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薇言情小说-爱情从头来-page 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婚后相处,日久生情,患得患失 >> 爱情从头来作者:伍薇 | 收藏本站
爱情从头来 page 1 作者:伍薇
    楔子

    田予贞看着面前的男人。他或许是她所见过最好看的男人,却也是她见过最冷漠的男人,原来小说里头形容的“俊美如神祇、冷酷胜冰山”竟然是真的。

    他高大俊挺,如墨般漆黑的瞳孔冰冷得让人无法呼吸,空气中充满阴沈的气氛,在他面前,再自信的人都会感到压力而无法顺畅呼吸。

    只是,她记得两年前第一次见到他时,他那胜过太阳的耀眼笑容有多么引人注目,他美丽的未婚妻偎在他怀里,事业成功、美人在怀,他像是拥有一切的王,举手投足都是焦点,哪怕只是一个不经心的视线,也会让女孩脸红心跳。她很明白,因为自己曾经就是其中之一。

    再听到他的消息时,他的事业已踏上国际舞台,声势如日中天,但未婚妻却离开了。听说他们解除婚约,原因没人清楚,但失去了爱情,他也失去笑容,他在所有商业杂志上的照片永远都是严峻无表情,彷佛他的世界只有凛冽的严冬。在商场上,他更是所有人惧怕的对象,他依然是王,是称霸建筑业的王。

    “我希望你能娶我。”

    男人挑眉,脸上的冷漠不因田予贞的要求而有变化。

    “这是我父亲的要求。”她说。

    “这是‘田家建设’同意策略联盟的唯一条件?”他的嗓音低沉而危险。

    “是。”她很平静,哪怕现在讨论的是女人最重要的终身大事。

    “田家建设”虽然是不起眼的建设公司,但田家拥有的土地却让许多大型开发公司为之心动,包括他——“京远开发”。父亲同意结盟,但附带的条件却让身为独生女的她错愕不已。

    她质疑过,但父亲却以自己的健康状况驳回她的抗议。

    父亲的想法很简单,他老了,女儿又因为事业而蹉跎婚事,观念传统的他认为女人还是要嫁人有归宿,而“京远”的任执行长条件不错,因为能当他女婿的男人,必须在事业上有一番成就。

    所以当任桓谦来跟父亲谈合作案时,父亲同意“京远开发”的提议,唯一条件就是联姻。

    田予贞深呼吸,双手在膝上紧紧交握。父亲不会知道,他无理的要求带给女儿多少困窘。

    男人凝视着她。田予贞,二十八岁,性格平凡,容貌也平凡,在保守的家庭教育下,连脾气也平凡,不懂得生气,也不会大笑。她本身是建筑师,是“田家建设”的副总和唯一的建筑师。她推出的建案都是小型住宅案,但叫好又叫座,应该说,只要是由她规划的建案,通常不用太多宣传便能销售一空。

    他对她有些认识,因为两人合作过公共工程,曾有过半年的接触。

    “你的想法呢?”他问。

    她敛下眼帘。“我没有想法。”

    在外人眼里,或许她只是一个听从父亲指示的女儿罢了,但她曾想过如果今天爸爸指定的对象是别人的话,她是不是更有拒绝的勇气?为什么要是他……

    “你对‘爱情’没有憧憬?”他问。爱情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带着不掩饰的鄙夷。

    “没有。”她平静地说。

    任桓谦俊冷的黑眸审视眼前的女人,扫过她平淡的及肩黑发、苍白的脸孔、纤弱的肩膀,以及她硬撑的坚强。

    他嘲弄地扯了扯嘴角。爱情和婚姻,对他而言早就不必期待。

    “我同意和你结婚。”

    田予贞看着眼前阴鸷冰冷的男人,不安在清澈的眼眸里逐渐涌现——

    第1章(1)

    婚礼——但不是田予贞想象的那种简单婚礼。

    她以为结婚的目的是企业策略联盟,所以一切从简。但或许是田家的土地带来的利益真的太迷人了,田予贞没想到任桓谦会接受父亲的要求,真的举行一个盛大华丽且满足父亲爱面子的“挥金”婚礼。

