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薇言情小说-爱情从头来-page 3-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婚后相处,日久生情,患得患失 >> 爱情从头来作者:伍薇 | 收藏本站
爱情从头来 page 3 作者:伍薇
    “田经理,喔,我应该称呼你田副总才对,我们好久不见了。”

    这时,被冷落在一旁的蒋晓洁开口了,田予贞只能正面迎战这个像在兴师问罪的女人。“蒋小姐,好久不见。”她谨慎招呼,扯着僵硬的笑容。

    和任桓谦共事的那半年,她们常在各个商场聚会碰面,因为是任桓谦的工作伙伴,她们自然也认识。

    蒋晓洁优雅地拭去颊上的泪水。“我没想到你和谦在交往。”

    这质问的语气让大家倒抽了口气。怡静眉头紧皱。要不是任桓瑄拉着,她早就冲上前帮好友讨公道了!

    对于她的敌意,田予贞无法解释什么,但一旁的田父却突然清醒过来。半醉的他并未认出眼前的女人是蒋氏集团的千金小姐,只当她是不知打哪儿来搞破坏的狐狸精。

    他又将女儿推到任桓谦怀里,直接挡在两人面前。“呿,你是哪儿来的狐狸精?今天是他们的结婚典礼,你在这里嚷嚷个什么劲儿?你管他们有没有恋爱,他们可是幸福美满的小两口!”

    蒋晓洁精致无瑕的脸庞揪了下。“田董事长,我是蒋晓洁,你不会不知道我和任执行长的关系吧?”

    “关系?”田父嗤之以鼻。“呿,有关系或没关系都是之前的事,我不用记得,重点是他们结婚了。蒋小姐,你口中的任执行长是我女婿好吗?你可得记住这关系啊!”

    田父的话彻底压制先前蒋晓洁兴师问罪的气焰,一旁的任桓瑄和怡静两个人开心跳着,简直把田父当神一样崇拜!

    蒋晓洁握紧拳头,楚楚可怜的泪蓄满眼眶。“田董事长,我和桓谦的关系——”

    “啧!”田父懒得理她,挥手下逐客令。“别说那么多,我们没有邀请你,蒋大小姐还是快点离开吧!小两口要送客了!”

    蒋晓洁脸色大变,她水汪汪的美眸求助地望着任桓谦。“谦,难道这是你的报复吗?你怎么可以让他们这么侮辱我?”

    “侮辱?!”田父火大地开始拉袖子。“女孩子说话要有凭有据,我都是陈述事实,你哪只耳朵听见我在侮辱你啊?”

    “爸,别这样,”田予贞急着安抚。“蒋小姐,请别介意——”

    然后,她感觉到肩膀上一阵冰冷,她转过头,看到搁在自己肩上的大掌。他掌心的温度和他的表情一样。

    他搂着她的肩,明确地和蒋大小姐撇清关系。

    “蒋小姐,慢走,我和我妻子要送客了。”

    当年他们为何解除婚约,没有人知道详情,消息像是被刻意隐藏,不透露一点风声,但她感受得到这个男人的恨和怨。当他搂着她的肩,脸上的笑容作势得太明显,彷佛只是想看见蒋晓洁的震惊。

    桓瑄说蒋晓洁是叛徒,那么即使不知道他们分手的原因,也能猜中七、八成……她就在他怀里,他紧绷的身体让她恍然明白——他成功地报复蒋晓洁舍弃彼此的婚约。蒋晓洁显然是在乎他的,否则不会赶来喜宴现场,但他清楚表示自己已婚的身分,他的妻子是别人,不是曾经背叛自己的她……

    那她呢,她田予贞该如何整理自己的心情?

