小开眨眨眼。“不过你放心,他们没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过去这么久的感情,见到面聊个几句也是应该的嘛,不过在我看来,蒋小姐对任执行长还是念念不忘。任执行长高大帅气又有本事,是女人都会爱上他,只是你会介意吗?会不会想揍她一拳,叫她闪边凉快?”

    “我不介意。”

    “逞强。”小开哈哈大笑。

    只是这一头很开心,那一端可就很闷。

    任桓谦冷眼瞪视那张碍眼的笑脸,那只搂着他老婆的碍眼的手,恨不得冲过去痛揍他一顿!

    他火气不小,除了针对那个小开,他也气田予贞不识相,明明知道他不怀好意,为什么还要跟他跳舞?合伙是他在合伙,她不用特别礼遇那个混球!

    “谦。”

    然后,蒋晓洁忽然出现在他面前,一身大红的礼服,玉ru半露,开衩又高又深,玉肌白皙,美眸似水,像个魅惑男人的妖精,和典雅清丽的田予贞完全不同。

    她一出现,僵硬冰冷的任桓谦又回来了。

    两人顿时成了宴会的焦点。

    “爸想见你,他在楼上的总统套房。”

    “我改天必定专程拜访。”

    “爸有很多话想跟你说。他很想你,又碍于身体不好,不能亲自来宴会现场找你,谦,你忍心不见他老人家吗?”

    从过去到现在,蒋父一直很欣赏任桓谦,即便无缘和自己女儿结成亲。虽然没有金钱上的投资,但“京远开发”在无形中还是沾了不少蒋父的光,只要是“京远开发”有意投标的工程案,几乎就等于内定。

    任桓谦很清楚蒋父对自己的照顾,于情于理他都要接受这个邀请,况且他也不想留在这里,看着老婆依偎在混球怀里,然后气死自己!

    蒋晓洁轻轻勾着他的手臂,两人一起离开宴会厅。

    “他们去哪儿?”

    田予贞怔着。

    “要不要陪你去捉奸?”

    她皱眉。“不用。”

    “这么相信你老公喔?你的对手可是蒋晓洁喔,你应该很清楚,从她踏进这个宴会厅开始,几乎除了我,还有你老公,其他男人的眼睛可是全黏在她身上。”

    “我老公没黏就好。”

    “那干么手勾着手离开?”

    “你不跳舞的话,我就走了!”

    甩开小开的手,田予贞离开舞池。她全身僵硬,唇瓣发抖,手心甚至冒冷汗。她也想知道他们去哪儿,为什么要勾着手离开?

    她很希望自己是个善妒的女人,可以尽情发泄情绪,冲上前狠狠痛甩蒋晓洁几巴掌!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他们去哪儿?

    小开看出田予贞的挣扎,夸张地叹了口气。“好啦好啦,看在我真的很欣赏你的分上,我帮你找他们啦……哇,你不要哭啦,我帮你找他们就对了啦!”

    小开花了一些时间,终于知道他们去了总统套房,说是“蒋氏集团”大老板、也就是蒋晓洁的父亲要见任桓谦。

    “老头见你老公干么?要他来提亲吗?”

    田予贞赏给小开一个冷眼。

    “开玩笑而已嘛,我这么尽心尽力帮你找人,你让我开个玩笑是不行喔?哎呀,要是你一个人根本甭找了,他们神神秘秘那么低调,就是不想让你发现他们的奸情——”

    小开话还没说完,一个冷眼又扫过来。

    他赶紧闭嘴,又还是忍不住嘴贱。“要是你们离婚,我可以追——”

    这下他不敢开玩笑了,因为田予贞瞪人的眼神一次比一次还有杀气啊!

    抵达总统套房的楼层,电梯门开启,蒋家大老板正好在随从的陪同下,由隔壁的电梯下楼。

    不远处,明亮的灯光从未关闭的门缝间透了出来。田予贞安静地接近,在门口停住脚步。她脸色雪白,心跳如擂。

    小开同样安静地跟在一旁。

    “谦,你想我吗?”

    蒋晓洁甜柔的嗓音由门缝间传了出来。

    半晌,男人并没有回答。

    “我没有想过你会这样报复我。”那哀怨悲伤的嗓音,即便颤抖着,也那般让人心怜。“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让你生气,我真的错了,但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真的不要我?”

    “你不能不要我,我是那么爱你,我的心里根本容不下任何人,我只爱你,你明明是我的,我一个人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爱的人是我,为什么会这样?你怎么可以娶她——”

    “晓洁。”

    他开口,低沉干哑,田予贞听过这样的嗓音,就在新婚的那晚,他将她误以为是蒋晓洁,那深刻痛苦的呢喃……

    田予贞的掌心贴在剧烈抽痛的胸口。她应该要走的,转身走几步就可以搭电梯下楼回到宴会厅,一切都将是原来的模样,她还是任桓谦的妻子,还能拥有那个霸道又温柔的丈夫,一切不会有任何改变,她真的应该走的,但她的腿不听使唤,她动不了……

    “谦,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结婚?田家的所有对我们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结婚?”柔美的啜泣、悲伤的语调,让听者为之心碎。“你知道吗?当我听到你要结婚的消息时,我有多么地伤心……要不是爸爸一直安慰我,我甚至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亲爱的,我是这么爱你……”

    “整整三个月,我一直待在英国,什么都不能做。我知道我错了,我知道我惹你生气,我让你等了我两年,但是我好怕,我好怕面对你的怒气。但我不能忍受你娶别人,我爱你,亲爱的,真的好爱你,你原谅我好吗?谦,让我们回到之前的生活,我是你的晓洁,你一个人的晓洁……”

    “别再说了。”

    他的声音有着淡淡的忧伤,一种田予贞从来没有听过的忧伤。

    “我要说,谦,对不起、对不起,我是这么地爱你,天啊,你不能不要我……”

    沉默。

    “你还爱我吗?谦,你还爱我吗?”

    依然是沉默。

    “如果你只是担心伤害她,我可以请爸爸给她一大笔钱,同意她所提出的任何赔偿,哪怕是整个‘蒋氏集团’我也在所不惜,谦,我只要你……”

    “她不想要那些。”

    “好,随便,只要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我都会做……我爱你,我要你回到我身边,除非你说你不再爱我,我会死心,我真的会死心……”

    “我已经结婚了。”

    “可是你根本不爱她啊,那只是以利益维系的婚姻,你不爱她的,对不对?你不爱她对不对?”

    从一开始到现在,桓谦说过好多次“喜欢”,但他从没提过“爱”,一次都没有。

    “谦,你还爱我吗?”

    此时,半掩的房门被推了开来。

    “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

    沉静的女性嗓音幽幽响起。

    田予贞站在房门口,目光冷静,嘴唇紧抿,除了紧握的拳头,没人看见她内心沸腾,理智早已像欲断的琴弦……

    “请你告诉我,你爱的人是她还是我。”

    第8章(1)

    任桓谦错愕地瞪着眼前的女人。刚开始是因为田予贞的出现而吃惊,他以为她还在楼下宴会厅,然后再看到拉着她胳臂的小开时,他的黑眸瞬间变得森冷。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爱情从头来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