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薇言情小说-爱情从头来-page 1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婚后相处,日久生情,患得患失 >> 爱情从头来作者:伍薇 | 收藏本站
爱情从头来 page 12 作者:伍薇
    “小田,别闹了,我们家快到了,好好睡一觉,明天我再去找王主秘算帐。”

    她摇头,气恼哀怨的泪盈上眼眶。“那不是我的家!那才不是我的家……我只是个外人……”

    刚开始,他只当她喝醉了胡言乱语,耐着性子安抚。“那是你的家,我没当你是外人。”

    她哀伤地笑。“我知道,林太太也不算是外人,小张也不是外人,只要做饭给你吃的就不是外人,那我和林太太有什么不同?”

    他觉得喝醉的人果然莫名其妙。“林太太没跟我结婚,这就是最大的不同。”

    “结婚?你说那叫结婚吗?我是你老婆吗?你何时承认我是任太太了吗?!”

    田予贞真的酒后吐真言,她心情倾倒心里的委屈。

    “你不是任太太任谁是?你当然是任太太!不会喝酒就别喝!人家灌你酒,你可以跟我求救啊,而不是被灌醉,然后跟我胡言乱语一通。”这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她的小脑袋会想不通?真的被酒精给弄迟钝了吗?

    “不是!你说我是田小姐,你和王主秘说我是田小姐!”她吼回去。

    “我明天会找她算帐!”

    驾车的小张很紧张。“少爷,到了……”

    黑色宾利在信义之星前停了下来。

    “是你说我是田小姐的,跟她无关!”

    “我们回家再说。”任桓谦拉着田予贞下车。

    小张也跟着下车。在少爷、少奶奶没上楼前,他也不敢离开。

    “我不要回家!那不是我家!”她推他。

    “小田,那是你的家——”

    “我只是个外人……”

    “你不是外人。”

    “我是!”

    “你不是——”

    然后,一切失控了,等任桓谦回过神,发现自己居然吻了她。

    更失控的是,他不想放手。

    她甜蜜柔软的唇像棉花糖一般引诱他品尝,她小巧的舌,迎合着他激烈的索求,激起他前所未有的情欲。他吮着她的唇,舌尖刷过齿贝,他搂着她细细的腰,欲望在体内窜起——

    她安静了,承受他火一般的吻。那一夜的回忆,那一夜他的呢喃,他难以忘怀的“晓洁”。

    “我不是晓洁——”她说,悲伤地流泪。

    一片死寂。他的陶醉没了,只是瞪着她,充满恨意,她的唇因他激烈的索吻而红润,但他已经看不见了。“什么意思?”

    他的语气好冷,她看着他,是醉了,却也清醒无比。“新婚那晚,你也像刚才一样地吻我,但你不是在吻我,因为你念着她的名字。其实,这个婚姻对你而言也很有价值,不是吗?你在喜宴那天不也成功扳回一城,报复背叛你的她?”

    任桓谦冷笑。“所以你以为我对她旧情难忘?”

    他黑眸中的愤怒像地狱之火般燃烧。“我恨她。如果你知道当年背叛我的真相,你不会认为我旧情难忘。”

    田予贞决定饶过自己。“算了,我不要了,就算我再怎么喜欢你也没用。你一辈子也不会像喜欢蒋晓洁那样喜欢我……”

    “我不会喜欢她!蒋晓洁和我最好的朋友、我最好的伙伴,在我出国开会时搞在一起,让我当场捉奸在床!你说我还会不会喜欢她?!”

    田予贞目瞪口呆。

    任桓谦讥笑。“这就是真相。”

    他看着在冷风中打颤的女人。“田予贞,你觉得自己是外人也好,你认为我喜欢谁也罢,我们的关系只是如此,一纸婚约,合作协议,随你怎么认定你的角色。现在,我要回家,你要上楼还是回娘家,不管去哪儿,随便你。”

    说完,他转身离开。

    田予贞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揪着衣襟。

    是她不好,她不该破坏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和谐,不该破坏好不容易拥有的平静生活,是她太贪心,逼他不得不揭开自己的伤口,是她亲手毁了这一切……