    这是因商业利益而结合的婚姻,就算她对他有多么的在意,又如何?她只是附加价值,她的想法打从一开始就不重要。

    蒋晓洁走了,男主角的戏到此结束,他放下搂着她肩膀的大手,转身离开。新人没送客,喜宴就此提早结束。

    *

    她刚将车子停妥,就看到一个高大的男子由前方的黑色BMW走出来。他的出现让她的心又控制不了地乱跳。

    “撑着点,田经理。”

    说话的是美珊,她的秘书,今天陪她一起来“京远开发”开会。

    美珊叹口气,有点担心老板的暗恋。“人家名草有主了,女主角还是蒋氏集团的千金,你还是让你的心头小鹿安分点,不要老是见了他就红了脸,谁都看得出来你暗恋人家,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小心那些流言传进老董——也就是你爸耳里,到时你铁定被念到耳朵长茧。”

    她红着脸,有些尴尬,也有些秘密被拆穿的不服气。“谁说我暗恋他……”

    美珊瞪大眼。“吼,你那叫没有暗恋他?!”她嚷嚷:“你说,是谁硬要争取这次的标案?我们哪时接过政府标案啊?难道不是因为你想见他、想和他说话,想尝尝和他共事的甜蜜滋味,才作这个决策?让老董误以为你开窍了,眼界变宽了,才会抛下小鼻子小眼睛的小建案,极力争取你最不爱的公共工程,吼,老板大人,难道这还不叫暗恋吗?”

    她有些无语。暗恋,多么沉重而且见不了光的字眼,或许那次在建筑师之夜的晚宴上见到他时,她就震慑于他的个人魅力;或许耳闻他的丰功伟业时,她就钦佩他的工作态度;或许是他那挺拔自信的姿态,或许是他黑眸里温暖的笑意,至于暗恋……她深呼吸。

    然后,他走向她。

    她深呼吸,迷眩于他灿烂的笑容。

    “早,田经理。”

    “任执行长,早。”

    “早餐吃了吗?”

    “嗯。”

    然后,他身后出现了另一个男子,他拍着对方的肩热情介绍。“田经理,这位是我的合作伙伴兼好友徐家浩。老徐,这位是‘田家建设’的田经理,她是唯一让我钦佩的女建筑师,重点是,老徐,这位田经理是不是可爱得像漫画里的女主角?予贞,如果你不嫌弃,我想帮你和我的好友牵红线——”

    *

    帮你和我的好友牵红线——

    田予贞倏地睁开眼,梦境结束,她迷蒙地望着落地窗外漆黑的夜色,一时间还不明白自己身在何处。她呼吸急促,过去的回忆和现实似乎重迭了,梦境像走马灯一样,一幕接着一幕……

    她坐起身,颤抖的手拢着长发,环视着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大床、陌生的落地窗、陌生的水晶灯,一切都是陌生的。床边矮桌上的液晶钟显示现在的时间,03:15,她眨眨眼,理智渐渐回笼。

    对,她结婚了,今天是她的新婚夜,而新郎并不在她身旁。

    任桓谦忽然离开喜宴,彷佛丢下一颗震撼弹,田父怒了,在女儿和亲友的安抚下才悻悻地送客,然后回家。而她在任桓谦离开会场后,由小姑陪伴回到任家在内湖的豪华别墅。

    别墅占地宽广,有任桓谦一贯的利落风格,建筑线条刚毅如刀刻。新房在三楼,任家其它成员的卧室则在二楼,三楼成了新人独有的空间。

    小姑送她进房时说:“大嫂,我打手机催催我大哥,要他早点回来。”

    田予贞摇头。“不用了,我累了,会早点睡。”

    “大嫂,对不起,你不要生气,我大哥的脾气……爸爸妈妈也很生气,一定会好好念念他的……”

    田予贞微笑,要自己潇洒一点。“没事,小瑄,我先休息了。”

    她不想看到任何人的安慰和怜悯,所以婉谢了小姑和公婆的关心,只想快快卸去浓妆,换掉身上的礼服,洗个热水澡,然后睡觉,什么都不想,只要睡觉。

    田予贞环视着这偌大且陌生的主卧室。她只想睡,确实也累得睡着了,只是没想到又被梦境惊醒,然后睡意全没了。

    接下来呢?她该怎么打发接下来的时间,等待天明?

    主卧室的房门此时忽然开启,一道黑色的身影走了进来,高大颀长,同时摇摇晃晃,浓重的酒气顿时弥漫鼻间,田予贞没多加思索便冲下床,扶住醉酒的任桓谦。

    她单纯地以为自己既然结婚了,照顾酒醉的丈夫是应该的事。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爱情从头来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