    早上在教堂举行仪式,教堂内华丽的布景即便她不想回忆,但晚上的婚宴也够看了——

    包下了六星级饭店整间宴会厅,餐点是最顶级的食材,布置的鲜花使用的是质量最好的进口花材,鲜艳红地毯,法国水晶酒杯,她身上的礼服是由欧洲设计师手工缝制的精品,连她脸上的妆和发型也是由国内业界知名大师出手。总而言之,任桓谦完完全全满足父亲的要求,而身为主角的她只能像芭比娃娃般任人摆布,换装、梳头、补妆、微笑。

    “同学,新娘要笑好吗?”

    她在休息室,设计师刚替她做好送客的造型,也是今晚的最后一套礼服,呼,终于。

    田予贞轻揉僵了的嘴角。“我有笑,还笑了一整天了。”

    大学好友、也是她的伴娘潘怡静很不给面子地翻了个白眼。“哇咧,你是说你那个机器人笑法是在笑喔?不是我在说,皮笑肉不笑真的很丑。”

    田予贞无辜地低着头。“反正我本来就是丑小鸭……”

    怡静讪讪地眯起眼,要不是予贞今天是新娘,她真想狠K好友一拳!“啧,少来,跟我装无辜没用啦!什么丑小鸭啊,你很明白自己今天美翻了好吗?!说,哪个不长眼的敢说你丑,你赶快告诉我,我这个伴娘揍死他!”

    “你。”

    “什么?”

    “你说我丑。”

    “喂!”

    不过,幸好有怡静的陪伴,否则今天会更难熬吧……

    她嫁给自己仰慕的男人,应该觉得幸福,但她发现自己不快乐,更没有幸福的感觉,反倒有种无形的压力,压得她透不过气。

    两年前,建筑师之夜的晚宴上,她初遇任桓谦的那一夜,或许是因为他的自信、神采奕奕,也或许是什么不知道的激素作祟,她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对一个陌生人有了好感,然后疯狂打听任何有关他的事。而后,因为合作公共工程,他们共事了半年,朝夕相处之下,对他的好感有增无减,每每见着他,她都压抑不住自己的脸红心跳。

    但,也只是好感而已。她把这份藏在心底的悸动当成崇拜偶像的心情,绝对没有多余的幻想,直到一个月前,父亲提议……

    “我同意和你结婚。”

    田予贞深呼吸,低头看着左手无名指上那只璀璨的钻石戒指。她想起早上的仪式,他为她戴上婚戒的那一刻,冷淡的表情就像个陌生人,即使是拍婚戒广告的演员都比他们这对真正的新人来得甜蜜……

    她的疑问还是存在,如果今天结婚对象是别人,她是不是能更坚定地拒绝父亲?或者就算必须遵从父亲的意思结婚,她是不是能维持自己平静的心情?

    怡静看出好友的沮丧,轻拍予贞裸露的肩膀。“别想太多,或许你的爱可以打动他,你这么好,他会喜欢你的。况且,以前的人不也是很流行这套?新娘在结婚前也没见过新郎,你看多少阿公阿嬷很会经营婚姻,比那些爱个半死才结婚、却动不动就离婚的年轻夫妻强太多了!”

    田予贞笑着。“你在安慰我吗?”

    怡静耸肩。“这是实话,我的好友脾气好、家世好、长相清秀,还有模特儿般的好身材,又是个厉害的建筑师,那个任桓谦除了要感谢祖先庇佑之外,就是要深深爱上你,每天高喊你是他最爱的女人,否则就是没长眼或瞎了啦!”

    好友逗趣的语气让田予贞大笑。“我很感动,不过如果你再耍宝,让我笑到喷泪,睫毛膏晕开变熊猫眼,再惊动那些啰哩叭嗦的造型师,我一定会恨你,不过还是谢谢你的赞美。”

    “喔~~”怡静作势拭泪,扯着好友的手。“无论如何,我的好姊妹,田田啊,你一定要幸福啊!如果任桓谦胆敢对你不好,你要告诉我!”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爱情从头来  下一章(快捷键:→)

,