    她捣着脸,放声痛哭,所有的委屈、压力,在这一夜,独自饮尽。

    第5章(1)

    手机闹钟在六点钟响起。

    任桓谦起床,开始一天的规律生活。

    换上运动服后,他离家去晨跑。那个总是在客房门口,喊着要他等她的清丽身影已经不见,鞋柜里摆着她的慢跑鞋,和他的是一对的。他们在无意间买了同款的慢跑鞋,发现他的鞋和自己一样时,他记得,她笑得好开心。

    天色灰暗,甚至飘起毛毛雨,但没能阻止他晨跑。他压低棒球帽,在信义计划区宽敞的人行道上,稳健地跑。

    没人聊天,无所谓。

    没人看到树上盛开的花拉着他的手臂要他看,省得吵。

    “任先生,早。任太太呢?”

    同大楼的邻居也来晨跑。

    任太太?任太太不承认自己是任太太,所以她只是田小姐。“还在睡觉。”不过他不用跟邻居说明太多。

    “不舒服吗?没见过任太太赖床。”

    “就是赖床。”任桓谦犀利的眸光淡淡一扫。“你很关心她?”

    邻居黄先生差点没被他的目光给杀死。“不不不,任先生你别误会,只是每天看到同样的人,已经习惯了,呃呃呃,没别的意思……”

    老天,原来一向少话的任先生是个大醋桶啊!

    “呃,多点人一起跑比较热闹……呃,下雨了,我回头了,任先生,你慢慢跑……”黄先生转身快跑,像后头有恶犬追赶一样。

    热闹?

    是热闹没错,她爱笑、爱说话、爱大惊小怪、路旁的每朵小花、每片落叶都能让她惊喜不已,他们总是因为她的突然发现而停下脚步观察半天,人家一小时可以跑多少公里,他们能跑一半就算及格了。他老是嘲笑她,这不是晨跑,是逛大街才对。

    接着,他回家准备早餐。他是成熟男人,不会因为吃不到美食而发脾气,他随遇而安,有什么吃什么,食物只是填饱肚子,在他生活中没有任何意义!

    十五分钟后,任桓谦茫然看着焦了的荷包蛋和火腿,默默地转身到餐桌拿手机,按了速拨键——

    “王主秘,帮我准备一份早餐,我要吃火腿荷包蛋!”

    然后他结束通话,不让秘书多问一个字。

    这不就解决早餐了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换上笔挺的西装,出门上班。

    大楼保全主管在出入口拦住他的BMW745。

    他降下电动车窗。“有事?”

    他戴着墨镜,别人看不到他阴沉的表情,保全主管以为他还是昨天以前那个和善有礼的任先生。

    “任先生,针对任太太车子损伤事件,我们公司很慎重地提出道歉,请过目。”

    任桓谦接过主管递来的文件。只道歉,没惩处、没赔偿,摆明不关他们的事。

    再说,她的车被撞烂关他什么事?她是田小姐,不是任太太!

    “把这份文件寄给‘田家建设’田副总,让她看看你们的诚意有多大。”

    他把文件丢还回去,BMW745像箭矢般冲了出去,只留下苦着脸的保全主管。他们吵架吗?他是不是扫到台风尾啊……

    抵达公司后,他生闷气地大步进门,员工跑的跑、逃的逃,人人只敢远远道早,不敢接近一座移动中的愤怒火山。

    他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经过一脸冷静的王主秘面前,用力关上两人之间相连的木门,拔下墨镜,冷眼看着桌上的美而美早餐——

    二话不说,他拿起内线,唤来秘书。

    “这是早餐?”

    “是。”

    昨晚,小张把伤心的予贞载回去。除了让田家司机送回去的田父、怡静、美珊不知情之外,即使予贞什么都不说,小张也一五一十地告诉大家。

    这该死的只会欺负弱女子的男人!抱着过去的恋情是他的生命吗?!他眼睛是瞎了喔,没有看到在他面前的予贞有多好吗?她烧得一手好菜,个性幽默、认真工作,总是笑脸迎人,长相清秀,身材又好,这样的老婆他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居然吻了人家之后,再放话说她什么也不是,让予贞的婆婆气得差点要找黑道痛揍自己儿子!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爱情从头来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